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寒山河》

第十八章

作者:司马紫烟

方阑君颤抖着,拆开封套,里面竟是一张朱谕,写着“凭条即抵付白银一千万两整。”

下面是一方小小的圆章,不禁愕然道:“金伯伯!这太隆重了……”

李韶庭也为上面的数字吓了一跳道:“老伯!再晚开镖局尚可瞻身,实在用不着……”

雍正笑道:“反正这是他们方家的,方家不收,也没人敢领,钱不怕多,自己用不了,分给别人用用也是一样”

李阑娜接过来一看道:“金伯伯,您这是空头人情,凭条即付,向谁要去?”

雍正笑道:“京师中那儿付得起就向那儿要,反正绝不会打回票!”

李阑娜自管作主收了起来笑道:“大哥!金伯伯一片盛情,我们就领了吧,你忘记自己落魄长辛店的苦况了,拿这笔银子, 咱们可以做做善事,办个慈善院,专门救济贫困无依的孤儿寡妇,无靠的老年人,以及那些衣食不周的读书寒士,不是很有意义吗?”

李韶庭倒是很有此意,也不加反对了,方竹君见李韶庭似有允意,也不便多说,雍正很和气地跟他们聊了几句,不住地打量着李韶庭。好像很满意,可是方家妹妹一直很局促,他用了几杯酒,推杯叹道:“竹君!你别多心,我来看看你们,完全是为了尽一个长辈的心,以后也许没机会再来看你们了!”

方竹君只得含糊地应道:“谢谢您。老爷子!”

雍正沉吟片刻才道:“我走了,虽然我很想跟你们多聚聚,但打扰了你们的花烛良宵,不像是个前辈,你们喝吧,别送了,”

方竹君与郎秀姑立刻站起,其他各人都站了起来!

李阑娜道:“新娘子可不能出门,我跟大哥姚大哥送您出去吧!”

雍正点点头道:“也好!外面客人太乱,我也不想去应酬,麻烦姚义士通知我那两个跟班一声,叫他们在边门等我!”

姚胖子答应着连忙去了。

雍正拍拍方竹君的头,无限眷恋地叹了口气,才在李韶庭与李阑娜的伴送下,步入花园,走向边门而走!

一路上大家都没开口, 快到边门时,突然黑暗中窜出十几条黑影,都是手执兵器,黑纱蒙面。

李韶庭身上没带剑,李阐娜却早有了防备,腰间暗藏了一对短剑,连忙抛了一口给李韶庭道:“大哥!接着!”

李韶庭绰住了剑,沉声迎上那批人问道:“各位朋友寅夜造访是何居心?!”

当头一个蒙面人道:“李韶庭。没你的事,咱们找的是这个人!”

说着用剑一指雍正,李韶庭怒声道:“胡说,此地李某的家!”

那人沉声道:“ 李韶庭,我们尊敬你是个英雄豪杰,所以没有来找你的婚礼,拣这个没人的地方来了断私事,这算对得起你了!”

“胡说,金老伯伯是我的长辈,岂容你们无礼!”

那人冷笑一声道:“好?你们认了亲了,那就没话说了,上!”

十几条人影,十几柄兵器一拥而上,李韶庭与李阑娜全仗两口短剑,一前一后,保护着雍正展开了恶战。

这十几个人全是一等一的高手,李韶庭尽展所学,也只能挡住他们而已,不禁心中大为惊疑问道:“金老伯!这些家伙究竟是什么来路?”

雍正十分镇定,沉声地道;“我也不晓得,他们都蒙着面不敢见入!”

李阑娜却道;”大哥!不管他们。反正绝不是好人,放开手杀!”

对方越逼越紧,李韶庭几乎有招架不住的趋势,忙道: “老伯!您先设法脱身好了,再晚缠住他们!”

雍正却笑笑道:“没关系,再等一下,我的人也就到了!”

李阑娜也道:“是啊!姚大哥叫人去了,再撑一下就行了!”

那批蒙面人听说将有人来支援,也着了慌,有两个家伙冒死进招,冲过李韶庭,直扑雍正而来!

李韶庭心中大急,顾不得本身危险,就地一滚, 短剑直撩一人双足,剑锋过处,那人痛叫倒地!

雍正却一探手,袖中寒光突出,竟是一枝吹毛可断的利刃,迎着另一个人的单刀削去!

刃至刀断,余势将那人削去半边,跟着一脚,将尸身踢了开去,李韶庭虽然解决了一个,却也吓出一身冷汗因为没能挡住另一个,看见雍正自己也能化危为安,杀死对方,才吁了一口气道。“老伯!原来您也是会家子!”

雍正笑笑道:“年青时练过,到底比你差多了,你后发而先至, 干净俐落,我完全靠着兵器之利,才勉强解决了一个!”

李韶庭知道雍正的话有一半是客气,对方都是高手纵有利器,如果没有高超的技艺,也形同废物!

但他知道雍正也会两手,必要时足可自卫,心下略宽,刚好断足的那家伙使的是长剑,他滚地取剑在手,跳起来再度迎敌,这下子威势就不同了,一则兵器顺手,再者无分心旁顾之虑,剑招顿形凌厉!

那批蒙面人虽然折损两个,也更形猛烈,拼命地抢攻上来,幸亏李韶庭有了长剑,而且能放手应付,才能堪堪抵住如果还是靠那枝短剑,或者是分神保护雍正的话,不死也带伤了!

一面战,一面惊奇,惊的是这批人不知是何来路,为何个个功夫这么高深,急的是姚胖子去叫人怎么还不来!

他不知道雍正的那两个跟班如何,但姚胖子的机警与武功,可以帮自己一个大忙,必要时也可以抽身去找人支援,对方的攻势越来越急,李阑娜早已被缠得喘不过气,连雍正自己也开始正面作战了,然而以寡击众,势子上仍是差了一点,仅能勉合维持不被对方所伤而已!

正在危急之际忽然听见暗影中一声虎吼:“那来的王八羔子,竟也到此地来生事!”

声至人至,是一条粗壮的人影,手挺钢鞭,一上来就卷入战圈,杀得那批家从连连后退!

来人正是八侠中的了因和尚,他的武功虽不如李韶庭精纯,却天生勇力过人,兵器又长又重,在这种场合下倒是占尽便宜,李韶庭喘了一口气道:“大师兄怎么闻讯赶来了!”

了因边战边笑道:“洒家去闹洞房,三个新娘子说你到后花园来送客,洒家想什么贵客要劳动你新郎官来相送,也赶来瞧瞧,没想到赶上这场热闹!”

一个蒙面人叫道:“了因!你这下子终于现面目了,真是死有余辜,神尼说你是叛逆,一点都不冤枉你!”

了因听见对方叫出他的名字,又说出这话,一怔道:“你们是日月同盟的人!”

那人冷冷一笑,挺剑直取了因,十分凌厉!

了因用鞭拨开叫道:“够种的你揭掉面上的玩意儿,让洒家看看是谁?”

那沉声道:“叛贼!你还是省点精神吧,知道了老爷的身分也没有用,就算到阴曹地府去告阴状,阎王老子也不会准的,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你是死定了,趁早乖乖地纳命来吧!”

了因怒声道:“见不得人的鼠辈,居然敢骂洒家为叛贼,你们为什么不去问问独臂老尼姑, 洒家是如何离开你们的!”

李阑娜却叫道:“大师兄!日月同盟的人都跟我们照过面了,用不着蒙面前来生事,这批家伙一定是七贝勒府里的,所以才不敢以真正面目示人,你跟你们多说些什么,杀了再说好了!”

“洒家想来也是这批王八蛋,只是洒家不明白,连老尼姑都闹了个灰头土脸,锻羽而回,这批王八蛋难道吃了狼心豹子胆非要前来送死!”

李阑娜不敢说出雍正的身分,只得道:“那可不晓得,抓下一两个来问问口供!”

雍正突然道:“不必留活口,杀一人是一个!”

李阑娜一怔道:“老爷子,难道您不想知道他们是谁?”

“连你都想得到,我还会不知道吗?老七是个糊涂虫,自己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这一定是有人怂恿他干的!”

李阑娜道:“您就让他们如此胡作非为吗?”

雍正沉声道:“阑娜!你该明白我不是怕事的人,但我实在不想把事态搅大,这次回去后,我会好好整饬一下!”

雍正不禁一叹道: “傻孩子你不懂的事情多着呢。 ”

李阑娜因为有了因加入,压力减轻,应付较为容易一点,所以一面交战,一面还能谈话,撅着嘴道:“老爷子。我们都在为您拼命,您至少也得让我们明白是什么道理,否则我们被蒙在鼓里,连斗志都提不起来!”

雍正轻叹道:“以前就有人对我造了很多谣言,说我杀亲杀兄而取得大权,以后我又整肃了年羹尧,岳琪钟等一些杰傲不驯的权臣悍将,人心惶惶。都以为我是个很暴虐的人,大家都巴不得我早点死,尤其是几个糊涂虫,等不及我咽气就在安排以后的事情了,我一直容忍着,为着是不愿闹笑话。 ”

李阑娜道:“他们公然派人行刺。这不再是笑话了!”

雍正却摇头道:“不!如果在京中,我绝不允许他们如此胡闹,现在我只是你们的金伯伯,因此我希望把这件事当作普通的武林纠纷,大家各凭本事保全性命,不谈其他的问题!”

李阑娜忍住道:“您这就是讳疾忌医,自欺欺人!”

雍正苦笑道:“阐娜!我不妄想我能活到千岁百年,我迟早要死的,我们的家丑已经够多了,我实在不想百年之后,又添上一笔!”

李韶庭听着他们的谈话,心中不禁吃惊!

起初他见到方家姊妹神色尴尬,对这位金伯伯就有点起疑,但只以为不过是朝中的一个王公权贵而已。

现在从雍正的谈吐中,他已明白是什么人了,失声道:“金…………”

雍正一笑道: “韶庭! 你也许已经知道我是谁,这批人也是为着我来的,但你不必紧张,对你来说我只是金伯伯!”

李韶庭付之默然,不知如何回答!

雍正又道:“你是超然的江湖人,我希望你永远保持这超然的身分,所以我才把阑娜跟竹君托付给你, 我对打扰你的花烛佳期感到很抱歉,我不来,这一切都不会发生的但站在人情之常,我来一下并不过份吧”

李韶庭只得苦笑一声道:“您老人家言重了,我的婚事注定要热闹一番的。在长辛店他们已经捧过一次场了,今天只是循照旧例而已!

雍正哈哈一笑道:“这才是豪士本色,如果你心里愿意,现在退出也可以,我一个人也应付得了的。他们派出这些家伙来侍候我,未免太小瞧我了,想当年我也闯过江湖,大风大浪经过多了,人老了,我的宝剑却未老”

李韶庭忙道:“这是什么话,到了这儿,我们自然要负责您老人家安全,您还是多加保重。交给我们应付吧!”

雍正微笑道:“你应付得了吗?我看你很吃力呢!”

李韶庭一叹道:“我恩师是个修道人,传艺之始,就再三靠诫,不得杀生灵,我禀承师训, 一直不敢放开手,几次跟人动手,都是为了不得已…………”

雍正笑道:“我明白,我看得出,你是为了不想杀死对方,才放不开手,我也不是好杀的人,但我懂得在什么时候不能太仁慈!”

李韶庭忙道:“现在当然不同了,我绝不能拿您老人家来冒险!”

说着他手中剑光暴涨,剑势突强。一连几狠招,杀得对手连连退后,惨呼之声不绝,已有好几个人中剑受伤!

雍正看得兴起,连声叫好道:“精采!精采,这才像名满天下的大剑客,看你刚才动手的情形,我真还以为武林中人才殒落,每下愈况了!”

一面说一面撩开衣襟,抽出了贴身的一枝长剑道: “我也有多年不弹此调,今天被你引动了兴致,也来露两手,叫你看看我当年闯江湖时的雄风!”

他的剑法展开了,招式十分辛辣凶险,发必伤人,而且绝不姑息,挨着的不是断首腰斩,就是开膛裂腹!

顷刻之间,十几个来犯的敌人,一半伤在李韶庭剑下,两个被了因砸破了脑袋,四个在雍正的剑下丧生!

只剩下四个人,各对一个,舍死苦战,这四个人的剑艺也真不错,对李韶庭那一个最强,因为李韶庭手下多少留点情,还能战个平手!

李阑娜口中说得凶,但受了李韶庭的熏陶,狠不起心来,也将对手缠住,战个不分胜负而已!

雍正与了因都是不懂得姑息的人,但他们的对手十分凶悍,一时无法得手,因此战况十分热烈!

虽然敌人少了,打斗反而激烈了,刀光剑影,夹着了因呼呼的鞭风,不时有呛当之声及火星发出。

园外人影幢幢,慢慢地逼近,却是姚胖子史进与冯应龙,还有方阑君与郎秀站两个新娘!

冯应龙肩头挂了伤,但他一进来,立刻拉剑要替下雍正,雍正不肯让,挥手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剑寒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