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寒山河》

第十二章

作者:司马紫烟

李阑娜笑道:“算你会说话,我相信你们的目的决不是为那些江湖人复仇,但我也懒得拆穿,现在你们打算怎么办?不妨明说一声,我总接着就是!”

那两个人犹豫片刻,仍是男子道:“还能怎么办,既然来了,总不能没有个结果,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李阑娜笑道:“就凭你们两个人?”

男子沉声道:“善者不来,来者不惧!”

李韶庭淡然道:“二位来意已明,大概善罢不了,这屋子里太窄,我们出去到屋外空地上付之一决吧!”

那女子道:“出去就出去,别以为你们镖局里人多,我们可不在乎,反正我们有的是朋友,杀不尽斩不绝,即使我们不能成功,迟早会有人替我们报仇的!”

李韶庭微微一笑道:“我相信你们来的决不止两个人,在外面巡风把守的,不知有多少呢,李某约你们外出一斗,就是想会会你们全体,来个总结,免得零碎麻烦,请!阑妹!你先出,我押着他们出来!”

李阑娜身子一纵,由屋顶的破洞中穿了出去,李韶庭用剑朝二人比道:“二位也请吧!”

那男于略迟疑,才以低声道:“李大侠!我们找的不是你,你何必要淌入这个漩涡呢?”

李韶庭冷笑道:“你们找我的妻子,我焉能置身事外!”

那男子忙道:“大侠可知道她的真正身份?”

李韶庭道:“废话,我连自己妻子是谁都会不知道?”

那男子道:“大侠知道了就好,这个女子身份特殊,下嫁大侠,乃是一项阴谋,有这么个妻子,绝非大侠之福!”

李韶庭冷声道:“既成了我的妻子,就没有其他的身份了,我知道就是这些!”

二人又是一呆,那女子道:“李大侠,我们都是汉家子民,我们的行是为了整个大局,事非得已!”

李韶庭怒道:“胡说!你们杀死了宝珠,一个无辜而可怜的女孩子,她也是汉家子民。”

女子道:“为了救千百万人,有时总不免要牺牲一两人,我们尊重大侠,杀宝珠是为了保全大侠!”

李韶庭冷笑道:“宝珠是我的结发妻子!”

女子道:“她只是……”

李韶庭脸色一沉道:“她只是个风尘女子,却是我平生第一知已,你凭什么侮辱她,在我看来这个风尘中的女子,比你这阴险狠毒的女人上千百倍!”

那男子忙道:“敝师妹不会说话,李大侠千万别生气,宝珠姑娘是个很可敬的女子,我们不得已伤了她,原是为了大局无法顾小节,大侠是个明理的人,想必能有所谅解!”

李韶庭道:“我永远也不会谅解,如果你们不杀死宝珠,就不会有这场婚姻,过去的不必说了,现在我娶的这个女子是真心爱我的,她为了我已经抛弃一切,你们仍然苦缠不休,我更难谅解!”那女子沉声道:“李大侠!现在你已经成了我们图谋大事的阻障,我们看得起你,才跟你好好商酌,希望你能与我们合作,否则我们迫不得已;只好连你也牺牲了!”

李韶庭冷笑道:“你们口口声声以复国为重,但你们却屈身事仇;为虎作伥,行为比乱臣贼子更可耻!”

男子道:“这只是一个手段!”

李韶庭朗声道:“复国是忠义光明的行动,假之以手段,甚至以残害同胞并达成目的,我绝对无法苟同,即使你们能成功,也只为一二人攫取权势,绝非万民之福!”

那女子道:“汉贼不两立,你是个读书人,至少应该明白春秋大义,怎能说出这种无君无父的谬论?”

李韶庭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犬狗,前明一片大好江山,非失之于外力,乃断送在当道昏庸,我并不拥护现在的朝廷,但更鄙视前一个朝廷,复国的行动我绝对赞成,但绝不赞同你们所从事的努力!”

二人又是一呆,最后那男子道:“李大侠!你会后悔的;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了解你的立场后,已经不想引你为同志了,但是你知道的太多了。”

李韶庭想起玉贞子力诫他不得泄露谈话的内容,可是在冲动之下,居然都说了出来,心中确是颇为后悔,但则一想,反正已经说了,倒不如说得透澈一点,乃冷笑道:“后悔的恐怕是你们,你们自以为得计,到头来也许会成为敌人利用你们的手段,你们自以为身份很保密,却不和早已为人洞悉无遗!二人又是一呆,那男子叫道:“绝不可能,除非是你泄露出去,李韶庭,现在更不能留下你了!”

李韶庭用剑一指道:“出去吧!别浪费时间了,也别叫你们的同伴等得不耐烦了!”

二人纵身而出,李韶庭随之出,黯淡的月光下,但见李阑娜持剑而待,微笑问道:“大哥。怎么耽误了半天?”

李韶庭道:“我们谈了一下,弄清楚一些事,阑妹,他们已经承认杀死宝珠,你的嫌疑总算洗清了!”

李阑娜一怔道:“大哥还不信任我!”

李韶庭道:“以前我从不怀疑,可是近来所发生的事,使我不敢轻易信人,所以我事事都要弄个明白!”

李阑哪一笑道:“幸亏大哥诈了他们一下,叫他们承认了,如果他们不认帐,一口咬定是我,我岂非太冤枉了!””

李韶庭笑了一笑,对那二人道:“二位还是快点把同伴召来,你们已有一人受伤,如果要动手的话,你们绝不是敌手,李某不愿乘人于危…”

男子在面纱下发出一咕咕之声,如果鸟夜啼,听来十分刺耳,大概是向同伴召援的暗号!响声过后,黑暗中闪出两个人,女子忙道:“大哥!我们失了手,对方早有防备,还是采取第2步计划吧!”

后来的一人笑道:“第二步计划是什么?”

听声音是姚胖子的,慢慢掩近,果然是他胖胖的身体,另一个却是史进,女子失声道:“你们是谁?”姚胖子大笑:

我们是镖局的伙计,二位贸夜造访,也不行打个招呼,直接去打扰李总镖头实在太不讲交情了!”

那女子急忙问道:“我们的人呢?”

姚胖子笑道:“由我们招待安顿下来了,胖子是在江湖上混大的,对江湖朋友,绝不会亏待的!”

那二人闻言似乎慌了手脚,女子怒叱一声:“姚逢春,你也是江湖上混的,对同道朋友居然如此不讲交情”

姚胖子笑道:“讲交情要看人,是你们不给面子在先,黑夜私探,暗藏埋伏火器,份明是跟我们过不去,胖子有交情也不能乱布施,何况二位蒙面而来,胖子连二位的卢山真面目都见不到,这交情如何卖起!”

女子发剑急刺胖子,另一个男子却逞向李阑娜摇剑急攻,他们好像早就计划好了,男的意在拼命,要刺杀李阑娜,女的却只想突逃命,姚胖子用单战架住,却不认真,也不放松,不想取胜,也不放她脱身!。

女子的剑法凌厉,却因为右手为李韶庭所伤,换成左手使剑,不能尽量发挥,姚胖子又狡黠异常。

他的枪下月牙刺刃,半为攻敌,半为锁拿敌人短刀而用,现在他放弃了攻敌的打算,专一去锁拿女子的剑,人跟着剑转,连带将对方的攻势遏住了,那女子空自焦燥,却是拿他毫无办法,再者史进手持一对分水峨嵋刺。也不时打扰,每当那女子迫开姚胖子想脱身逃走时,总是被史进逼了回来,幸亏她的剑术还算俐落,保住自己没有受伤,但要想脱身,似乎相当困难!”

另外那个与李阑娜交手的男子,剑术例相当厉害,剑下如风雷并发,李阑娜虽然也有守有攻,跟他战个不相上下,但气势上总不如对方凌厉,仅能维持不败而已!

李韶庭冷眼旁观,觉得李阑娜的剑法虽然精奇,但是稳练不够,假如以这种剑技,对一般江湖庸手,自是足足有余,可是遇到像神刀刘昆那种狠脚色,仍是相形见绌。

这也证明以前刀伤刘昆,杀死宝珠的事,绝非她所能为,再看着姚史二人,缠住那女子绝无问题,仍执剑上前道:“阑妹,你下来,让我来对付他!”

李阑娜的性情与方阑君一样,好强喜胜,那里肯听,李韶庭一声催促,她下手更急,恨不得将对方一剑劈成两片才心意足,可是她情急求胜,本身的空门大露,那男子看准机会,一剑急刺,李阑娜慾避无及,剑奔心口而来,她一咬牙,将心一横;于脆不去理会,挥剑反削剑招是够凶的,双方如果失意退后,就是同归于尽的局面,那男子的目的,似在刺李阑娜,剑下毫无顾虑,也幸得有李韶庭这等高手在侧,才未让悲剧酿成,他雷疾进身,一剑突撩,首先挡开了那男子的急刺,左手同时动作,将李阑娜贴肩推开。双方才各避免了一场危险!

那男子厉声叫道:“李韶庭,你要不要脸,两打一!”

李韶庭淡然道:“现在又不是比武几个打一个都不算丢脸,何况你要杀死的人是我的妻子,我当然不能坐视!”

男子很起心来叫道:“你上来好了,我连你也一起宰了,反正我们对你已尽过忠告,是你自己要找死!”

李韶庭微微一笑,挥剑急进,那男子豁开了,采取奋不顾身的战法,每一手都志在拼命,才将李韶庭的攻势阻遏住,同时另一边的女子也叫道:“七哥!下杀手,宰得一个是一个,今天绝不放过他们!”

那男子闻言后,攻势更急,李韶庭测度一下情势,知道今天不伤人是不可能了,遂一沉脸色道:“李某与二位素无仇隙,二位如此不讲道理,李某可不客气了!”

手腕翻飞,剑若游龙,七八个照面后,看准一个机会,顺势递剑一绞,不但将那男子的剑绞飞,还在他的手掌上刺了一剑,男子轻声叫痛,探手人怀,取出一枝短刃,正想飞出来,李韶庭眼明手快抬剑一拍,击在手背上,将短刃也敲落了下来,同时进身抬腿,将那男子踢倒地屋面上滚落下来,李阑娜动作奇快,跟着跳下来,举剑朝男子劈去,姚胖子连忙叫道:“弟妹剑下留人!”

李阑娜的剑比着那男子的咽喉道:“还留他干吗?”

姚胖子笑道:“不明不白,杀了他有什么用,我们至少得问问口供,你先制住他,我把这女的解决了就来!”

边说手上边使劲。钢叉一扭,锁住了女子的剑,史进的动作配合得很好,反手一峨嵋刺,横击在女子腰上,将她也打倒地上,刹那间,两个人都被制住了!

姚胖子笑道:“你们这点本事,还敢到四海镖局来撒野,真是太自不量力了,待我来何问你们,如果还想活命的话,趁早问一句,别自讨苦吃。”

那男子厉声道:“老爷们技不如人,杀剁听便,但是想在我们口中问出一个字,那是做梦!”

姚胖子冷笑道:“你以为我没法治你?”

那男子道:“上刀山下油锅,你搬得出,老爷就受得了,反正死了我们,还会有人找你们算帐!”

姚胖子笑了一下,上前两个人身上各拧了一把,却用了江湖上最狠毒的分筋错骨手法,那两人痛得全身直颤却苦于无法行动,只得咬牙苦忍!

姚胖子笑道:“这还是轻的,你们若不低头合作,我还有更厉害的玩意儿没使出来呢。”

那女子哼道:“姓姚的你使好了,姑奶奶最了不起拼上一死,可是我死后做鬼也饶不了你!”

“你们自称老爷,必然是在哪一个衙门里得意,能否说出来,让我好卖交情!”

二人都不理他,姚胖子笑道:“你们不说,以为我就不知道了,凭两块牌腰,我也能追出你们的根源!”

说着一摊手掌,现示出两块银牌,李阑娜伸手抢了过去,看道:“这是七贝勒府下的腰牌,原来你们是他派来的,这倒好,明天我就去问问七哥,他是什么意思?”

姚胖子笑道:“弟妹,问了也没用,人家可以来个矢口否认,门客生事,主子最多落个失察的罪名!”

李阑娜冷笑道:“我把这两个人送到宗人府,瞧他有没有种推说不知道。”

要不,我当着皇上的面问问他!”

李绍庭忙道:“阑娜!你别忘了此刻只是江湖人的妻子,与宫中全无关系,你不能这么做!”

李阑娜怔了一怔,李韶庭接过名牌一看道:“周小琪、白泰和,这是二位的名宇吗?”

二人仍然不理,姚胖子笑道:“周小琪是周涛的的女儿,白泰和是白泰官的弟弟,他们都是江南八侠的亲人,怪了,江南八侠以前朝遗臣自居,你们怎么会投人本朝权贵门下做鹰犬呢?这倒是件耐人寻味的事!”

李绍庭知道这两人的身份后,也知道他们的用心,却不便说破,姚胖子又道:“你们不肯说也没关系,我自然有办法,明天我把你们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剑寒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