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寒山河》

第 二 章

作者:司马紫烟

牛胜怪眼一翻道:“那婊子是你的妈?”

李韶庭飞身挺剑前刺,牛胜的身躯虽大,动作却很灵活连忙抄起花枪横抡,李韶庭实地矮身,让花枪从头掠过,依然滚进去,运剑斜削,牛胜见情势危急,忙空出一手,想去抓他的剑柄,谁知一手捞了个空,脸颊上吃了不轻不重一记耳光,扫得他连退几步!

李韶庭也飘身退开用冷笑道:“姓牛的!这一下算是警告,如果你再嘴里不干不净,我就割了你的舌头!”

牛胜挨了一掌,酒也醒了,双手握枪,抖起一团枪花向李韶庭罩了过来,李韶庭用剑架住了,发现牛胜不但枪法纯熟,臂力也很大,遂打起精神应付,口中还轻松地道“牛胜,你拿手的功夫是金镖,不如用金镖来赐教吧?”

牛胜大吼道“对付你这种小辈,还用得着金镖!”

李韶庭冷笑道:“姓牛的,如果你也能打回我一巴掌,再吹这种大气还来得及!

牛胜不再开口说话,一杆枪抡得如万花飞舞,他想仗着雄浑的臂力震脱对方的剑,可是李韶庭剑法很精奇,不但不跟他的枪杆接触,而且还能蹈空进招刺削!

两个人斗了约摸有三十多合,李韶庭还是老样子,牛胜却有点喘吁吁的,酒固然是过了量,但李韶庭刁钻的剑招也使他耗力不少,因此他竭力想腾出一只手来,使用金镖克敌;但李韶庭的剑一点都不放松。

又斗了十几合,牛胜杀得性起,大吼一声,花枪奋力前搠,十分凶猛,李韶庭首当其锋,不得不退后几步,牛胜趁势丢开花枪,双手插在腰带上,握镖待发!

李韶庭一手捏剑,眼盯着对方的动作,牛胜吁了一口气:“小子!你学过接镖没有?”

李韶庭坦然道:“没学过,但可以试一试?”

牛胜狞笑了一声道:“其实你学不学都是一样,老子的金镖自从出道以来,还没有人能接住过!”

李韶庭冷冷地道:“那是你运气好,没碰上我,否则你这颗牛头早就不在脖子上了,你知道我是干什么出身的。”

牛胜一怔道:“你是干什么出身的?”

李韶庭哈哈大笑道:“我是杀牛的!”

牛胜怒吼一声,双手齐扬,两支镖分左右射出,李韶庭一手运剑,一手游掌,完全磕开了,但是牛胜的金镖是成名的拿手功夫,发得极快,而且还是连珠镖,李韶庭挡到第七枝时,略一疏神哎呀一声,抛开了剑,滚倒在地,用手掩住前胸,一枝金镖赫插在他的胸前。

他本想用手去拔的,可是手握住了镖,却又停住了,镖局的人发出一声欢呼,尤其是那个姓萧的,刚从地上爬起来,忘了后颈的疼痛,大声叫道:“牛大哥,您的金镖果然天下无敌,把这小孩子给治住了!”

那伤了腕的男子咬牙道:“这小子太混帐了,我先砍他一刀出口气!”

拾起刀正要过去,牛胜却喝道:“等一下!”

那男子怔了一怔道“总镖头,难道您还想放了他?”

牛胜冷笑道:“那有这么便宜,这小子居然敢摘我的招牌,我要先打回他一个巴掌,敲掉他半边牙齿,然后你们有怨报怨,有气出气,最后把他吊在大门口,让大家瞧瞧,灵武镖局是如何对付上门捣蛋的人!”

那男子哈腰道:“总镖头说的是,等您先出了气,再让我们大伙儿雪仇怨,最后整他个半死不活!”

全体哄然大笑应和,李韶庭坐在地上,怒声道:“牛胜。你不要脸,居然敢使毒镖!”

牛胜哈哈大笑道:“难怪你不敢拔镖,原来你还有点见识,老子的金镖一共只有三枝是喂毒的,我还没打算使用呢,只怪你这小子太厉害,居然连躲了六七镖,我一时摸错了,竟把毒镖发了出来,这只好怪你倒霉,不过你放心,我还舍不得你马上就死,等大家收拾过你了,我就给你服解葯!”

李韶庭厉声道:“士可杀而不可辱,你们可以杀了我,但谁想侮辱我,我就找他拼命了!”

牛胜哈哈大笑道:“你拼拼呀,我这镜上的毒见血人骨,见风即死,而且中镖之后,全身筋络萎缩一点力气都用不上,你怎么个拼命法?”

李韶庭道:“我做鬼也饶不了你们!”

牛胜大笑道:“好!我等着,目前先打回那一巴掌再说,你要报仇,最好在阴世也找枝毒嫖还我一下!”

说着大步过来,挥掌横抡,李韶庭身子一滚,伸手一扬,那枝镖反钉在牛胜的胸膛上,接着飞快地捞剑在手,哈哈一笑道:“牛胜!你有解葯,赶快替自己想法子活命吧,这一巴掌留着下次再打!”

众人大惊失色,看看李韶庭的胸前上破了一点衣服,倒是牛胜那一镖深人胸肌寸许。

牛胜骇然退后几步,睁眼叫道:“小子,你是怎么弄的,难道穿了刃软甲不成?”

李韶庭微笑道:“我穷得连饭都吃不饱,如果有那么一件宝贝,早送时长生铺里换银子了,穷人没有宝贝护身,全仗着眼明手快,那枝镖刚穿透外衣,我就伸手接住了,为了使你高兴一下,我才假装中了镖……”

整个局势因牛胜的中镖而改观了,那些人简直不知道李韶庭是如何脱过那一镖的,虽然他自己解释过了,但是大家在惊骇之际,没有一个听清楚的,在大家的心目中,牛胜的金镖等于是催命符,勾魂帖。

能在镖下留住性命,已是难以致信了,何况了牛胜的镖后,反打他一镖,这简直是神话了!

然而事实发生在他们眼前,由他们亲自所睹,这能不信吗?尤其是那个拿刀的男子,先被李韶庭伤了手腕,李韶庭中镖后,他为了报复,叫得最起劲,此刻见李韶庭由败转胜,怕。李韶庭对他再报复,吓得脸色苍白,全身抖个不住,当李韶庭拿着剑,且冷冷的眼光看着他时,他咕咚一声,人竟矮了半裁,自动地跪下了。

李韶庭冷哼一声,用剑量着他的脑袋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抖颤着道:“小的叫马七七,李大侠,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小的吃人家的饭,不得而已才卖命,绝不是存心跟您老为难!”

李韶庭冷笑道:“你不是要宰我一刀出气吗?很好,练?把子的朋友是应该有这份傲骨,你还是有机会呀!起来!”

马七七的刀就在手头,却不敢拿起来,他知道李韶叫他起来,是有杀他的意思,同时,也清楚只要自己手上没有武器,李韶庭绝不会杀一个空手的人,因此赶快把刀扔远远,一面道:“李大侠,您饶了我吧,小的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跟您计较……”

倒是那个姓萧的男子还有点傲气,怒声道:“姓李的,今天你就是把灵武镖局整个地挑了,技不如人,那没话说,要杀要宰由你,何必找这些小脚色们逞狠呢?”

李韶庭笑道:“就是这些家伙最可恨;不过才会几手把式就狐假虎威,倚势凌人,我非要教训他们一下!”

姓萧的男子道:“那你干脆把他杀了!”

马七七回头哀叫道“萧三爷,您怎么说这种话呢,我家里还有着老娘,等着我给她养老送终呢……”

姓萧的男子怒道:“马七七,你再这样窝囊,我就先宰了你,亏你还有脸提老娘呢,你在镖局里赚的银子,完全化在吃喝嫖赌上,叫你老娘在街上给人缝衣过日子……”

李韶庭冷笑道:“像你这种逆子活着有什么用,干脆宰了你算了!”

马七七大叫一声,倒了下去,用手捧头,鲜血直流,姓萧的男子哈哈一笑道:“杀得好,李大侠应该多砍他两剑,这太便宜他了!”

李韶庭冷笑道:“这种畜生不如的家伙,杀了他反而污了我的剑,而且我也犯不上为他打人命官司!”

飞起一脚,将马七七跌了一个翻身,也将他踢得惊醒起来,原来李韶庭一剑只削下他双耳朵是他自己吓昏了过去,翻了两个身,爬起来赶快溜了,姓萧的男子脸色十分难看,冷冷地道:“姓李的!你还想干什么?”

李韶庭道:“我跟你们结仇完全是为了虞志海的关系,你们把他叫出来!”

姓萧的男子道:“虞志海原来是在这儿喝酒的,现在恐怕跑了,要我们交人是不可能的,他是北通州刘老师父的外孙,你有种上北通州找他,在这儿发横有什么用?”

李韶庭笑道:“如果你不替他撑腰,我也找不到你们头上!”

姓萧的男子道:“因为他是刘老师父的外孙,我们才应酬他,跟他本人可谈不上交情!”

李韶庭道:“没交情你们替他卖什么命?”

姓萧的男子道:“你到镖局里来大吵大闹,我们岂能不管,反正镖局的招牌已经给你摘了,我们惹不起你,但也不会就此算了,迟早总还会找上你的!”

话说得虽硬,口气中却承认今天是输了,李韶庭觉得再闲下去也没有意思遂提剑回头道:“你们都看清楚了,今天的事都是我姓李的一个人干的,以后你们自己来也好,找人帮忙也好,只许找我一个人,别再牵连无辜!”

姓萧的男子拱拱手道:“这当然,我们也是在外面听的,一人做事一人当,总不会在别人头上扳回面子!”

李韶庭冷笑道:“金镖牛胜就拿镖打了姚掌柜,那也是好汉子的作为吗?”

姓萧的男子低下了头,片刻才道:

“李大侠短时间还不会离开长辛店吧!”

李韶庭道:“那倒不一定,我在此地本是寄居,不过我即使离开,绝不是为了怕你们!”

姓萧的男子干笑一声道:“在下不过是问问而已,因刘老师可难会在两三天内赶……”

李韶庭冷笑道:“北七省大半片江湖,都是姓刘的天下;我即使因事而他去,你们还怕找不到吗?”

姓萧的男子不再说话,李韶庭扬长而退,走到镖行门口克克几剑,干脆将悬旗的杆子也给砍断了,缥局中的人个个怒目而视,却没有人敢上来说一句话,一直走到几十丈外,姚胖子才从暗影中迎了出来,堆着一脸肥肉笑道:“李爷!您真行,干得痛快极了,这下子灵武镖局算是砸了,牛胜即使不死,也没脸再在外面混了!”

李韶庭回头看看,但见镖局的人将断下的木杆拖了进去,连大门都关上了,不禁叹了口气道:“我实在也是太冲动,砸了人家的买卖,还伤了这么多人……”

姚胖子忙道:“没有的事,您没瞧他们你多横吗?今天幸亏是您本领高,否则您还能活命吗?”

李韶庭脸色沉沉地道:“可是我学武功并不是为了欺负人的,如果给我师父知道,他老人家绝不会饶我!”

姚胖子笑道:“您为的是行快仗义,我想他老人家一定会谅解的,李爷,您的功夫真俊,尤其是接镖那一手,简直漂亮极了,您八成儿是练过金钟罩的吧,否则牛胜那一镖,您绝不可能毫无所伤!”

李韶庭微怔道:“你怎么晓得的?”

姚胖子道“我虽然不会武功,懂得的可不少,牛胜的那枝镖真的是淬了毒的吗?”

李韶庭道:“错不了,家师是串方郎中,不但精于医道,对各种毒葯的知识也很渊博,我学的不多,但是摸在手上,多少总有个感觉!”

姚胖子忙道:“那您赶快上小店去,我用上好的火酒给您把手洗洗,同时胸前中镖的地方也得洗干净,这玩意虽然一时伤不了您,时间久了,也会从毛孔中透进去的,而且除了火酒,别的玩意还洗不掉!”

李韶庭点点头道:“不错;那只好麻烦你了,老实说我连打酒的钱都没有,姚掌柜,你懂得也不少嘛!”

姚胖子笑了一笑,拉着李韶庭赶紧走了,回到他的酒铺里,他亲自去端了一口净盒,还捧来了一罐原封的醇酒,打开泥封,毫不吝异地倒了半盆,叫李韶庭洗了手,将酒端出去泼了,又倒了另半盆,才叫李韶庭脱下衣服,胸前的肌肉上果然有个小黑点!

他皱着眉道:“您瞧这有多厉害,幸亏您的气功练得着实,这一镖如果打进肉里,那可怎么得了!”

李韶庭摇摇头道:“姚掌柜别光顾着说话了,这恐怕洗不干净,还得麻烦你拿把干净的刀子,生炉炭火!”

姚胖子笑道:“您别烦恼,我早就准备了,宝姑娘,把东西拿进来吧!”

宝珠捧着一个炽烈的火炉进来,炉炭上烧着一柄雪亮的匕首,姚胖子接着放在桌上道:“宝姑娘,你胆子小,还是出去别看吧!”

宝珠摇头道:“不!我不怕!”

李韶庭在胸前搽了一层酒,拿起烧红的匕首上去,宝珠吓得哎呀一声,惊叫起来,扑过去拉他的手!李韶庭的反应很出乎人的意料,手臂忽地一挥,将宝珠撩得远远的,直撞在墙柱上,口中还怒骂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剑寒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