《六月飞霜》

第 八 章 忠逆难辨 丢冰宫败 金枝玉叶 决战争端

作者:司马紫烟

这一招拚下来的结果是出于双方意料之外的。

梅氏姐妹对这一式已颇有研究,她们赶避化解的动作也十分正确,但是没想到在冷寒月手中施展的这一招会如此凌厉,虽然避得快,还是被刀锋拖过肩头,各削下一片皮肉来,鲜血盈然。

冷寒月的惊骇更甚,她学会了这一招之后,终日浸婬,已经十分凝炼,刀式虽得自冷秋水,但经过官中武师们悉心的指点喂招以及自己下苦功研究,臻于炉火纯青之境,这一招只要能从容出手,对方非死即重伤,即使武功高出她很多的人,也难以幸免!

像这样被人躲过去的,还是第一次,这一招不能奏功,她知道自己的武功差人太多,倒是不敢轻进了。

但梅氏姐妹也是一样,她们都已年近三十,在天山习艺,即已成为宇内一等高手,出关组玄冰宫,暗植势力,凭她们手下两枝剑,不知折服了多少高手,才建下玄冰宫赫赫盛名,像这样一招被人杀伤,是无法想像的事。

伤虽不重,但玄冰宫与绿梅谷的尊严却太受打击,这可以从跟来的那些人脸上明白地看出。

包括姚大朋在内的十几个人,都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表示出他们心中的惧意。

梅氏姐妹看在眼中,心里更不是滋味,深知今天如果不摆平这小子,天府的势力,无形中会减却一半,心中已存杀机,表面上却装作若无其事地道:”表弟!你还真够狠的,对两个老姐姐一见面就是这种杀手!”

冷寒月冷笑道:“大表姐,那要怪你自己不好,小弟对于那些不自爱的亲戚,一向没有好颜色的!”

梅冷怒声道:“你说什么,把话讲清楚!”

冷寒月道:“不管是绿梅谷也好,玄冰宫也好,总还是武林宗派世家,身份地位清高超然。二位表姐却流为娼妓,市色卖笑,叫人怎么尊敬得起来!

梅氏姐妹为了便于理事,不得已才采取了那种掩护,故而特别矫情,作了许多不合情理的规定而使一般的客人却步,人到那儿是去求乐子的,花了大钱却买来一场冷落,自然而然地就乏人间津了,而她们的自己人却可以公然地登门议事。这种障眼法不能说不好,但是被冷寒月当作笑柄来讥讽,却是她们无法忍受的。

梅冷目中杀机突现,厉声喝道:“小畜生,信口雌黄,有欠教训,我要代你老子管教一下!”

冷寒月本来也不是她们的亲戚,无所谓长幼之分,更不在乎地道:“欠教训的是梅表叔,听任自己的女儿沦落下流,见了面我还想给他几个耳光呢!”

这番话语涉梅铁恨,梅冷一摆长剑就扑了过来,出手就是凶招,冷寒月连忙架开了,那边的梅冰也使剑攻过来,她们对冷家庄的刀法特有研究,尤其对那一式六月飞霜,更是下过一番工夫,所以先前才能避过、此刻恐怕冷寒月再度使出,更是招招抢尽先机,不让冷寒月有从容布式的机会,杀得冷寒月连连后退!

冷寒月的刀法颇为可观,她当然也不止只会一式六月飞霜,也有许多精招,只是不如那一式凌厉而已。

可是在梅氏姐妹的全力抢攻之下,竟是毫无办法,脚下连连后退,险状百出。

刘志远在水文青的示意下,忙一摆长鞭,加人进去,他的招法很精,却也敌不住两姊的凌厉攻势,好在他的鞭沉力猛,多少能影响到对方的剑招变化,但以二敌二,仍是落在下风。

水文青看看不对劲,乃低声对马武和陈元生道:“二位要投身冷家庄,毫无寸进之功难以获得重用的,这正是个机会,只要能保得少主的安全,就是大功一件了!”

二人先前听他跟冷寒月的一番谈话,隐约也感到他们的身份不简单,尤其是这个水文青,不但不是个普通的车夫,地位之隆尤在刘志远之上,甚至于跨越了冷家庆,听他作了这番指示,立刻各摆大刀,也攻了上去。

他们是八卦刀门下高弟,技业在一般厂卫中也肩第一流,八卦刀法多属主攻,他们进来。情况就改变了,梅氏姐妹至少要分出一半的力量去应付他们的急攻,竟由上风转下风。

梅冰急叫道:“姚大朋,你们是死人不成!”

姚大朋也喝道:“马武,陈元生,你们不要命了,居然敢反叛帮矽敌人而抗上,你们知道这是什么罪名……”

马武道:“姚大朋,你别大呼小叫的,你是厂卫中的人员,却假传令谕,胡作非为,你自己才是叛徒,告到曹总监那儿你自己先吃不了兜着走!”

姚大朋一听他们的话,知道他们把什么底都掀了,怒了一声道:“老曹早就知道我是另有所倚了,但他就是不相信我!

仍然让我挂着东厂的名义行事,就证明我吃得住他,谅他也不敢对我如何的!”

刘志远冷笑道:“你也许吃得住他,但不是吃定了他,最多是基于利害关系,暂时容忍你而已,却不会支持你,当我们以冷家庄的名义,向他理论时,他还会包庇你吗?”

姚大朋不禁一怔,随即朝马武道:“你们别以为冷家庄能庇护你们了,要知道你们的家人还在我们的控制中!”

马武冷笑道:“我们的家人在京师,也许暗里受你们控制,但明里还是曹总监主其事的,刘兄已经知会冷家庄,叫曹总监对我们的家人着意保护,而且擒下你的的家人为质,你想曹总监会听谁的?”

姚大朋脸色大变地道:“大宫主,我们投身天府,是希望荣华富贵能更进一步,若是连家人都不保,我们还混什么?”

梅冷叫道:“你再不出手,不等人家杀你,本宫就尽屠你的家人!”

梅冰忙道:“姐!你这样子做法,还会有人听我们的吗?

事情不能这样做的!”

梅冷叫道:“要怎么样做,这批家伙进身时,一个个都表现得忠心耿耿,表示任何牺牲都在所不惜,现在用到他们时,却来讲条件了,绿梅谷不要这种人!

梅冰道:“姐!我们不是在绿梅谷!”

梅冷叫道:“玄冰宫中也没有这种人!”

梅冰道:“可是爹主持天府,需要大批的人手,就必须用到这些人!绿梅谷与玄冰官中的人是我们基本的实力,那可不能轻动的,如果我们的基本实力受到折损,天府就不由我们掌握了!”

这番话一说,情形却更糟,挑大朋苦笑一声道:“二位宫主,原来我们在天府,只是用作牺牲的羔羊,只管杀头拚命,对不起,我们的命没这么贱!”

他一招手,招呼那些同伴道:“你们听见了,跟着这两个在天府中,混不出个名堂的,大家还早回到京师去,老老实实的跟着曹总监去吧!”

一名汉子立刻道:“我们还回得去吗?”

姚大朋道:“没问题,我可以负责,大家回去后,在东厂的地位和职务毫无影响!”

马武立刻问道:“你凭什么作保证?”

姚大朋冷笑道:“这个不须要向你交代,我说可以保证,就一定能保证,只是我却为你们保证,你们攀上了冷家庄,飞上了高枝,也不会要我保证了!”

在讲话中,冷寒月已经停止了攻击,只是在戒备的状态中,闻盲怒道:“你给我快滚,带句话给老曹,说这四个人冷家庄留下了,他要是敢动他们家人一根汗毛,就算他姓曹的有种!”

姚大朋只是笑笑,带了那十几个人骑了马走了,现场留下的只有梅氏姐妹和两名诗女。

她们对发生这种事,也感到十分惊诧,梅冷朝梅冰冷笑道:“二妞,你会讲话,你一开口,把人都说跑了!”

梅冰咬牙道:“姚大朋这家伙根本就是曹正琳派来的卧底的,这样子揭穿了反而是好事,让他留在天府,不知道会造成多大的祸害呢!

梅冷又朝冷寒月道:“表弟!天府之起,只是我们想有一番作为而已,可不是向冷家庄争权!”

冷寒月冷笑道:“可是你们却要杀死我跟姐姐!”

梅冷道:“没有的事,我们要杀冷寒月,是因为她杀了我们不少人,对你可没有存着加害之心,而且也是东厂的这批狗头们唆使着如此干的,出了姚大朋的事,我们自然不会上当了,请转告你姐姐和表叔一声,向他们道歉,自己人总是自己人,我们可犯不着自相残杀,让别人拣便宜去,绿梅谷取代不了冷家庄的地位,表叔大可放心!

说完转身要走,冷寒月自然不甘心,可是水文青一再用眼色示意,她才忍下性子,看着她们离去了。”

等她们走远后,冷寒月愤然道:“文青!你为什么要放她们走!”

水文青一笑道:“她们并不是天府主脑,放走她们有益无害,因为从她们身上,可以找梅铁恨在什么地方,也可以找出背后的控制者来!”

冷寒月道:“那必须要有人踩住她们才行!’说完了她自己也笑了起来道:“你们都是老于此道的了,自然安排妥当,那里用得到我来提醒呢!’水文青笑笑道:“不过这次你却没有料准,我不会派人去踩他们的脚跟,那样子太危险,这批人并不简单,武功也高盯在他们后面,很难避过她们的耳目,所以我不打算派人踩在后面!”

“那要怎么才能找到她们呢?’“找人一问就行了!”

“找谁去问呢,有人知道吗?知道了又肯告诉你吗?”

“我相信有个人一定知道,我找上他,他也非说不可,否则他就是跟自己过不去了!”

.他没说出是谁,分明是考考冷寒月的意思,冷寒月略一思索后才欣然笑道:“我晓得了,一定是姚大朋,他跟玄冰宫闹翻,回去重新投靠曹正琳,自然对这批人的行踪不敢保密。”:“姚大朋不是重新回到东厂,根本他就是老曹派在天府的姦细,老曹是个很谨慎的人,人家在他的手里挖人,他岂会不闻不问,一定广作安排,光问姚大朋,不一定有结果,因为姚大朋的地位还不够重要,所以我们要问,只有去问老曹去!”

冷寒月点头道:“对了,问老曹去,这老太监也够姦的出了这么大的事,他居然一声不响,我要找他问问,他是什么意思?他这些厂卫是干什么的!”

水文青道:“这倒不能怪他失职,事实上他对天府的内情早有所知,而且也遣人打人内部,以作防患!”

‘他阻遏得了吗?假如对方势力坐大,到他无法控制的时候又怎么办!”

‘“他认为他能控制就行了,如何控制的计划在他肚子里,他不必告诉谁的!”

“但至少也该向我父亲票报一声!”

“你父亲对他已有猜忌之心,他才不会做这种傻事,往上一报,你父亲正好要求他全力对付天府,借以削弱他的实力,你总听过养敌以重这句话,自古以来,官军剿寇,边师征夷,从不会全功而凯的,他们必须留下一些祸患来维持自己的地位,把敌人都消灭了,他们就没有存在的价值,拦之高阁,不再掌权了,这是他们无法接受的;”

“这批混帐,居然拿国家大计,宗庙前途来作维持私人权势的工具!”

水文青轻叹道:“这种情形积习已久,也不是现在才开始的,你倒不必去责怪那一个!”

冷寒月也长叹不语,事实上这种情形,她何尝不明白,顿了一顿才道:“既是如此。你去问他,他肯说吗?”

水文青道:“以冷家庄的身份去问他是不行的,份量不够重,冷家庄的地位与他平行,职权却不够重要,像这种事本来就是他的职责范围,冷家庄插进去,已经是越权了,更不能要求他的帮助了。”

“那要怎么办?他的厂卫是独立的,行动不受节制,他如不肯说,谁也本能勉强他;”

水文青道:“怎么会没人能节制他呢,你就能!”

“我?除非我回到京师,摆出我真正的身份,当面问他,光凭冷寒月三个字是压不住他的!”

“自然是要你回去,你的伤也好了,可以回去了!”

“那不行,你别想赶我一个人回去,说什么我也不干,文青,干脆咱们都别管了,把事情往京里一报,由我父亲找老曹,责成他办理去!”

“那没有用的,老曹不会尽心尽力,原因我说过了,我们不想抓权,这件事只有我们才会全力去做,你放心,我跟你一起回去见老曹,我自己也要深入了解一下,才能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冷寒月这才笑道:“只要你肯一起走,到那儿我都会跟着,文青,我实在不愿意离开你!”

这个平日冷若冰霜的女郎,只有在水文青面前,才完全她摆脱她的矜持,毫无掩饰地显示她的感情!_水文青只有摇摇头,作了个无可奈何的苦笑。,,他们的回程是很迅速的,连客栈都没回,一脚直到江边,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忠逆难辨 丢冰宫败 金枝玉叶 决战争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六月飞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