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寒山河》

第十一章

作者:司马紫烟

方阑君脸色飞红,埋首胸前,低声道:“姊姊……”

方竹君黯然笑道:“你的眉眼都透露春色,我是个学医的,替你把过脉,你不但不是小姑娘,还是个小母亲了!”

方阑君不禁一怔,方竹君道:“我用*葯将你困住后,试过你的脉象,证明你已经有一个月身孕……”

方阑君忘了差耻,失声道:“那怎么可能,总共才那么几次而且我自已毫无感觉,前两天我还……”

方竹君道:“前两天你还有月经,这不足为凭,各人体质不同,有的人妊孕到三四个月,月经仍然不止,你没有那种经验,自然难以感觉,可是脉象上绝不会错的,再过了九个月我就会添个小侄儿了!”

方阑君低下头,李韶庭也大感愕然,还是姚胖子凑趣道:“恭喜!恭喜!李老弟二小姐,即然喜讯先报,二位的大事可不能再耽误了,胖子自居个现成媒人吧!”

方阑君低声道:“姐姐我只是想帮助李大哥的剑法速成,我们家那套邪剑法偏有这些鬼门道……”

方竹君道:“我明白,这并不是邪气,高深的剑术必须精气神三者一体,阳盛则剑猛,阴气盛则势厉。猛厉则杀气太盛,俱非大成之道,阴阳合调,精气神乃入泰和之境,这是高深的剑理,绝非邪气之所钟,你不要误解!”

姚胖子凑趣道:“难怪胖子的武功一辈子无法大成,原来都是让打光棍给耽误的,可惜没有早遇良师……”

其他三个人都不觉得可笑,姚胖子也就不再插科打诨了。沉默良久,李韶庭道:“竹君!你为什么早点不告诉我呢?否则事情不会弄得这么糟!”

方竹君长叹道:“这种事情轻易很难启齿。不仅是关系着方家的安危,也牵涉到我个人的颜面,我的身世公开出来并不光彩,何况还涉及九泉下的父母……”

李韶庭道:“贞师姑对这件事有什么主意?”

方竹君道:“贞姑连家里都不敢多耽,就是怕那块魔缠上了,提出无理的要求,拒绝她不行,答应她,又不能强迫您接受,她老人家有什么办法呢?”

李韶庭想了一下道:“明天你准备一下,后天我在镖局迎娶阑君,为了她肚子里有了李家的种,这件事不能耽误,但是要请你对外声明,这是我娶阑君,不是入赘方家,以后她是我李某的妻子,荫爵的事绝不谈!”

姚胖子道:“老弟!大喜的事该快快地办,可是不能公开,否则恐怕不会太平,那位公主一定会来凑热闹的!”

李韶庭道:“事前保持秘密,少邀亲朋,我不想铺张,但一定要公开!”

姚胖子道:“这是为什么呢?”

李韶庭道:“我们不能到禁宫里去找她,只有用这个方法,把她自己引出来,然后好好跟她解决一下!”

屋子里一片沉默,方家姐妹各自表情不同,方阑君则是羞喜交加,方竹君怅然若失,又过了一阵,方竹君才问道:“李大哥!您的吩咐我一定照办,可是我想问一句,您究竟准备怎么对她呢?”

李韶庭道:“我知道她的身份显赫,为了方家我不能杀死她替岳家惹祸,但一定不能再容她胡闹了,她肯接受劝告最好,不肯接受,我只有制住她,废去她的武功!”

方竹君道:“那恐怕不太容易!”

李韶庭道:“不会太难,也许她的武功高于我,但是江湖经验,她比我欠缺,有姚史两位大哥相助,我想制住她还没问题,只是事机必须保密,如果先给她知道了,恐怕她会加害阑君,便得婚礼无法进行了!”

方竹君苦笑一声道:“李大哥,你放心好了,我总不会暗中通知她,破坏你跟二妹的好事!”

李韶庭道:“我不是怕你,而且怕她鬼灵精,稍有风吹草动。她立刻就会知道的,姚大哥!我们走吧!”

姚胖子笑着道:“对呀!四海镖局总镖头迎亲,娶的是名动京师的大美人方二小姐。这该是京师最轰动的一件大事,虽说不铺张不能太寒碜。是得好准备一下!”

李韶庭皱眉道:“姚大哥!宝珠尚未入土,我哪有心情迎亲,这是不得已之举,你别弄得我受天下人唾骂!”

姚胖子讪然不开口了,方阑君忽然道:“李大哥!你迎亲的时候,先跟宝珠姊姊的神主成礼我算是续弦,这倒不是我装做贤慧沽名钓誉,无论如何,她入门在我之先!”

姚胖子竖起大拇指道:“二小姐,你如果肯这样受委曲,倒是帮了李老弟一个大忙,因为宝珠姑娘究竟是个风尘女子,怎么样也不跟你侯门千金相比,知道内情的自然没话说,不知道的—定骂李老弟太薄情!”

方阑君一叹道:“这也是为我家省麻烦,因为朝廷降旨在先,娶方家的女儿,一定要承荫爵位,李大哥薄意功名,我不能相强,对朝廷很难交代,我自愿降格为续弦,朝廷也不能再压着李大哥入仕了!”

姚胖子笑道:“哪倒不成问题,朝庭的旨意完全针对大小姐而颁的,因为大小姐是方侯爷的骨血,还是皇上的骨肉,谁也弄不清楚,所以才降下这道恩旨,以为大小姐的报答,不过你有这份心,倒是给泉下的宝珠姑娘一个安慰,胖子首先向你表示谢意!”

方竹君又一个苦笑,却没有表示,李韶庭起立告辞,跟姚胖子走到门口忽然道:“我们还是从后门走吧,阑君你送送我们,顺便到园子里去逛逛,以后你可能再也没机会回来了,因为你以后只是个镖头的妻子,我不想你再跟侯门来往,免得招致非议!”

方竹君脸色一惨,但并没有什么表示,方阑君也莫明其妙,跟着他们一起出来,下楼到院中,三个人还边走边谈,方竹君倚栏相送,等他们转入树后消失身影,她再也忍不住伏在栏上,哀声痛哭起来,玉芹上前婉言解劝,好容易把她劝得止住哭声,门帘一掀,却是姚胖子去而复回,方竹君一愕道:“姚大侠!您怎么又回来了,阑妹呢!”

姚胖子道:“二小姐跟李老弟走了,几天后的亲事照旧,府上送出一座空轿,到了镖局后,二小姐再装着出来行礼,表示是从府上乘轿子去的就是!”

方竹君微微变色道:“这是为了什么?”

姚胖子压低声道:“幸亏李老弟机警,否则后天一场亲事,只怕要变成丧事了,我们在商量的时候,那个主儿居然在屋上偷听,一切全让她知道了!”

方竹君骇然道:“真的吗?”

姚胖子道:“李老弟的剑术已臻化境,耳目聪敏,一定不会错,为了怕生意外,他只好把二小姐先带走了,你如果不信,今夜那个主儿一会还会来找你的!”

方竹君道:“李大哥也是的,既然要用婚礼引她前去,为什么,不在今天把她叫下来就解决了呢!”

姚胖子叹道:“这个主儿的轻身工夫已臻绝顶,她躲在屋上偷听,我们都毫无所觉,还是李老弟要走时,她怕被发现,急着先走,发出一点声音,我们出去后,己经找不到她的影子了,只好利用这个方法先避避她!”

方竹君怔了半天才道:“幸亏李大哥警觉,否则到了后天,阑妹出了事。李大哥一定以为是我泄的密,我跳下黄河也洗不清身上的嫌疑了,这叫我怎么好呢!”

姚胖子道:“李老弟带了二小姐,不知躲到那儿了,要等后天才露面,今明两天,那个主儿来了,找不到二小姐,你恐怕会有麻烦老弟又不能帮你的忙,所以特地叫我回来关照一声,希望你能小心一点!”

方竹君凄苦的道:“我实在也受够了,最好让她把我杀了,免得我左右难做人,阑妹有了归宿,这个家叫我一个人,怎么样才能撑下去呢?”

姚胖子压低声音道:“大小姐,我知道你的心事,曾经沧海难为水,见到李老弟那种人才后,别的男人你也不会再看上眼了,李老弟本来对你颇为钟情,只是令妹捷足先登,又有那种内情,李老弟才不敢再对你另生情意……”

方竹君垂头不语。

姚胖子又道:“二小姐只能作他游侠江湖的伴侣,李老弟天性至孝,老母在堂,乏人侍奉,他本人又怡淡成性,很需要你这样一个内助……”

方竹君道:“姚大侠!现在谈这些不是太迟了吗?”

姚胖子笑道:“不迟,只要你肯抛弃富贵,稍微受点委屈,包在我胖子身上,作成你们一双两好!”

方竹君目中又燃起希望的光芒,

姚胖子道:“不过宫里那个主儿实在是个大麻烦,你必须付出极大的耐心来等候,把那个问题解决了,胖子负责促成你们姊妹共效英娥,以偿夙愿,你信得过我吗?”

方竹君感激地道:“信得过。姚大侠,我不是无耻,只是痴心而已,我很少出门,没有机会接触到别的男人,叫我糊里糊涂把终身托付给一个陌生的男子,我又不甘心,而李大哥闲云野鹤的风标以及一种发自无形的丈夫气概,对我这少见寡闻的女孩子来说,更是一种难得的倾慕!”

姚胖子哈哈大笑道:“李老弟的人品是没得说的,我认识他时是他最潦倒的时候,他的言谈气义就使我心折不已,别说你是个未出闺门的千金小姐,胖子闯荡江湖,浮沉多年,阅人千万,也没见过第二个,我若是个女子,我会像条狗似的追随着他,他若不是真好,宫里的那个那个主儿何至于会看上他,英才难遇,所以你别不好意思,当然也因为你的确配得上他,胖子才多这个事……”

方竹君深深一裣道:“多谢姚大侠,本来我想一切事了之后,在院子里设个佛堂,一辈子终老其中了,现在我怀着希望,等候姚大侠的成全了,至于门第富贵、名份,我更是不存奢望,撑着这个家,是我的责任,如果能摆得掉,我情愿做最平凡的小家碧玉……”

姚胖子笑道:“你别转傻念头,像你这么美好善良的女孩子想出家,胖子早应该去当和尚了,将来的事,胖子一肩承担,可是你得帮帮忙,让胖子多活些日子!”

方竹君一怔道:“姚大侠武功精纯,正当壮年,该不会有什么病吧,真要有什么不舒服,我一定竭尽所能!”

姚胖子笑道:“胖子一生与病绝缘,除了这身肥肉割不掉,我什么都不在乎,唯一怕的是那位公主娘娘看中了我,割下我的脑袋,我可无法为你尽力了!”

方竹君只有付之一声苦笑,两人又谈了片刻,姚胖子才正式告辞走了,留下方竹君一人在痴痴发呆,过了两个漫长的夜晚与一个悠长的白天,午后未申之交,是赞礼生推定的吉时,方候府前燃起了一串长鞭,吹鼓手前导吹吹打打,在府里抬出一座彩昵花轿!”

花轿是嫁新娘的装备,送轿的人却廖寥落落,使得左右的街坊十分奇怪,这不像是做喜事。

假如是方府嫁女,该是天大的新闻,而且轿前也没有品衔执事牌,不合方府的身份,大家猜测是方府的丫头出嫁,才这么潦草,可是嫁个丫头,轿子就不该由大门时抬出来,好事者一打听,喝!竟然是二小姐阑君的吉期!

这—来大家又非常奇怪,方二小姐艳名雀噪京师,谁娶了这一位绝世美人,跟着还有一场塌天富贵,她的婚事怎会如此潦草呢?不但事前毫无动静,甚至于连嫁到那一家都没人知道。

于是一传十,十传百,花轿走得慢,消息传得快,轿子才抬出紫禁城,后面已经跟了一大串的人龙,簇簇拥拥,轿子一直向长辛店而去,到了镇上,跟瞧热闹的人潮已经把道路都塞住了。

一直到四海镖局的大门口,轿子停下来,姚胖子穿了一身吉服满脸喜气将花轿接进镖局,大家才知道新郎就是名震京师的大英雄,美剑客,他曾经在长辛店落魄,然后又奇迹般抖了起来。

为了维护一个风尘中的弱女宝珠,他与武林中最具势力的金刀刘琮结了怨,首先打了刘琮的外孙虞志海,然后又剑伤刘顺,最后又在一场大决斗中,次第击败了刘氏五杰,虽然被刘琮打下了北运河,却也瓦解了刘家的势力。

静寂了半年,李韶庭再度出现,剑伤刘昆,奠定了四海镖局的赫赫盛名。这些故事早已脍炙人口,经过宣染,李韶庭已成了传奇英雄人物,而且根据最近的消息。他与故平西候方家,似乎有着不平凡的关系。

英雄美人,相得益彰,方二小姐下嫁李韶庭,倒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以李韶庭在江湖上的地位,自然不肯接受岳家的余荫而承继爵位,因此大家对方阑君的草率下嫁倒不感觉奇怪,更还赞美方阑君慧眼识英雄。

姚胖子以拜兄兼家长的身份接进花轿,轿子进了镖局,就有管事的人拦住了想进来瞧热闹的人群,大家只好伸长脖子,干望着一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剑寒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