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寒山河》

第二十章

作者:司马紫烟

李韶庭忙道:“麻烦杨兄已经很过意不去了。胡兄就不必再……”

杨明笑道:“胡兄弟是太行山的地理通,他祖上几代都是世居在山中的,所以本局要经过大行的镖都由他押送……”

李绍庭还待推辞,杨明慨然道:“李兄!兄弟说句老实话,五台景泰宗门下弟子虽多,从没有一个出类拔萃的,因此知者无多,师门力诫多事,我们也不但妄生是非,有着这个机会,我们也想好好表现一下,这就是兄弟特别起劲的原因!”

郎秀姑朝李韶庭看了一下,佩服他知事之明!

杨明却以为郎秀姑误会了,连忙道:“李夫人千万别以为我们借机会成名,此去仍然以李大侠的意思为主,他不动手,我们绝不生事,只是以愚意揣测,对方将姚大哥与了因大师远从京师掳来,绝不会勒索到银两就满足了,因此必须准备一下……”

李韶庭一叹道:“是的,目前虽然还没有弄明白对方的意图,但他们的目的是在打击李某,这里面有许多曲折,兄弟不便明说,此去仍然是以赎人为主,万一要动手时,二位能避免就避免,否则后面的麻烦还多着呢!”

杨明一拍胸膛道:“怕什么,景泰宗门下的俗家弟子也有四五十人,真要干起来,我们绝不怕事,无论如何,在山西地面上,绝不能让宵小横行,不知道这件事便罢,知道了绝无坐视之理,那怕李兄不要我们帮忙,我们自己也会干一下的!”

人家把话说到这个程度,而且又是一片热心,李韶庭自然不便再拒绝了,何况到鹰愁润也的确须要他们领路!

因此一拱手道:“二位如此盛情,在下刻骨铭心,本看镖行道义,兄弟也不说客气话了,只是请胡兄多准备一份爬山工具!”

杨明道:“不用了,我们是准备抄山路越山到鹰愁涧去,人多了没有用,我还有几个弟兄,此刻都出镖未返,目前作上用处的只有我与胡兄弟两个人,敞局的人手尽可调动支援,但庸手带了去,反而会累赘!”

李韶庭道:“不是的,还有一个内人在客栈里等候着,多一份工具是为她准备的,她的武功还过得去,多少有点帮助!”

杨明连忙道:“原来李兄还有一位夫人,怎不一起来赐顾呢!”

李韶庭道:“她虽是武女,却自幼生长京师,未习江湖礼数,唯恐贻笑大方,所以才在客栈里等候……”

杨明一笑道:“原来是这么回事,那位嫂夫人对爬山越岭行不行?假如她不习惯,还是别去的好,这可不能光凭武功的!”

李韶庭道:“大概可以吧,她的轻身功夫与腕力都不弱!”

杨明笑道:“兄弟是多虑了,强将手下无弱兵,李兄弟是一代剑杰,尊夫人还错得到哪里去,这样吧,李兄先到客栈里,通知尊夫人准备,兄弟等半个时辰就来回拜,一起出发!”

李韶庭道:“那怎么敢当,还是我们来好了!”

杨明笑道:“有来有往,礼不可废,何况在敝局出发也不太稳当,镖局里人多眼杂,难免没有个把靠不住的,泄了行踪,对我们都不大好,兄弟刚才去问胡兄弟没让人知道,还是由兄弟来回拜,叫胡兄弟带了东西,先到太行山口去等候,我伪作邀各位到外面来便饭,连店帐都不必结,悄悄一走,神不知鬼不觉的,岂不更为妥当?”

李韶庭虽然一直挂名镖头,镖局里的事都很少经管,总共才出了一次镖,那是上次保贾正林南下!

现在听杨明所作的安排,心中很是佩服,也知道世事洞明练达是一件了不起的学问,需要多多的经验才学得来的,更感觉到这次邀到杨明帮忙很运气,否则没有姚胖与史进两个老江湖策划,凭自己带着两个女子,到了太行山也很容易吃亏,因他们的江湖经验还嫩……

于是客套几句,与郎秀姑告辞出来!

杨明送到门口,不定再吩咐将回拜,坚邀他们便饭以尽东主之谊,这是预定好的计划,李韶庭连称不敢当谦辞了几句而退!

回到客栈里,却发现李阑娜已装束齐备,忙问道:“阑娜!你要上哪儿去?”

李阑娜道:“姚大哥他们有下落了,在鹰愁洞!”

李韶庭惊道:“你怎么晓得?”

李阑娜一笑道:“自然有人告诉我的!”

“谁?是不是史大哥跟你有了连络?”(断桥残雪天马扫校斌卡ocr)

“不!史大哥进了太行山就失去了踪迹,我只知道他没有失陷,即不知道他上哪儿去了?”

“那你怎么知道姚大哥他们在鹰愁润的?”

李阑娜含笑不答,李韶庭道:“你又跟官方的人接触上了!”

李阑娜点点头,看见李韶庭脸色不予,忙道:“大哥!我没有找他们,是冯应龙派人先跟我打招呼的,我本待不理他,但他提供了姚大哥的消息……”

李韶庭叹了一口气道:“来人怎么说的?”

李阑娜道:“那人是大内细作,却又是鹰愁涧的一个头目,他说鹰愁涧的头儿叫莫凌云,号称夜游鹰……”

李韶庭道:“这些我们都知道了,那批人是干什么的?”

李阑娜道:“不知道!鹰愁涧里聚集了五六百人,武功高手很多,谋士不少,就是演练武功,那人是个小头目,无法参与机密,只知道他们不是日月同盟的人,与日月同盟毫无接触!”

李韶庭道:“这是一定的,日月同盟是一个广泛的组织,份子太复杂,虽然每一个人都是为反清复明而加入,但未必人人都靠得住,有些机密是必须避免不让同盟中人知道!”

李阑娜忙问道:“那莫凌云这批人是什么来路?”

李韶庭一叹道:“我不清楚,但最大的可能是独臂神尼另组的实力,或许是用作将来组成义师的心腹干部!”

郎秀姑则问道:“他们掳劫姚大哥的用意何在呢?”

李阑娜道:“我也不清楚,整个行动都是上面暗地实施的,那家伙是等姚大哥他们进了鹰愁涧才知道的!”

李韶庭又问道:“姚大哥他们还好吧!”

“据说很好,既没受伤,也没有生病,只是行动迟缓,不像是练过武功的样子,他们在山上没受虐待,了因每天都喝醉熏熏的,醒来就骂人,被禁在一间囚室中,行动不得自由而已!”

“掳劫姚大哥的是些什么人?”

“主其事的是一个叫赛诸葛的老头子,本名叫诸葛高,以前并不在山上,这次刚来的,好像地位很高,连莫凌云都要听他的,这老头儿的鬼主意很多,上了山之后,立刻就指出山上防务的诸多不当节令改善……”

李韶庭问道:“史大哥怎么没有消息呢?”

李阑娜道:“那家伙不知道,史大哥可能追着一辆运送姚大哥的车子进了太行山,但入山不久就失去了跨迹……”

“他能确定没有失陷在鹰愁涧吗?”

“大概是的,因为莫凌云也下令撤查史大哥的下落,一共是两个人,除了史大哥外,还有赵大个儿!”

李韶庭皱眉道:“奇怪,史大哥上哪儿去了呢?”

郎秀姑笑道:“别去为史大哥担心了,我说过他是个老江湖,不会受人困住的,否则山上也不会追索他了?”

李韶庭又问道:“山上知不知道我们的来了?”

李阑娜道:“还不知道,莫凌云在城里布下的眼线不多!”

李韶庭道:”大内的人能找到你,山上怎么不知道呢?”

李阑娜笑道:“他就是负责收集山下消息的,每天来一趟,今天来到客栈里就是为了收集消息,这里的一个伙计是鹰愁涧的眼线,但是我叫他们把那伙计秘密地处理了,回到山上去说没有异动!”

李绍庭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李阑娜道:“这样我们可以悄悄地摸上山去,把姚大哥他们搭救出来,真要花银子赎他们出来,不是太丢人了吗?”

李韶庭道:“鹰愁涧地处僻险,我们怎么找得到路?”

李阑娜笑道:“这个我早已打点好了,我叫他给了一张地图,而且吩咐他先上,相机接应一下,我把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等你们回来!咦!你们怎么也打听到这个消息!”

李韶庭道:“靠着江湖朋友的帮忙,我们一样有办法,所以无须大内的帮忙,我们最好以后别跟宫庭搭上关系!”

李阑娜道:“是的!那家伙叫毛二顺,他告诉我此地有十来个大内的好手潜伏,是监视鹰愁涧的,问我要不要帮忙,我一口回绝了,而且还特别警告他,我们没离太行山前宫庭的人绝不能露面,否则我见一个杀一个!”

李韶庭点点头道:“这才对!你既然准备好了,就披件外衣等吧!回头有人来请我们出吃饭,店里你没结帐吧!”

“没有!我想偷偷地走,连马匹都没有准备,因为上山路多,骑着马也没有用,大哥!我们为什么不赶快出发呢!还是应酬什么?”

李韶庭笑笑道:“到了两个镖行的朋友带路,也准备突袭鹰愁涧,吃饭是做个幌子,以免引人注意!”

李阑娜取出一张地图道:“我们凭着这张地图就够了,不必要人帮忙!”

李韶庭接过图来,仔细地着了一遍,然后揣起道:“留着再说吧,我宁可要人带路的好!”

郎秀姑不以为然地道:“大哥!杨明他们地理虽熟,可是对鹰愁涧内里的情形并不清楚,他们的带的路,绝不会比地图详细!”

李韶庭正色道:“也许,但人家帮助我们是出于道义,大内对我们可能只是利用,我宁可相信朋友,回头上山时,你们都不许插嘴,哪怕路错了,我们也跟着走,尤其是大内的事,一个字都不准提!”

李阑娜道:“大内的事自然不能提,但万一路途不对,我们为什么要跟着错呢,救人要争取时间!”

李韶庭道:“杨明既然拍胸要带我们上山,自然有相当把握,也许多绕一点路,但绝对到得了鹰愁涧!”

李阑娜道:“那不是费事又费时吗?”

李韶庭笑道:“值得的,那毛二顺指的路是鹰愁涧开辟出来的,也是他们常走的,杨明带的路则是他们以前走过的秘道,我们既然打算突击,自然以另一条为佳!”

李阑娜道:“大哥的话自然有理,但是他们可信吗?”

李韶庭庄容道:“可信,我们必须付出十分的信任,江湖人与大内不同之处就在此,萍水相逢,只要道义相通,就是知已肝胆相照的朋友,没有利害,不必猜忌!”

他这样一说,李阑娜只也有默然了,于是夫妇三人坐下,由郎秀姑叙述与杨明方面的情形。

故事还没说完,店伙已送进一张名帖,是杨明的拜帖。

李韶庭忙带了两人迎出去,给杨明介绍了!

杨明为人很风趣,拱手笑道:“郎女侠是天官谪仙,嫂夫人却是月殿素娥,李大侠真是艳福无双,难怪要把嫂夫人藏在这里,不敢给兄弟引见了,否则兄弟一定拆了城南的月老祠!”

李阑娜大方地笑道:“杨总镖头真会说笑话,我是因为不谙江湖酬酢,怕去了闹笑话,但跟贵地的月老祠有什么关系呢!”

杨明笑道:“我要问问他为什么这么不公平,把天下美人都送到李兄那儿,留给我的只是一个黄脸丑八怪?”

李阑娜笑道:“杨总镖头太客气,令正不会那么难看吧!”

杨明道:“平常看了她还可以,跟二位一比,她连跟着拾鞋都不配,李兄!天上仙女,月殿素娥都被你一人占去了,你是怎么修来的福气?”

李阑娜一笑道:“南宫家里还有两个呢,一个是我妹姊,一个是我妹妹,她们都比我还美,杨总镖头如果见了她们,又将说些什么好听的话呢?”

杨明张大了嘴道:“还有两位,李兄!我们这个朋友交不成了,本来我还打算高攀一下,几时有空到京师去走一趟,现在兄弟只好放弃这个主意,否则见了你四美并列,只有一头撞死,一样是总镖头,我那婆娘连出门见人都没勇气……”

李阑娜笑道:“杨总镖头,这话不怕嫂夫人听了生气吗?”

杨明道:“不怕!平常我有季常之癖,这次倒是真的不怕,她如果见了二位,说不定今后的气会歇下去了,走!我们先吃饭,饭后无论如何也要请二位到寒舍去小坐,气气我那河东狮子去!”

李韶庭这才明白他开玩笑的用心了,就这么不着痕迹地将今天的行藏掩饰过去,此人不愧是个老江湖!

因此也一笑道:“拜望嫂夫人是应该的,但这时候去太失礼了!”

杨明笑道:“那有什么关系,你我江湖人还讲究这些,二位嫂夫人又都是巾帼女杰,更不应为俗礼所拘!对了……”

说到这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剑寒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