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寒山河》

第十九章

作者:司马紫烟

李老夫人很固执,第二天李韶庭率着三个新媳妇去拜见时,她在佛堂里念经,叫小丫头出来拦住了没让进去!

李韶庭没办法,只好在佛堂外而叩头请安,又回到了新居,住了几天,方阑君因为身怀六甲,几番奔波激斗,动了胎气,幸亏方竹君深明医里,抓方用葯安住了,李韶庭一直守着她安顿好,才留下方竹君带着李阑娜,郎秀姑走了。

了因先一脚离开了南宫,他为了试试雍正的气度,果然到了京师,雍正对他很礼遇,不但邀他进宫去会聚!还经常在朝后穿了便服,陪他在四城畅游,两人都是好酒量,谈得很投机,给他在大相国寺挂了单!

但他耐不住庙里的清规约束,十天倒有九天不在,因为他的来头大,寺里也不敢过问,匀出一所偏院,派了两个小沙弥侍候他,除了喝醉酒睡觉外,他很少耽在寺里,倒经常跑到长辛店四海镖局来闲逛!

京师朝廷里也发生了一点小变化,掌管宗人府的讷亲王被免除了宗人府的权职,七贝勒被禁足在府中读书。

每天由朝廷派一个大臣来监督他用功,背一章四书,不但要背熟,而且要能句读讲解!

对于这两人的被降黜,很多不明底细的王公大臣都感到很费解,但他们自己却知道为了什么,吓得战战兢兢!

四海镖局的业务蒸蒸日上,差不多大小的生意都要找他们护送,但姚胖子有了警惕,承接时很慎重!

因为葯师与玉贞子不知隐居何处,再有像上次的事情发生,他们可犯不着去冒那个险!

生意是姚胖子负责经手接头的,他跟冯应龙拉上了交情,两人有时私下经常接触,多半是姚胖子去找他。

为的是借重侍卫营的耳目,了解一下委托人的背景,这些事情当然是瞒着李韶庭的,否则他绝不会同意。

姚胖子的用意是想平平安安的过一段舒服日子,暂时避免跟日月同盟的人冲突,就这样过了三个月!

李韶庭可以说是很闲,镖局里他只要坐镇就够了,连史进与姚胖子都不必出去,小笔的镖插面镖旗,派了伙计押送就可万无一失,稍大的生意则由四海镖局包下后,转托同行的镖局押送,四海镖局只抽取一成佣金,但负全部责任,如有闪失,赔偿与追索全经由镖局担当。

这样一来,长辛店其他的镖局同行自然十分感激,因为四海镖局的索价较高,抽取一成佣金后,仍然比他们自己接下的议价为高,而且不担风险,谁不乐为呢!再者有四海镖局撑腰,他们的胆子也壮了!

隔几天,李韶庭都要回南宫去一趟,往来不远,骑马来去,不过三四天,还可以在家住一天。

方阑君的肚子越挺越大,方竹君一面照顾妹妹,一面定时省奉婆母,李老夫人虽然不一定见她,但她的礼数从未疏失,渐渐改变了老夫人的印象,认为这个媳妇虽然出身豪门,即没有骄横的习气,逐渐相处得很融恰了!

这一天。李韶庭又循例回家,郎秀姑陪着他回来,李老夫人也破例到新居来看看侍产的方阑君!

一家五口,母子婆媳夫妇正在谈笑欢聚之际,忽然李阑娜匆匆地追来了,进门时神色是仓惶的。

但听说婆婆也在这里,她忙掩饰住了,进门叩见如常,李老夫人诧然地问道:“少奶奶,你忽忽地赶来,莫不是有什么事吗?”

李阑娜忙笑道:“娘!没事,姚大哥前天接了一笔生意,是个大葯材商人,送了一枝真正的老山野人参,足足有四两重,据说有一百年火候,媳妇想到您老人家正用得着,所以赶着给您送来!”

说着打开随身带来的包袱,拿出一枝老参来,果然是陈年极品,方竹君是认货的,连忙道:“这倒是真的长白老参,记得我们家也有一枝……”

李阑娜瞟了她一眼道:“姊姊!那一枝早就给大哥用来疗伤了!”

方竹君记得并没有用掉,那枝参太名贵,李韶庭虽然受伤,但并不严重得需要这玩意儿,所以一起留了下来!

这分明就是家中那一枝,不知李阑娜为什么带来了。

李老夫人笑道:“我身子很健朗,用不到这东西,这么名贵的珍品,还是留着吧,万一镖行里有人受了重伤,可以用来救人一命!”

李阑娜道:“那用得着呢,镖行里太平的很!”

李老夫人道:“太平时该防备急难时,保镖不会永远太平的,总免不了要有人受伤,还是你们留着吧!”

说完又道:“我的晚课时间到了,你们在这儿谈谈吧,韶庭明天一早就回镖行去,你是总镖头,不能白拿银子不干事,老是麻烦姚大哥也不好,歇一夜,就带两个媳妇回去吧,不必到我那几辞行了!”

她带着小丫头走了,且坚持不要他们送,李韶庭只得将她送上轿子,眼看着走远了,才问道:“阑娜,究竟有什么事?”

李阑娜沉声道:“姚大哥失踪了!”

李韶庭惊问道:“怎么会失踪的!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

李阑娜苦笑道:“我也不晓得。他跟了因一起出去喝酒,结果两个都不见了,大前天夜里有人送来了姚大哥的双枪跟了因的钢鞭,叫你到太行山去赎人,如果半个月之内你不到,他们就送两颗脑袋来了!

李韶庭道:“对方是什么人呢?”

“没说!两件兵器是放在一口木箱里,叫京里的一个混混儿送来的,史大哥问了半天也没头绪,他只知道是一个老头儿,化了十两银子雇他送东西来,那个老头儿相貌平常,五短身材,说话带南方口音!”

李韶庭踌躇片刻才道:“就是叫我去赎人吗?怎么赎呢?”

“对方还要一百万两银子!”

李韶庭一怔道:“一百万两,我们那来这么多银子1”

李阑娜苦笑道:“银子没问题,爹给我们的银子我已经找有政司衙门换成银票带来了,大哥!我知道你不愿意动用这笔银子,但为了姚大哥,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方竹君道:“能花银子把人赎回来,倒也罢了,姚大哥对我们一家恩重如山,再多花一点也是应该的,就怕他们不是要银子!借这个机会把大哥诱了去!”

李韶庭苦笑道:“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对方分明是冲着我来的,但又会要银子,这又令人想不透了!”

李阑娜道:“史大哥分析了一下,这可能是日月同盟串通了绿林道的人联合下的手,日月同盟要人,绿林道要银子!”

李韶庭点点头道:“史大哥分析得很有见地,他的人呢?”

“史大哥认为对方只开半个月的期限,不可能先将人送到太行山再通知我们的,他追着下去了,希望能在路上将人截住!”

李韶庭道:“他一个人太冒险了,连姚大哥跟了因都失了手,他怎么行呢,别把自己也陷了进去!”

李阑娜道:“不会的,姚大哥的双枪加上了因的钢鞭,谁也无法不声不响地把他们制住,对方必然是用的暗算手段!”

李韶庭默然点点头,他又继续道:“史大哥认为这是凭智力达到的手段,对方一定不会派出有名气的江湖人,否则必难以逃过大内的监视网的!”

“你又跟大内联系了!”

李阑娜道:“怎么会呢,是冯应龙来找了因,说爹约他喝酒,史大哥才说出了因与姚大哥失踪之事,冯应龙说最近京师没有可疑人物出现,连旧日的那批人都撤走了,他还问我们要不要帮忙,史大哥一口拒绝了!”

李韶庭这才点头道:“这本来是江湖纠纷,牵涉到大内就复杂了!”

李阑娜道:“我知道,我再三警告冯应龙,如果大内要插手我就唯他是问,姚大哥出了任何岔子都要他负责!”

李韶庭又问道:“史大哥如何追踪呢?”

“他判断正在送往太行山的途中,他准备分几路兼程急追而下,沿途留神可疑的车辆行商,同时也准备动用旧日的关系,打听是太行山那一拨人下的手,叫我紧急来告诉大哥!”

方竹君道:“你把家里的人参带来干吗?”

李阑娜道:“我原来带来应急的,因为姚大哥他们可能受了伤,才会被人所制,丢弃了随身兵器,没想到一进门,看见娘也在,我一时情急,怕惊动了娘,只好说是送人参来给她老人家的!”

方竹君一叹道:“其实娘早就猜到了,她老人家是故意装作不知道,却留下了人参,叫你们一早回去应付呢!”

李阑娜道:“大哥!史大哥给我们指定了一条路线,叫我们由南宫转大名府,穿河南直到山西的长治会合!”

“这条路我没走过,要多久才能赶到?”

“史大哥说了,这是条捷径,要不了四五天就可以到达了,他比我早走两天,他能跟我们差不多时间到达!”

李韶庭一叹道:“只有这么办了,明天一早就赶路,为了姚大哥,我们豁出性命去一拼也在所不惜,你跟秀姑早点安息吧!”

回到家中,他多半是歇在方竹君房里,今天也不例外,可是方竹君把方阑君也拉在一起,凄然道:“大哥!虽然我知道吉人天相,你一定会平安回来的,但也不能不作最坏的打算,这或许就是在家里的最后一夜了,因此我把妹妹也拉来了,大家多聚一聚!”

李韶庭也觉得有点恻然,抚着方阑君隆起的肚子道:“竹君!你看这里面是男的还是女的!”

方竹君居然笑道:“是男的!而且是两个,我有绝对把握,双胞胎是有遗传的,我跟阑娜就是一胎双生,阑君这一胎双雄,正是我们方家的传统,可见我们与官家的血统无关……”

李韶庭欣然道:“那太好了!李氏后继有人,事母教子有你们姊妹,我没有什么不放心的,只是多多辛苦你……”

屋中经过一阵默然后,方竹君道:“大哥!有件事我想取得你的同意,如果阑妹平安地生下两个男孩子,能不能分出一个为方家之后!”

李韶庭道:“照理说这是应该的,但你要问问母亲,她老人家同意,我是绝对没问题,我想娘会同意的!”

方竹君道:“娘已经答应了,她老人家不仅是个慈祥的母亲,也是个开明的老人家,李氏门中数代一脉单传,她了解到没有后嗣的苦况!”

李韶庭一叹道:“是的!我感到很痛苦,要不是恩师的指示,我实在不敢置这么多的妻室,因为我们都是单一枝线,阑娜不去说了,还有秀姑,但愿这次太行山之行没什么意外,否则我就愧对郎老爷子了,他们家也没有人丁了!”

方竹君低声道:“不会单单偏了郎家的,否则我就不敢向娘提出要求,她老人家还是个绝对公平的母亲!”

李韶庭忙道:‘那怎么分配呢,难道阑君一胎有三个不成吗?”

方竹君低声道:“不是!阑妹一胎两雄,快要足月了,秀姑妹子的份儿虽然慢一点,但绝不会落空,因为我也有了!”

李韶庭兴奋地说:“你也有了,有多久了!”

方竹君红着脸道:“我们成亲方两个多月,能有多久呢,我计算是你第一次回家时有的,现在大概是一个半月!”

李韶庭高兴地道:“真好,但愿你也是一胎双生就好了!”

方竹君道:“郎家一个是定了,只可惜我们始终不知道宝珠姊姊的娘家姓什么,否则也能给她立一个后代了!”

“这么说你也是两个了!”

方竹君骄傲地道:“人丁少的人家,娶到我们方家的女儿是运气,在这方面,我们绝不会使人失望,至少会有两个!”

“才一个多月,你拿得稳吗?”

“绝不会错!我是研究医理的,发生在自已身上的事我算得更准,因此李家还多一点留后的人丁呢!”

李韶庭抚着她的肩胛道:“不知道是男的还是女的!”

“一定会是男的,我知道自己的责任,不敢生女,在同房之前,我就作了准备,必无怀女胎的可能!”

李韶庭高兴地道:“竹君你真了不起,连生男育女,你都能控制!”

方竹君笑笑道:“可惜我无法挂牌悬壶,否则我可以给那盼望得嗣的人家行很多方便,等我年纪大一点的时候再说吧!”

“为什么现在不能呢,这是很了不起的一项功德!”

方竹君羞红了脸道:“现在还不可以,有许多事不适合年轻的女子来公开的对指示的,我是李家的媳妇,要顾全李家的门风,不能引起人家的非议,我请示过娘,她老人家也深以为然,答应我四十岁之后,就可以悬壶以济世!”

“李韶庭笑了一笑道:“很好!四十岁时,我送你一块匾!”

方竹君忽又沉重地道:“大哥!我告诉你这些,就是要使你安心到太行山去,而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剑寒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