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寒山河》

第十三章

作者:司马紫烟

史进忽然道:“我明白了,八侠中的曹仁父原为明末遗臣,祖籍也是金陵,而且会一度降顺本朝,这位曹大人可能就是那时候发迹晋身的,他与曹仁父必有亲谊,而且曹正林是七贝勒当权后才因进了一批武林高手而居功,以是推来,他根本是八侠一伙。”

方竹君道:“这就是了,他们的布置周密如何应付才好呢?”

姚胖子脸色沉重地道:“我们就是这几个人,加上玉芹姑娘,不过才六名人员,如果八侠一起来到,我们的人手可能就不足应付了,李老弟!你有个万全之策没有?”

李韶庭道:“我给郎师妹那封密函是叫师父与师姑都秘密的请来,如若有事,他们必能及时驰援的,而且我想到他们此行的目的不外乎二,一个是杀死阑娜,杜绝我与朝廷的关系,一个是想叫我们镖出问题,逼得我们无法在京师立足,好让他们在京师毫无顾忌的活动,我已经想好两个对策……”

说到这儿,他的声音忽然放低,将整个人集拢来,作了一番权宜的指示,然后再遣散了大家。

屋里刚拿上了灯,忽然方竹君带着玉芹上了一辆车子,准备启行,曹大人过来问道:“天都晚了,方小姐还要出去?是有什么急事吗?”

姚胖子负责送行,哈腰回答道:“李总镖头不慎被蝎子螫了一下,这种蝎子很毒,必须要几种珍奇的葯材制配葯剂才能解毒,方小姐深解医理,所以连夜赶到济南府配葯,才不致耽误大人的行程。”

曹大人哦了一声道:“伤的厉害?”

姚胖子道:“伤在手臂上,倒不严重,现在用葯镇住了,但是不驱散余毒,终究是麻烦!因为我们保镖的全靠一双手,大人放心好了,李总镖头是一只手不方便,并不影响行动,我们可能照旧前进,方小姐在济南等我们。”

曹大人道:“行程晚两天到不要紧,李总镖头的臂倒是赶紧治疗为要,方小姐配好葯,可以叫人送回来。”

姚胖子道:“我们是这样打算,怎么样快就怎么样办,反正李总镖头的伤,三四天之内不会有变化,一定赶得及。”

方竹君是小姐身份,也不便多搭讪,套好车子就一直走了,曹大人还到李韶庭屋中来慰问了一下,李绍庭的右臂果然包扎了起来,李阑娜在一旁细心侍候着,没有包扎的部份,肤色也发红了,可见得中毒颇深。

曹大人说了几句安慰的话,才告辞而去,脸上微微带着一丝欢色,看在李韶庭等人眼中,自更有数了。

到了半夜里,院中隐闻人声,李韶庭轻轻推了姚胖子与史进一下,他们早已准备好了,三个人同时执兵器推门出来,但见黑影幢幢,已有不少夜行人进来了。

姚胖子首先越窗而出,高声叫道:“是哪条道儿上的朋友,请过来叙叙交情,四海镖局对各位一定有个交代。”

屋上一个大胖和尚郎声道:“老相好,咱们跟曹正林有梁子,与各位全无关系!贵局最好别管。”

姚胖子道:“这位大师父说话就又错了,敝局保的是曹大人的镖,怎么没有关系呢?”

那和尚一纵下地,身边跟着跳下两个僧人都是手执兵器,和尚哈哈一笑道:“洒家了因,这是小徒,人称龙虎双僧,姚大侠必有个耳闻。”

姚胖子也哈哈一笑道:“久仰!久仰!原来是八侠之首与龙虎双佛,三位都是江湖响当当的人物,为何要效这个月黑风高,杀人越货的鼠辈行迳呢?”

了因脸色一沉道:“胡说,洒家明人不做暗事,曹正林是前朝遗臣,卖主求荣,洒家是专来找他晦气,正因为他找到你们保镖,洒家听说你们的总镖头李韶庭英雄了得,才特来找李某,否则在路上就下手收拾他了。”

曹大人从店屋中钻了出来叫道:“李总镖头,不好了。贼人到小女屋里去了,麻烦尊夫人救她一下。”

李韶庭连忙道:“那还得了,我去看。”

曹大人用手拦住道:“还是请尊夫人吧,因为贼人将小女的衣眼都脱光了,总镖头前去恐怕有所不便。”

李韶庭朝了因道:“江南八侠怎么做出这种令人齿冷的事,掠财尚可,劫色难容,你们不怕江湖非议吗?”

了因笑道:“江南八侠不是那种人,我们侵人绣房的都是女子,因为听说尊夫人一代高手,才借用这个方法来会会她。那边的事阁下是不太方便。”

李韶庭闻言一笑道:“竹君!你过看看吧。”

屋中走出方竹君,一身家常打扮,曹大人一见愕然道:“方小姐,你不是赶到济南府去吗?”

方竹君笑道:“曹大人看错了,到济南去是李夫人,我们长得一模一样,所以你没有看出来。”

曹大人十分着急地道:“这……这如何是好?”

方竹君微微一笑道:“曹大人!你也不必装了,江南八侠份明是跟你串通一气的,想对李夫人不利,我们早就看出来了,才用这个金蝉脱壳之计,预先把李夫人送走了!”

了因神色一变,朝后叫道:“你们出来看看,这个女的倒底是谁?老白!你简直是饭桶……”

上屋门帘一掀,走出一个劲装女子,却是那天晚上偷袭四海镖局的周小琪,她朝方竹君仔细地看了一通才道:“她是方竹君,李阑娜果然溜掉了。”

了因连连顿脚道:“混帐!都是一批混帐!”

周小琪道:“那也没关系,她到了济南府,咱们在前面也有人,一定能截下来的!”

了因问道:“你叫他拦截方竹君了吗?”

周小琪道:“白二哥去了,我们是想截住她,不叫她配葯来给李韶庭解毒!我们只要对付李韶庭就行了!”

了因道:“在那儿截她人手够吗?”

周小琪道:“预计是在桑梓店,因为我爹跟甘大叔在那儿,白二哥去了会合后,一定没有问题,大师伯,李韶庭的右手被蝎子螫了正好是个收拾他的机会。”

龙僧冷笑一声道:“周师妹!你真糊涂,李阑娜既然溜了,可见他们早已识破了我们的计划,李韶庭中毒自然是假的,李阑娜也不会真的上济南府,也许一出村子就躲了起来,岂不是两头都落空,好好一个计划,全叫你们给弄砸了,你们真不会办事!”

周小琪呆了一呆道:“我怎么想到呢?原来是预算等明天大家都到齐了再发动的,都是曹三叔说李韶庭手受了伤,机会不可失,急着要发动的!”

了因哈哈笑道:“这也好,洒家本来说法不主张鬼鬼祟崇的行事,李韶庭是个英雄,值得洒家一斗,假如他的手真受了伤。洒家还不想动手呢!。李绍庭,你的手能使剑?”

李韶庭笑道:“当然可以,这是你们太粗心,北方的蝎子虽多,常走江湖的人怎么会叫一头小虫给螫伤呢?”

了因郎声笑道:“好!李韶庭,你别说风凉话,洒家并不喜欢你的手受伤,和尚要斗一个真正的英雄,不是一个带伤狗熊,你能使剑才值得和尚出手一战!”

了因的粗豪倒是使李韶庭起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微微一笑道:“承情!承情!如果江南八侠都象师父一样的心胸磊落,李某应当不会与各位为敌了……”

了因大声道:“废话少说,咱们开始干吧,洒家一生中无论交友也好,树敌也好,都是相当英雄的人物,但在未能赢得洒家手中这枝钢鞭以前,一切都免谈!”

说着摇鞭迳击,李韶庭运剑反磕,才觉得此僧名满江湖确非偶然,他劲力之强,尚在以前的劲敌金刀刘琮之上,自己若非近年来艺事精进,光这一鞭就接不住,因为了因的钢鞭势子比刘琮的还猛,除了硬接之外,简直连间避的机会都没有,呛然一响,鞭剑交触,虽然架开了,膀子感到微微发麻,那是因为兵器的份量不足之故。

了因虽粗豪,却相当明白,哈哈大笑道:“好!姓李的,咱们已较过力了,你的剑不行,份量太轻了,用轻兵器撞重兵器,要多耗一半的手劲,洒家在重量上虽然沾点光,洒家却不愿占这种便宜,以后咱们在招式上分高低。”

举鞭再进,果然改变了战略,疾如飘风,用鞭稍点向要穴,李韶庭顿感轻松多了,剑光闪照,磕开始梢立刻抢招反攻,两人杀成一片,了因虎吼连连,一枝鞭在手中舞得如竹竿般轻松,虽不以力取,也飘洒之极。李韶庭的剑式施展开来了,自然也是迅速俐落、两个人都最快动作,没多久工夫,已经交拆了一百多招,势均力敌,双方越斗越劲,也越有精神,除了他们本身之外,旁观者都觉眼光撩乱,连招式都看不清楚了。

周小琪在旁边看的十分着急,大声叫道:“大师伯,你这种打法太吃亏了,你的鞭重,时间久,损耗的精神也多,一定不是对手,您为什么不跟他斗力呢?”

了因厉声喝道:“住口!多少年来,洒家从未遇到一个相当的对手,好容易找到这个机会,洒家正想痛快地打上一架,你这鬼丫头别来扫兴!”

说完又朝李韶庭笑道:“姓李的,你只要能支持过两百招,洒家就许你为友,保证不让别人伤害你,假如你能胜过洒家,和尚就尊你为敌,立刻带人离开,并且不准别人再找你麻烦。”

李韶庭微笑道:“大师父这种对算法倒很新奇。”

了因道:“洒家一生要强,能在洒家手下走过两百招,才有被认作朋友的资格,对朋友自然要客气一点,如果洒家败了,则洒家不敢高攀认友,只好尊之为敌,以后洒家当以为奋斗策已的对象,在洒家未能再次来交手击败你之前。谁要伤了你,使洒家抱憾终生,非我他拼命不可!”

李韶庭哈哈大笑道:“大师父快人快语,李某当尽量支持过两百合,纵不能成为大师父的敌者,也当以争取到大师父这样一个朋友为荣事。”

了因道:“话虽如此说,事情不简单,两百合之内,洒家绝不客气,挨上一鞭,你就别想活命。”

李韶庭笑道:“李某不敢藏拙,挨上一剑,大师也不见得舒服,李某的剑并不弱于大师父的钢鞭。”

了因笑道:“你是说洒家会受伤,你不必担心,洒家从小不沾女色,练成的童子气功,划上一剑连皮都破不了。”

说着左臂一挥,迎向李韶庭的剑刃,动作很快,李韶庭想撤剑都来不及,剑锋削过他的胳臂,只觉一股劲力弹出。

将剑势震偏向一方,李韶庭连忙的退后以防他进击,了因止鞭笑道:“这一剑不算,是洒家故意试剑的,告诉你洒家的皮肉有多结实,你看连白影都没有一条。”

柱鞭于地,空手卷起衣服袖子,在黠淡的微光下,他的肌肉发出瓦漆般的光泽,得意地笑道:“虽然光线不够亮,在你们练剑的人,应该着得清楚了。洒家没有骗人吧。”

李韶庭抱剑拱手道:“佩服!佩服!”

了因笑道:“别客气,你的剑伤不了洒家,和尚的鞭却能要你命,还有六十六招,咱们再继续下。”

周小琪见了因居然跟李韶庭攀起交情来了,不紧大是着急,可是她明白了因的脾气,任何人都不能违拗他的意思,江南八侠中,了因的年纪并不是最大,周涛、曹仁父与张云如都齿长与他,可是大家都不同他急,为笼络这一个高手同伍,大家都举他为首。

心急之下,她只好向龙虎二僧道:“二位师兄是闲着,大师伯一定胜过李韶庭,你们何不利用机会,早点把另外两个家伙也解决了,免得等下着费事。”

龙虎二僧早就蠢蠢慾动,闻言立刻一摆禅杖和戒刀,冲向前面,姚胖子与史进只好挺刃接斗,姚胖子双枪较重,接住龙僧的水磨钢杖,史进的峨嵋刺接斗虎僧的戒刀,了因喝道:“你们瞎凑什么热闹。”

周小琪笑道:“大师伯,各管各的,我不能叫两位师兄干瞧着难受,反正咱们是一对一,绝不以人多取胜就是。”

了因斗性正浓,不愿多作耽搁而败性,乃叫道:“你们要打就离着我远一点,别来碍我事!”

摇鞭又取向李韶庭,六个人斗成三双,龙虎二僧艺出了因,悍勇却不如师,才十几个回合,渐有不支之状,因为姚胖子与史进早已蜚声江湖,近年与李韶庭相处切磋,艺事日精又正当壮年,加上丰富的江湖战斗经验,招式毒辣刁钻,使得双僧穷于应付!

姚胖子见李韶庭与了因战得紧凑,为了分了因的心,乃故意笑道:“大师父,你的艺事不愧为八侠之首,可是两位令徒太丢人,连个二流脚色都沾不上边!”

龙虎双僧是想以快战法解决李韶庭的两帮手,分散李韶庭的注意力,以便师父取胜,一上来就施杀手!

不想这两个对手是有名的难缠人物,精灵古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剑寒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