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寒山河》

第 十 章

作者:司马紫烟

说着李韶庭也提剑从外面进来道:“姚大哥也太小心了,我以为你会骑着马来的,没听见马蹄声,却发现有人偷摸了进来,我才紧张了起来,我们等得好心焦!”

姚胖子苦笑道:“老弟!你那句老地方可把我坑惨了,我几乎找遍了长辛店你能落脚的地方,最后才想到这!”

李韶庭道:“当时我只能那么说,我相信你会找到的!”

姚胖子笑道:“不过也是,那句老地方,让我把方竹君诳到北通州去了,否则我真还不敢直接上这儿来!”

李韶庭一怔道:“竹君跟着你出来了?”

姚胖子笑道:“我离了方府,就躲了起来,看她出了门,我才敢行,幸亏这位姑奶奶江湖阅历差了一点,否则她一直缀着我,一定会找到你们!”

方阑君紧跟着问道:“你真看见是姊姊吗?”

姚胖子道:‘哪还错得了,除非府上还有一位女煞神,往后我还得小心一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在心窝上挨一枝冷箭!”

方阑君垂泪道:“那么一切都是真的了?”

李韶庭道:“你还不相信她会武功,不说别的,单凭那个玉芹,就知道她的武功比你还高,才能教出那身功夫!”

方阐君道:“玉芹会武功我是知道的,姊姊说她自己不能练武,要个贴身的人保护她,央求我教玉芹的,可是我再也没想到姊妹在暗地里偷练成了武功!”

李绍庭一叹道:“你家的练功秘笈都是她经手保管的,她怎么舍得不练呢?只怕她还藏了一部份起来。连你都瞒着呢?”

姚胖子问道:“二小姐!现在见一面,什么都好说了,你能活着就很难得,我们都猜想你不在人世了!”

李韶庭道:“我离开方家的前两天,就被竹君用*葯迷住,软禁了起来,第二次上刘家,调开刘昆,杀死刘昆的小女儿,以及后来杀死金镖牛胜,甚至于寅夜劫人,杀死宝珠,都是竹君所为,这个女人的心太毒了!”

方阑君:“李大哥!你没有看见,不能硬说是她!”

李绍庭叹道:“你还要替她辨护,总一天,你死在她的手里,才会相信她的利害!”

说完把大致的情形以及他的猜测告诉她一遍。

方阑君道:“我真的难以相信姊姊会这样,她是个很仁慈的人,否则地大可杀了我…”

李韶庭公“她是先禁住了你,再到刘昆去行凶杀人,如果即时杀了你,那本帐就没处可推了何况她还有计划要杀死宝珠,必须留下你来顶这口黑锅!”

方阐君想想道:“姊姊既然要嫁祸于我,为什么今天又要放我出来呢?难道她不怕我们见面对证吗?”

姚胖子笑道:“二小姐,我可以告诉你为什么。”

方阑君急问道:“为了什么呢?”

姚胖子道:“令姊杀死牛胜是为了灭口,没想到牛胜早有安排,引来马三江等人上门生事,把乱子闹大了,必须设法开脱,所以才预作安排先叫玉芹冒名来顶一阵,玉芹斗不过刘昆,几度濒危,她见旁边仍然没有动静,以为李老弟一定不在附近,才把你放出来解围,如果刘昆杀死了你死无结证,她自然就没有嫌疑,反过来说,如果你又杀死了刘昆。她会立下杀手,再除去了你,在李老弟面前,她可以推做大义灭亲,不是也轻松了!”

李韶庭道:“对啊!所以我一直忍住不现身,直到你出现后,突然点住你的穴道,立刻带你离开,使她们措手不及,如果我今夜不来,你是死定了!”

方阐君道:“我还是不相信姊姊会对我下毒手!”

姚胖子道:“你们走了之后,玉芹追问你们的下落,我说你们是去往宝珠姑娘的停灵处,她随后带着剑追去了,那是为了什么呢?”

方阑君俯首无言,泪珠直滴,李韶庭叹道:“你坚持不信她会杀人,我也没有办法,反正宝珠被人杀死是事实,不是你就是她,别人总不会去加害一个无辜的女子!”

姚胖子道:“郎姑娘去找玉贞前辈了,等她老人家回来,三面对证,她就无法狡赖了!”

李韶庭摇摇头道:“姚大哥,你这就想错了,竹君追到丰台,找不到我们,知道事情拆穿了,还会回来吗?我想她一定亡命天涯,凭着她那身武功,还不知道会闯出什么祸来呢?我最担心的是这件事!”

姚胖子怔了一怔道:“是啊我倒没想到这一层!”

李绍度沉思片刻道:“不能等师姑回来,我必须立刻去找她,铲除这个祸害,以免她贻患江湖!”

姚胖子道:“老弟!这也不妥,她那身功夫,你也未必能胜得了她,何况她还有一手妙绝的袖箭暗器,今夜你是看见的,刘昆带去的那些人,那一个不是顶尖的人物,在她的袖箭下,一个也逃不了,今天你带走二小姐时,她如果真想下杀手,你们俩恐怕也难免,她不忍下手,如果逼太急,那就难说了!”

方间君哭着道:“李大哥就算一切都是真的,姊姊也是为了爱你,别人可以逼她,你却不能,如果你逼她横了心,再闹出更大的事,那可是你的罪过!”

李韶庭想想方竹君的辣手行退,不禁也有点寒心;他自己倒不在乎,可是把方竹君逼急,乱杀一通。不仅方阑君难保,姚胖子、史进、刘昆、罗世善,凡是沾上这件事的人;恐怕一个个都有危险!想了半天,他才长叹一声道:“那该怎么办呢?难道就此放过了她不成!”

姚胖子道:“只有等方老前辈回来再说了!”

李韶庭想想别无良策、只有答应了,片刻又道:“刘昆那儿如何交代呢!现在总不能推不知道了!”

方阑君一挺身道:“我去见他,坦白告诉他,杀死他父亲的是我,杀伤他女儿的也是我,他是个明理的人,随他怎样处置我好了!”

姚胖子道:“二小姐,我要冒昧问一句,你也是个很明理的人,为什么要做出这种糊涂事呢?”

方阑君沉思片刻道:“那也是我的私心,姊姊准备用柔情络住李大哥,叫他放弃江湖生涯,贞姑临走时,也曾如此交代过,我却不满意这种安排,因为我…”

李韶庭知道她顾忌的是什么,“阑君,你我的事。姚大哥全知道,你尽管直说好了。”

方阑君的脸红了,低声道:“姊姊不知道我已经将身子交给了李大哥一定是跟她成亲的成份多,我只好为自己打算一下,刚好找到一个牛胜,得知他们联手劫了四海镖局的镖,我才杀死那几个劫镖的匪徒,同时也剪除了刘琮,至于那个小女孩子,是在背后扑过我,我没有看清楚失手伤了她,我的用意只是想把李大哥重新牵人江湖!”

李韶庭道:“那你也不必这样做呀,你知道我绝不是贪恋富贵的人,绝不可能承继你家的余荫爵谋封的”方阐君道:“可是你那一阵子意气消沉,时时流露出厌倦江湖的意思,我看了自然要着急啊!而且你从那天之后,就不大理我”

李韶庭一叹道:“那是你不了解我,我厌倦江湖是不错的,但我井不是要图富贵,我响往的是耕读自娱。渔樵终老的平静生涯,你献身我那一夜,我就告诉你,我不能娶一个千金小姐,只要一个井皿亲操的主妇,你一听就跑了,我以为你嫌我没出息,所以才不敢再找你……”

方阑君急道:“谁叫你说话慢吞吞的,我只听说你不肯娶我。全身都凉了。根本没听见以后的话!”

李韶庭苦笑道:“你的性子未免太急了!”

方阐君道:“我本来就是个急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

姚胖子笑笑道:“一切的误会都是因此而起,不过现在追悔也迟了,前半段的事可以告诉刘五爷、刘琮作恶江湖多年,他是清楚的,我相信他也不能怎么,而且他是个磊落的人,即要报仇,也得凭一刀一剑地干,现在他只剩一只手,大概也不存指望了,可是后半段…”

方阑君道:“那自然不能把姐姐牵出来。方家出了我这么一个不肖女儿,已经很塌台了,如果再…”

姚胖子道:“那要怎样对他们说呢?”

李绍庭想想道:“推个不知道就算了,他死了一个女儿,我死了一个宝珠,我的损失比他大十倍不止,我都能不追究,他难道还要硬逼着我追究下,何况总有个明白交代给他!”

姚胖子想想道:“也只好这么办了,为了避免刺激他,二小姐不必去了,由我与李老弟去对他解释去,你也别回家去了万一令姊回来。”

方阑君道:“不!我一定要回家,姊姊回来,我要好好跟她谈一谈,姊姊不回来,我更要撑起这个家!”

姚胖子道:“只怕大小姐不会跟你好好地谈!”

方阑君固执道:“我真不相信姊姊真会对我这么狠心!”

姚胖子搓手无策。李韶庭想想道:“阑君回家去也好,家里两个主人同时失踪。反而会引人注意,而且我想竹君也不会伤害,事情已经明白了,她再那样做也没有好处,反而会自绝更深,她若是够聪明一定会慎重考虑的!”

姚胖子想道:“论江湖手段,胖子有两下子,论看事情,胖子自承不如。只好听二位的了。而且胖子为了自己的安全,倒是希望二小姐回家,这样使大小姐有个人可找,不至牵怒到胖子头上来!”

二人对他只有苦笑,姚胖子道:“天也亮了,我们离开这里了,二小姐直接回府,我与李老弟稍有事打点一下,就到天星镖局去找刘五爷解释,把话说开了,也免得他们老是到府上去扰乱,这样对大家都不好!”

方阑君道:“是的刘昆一定不肯罢休,无可以约他另一个地方解决,千万不能再来现说有老弟这位大出头,很多事也用不着你来操心!”

姚胖子笑道:“二小姐,如果你有心要做我们的总镖头夫人,可得改了这份急躁脾气,再说有李老弟这位大英雄出头,很多事也用不着你来操心!”

方阑君脸又红了,却没有说什么,李韶庭骑来的马栓在后院,给方阑君骑着进城,他跟姚胖子两个人步行回到镖局,休息了一阵,更换了衣服、正准备到天星镖局去。

忽然方家的老仆人骑了马赶来了,见了李韶庭就急急地道:‘李大爷!请您快上府里去!”

李韶庭忙道:“出了什么事?”

方福道:“老奴也不清楚,大小姐跟二小姐在家里大吵大闹,只有您才能解劝一下!”

李韶庭愕然问道:“大小姐回来了?”

方福奇道:“大小姐一直在家里没出去,倒是二小姐今天不知从哪儿回来了,见了大小姐两人不知为了什么吵得不可开交!”

”姚胖子也怔住了道:“昨夜我明明看见你们家里大小姐出去的,难道她竟赶在二小姐之前回家!”

方福底“姚镖头,您别是花了眼吧,大小姐是最懂得保重的人,因为她身子单薄,晚上才交初夏就睡下了,从来也不会出去的!您怎么说她昨天会出去呢?”

一李韶庭道:“方福,你是方家的老人家,府里的事情都会知道,也不必瞒人了,太小姐究竟会不会武功?”

方福道:“不会。二小姐倒是会的?”

李韶庭睑色一沉道“是真的吗?”

方福道:“李大侠奴才从小就在方府,连老爷都是奴才待候长大的,府里的事,上上下下。奴才没有不知道的,大小姐确是不会武功,老奴怎敢瞒您呢!”

李韶庭道:“姚大哥,昨夜莫非是看花了眼!”

姚胖子摸摸脑袋道:“老弟胖子如果会看花眼,还能活到今天。早就被人宰了!”

方福道:“镖头不是花了眼,就是看到大仙了,那座围子里有大仙,经常幻化人形,高来高去,而且常幻成大小姐的样子,府里的人也偶而看见过,可是不让说出来,姚镖头千万也别声张,否则也会有灾祸临身!”

姚胖子微微一笑道:“有这回事吗?”

方福凝重地道:“不错。有一次老钱妈瞧见大小姐站在墙上,吓得叫喊出起来,那时老爷还在世,赶快告诉老爷,谁知老爷跟大小姐正在下棋,满屋子的人都没有见她出去过,老爷也疯了,大家才知道围里闹狐仙,以后就是看见,也不敢声张了!”

姚胖子道:“那狐狸精每次都幻成大小姐的形状吗?”

方福脸色稍霁道:“姚大爷,你到了府里,可于万不能提这三个字,大仙灵得很,提了准遭殃!’”

姚胖子道:“那就该请天师来捉妖净宅呀!”

方福道:“这不是闹得大家都知道了吗?老爷不信这一套,也只有他老人家福大命大,骂了大仙也没事,其他的人提了准遭殃,所以大小姐住在楼阁,到了晚上,都没有人敢前去!”

方福道:“可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剑寒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