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寒山河》

第十四章

作者:司马紫烟

甘凤池朝陈云娘挥挥手道:“听周二哥的话!”

周小琪还想开口,周涛已沉声道:“小琪!记住!今后你只做个江湖人,纵使你有报国之心,也只能以江湖之身,从事另外的活,不许你再管我们的事!”

吕四娘怯然道:“二哥!我做错了吗?”

周涛一叹道:“你没错,错在神尼太不了解江湖的情形,才有这种措施,你别再多说话了。让小琪她们以另外的方法在江湖上活动,还能补救一下神尼的错失,否则复国之业未成,我们却已成众矢之的,连自己的同志都要倒过剑尖来对付我们了,各位兄弟,就我们七个人上吧!”

七个人各据一方,布成七星阵式,七枝剑同时发动,剑气映月光,发出令人心悸的寒光。

李韶庭这边有姚胖子、史进、方阑君、郎秀姑、刘昆、罗世蕃、也是七个人,不过了因已自动加入,所以多出了一个,然而在七支长剑的围攻下,并没有占到便宜,因为那七支剑动时齐动,守时齐守,形成一道坚强无比的剑幕,将他们紧包在里面。

这是个很玄妙的剑阵,李韶庭已经看出他们是按照北斗七星的排列,却测不出奥妙之据!

圈子越拉越小,受困的人压力也愈形加重,不过慢慢的他已发现这个剑阵实际上只有四个人最得力,吕四娘独据天枢,担任指挥及发动攻势的司令人物,她的剑指向那一方那一方的攻势就凌厉得多!

白泰官居斗杓,主要的任务是司拦截,不许人出阵,周涛与甘凤池一居天璇,一居地玑,才是攻击的主力,路民瞻据摇光之位,促成攻势加强,而张云娘与曹仁父只是翼护天枢吕四娘,使不受侵騒,以利指挥而已!

周白甘路四个人,如果有一个能稍弱一点,就不难取隙而破阵,要不另外有个人能从外围外攻击,摄乱吕四娘的指挥,也可以减轻一点压力而突围了,只可惜战时仓猝,大家都集中在一起了!

剑阵虽厉,可是包围在中间的人也是好手,一时无法伤得了人,只是越围越紧而已,了因十分暴燥,长鞭飞舞,总是冲不出去,怪声大吼道:“你们什么时候练成这个剑阵的?怎洒家一点都不知道!”

吕四娘冷笑道:“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

了因吼道:“你们自始至终都把洒家当作外人!”

吕四娘道:“你本来就是外人,恩师早防到你会有变凶的一天,不敢让你参与太多的机密,今天果然不出恩师所料,周二哥,你为什么不加紧进攻呢?”

岂仅周涛的剑下不动劲,连甘凤池也是适可而止,不作进一步的打算,否则阵内的七个人,至少有一半以上会送命,初时还不觉得,吕四娘控制全阵,最先发觉了,李韶庭也看出了周甘二人有意在手下容情。

被吕四娘一摧,周涛微愠道:“八妹!神尼授此剑阵时,曾说这是对付强敌所用,可不是用来对付自己人!”

吕四娘怒道:“他们怎么是自己人?”

周涛道:“至少不是敌人,我们的敌人是大内的鹰犬、满虏的走狗,这些人那一个是的!”

吕四娘语为之屈,沉声道:“可是他们却为敌之怅!”

甘凤池摇头道:“不!八妹,以前我还相信,现在我却不信了,如果你不用那个方法,连李韶庭在内,都可以成为我们的朋友,是你硬把他们挤成我们的对头……”

吕四娘:“这是恩师的指示!”

甘凤池道:“神尼出身宫闱,昧于江湖形势,她的决定未必全是对的,如果她事先跟我们商量一下,一定可以收到更好的效果,你一味听从神尼并不是好事!”

吕四娘变色道:“这些话你向恩师说,现在却必须听我的,这几个人非除去不可!”

甘凤池道:“为什么?”

吕四娘道:“因为他们绝不能成为我们的同志,而他们都知道了我们太多的秘密!”

李韶庭庄然道:“吕四娘,你别以为这是秘密,其实我早知道,而且宫庭里也知道了,只是因为继统未定,宫中不敢采取断然措施来对付你们而已!”

吕四娘冷笑道:“你们所知只是一点皮毛,还有更重大的机密在我恩师的掌握中……”

李韶庭道:“不管那是什么机密反正用这种手段,你们绝难匡复天下,因为你们连汉家同胞的人心也失了!”

吕四娘道:“杀了你们!人心就会归向的!”李韶庭微微一笑道:“我倒不知道我们这几个人的性命会有这么大的作用你不妨说说看,如果真的有用,李某甘愿将人头自动献上,以助你们成事!”

吕四娘道:“不能说,反正你们非死不可!”

说完又暴燥地叫道:“周二哥,甘四哥,你们再不加紧,我只好请恩师的丹心令来强迫你们听令了!”

甘凤池道:“你带着神尼的丹心令吗?”。

吕四娘道:“不错!但是我不愿意拿出来,因为我在结盟中排序最小,我不想仗着恩师来霸到各位上面!”

甘凤池朝周涛一叹道:“二哥!我们既然以身许国,只好认了,假如等丹心令一出,我们仍然要听令,却变成勉强了,这一次算是卖吕四娘的交情吧!”

周涛沉重地点点头,两个人的剑势突然加强,面对着甘风池的李韶庭还能支持,首当周涛的神刀刘昆却腿上中剑,负痛而叫,连手中的单刀也丢掉了!

曹仁父见有机可乘,一剑直劈而下,却被罗世蕃用剑磕开,那知道剑阵是连贯一气的,他分神去救刘昆,位据斗杓的白泰官及时补进,一剑将罗世蕃腰斩于地!

了因大吼一声,奋鞭进搠,白泰官不理会,因为那该路民瞻补进来,可以趁了因鞭势未达之前,使他饮剑而毙的,可是路民瞻到了了因后心,居然手下一顿,了因的一鞭急落,白泰官发现不对,想要躲开已迟,只得硬起头皮,用一条胳膊硬架上去,叭的一声,打个正着!

白泰官多亏气功练得不错,了因的钢鞭又是钝器,只打得一踉跄,滚地出外,遂又爬了起来,单手执剑,仍然守住斗杓之位,以维持剑阵的完整。

一死两伤,虽然白泰官的伤势不重,却也使得大家停了手,吕四娘沉声问道:“路五哥,你是什么意思?”

路民瞻叹道:“八妹!对任何人我都能下手,就是对了因大哥不能,我跟他是同一个村里的乡邻,我从小是个孤儿,受尽欺凌,多亏大哥翼护,才免于饥冻而死,我的武功是大哥教的,我在江湖上能闯出点成就是大哥提拔的,一直到加入日月会后,我才跟大哥疏远了,但了因大哥对我的恩情是永远存在的,我不能忘恩负义!”

吕四娘道:“那你就是置民族大义于不顾了吗?”

路民瞻道:“如果我不顾大义,今天就会帮着大哥了,但是你不能叫我对恩深义重的大哥下杀手!”

了因大笑道:“好,兄弟,假如大哥要杀你呢?”

路民瞻肃然道:“没有大哥!小弟早就不在人世了,大哥一定要杀小弟,小弟束手听杀而已!”

了因道:“我不杀你,只要你退出这个剑阵!”

路民瞻摇摇头道:“那可不行,小弟在神尼面前滴血盟誓,以身许国,就必须贯澈到底,大哥要出阵,则可以从小弟这儿出,杀了小弟就行!”

了因大笑道:“好兄弟!你有这句话,把大哥看成什么人了,我知道你受了丹心令的约难,我绝不在你那边出阵!”

路民瞻:“大哥!这个北斗剑阵是神尼积心独创之作,您的能力绝对闯不出去的,如果到了万分急难时,大哥还是在兄弟这边求出路吧!”

了因狂笑道:“洒家就不信真叫这个鬼阵困住了,你不忍心伤我,大哥忍心伤你,白泰官,刚才那一鞭算你小子命长,洒家再赏你一鞭试试看!”

摇鞭迳取白泰官,他用剑架住了,这时曹仁父进来补上了路民瞻的摇光地位,与张云如同时挥剑侧击,还亏李韶庭眼明手快,将他从危机中解救出来!

了因伸伸舌头道:“这个鬼阵还真厉害,李大侠,你如果不想个办法,我们真要被困死在里面了!”

李韶庭道:“剑阵的虚实我倒是看出了一点,只可惜我们都被因在里面,如果有个人在外面攻取天枢……”

话才说到这墙外翻进两条人影,前面一人道:“大哥!我来了,哪儿是天枢!”

那赫然是顶着方竹君之名先期逸去的李阑娜,后面跟着的是方竹君的丫头玉芹,李韶庭咳了一声道:“阑娜!你怎么来了,他们心心念念想杀死你,我们费了多大心血把你送了出去,你干吗又回来呢!”

李阑娜道:“我不放心,要死也大家死在一块儿,大哥!您说,哪儿是天枢……”

方竹君在一旁用手指四娘,李阑娜剑直取,吕四娘叫道:“快拦住她!”

周小琪与白泰官同时出剑,周涛喝道:“小琪!你躲开,我命令你不准再介人的!”

吕四娘不禁指然道:“周二哥,正主儿已经来了,您何必还计较这些小节骨眼儿。”

周涛正色道:“四娘!这是一个是非的问题,必须一丝不苟,假如我不是为一点小节骨眼儿所拘,现在应当会帮你!”

吕四娘见他正在性子上,不敢多说,只得道:“曹正林,你把那个女的挡一挡,最好是宰了他!”

曹正林却不敢违背她的吩咐,挺着一只剑,挡住了李阑娜,李阑娜冷笑道:“曹大人,你可真够意思,别忘了你是事主,雇我们来替你保镖的,我们在为你拼命击贼,你却帮着盗贼来打我们!”

曹正林硬着头皮说:“六格格,相信你也明白,我找你们保镖,只是为着把你调离京师,何况江南八侠也不是盗贼,我们是各为其主,没办法,请你多原谅一点!”

李阑娜冷笑道:“你有几个主子?”

曹正林明知李阑娜是讥嘲他曾经在清庭为官,也不作答辩,挺着一枝剑,拼命向她进攻,可是他的剑艺比李阑娜差太多,没有几个回合,反被李阑娜杀得连连后退!

吕四娘十分着急,知道只要被李阑娜插进来一扰乱,七剑阵立破,而李韶庭等人一突围而出,今天的事就不知如何了局,万分无奈中,只得朝周涛与甘凤池道:“二哥,四哥,请二位帮帮忙,把事情快点解决,我只要完成这桩任务,那怕以后大家拆伙都行!”

周涛道:“我们可没有拆伙的意思!”

吕四娘道:“我已经明白,你我道不同不相为谋,你们是真正的江湖人,跟师父的行事准则自有许多不同之处,勉强凑在一起也没有意思,办完了这什事,你们尽管回到江湖上,以后谁也不管谁了,行吗?”

周涛道:“你说的是哪件事?”

吕四娘道:“恩师的指示原是将他们一起都杀死的,现在是不可能了,我只求杀死那个女的!”

周涛沉吟片刻才道:“好吧!甘老四,你绊住李韶庭,我绊住方阑君,路五弟对付郎秀姑,其余一人对一个,请陈老前辈跟弟妹也帮帮忙,目的只绊住对方,四娘,你跟泰官出去杀人好了,我们的忙只帮到这个程度!”

吕四娘道:“二哥的意思是要拆散剑阵!”

周涛道:“你的目的是杀人,我保证你不受牵阻就行了,至于用什么方法你就不必管了!”

吕四娘想了道:“好!就这么办吧!”

担柴叟陈四道:“老朽是看在周二侠的份上,勉强做一次违心的事,但还有两个条件,第一是老朽绝不伤人,第二是老朽只挡五十招,五十招后,不管事情能否得手,老朽不管了!”

周涛道:“当然!我们都不想伤人,四娘与泰官联手,如果五十招内还杀不成对方,这个忙咱们也帮不上了!”

担柴叟执起他那条束木扁担叫道:“将剑阵移过来!”

吕四娘立刻指挥剑阵,将阵中的人硬迫着向旁边移了几丈,陈四巧妙地扁担一挥,就将刘昆接了过来,甘凤池剑锋急转,封住了李韶庭,他的妻子陈云娘配合上去,敌住了姚胖子,周涛与路民瞻则绊住方阑君与郎秀姑,张云娘扣住史进,只剩下了因一人,被曹仁父挡住了。

了因大吼道:“曹六!你想拦住洒家吗?”

八侠中以曹仁父的武功最弱,而对杀气凛凛的了因,不禁有点怯然,了因的徒弟龙僧降龙罗汉都挺着方便铲上前道:“六爷,我来帮你!你别担心!”

了因怒吼道:“畜生!你竟敢叛师背祖……”

降龙罗汉悍然直呼其名地叫道:“了因,我们是奉神尼之命,指定投到你门下的,你根本没传授我什么,我们也不想学什么,主要的任务就是监视你!”

了因勃然大怒,钢鞭急挥,降龙罗汉舞动方便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剑寒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