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寒山河》

第二十二章

作者:司马紫烟

牛化愕然道:“兄弟!这是怎么回事,人呢?”

刘大龙道:“早被总寨移走了!”

牛化大叫道:“什么时候移走的?”

“就在前寨有警的时候,诸葛高偷偷率了两个人来,把人带走了,还把我们的弟兄反锁关在地牢里!”

牛化怒叫道:“反了!这成何体统,为什么不来告诉我一声!”

刘大龙道:“据弟兄们说是诸葛高交代的,他说本寨有了姦细,唯恐有失,所以要秘密把人带走,等姦细查明后再送回来,还吩咐他们不得声张,说了一切有他担待!”

牛化气得暴跳如雷,李韶庭却问道:“人移到哪儿去了可知道?”

刘大龙道:“这倒不知道,鹰愁涧共分六寨,各不隶属,就只有诸葛高可以出入各寨,无须通报,就是总寨主莫凌云到本寨来,也须知会一声……”

牛化怒吼道:(原书缺)

刘大龙道:“大哥!这可得从长计议,诸葛高悄悄把人移走,可见对我们已然起疑,这一定是马二混子捣的鬼!”

(原书缺)

刘大龙叫道:“大哥虽然没做什么,可是大哥与了因谈过几句话,兄弟又常跟他接触,马二混子把这些情形报上去,他们自然会起疑心!”

牛化大怒道:“混帐王八蛋,老子非宰了这老狐狸不可,走!找他去,李大侠!你们等着,我找他把人要回来再说!”

刘大龙拉他不住,被他摔脱手走了,只得朝李韶庭道:“牛大哥生性暴燥,诸葛高既然把人移走,只怕已早有所防备,大哥去一定会吃亏的,还望大侠赐予协助!”

李韶庭道:“这当然,姚大哥与了因师兄在他们手中,李某也非去不可,只是我们地形不熟,还望刘兄带路!”

刘大龙道:“兄弟还得作个准备,把全寨的弟兄都召齐了去,大侠等可以混在人群中,先别揭穿身份……”

李韶庭点头答应,刘大龙很快就把人手召齐了,各挺兵器,现有许多弓弩手,坚甲利兵蜂涌而去!人虽然多,行进的行列却有条不紊,长兵前驱,弓弩手两边作护卫,显见得极有训练。

李韶庭道:“这些人都是刘兄训练的吗?”

刘大龙道:“是的!他们都是牛大哥在伏牛山的伙计,来到此地后,莫凌云几次想编散我们都被我拒绝了!”

李韶庭一叹道:“这行为就足以遭忌了,日月同盟的主事者都不信任江湖人,更不准许你们培值私人的武力的!”

刘大龙苦笑道:“牛大哥本人出身草莽,井不懂得什么民族大义,兄弟惭愧在我读了几天书,略识之无,归并太行山,是我一力促成的,来到此地后,我已感到很失望,也很使对牛大哥,所以只有保持住这点力量了,也幸亏如此,否则以牛大哥的脾气,早就被他们排斥掉了!”

李绍庭又问道:“飞天夜叉简六娘是否跟他们极投契呢?”

刘大龙道:“不!简六娘我们一样,也是江湖人出身,自率的子弟兵,而且她比我们更厉害,自成一系,连总寨都不受指挥,诸葛高就是怕我们连成一气,才故意地促使我们不和,本来牛大哥对简六娘并没有多大意思,都是他们整日旁烧热火,说什么英雄配美人了,才把牛大哥的心说活了!”

李韶庭笑道:“牛兄果也当得起英雄二字!”

刘大龙道:“牛大哥只是一勇之夫,简六娘却真是美人,但她心有所钟,绝不会中意牛大哥的,这会是诸葛高在捣鬼,明知不可能,偏要在背后烧火,使牛大哥一再碰钉子,形成两寨的不和,假如简六娘真的肯嫁给牛大哥,他们不极力破坏才怪呢,我跟牛大哥虽是最知交兄弟,但有些事情也不能大过火地说他,只有暗中加以维持了……”

说着前队已经进入到另一处寨门,却被拦阻在门口。

刘大龙挺身而前叫道:“快让开,不然我们就硬闯了!”

守门的一个大汉道:“刘大龙!你好大的胆子,未经召唤,居然擅离职守,率众来此,意慾何为,还不快带他们退下去!”

刘大龙沉声道:“牛大哥到总寨去找诸葛高理论了,我们不放心,故而带着弟兄一起来着看,你趁早放我们进去!”

那大汉还待开口,刘大龙一抬手喝道:“冲!谁挡就杀谁!”

前队十几名壮汉都是手执铜棍,得到刘大龙的命令后,一起舞棍向前,勇不可当,将守门的健汉打得落花流水!

那发话的大汉叫道:“刘大龙,你这行为形同叛逆,后果如何你可知道?”

刘大龙沉声道:“早考虑过了,如果牛大哥有所失闪,我连总寨都捣了!”

那大汉一声呼啸,寨内伏兵顿起,冲杀了过来!

刘大龙切齿道:“看样子你们早就所准备想吞掉我们了,兄弟们!杀!”

叫声中他一刀当先,直冲过去,冲入敌阵,刀光翻飞,砍伤了好几个人,而那十多名执棍的汉子也都奋力迎敌!

后队仍是很沉稳,毫无乱状,只有那两列的弓弩手各自散开,箭上弦人扣机,布阵作势!他们的箭不乱发,每当自己这边的人陷入危机时,才发箭为援,箭急而备,而且是数弩发,从不落空!总寨方面埋伏的拦截者都武功很好的高手,但在这批弓弩手的威力下,竟毫无用武之地。

混战没多久,使棍的健汉只有两名受伤,而对方却伤亡了几十个人,行列渐渐推前,整个进入了总寨!

忽然由总寨的一幢大屋子中出来一个中年汉子。

他看看眼前的战况,举手高叫道:“大家都住手,自己弟兄,怎么拼起命来了?”

这一叫声若闷雷,中气十足,总寨的人都退了下来!

那大汉才朝刘大龙道:“刘大龙,有话好说,干吗要这个样子!”

刘大龙道:“莫总头领,我们是为支援牛大哥而来的!”

李韶庭已得杨明的指点,知道此人,就是夜游鹰莫凌云,暗中作了一番打量,但觉此人阴狡外现,一望而知是个厉害人物,而且精气内蕴,武功也十分了得。

但听莫凌云道:“牛老弟只是一点误会,已经解释开来了,现在正议事厅上跟诸位头领喝酒,你带着弟兄们回去吧!”

刘大龙道:“见到了牛大哥,有他一句话,我们才回去!”

莫凌云一沉脸道:“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刘在龙冷笑道:“莫总头领,鹰愁洞上虽是你当家,但我们来的时候,已经约法三章,只听牛大哥一个人的?”

莫凌云脸色变了一变,遂又笑着道:“大龙!你是个明白事理的人,我们现在是复明的义师,不是当年占山为王的时候了,应以纪律约束!”

刘大龙道:“牛大哥的话才是我们的纪律!”

莫凌云冷笑道:“你是存心想造反了!”

刘大龙也冷笑道:“所谓有义师,根本就是准备造反的,明室沦亡已近百年,朱家的子孙都死光了,还有什么造反不造反的!”

莫凌云怒道:“刘大龙,我因为你还懂得一点民族大义,才对人好言相劝,你居然说出这种话来,那就怪不得我了!”

说完又一招手,屋了里出来一列大汉,每个人都手挺一枝熟铜棍,身穿软皮甲,个个威猛异常!

莫凌云一挥手道:“擒下这叛徒,生死不论!”

高大龙看了那列汉子大笑道:“好!这是牛大哥训练的三十六铜棍手,你竟用来对付我们了,这件事难道也经过牛大哥的同意吗?”

莫凌云道:“三十六铜棍的为本寨护法,专事对付叛逆!”

刘大龙冷笑道:“你别忘了,牛大哥是他们的领队,任何人要指挥他们,都必得到领队的同意,这也是规条之一!”

莫凌云大笑道:“我是总寨主,规条是我立的,我也有权更改,问题在于他们,只要他们肯听就行了!”

刘大龙愤然道:“我早知道你要牛大哥训练他们是不怀好意只可惜牛大哥太忠厚,不懂得你鬼心计,居然尽心传授他们!”

莫凌云大笑道:“你知道就好了,反正他们已尽得牛化的技艺而且经诸葛先生另加指点,布成铜棍阵,连牛化自己都敌不过他们了……”

刘大龙睑色一变道:“照这样说来,牛大哥已经被你们擒下了?”

莫凌云哈哈大笑道:“不错!牛化杰傲不驯,妄顾纪律,不但对本座无礼,而且对诸葛先生言词粗鲁,犯了不敬之罪,已经被本座下令擒制,本来我还想提拔你一下,叫你接任他的寨主之职的,只可惜你没有这个福气!”

刘大龙愤怒地叫道:“你别做梦了,我们这些弟兄没一个会背叛牛大哥的!”

莫凌云的三角眼四下一瞟道:“他们不须要背叛牛化,我对于人力是很珍视的,尤其是这些弟兄,都是很好的人才!我还要借重他们呢!”

刘大龙刚要开口莫凌云抢着厉声道:“你们大家听着,牛化只犯了很轻微的过失,他也是一寨之主,最多稍受申诫,他仍然是寨主,只有这刘大龙,无端轻举妄动,率众扰乱总寨,这是很严重的罪行,非处死不可,你们是受了他的鼓动,我不追究了,只要你们放下武器,不再作叛逆的行为,我都可以原谅你们!”

刘大龙冷笑道:“你说破了嘴皮都没用,他们都是跟牛大哥共生死的好弟兄,绝不会听你花言巧语而导节的!”

莫凌云冷笑道:“你们既然是牛化的忠心弟兄,自然关心他的生死,我现在把牛化还给你们,让他继续带领你们……”

说完又一拍手,屋中抬出一具木榻,榻上睡了一个彪形大汉,昏迷不动,赫然正是通天金龙牛化!

人潮立刻起了一阵鼓动,莫凌云张开双手道:“大家不要吵,牛寨主因为性情大爆烈,我只好用闷香把他迷了过去,一点都没有受伤,不信你们可以来检查一下,但只能来一个人!”

人潮的嘈杂平静下去,刘大龙道:“白玉堂,你去看看牛大哥!”

一个汉子过去,检视了片刻才道:“没有错,牛大哥只是中了闷香,用水一泼就醒了!”

莫凌云笑道:“可是,他的生死仍是在你们的掌握之中,如果你们再要蠢动,证明你们对牛寨主的忠心已经靠不住了,留着他也没用,我这儿一抬手,就可以结果他了!”

说着话,他的袖中突出一柄匕首,比在牛化的胸堂上。

白玉堂忍不住问道:“莫总头领你究竟要干什么?”

莫凌云一笑道:“没什么,我只是要执行纪律,刘大龙纠众叛乱,非加处置不可,等杀死了他,你们把牛寨主抬回去……”

白玉堂望刘大龙,无以为决。

莫凌云冷笑着道:“可是我在处治刘大龙时,再有人敢蠢动的话,我就不客气,先要拿牛化开刀了,你们的意思怎么样?”

白玉堂顿了一顿才道:“牛大哥不懂得机诈,全靠刘二哥在扶持着,假如没有了他,牛大哥还不是由着你们摆布?”

莫凌云一笑道:“照你这一说,牛化只是个窝囊废,你们干什么还要忠心耿耿的拥戴他呢,干脆就撇开他算了!”

刘大龙却一叹道:“莫凌云,你的手段大狠了,只是你把牛大哥看得太简单了,你杀了我,他醒来后,不会跟甘休的!”

莫凌云哈哈大笑道:“随他的便,刘大龙,你别以为我是怕你们这批人,老实说,我是爱惜他们,假如你们真的蠢动,我也是安排好对付之策了!”

手臂再挥,寨子四周都挑起了灯球,伏兵尽出,除弓弩手之外,还有持着长矛火铳的!

莫凌云得意地道:“诸葛先生在带走犯人时,就料得到你们可能会有什么举动的,所有我就作了安排,门口不阻拦,不过是做做样子,诱你们深入,这里才是真正对付你们的地方,你看一下,如果我下令围攻的话,你们有几个人能活着!”

刘大龙四下一看,低头不语。

白玉堂忙问道:“刘二哥。你有什么指示?”

刘大龙叹道:“还有什么说的呢,认命吧,我死之后,你们好好的匡扶牛大哥,别让他叫人牵着鼻子走就是了!”

莫凌云笑道:“这才是认时务的,刘大龙,我知道你是条汉子,所以也不逼你自裁,只要你在三十六铜根手下能闯过二十招,我就饶你不死,放你下山另找生路,你跟随牛化多年,对他的棍式变化,一定很清楚,这个条件不算太苛刻吧!”

刘大龙冷笑道:“不必费事,君子刘的引颈自裁便了!”

莫凌云道:“不行!你非闯一下子不可!”

刘大龙道:“你可是认为牛大哥教授他们不够尽心!”

莫凌云微笑道:“不错!有人在牛化身边,我实在不能放心,牛化很可能藏了私,假如真是如此的话,你与牛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剑寒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