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寒山河》

第十五章

作者:司马紫烟

原来是担柴叟陈四出了手,江南七侠闻声惊顾止手。

陈四将木杖一顿地道:“神刀刘五侠是江湖上闻名的忠义汉子,我老头子实在忍无可忍,不能眼睁睁地看你们赶尽杀绝!”

神尼冷冷地道:“陈老先生是存心与我们作对了!”

陈四想了一下道:“神尼要这么说也行,因为我老头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江湖人,李韶庭虽负侠名,他出道尚迟,还够不上江湖人三个字,我可以不理会,刘五侠却是江湖世家,是老头子真正的同道,我不能坐视!”

神尼不禁一怔,吕四娘道:“陈老前辈,不久前被杀的罗世蕃也是个江湖人,你怎么无动于衷呢?您这一介入,岂不使甘四哥为难!”

陈四漠然的道:“那时神尼还没有现身,老头子不知道她对江湖人的看法,现在神尼已然表明态度,在复国的行动中没有我们江湖人的份,我自然要有所选择了!”

神尼冷笑一声道:“陈四!你要加人对方也行,四娘!你来替我的位子!”

吕四娘应声补位,神尼抽身而去,仗剑迳取陈四,她不敢将陈四也圈入到阵中。因为陈四是江南侠义道首领,甘凤池是他的女婿,周涛与路民瞻是他的子侄辈,情谊极深,如果陈四也投入剑阵,那三人必将退出,剑阵也跟着散了,所以她打算单独去应付陈四,与大家隔离开来!

那知才与陈四搭上手交战不到两回合,八侠中的路民瞻首先撤剑离阵,他与了因对手本已勉强,这时更有了主意,大声叫道:“我不干了,这算是什么?”

神尼怒道:“路五!你也反了?”

路民瞻大叫道:“神尼!我不是反,我加入日月会是为了光复河山,抵抗异族的人侵,驱逐满虏,不是对付咱们自己同胞!”

神尼道:“他们都是汉贼!”

路民瞻道:“神尼,您指出来好了,这些人中那一个是汉贼,那一个是满酋的鹰犬,我路民瞻一个人拼命也杀了他?”

神尼怔住了,路民瞻道:“这些人都是我们义不帝清的忠贞之士,连李阑娜都算不得是朝廷的人了,她薄公主而不为,要下嫁一个江湖人,李韶庭更是弃皇亲而保镖,没一个是我们的敌人!”

神尼道:“他们都是复国的障碍!”

路民瞻道:“我不管,我不懂这些大道理,我觉得我们才是汉贼,因为我们是为了敌人而残杀自己的同胞,假如要死一半的同胞来解救另一半的同胞,这个国不复也罢!”

神尼怒声道:“那么你是甘心做异族的顺民了!”

路明瞻苦笑道:“神尼!您知道我不是的,这儿的人没一个是,我只是认为您的手段错了,我情愿用我自己的方法!”

曹仁父冷笑道:“你有什么方法?”

路民瞻大声道:“谈不上方法,我只能尽自己的力量去消灭敌人!”

“你一个人能有多少力量?”

“我不是一个人,这儿的人有一半跟我同样的想法,天下的人有更多持这个想法,我们合起来就是一股很大的力量,至少比你们的力量大得多,因为你们在背弃人心,即使能成功,也是另一个暴君!”

曹仁父见周涛与甘凤池都有退意,连忙道:“神尼,看来是臣下的谋略有了错误!”

神尼一咬牙道:“不!这策略是我决定的,即使有错,也归我一人担承,我要继续干下去,你们都退开,我一个人来应付好了!”

吕四娘大急道:“师父!您一个人怎么行?”

神尼哼声道:“所谋非人,我只好一个人来独撑了!”

白泰官忙道:“弟子等都是追随您老人家的!”

神尼目光一扫道:“好!愿意继续追随我的人站过来,否则就站到对面去,甘凤池、周涛,你们想想清楚,我的界限很严,没有第三者,非我同志,即我仇人!”

甘凤池顿了一顿,见吕四娘、白泰官和兄弟、曹仁父、张云如以及龙虎双僧都站到神尼那边,陈四未见动作,乃往旁边一站道:“弟子等绝不敢与神尼为敌,如神尼要视弟子为仇,弟子只有束手就宰,但也不能站到神尼那边去!”

周涛与路民瞻都站了过去,了因想了一下才道:“洒家与李大侠一边!”

毅然靠了过去,神尼冷笑道:“陈老先生呢?”

陈四郎声道:“老头子谁也不帮,只是不甘心就死,而且发誓要破坏你们的计划,神尼要杀我,最好趁早!”

神尼怒道:“我就先杀了你这老汉贼!”

陈四哈哈大笑道:“神尼,如果你敢把这种用心公诸天下,就知道谁是汉贼了,朝代变了,不是你们朱家指定别人罪名的时候了!”

神尼怒不可遏,剑气如虹,直扑而前,陈四抡开木杖翻飞迎敌,两个老的杀成一团,李阑娜朝吕四娘叫道:“吕四娘!我是为了你冒我之名,杀死宝珠姊妹的事找你要份公道,有种的你一个人出来,别拖不相干的人下水!”

吕四娘傲然道:“笑话!我怕你不成!”

仗剑迳出,与她杀成一团,方阑君与郎秀姑都准备上前,却被李韶庭拦住了!

方阑君急了道:“大哥!吕四娘顶的是我的名字,尤其是现在,宝珠姊妹与我的关系更为密切,我怎可不管……”

郎秀姑微含幽怨地道:“李大哥,宝珠姐姐跟你虽有白首之盟,但你们在一起的日子没几天,倒是我跟她长日相处,她就像我的亲姐姐一样,我有责任要替她报仇……”

两个女的都不肯让,振振有词地争着上前,李韶庭没有办法,只好长叹一声,用手指着场中道:“今天的局面已由私怨变为道义之战,我们谁都有一身恩怨待了,但必须按照江湖规矩,一个个地出去,否则陈老前辈及时仗义为助,我更不能看他陷于危机而不顾,但是我不能出去,这就是江湖人比他们光明的地方!”

陈四的扁担虽然劲厉,但他的对手是闻名江湖的第一剑客,独臂神尼技成于天山,又经多年洗炼,剑招已入化境,尘世间可以说极少有对手了,所以十几个回合一过,她已将陈四杀得手忙脚乱,喘息连连。

身为女儿的陈美娘心有不忍,朝夫婿看了一眼道:“凤池,爹已是八十老翁了,你真忍心看他死于非命!”

甘风池搓手长叹,陈四却听见了,喘着气道:“芸儿,别逼你的汉子,他有他的苦衷……”

陈芸娘将心一横道:“我虽是女流之辈,也懂得大义灭亲的道理,凤池,你说一句,如果爹确是该死,我就不怨你!”

甘凤他闻言脸色大变,手已按到剑柄上,李韶庭忽然道:“甘夫人,你不明白一个男人,甘兄虽然是非分明,但是确有他的苦处,他名列盟单,必须受约束!”

陈四喘息着道:“对了!这批人瞧不起江湖人,现在正是让他们瞧瞧江湖人可敬的地方,凤池!你千不可插手,否则就白辜负我对你的器重了!”

因为说着话,手下略一疏神,神尼一剑刺进,剑尖透进胁下痛得他将扁担也丢开了,神尼的剑逼住他的咽喉厉声道:“陈四,我实在不想杀你,只要你发誓,今后不再泄露我的计划,我就放过你,饶你不死……”

曹仁父连忙道:“神尼,这怎么靠得住?”

陈四哼了一口道:“曹老六,你这种人说话比放屁还臭,你把我老头子看成什么人?老头子放个屁比你说的话香一点!”

神尼出回头叱道:“仁父!你少说话!”

然后回头对陈四道:“担柴叟,我相信你是个言出如山的信义君子,而且我要求我的事并不过份,你只要明白表示一下就行了!”

陈四哈哈一笑道:“神尼!你既然知道老头子的脾气,就不该说这种话,凤池人盟还是我敦劝的,如果不是我认定你事不可为,我怎会反对你,既然我立意反对了,就不会改变心,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我发誓非破坏到底不可!”

神尼厉声道:“你是非找死不可!”

陈四大笑道:“杀吧,除非杀了我,否则你没有任何方法能封住我的嘴,我再告诉你一句,过了今天,连凤池周涛也不会再听你的指挥了,他们才是真正心存故国的义士,如果你得不到这人的拥戴,一味去信任曹仁父那般家伙,迟早你都会完蛋的,我一死不足惜,只要求你一件事!”

神尼一怔道:“什么事!”

陈四郎声道:“趁事还没泄露,你趁早把盟军单上那些江湖人剔除出去,免得他们也灰了心,那才是真正的人心大死了!”

神尼冷笑道:“经过这次的教训后,我也知道江湖人不足以共事,在复国的大计中,绝不允许私人的道义存在,我们面对着一个庞大组织与帝国,也绝不能靠着血气之勇来成事,今后的计划中,我绝不让江湖人参予!”

陈四道:“谢天谢地,你总算还明白一点道理,这样尽管你我行我素,还不致使得人心离散,你下手吧!”

神尼顿了一顿道,才咬牙将剑推出去,可是他的剑还没有触到陈四咽喉之前,李韶庭已仗剑而出,大声喝道:“住手!再下想领教一下神尼的剑法!”

神尼看他一眼,冷冷地道:“下一个就轮到你了,你急什么?”

李韶庭道:“陈老前辈年青时还是朱明的天下尊敬神尼是前朝宗室,情愿束手受诛,我却不会束手就死的,如果在我未死之前,神尼的秘密还不见得能保得住,陈老前辈这一死不是太冤枉了吗?”

神尼怒道:“李韶庭,你终于现出你汉姦的面目了!”

李韶庭朗声道:“神尼此言未免太过牵强了!”

神尼叫道:“你刚才那番话就是乱臣贼子的口吻!”

李韶庭哈哈大笑道:“神尼!我是大汉子民,可不是朱明的愚民,没理由为朱家而盲目牺牲,而且你们以汉家的人命为争权的牺牲,我则是为了保全汉族同胞而反对你们,算起来,我汉姦的罪名难以成立,你们才是真正的汉贼!”

了因闻言也是朗声大笑道:“李大侠,还是你看得透澈,洒家一直感到难以取决,神尼的作为洒家知道不对,却说不出错在何处,给你这一解释,洒家算是真正的明白了,原来就是汉家与朱家的差别,天下是汉家的,不是朱家的……”

李韶庭一笑道:“师兄还没完全明白,天下不是那一家的,唯有德者居之,但中原是汉家的国土,理当属于我们汉人才对,驱逐异族,固吾等所愿,但万一力有未逮,我们只能努力保全汉族同胞而尽心,因此对那些残害我同胞的人,我们当极力反对,共抵汉贼!”

了因大声道:“对!神尼,如果你肯放弃你的那套计划,一心为匡复汉家河山,保护我汉族同胞而努力,洒家依然忠心支持你,如果你执迷不悟,你就是汉家的祸害,殃民的国贼,洒家反对你也问心无愧!”

神尼被骂得恼羞成怒,厉声喝道:“无知匹夫,信口雌黄,我要你们碎尸万段!”

甘凤池沉重地道:“神尼,李大侠的话不为无理,你不能再慎重考虑吗?”

神尼厉瞪了他一眼道:“甘凤池,你们这一群井底之蛙,懂得什么叫见识,假如你也想站在叛贼那一边,趁早说个明白!”

甘风池默然无语,李韶庭微笑道:“神尼,在这儿没一个是叛贼!”

“你!你李韶庭就是个天字第一号的大叛贼,你娶了帝酋的女儿,为异族的当狗鹰大……”

李韶庭道:“李某是个江湖人,李某的妻子也是个江湖人!”

神尼笑道:“谁相信,帝酋将公主下嫁,就是一项阴谋!”

“什么阴谋,神尼能揭示一下吗?”

“九格格与十四皇子交好,而十四皇子就是帝酋的继统人,你的妻子一天不死,十四皇子的地位就不会动摇!”

“这是什么话,内子自下嫁李某之后,与朝中全无瓜葛!”

“胡说,你是京师最有名的镖头,更有那么多的江湖人为你后援,有这层关系在,谁还敢动十四皇子一根汗毛?”

李韶庭笑笑道:“说来说去还是这句老话,神尼只为了朝中几个权贵放不过拙荆,才苦苦的跟我们过不去!”

“不错!你们的态度,朝中的那些人永不会明白的,只有拿了你们的头去,才能叫他们安心!”

“神尼是要拿我们的首级去取信于人了!”

神尼点点头道:“是的,这是人家开出来的条件,我的人已经在朝中生了根,这也是对我们能力的一个考验,如果这件事交不了差,我的人就难以取得信任,布署多年的计划也就白费了,所以我们必须达成使命!”

李韶庭一叹道:“神尼仍然迷信那套幼稚的计划!”

神尼愠然道:“李韶庭,因为你是个很明理的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剑寒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