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寒山河》

第二十三章

作者:司马紫烟

简六娘哼了一声道:“好!我们在这儿刻苦练军,你们总部做了些什么,一味的争权夺势,铲除异已,勤王之师未举,你们就已经闹了起来,纪律又何在……”

诸葛高怫然道:“简寨主,你说这话可要有根据?”

简六娘道:“当然有根据,李韶庭就是个证据,江湖八侠是怎么散的伙,他在场知道得清清楚楚,我们请他来说好了!”

诸葛高道:“李韶庭是鞑首雍正的女婿,他的话怎能作证!”

简六娘微微一笑道:“是吗?他贵为皇亲驸马,为什么还要保镖谋生呢?”

“那是做幌子,利用在江湖的身份来刺探义军的活动情形,进而施行其分化离间的手段!”

“那么他到太行山来也是刺探我们的动静的!”

“是的!所以我们绝不能放过他!”

简六娘笑笑道:“李韶庭,你是为这个原因来的吗?”

李韶庭坦然道:“李某乃一个江湖人,此来乃应召赎取义兄姚逢春与了因师兄,此外一无所知,更无刺探各位之意!”

简六娘闻言笑向诸葛高道:“是你把他引来的吗?”

诸葛高怔了一怔才道:“是的!总部必慾杀之而后快,但他的武功高强,党羽众多,总部授意老夫将他引到此地围杀之!”

简六娘冷笑道:“听说神尼已经将他陷入重围,为什么不杀掉他呢?”

“那时已将得手,但八侠中的了因倒戈,连带引得周涛甘凤池路民瞻等人退盟,而且他又有了援手!”

“是官军吗?”

“不是的!是他的师父葯师道与玉贞子……”

“神尼尽管武功盖世,却因久战乏力,输在葯师之手!”

简六娘冷笑道:“神尼统领义军总部,尽出精华都杀不了李韶庭,怎么寄望于我们这几个人呢,难道我们比神尼更行吗?”

诸葛高道:“话不是这么说,在外边他党羽多,不易得手此番诱使他孤身深入,以各位之功想来谅无问题!”

简六娘冷冷地道:“他既是皇亲驸马,杀了他不是要引起官军进剿了吗?”

‘哪还不致于,他此刻是江湖人的身份,朝廷不敢为一个江湖人而劳师动众的,寨主尽可放心!”

“可是他的师父与师姑武功高强,他的江湖朋友又多,就算朝廷不管,这些江湖人又会放过我们吗?”

“到时候总部自会支援的!”

“总部如果能应付得了,又何必要在太行山上下手呢,总部如应付不了,到时撒开手不管,岂不是要我们来顶缸,诸葛高!你说说看,总部要借我们的手杀死李韶庭用心何在?

诸葛高词为之穷,支吾半天,无以为答。

简六娘冷笑一声道:“总部在各地方都有义军支部,实力强于太行山者不知有多少,人手高于我们的也多的是,为什么要迢迢千里,把人引到太行山来下手呢,这总有个道理吧!”

诸葛高顿了半天才道:“这个……总部的决策,老朽无由得知!”

简六娘神色一沉道:“你不知道我倒知道,各地义军支部中,就是我们这一支是清一色的江湖人组成,总部对江湖人向来都抱着利用的心,不肯推诚相与,所以来到此地后几年,除了练军习武外,不准我们出去,不参与任何机密……”

诸葛高急了道:“没有的事,简寨主太多心了!”

简六娘冷笑道:“江南八侠散伙之后,你们对江湖人戒意更深了,一直在想法子瓦解我们,所以才把姚逢春与了因送到此地,以便将李韶庭引来火拼,实行躯虎吞狼之计,能杀死了因李韶庭固然好,因为他的江湖朋友一定会为他报仇,我们迟早总不免一死,我们若死在李韶庭之手,也遂了你们的心,可以顺利除去障碍,将我们手下的弟兄接编过去了……”

经她如此一分析,李韶庭才恍然大悟,而霍学刚,左寨寨主苗元龙,以及刚苏醒不久的牛化都怪叫了起来。

尤其是牛化,他的火更大,大声吼道:“简寨主!你说得对极了,咱家刚才对这老狗头理论时,被他迷倒了,迷迷糊糊地听见他跟莫凌云对谈,就是这个打算,只是听得比较含糊,现在听你一说,前后印证,完全就是这么回事!”

莫凌云连忙道:“牛兄弟!你神智迷乱之际,一定是听错了!”

牛化叫道:“放屁,咱家是个粗人,文皱皱的话咱家听不懂,但躯虎吞狼四个字可听得清清楚楚,那就是你说的!”

莫凌云干笑道:“牛兄弟!我也是江湖人,怎么会害你们呢?”

简六娘冷笑道:“莫大哥!你这江湖人已经跟我们有点不同了,你在太原大同两县,置下了近百万的家产,养着五六房姬妾……”

莫凌云更急道:“六娘!你这话可不能乱说……”

简六娘冷冷地道:“一点都不乱说,前个月甘凤池的浑家陈芸娘曾经来此小叙,把你的一本帐算得清清楚楚的……”

莫凌云急道:“她冤枉人……”

“她与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冤枉你,她是我的手帕姊妹交,平时我还以为是你自己的积蓄,所以不放在心上,现在才知道总部每年都津贴你十几万两银子,大概这都是你置产的来源吧!”

牛化怒不可遏,慢声道:“好!莫凌云,大伙儿吃苦,你一个人倒发财!”

莫凌云急了道:“总部的津贴每年是十六万五千两,都开销出去了,有详细帐目在,姓莫的哪里落人一文……”

牛化道:“把帐目拿出来给大家看看,到底是怎么花的!”

莫凌云道:“可以,但不能给各位番核,那是机密,包括此地数百名线人的名单,绝不容泄露的,各位对莫某不相信,可以请总部派个人来查核帐目,然后对各位作个交代!”

牛化道:“放屁,总部的人还不是跟你们一个鼻子出气!”

莫凌云道:“那还有一个办法,各位可以派一个人来检核帐目,只是事后这个人必须送到总部中去与本寨隔绝……”

简六娘忽而一笑道:“莫大哥!如果真要维持这么多的线人,打点官府十几万银子是仅够开销,倒是不必查了,可是你近百万的家产是从何而来的呢?”

“这根本是莫须有的事,陈芸娘在冤枉人!”

简六娘大笑道:“陈芸娘没有走,她可以出来指证的!芸姊!你出来一下,把他的财产清单念给他听听!”

一个女兵打扮的妇人应声而出,赫然是陈芸娘。

李韶庭微愕道:“原来甘夫人也在这儿?”

陈芸娘笑笑道:“我是来看看六娘,顺便告诉她赛奉先的消息,六娘是我的手帕交,她与姚大侠的事我很清楚,得知了确讯后,当然要来告诉一声,可是我来了没几天,听说姚大侠与了因师兄也被送到这儿来了,我也就留下来了!”

说完又朝莫凌云道:“莫头领,我不是多事,乃是受了拙夫之嘱,前来照拂一下江湖兄弟,免得受人利用,略尽江湖道义,你在太原有四家粮店,一所钱庄,大同府有五百亩田庄,一处是由令郎莫子奇照管,一处由令正苗金花经营,这都是拙夫调查所得,甘风池大概不会冤枉你吧……”

牛化叫道:“这还有什么话说,一个是儿子,一个老婆,你说怕他们碍事,才不接到寨里来,原来是替你理财……”

霍学刚冷笑道:“莫大哥,难怪每隔一个月,你总要出去一趟,大家都以为你是出去公于呢,原来你是享福去了!”

简六娘沉声道:“别的话都不用说了,莫大哥这笔家财来源最好交代一下,可别说是你存下的,谁都知道你光棍一条,在太行山落草时,穷得连裤子都穿不起,前后不过十几年,跟你混的弟兄仍然是衣食不周,不可能叫你一个发了财……”

莫凌云无可奈何地道:“那是总部给我建军的经费!”

简六娘道:“那莫大哥就该用在山寨上呀,怎么入了私囊呢?”

莫凌云道:“日子过得去,这笔经费要用作举义的!”

简六娘冷笑道:“一旦举义之后,粮行钱庄都成了暴民的抢掠的对象,田庄更是不值半分银子,莫大哥将经费投在这地方还收得回来吗?我相信总部即使全权授权给大哥,也不会允许大哥如此支配的吧!”

莫凌云窘急无语,简六娘又冷笑道:“我相信这笔银子是总部支付的,但支付的理由恐怕就是召集我们的代价吧,所以莫大哥才自由动用了!”

霍学刚大叫道:“现在却是出卖我们的代价了,莫大哥可真够义气的!”

莫凌云垂头无语,诸葛高这才冷冷地道:“各位既然对莫头领失去信心,这个寨也无须维持下去了,老朽立刻转告总部撤消,听任各位自便好了!”

简六娘冷冷地道:“想维持也不可能了,但你得先把姚逢春与了因交出来!”

诸葛高眼珠一转道:“可以!莫头领,把他们带出来!”

莫凌云脸色沉重在壁上叩了两下道:“把人押出来!”

大堂中间的石板发聘阵格格声响,然后一块石自动地翻起,露出一个四尺见方的地洞。

不一会儿,有两名持刀的汉子将了因与姚胖了押了出来,这两人虽然神容憔悴,但精神却仍然很健旺!

姚胖子一看李韶庭,就咧开嘴笑了笑道:“老弟!你怎么来了呢,老史太大惊小怪了,这批兔崽子还困得住我吗,胖子绝对有办法脱身的!”

李绍庭十分激动地上前握住他的手道:“大哥没受委屈吗?”

姚胖子哈哈大笑道:“没有什么,叫他们这么一播弄,胖子的肥肉消下去一半了,所以胖子叫你老弟一个独享艳福!”

史进上前道:“老姚,你别说的高兴了,回头留神挨揍,看看是谁?”

说着一指简六娘,姚胖子不禁呆了。

呆了半天,他才苦笑道:“六娘!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简六娘也相当激动,但还能忍得住,冷峻地道:“为什么我不能在这里,难道你姓姚的躲了起来,我敢跟着你不见人了吗?你倒是痛快,埋首十几年,摇身一变,居然成了名闻天下的四海镖局大老板了,还能认识我这个贼婆子吗?”

姚胖子叹了一声道:“六娘,随你怎么说吧,我若还是赛奉先,躲起来不见你是我混帐,可是你看看我这份瘟相,除了这个姓,是我老子传下来的不敢更动外,我把什么都丢开了,开小饭馆叫姚胖子,保缥还是叫姚胖子,我敢去见你吗?”

六娘勃然怒道:“放屁!难道你姚逢春当年就是美男子了吗?”

姚胖子苦笑道:“赛奉先是浊世美男子,你飞天夜又可是江湖知名的大美人儿,姚逢春还可以勉强巴结,姚胖子可实在不敢高攀……”

简六娘气得粉脸泛白!史进忙道:“大妹子,你可得原谅老姚,这些年来他的心情比谁都苦,也只有我一个人了解,可是我敢说他绝没有忘了你,在睡梦里还直叫你的名字呢,他躲着你也怪不得他,你知道他从前是多高傲的一个人……”

姚胖子苦笑道:“老史!你别说了!我如高傲,早就一刀扎死自己了,还会窝在长辛店支开个小酒铺……”

言下无穷落寞,陈芸娘一笑道:“六娘!你是该原谅他一点,上次我见到姚大侠的时候,也不相信他就是当年的赛奉先,直到见到他双枪的功夫……”

语华又朝姚胖子道:“姚大侠!你也不对,你跟六娘相交如此之深,该知道她是怎么样的人,你赛奉先当年固然是美男子,但比你更俊的男人也多得很,这么多年她一直守着独身,到底是为了什么?”

史进却又劝简六娘道:“大妹子!老姚东山复起,开设四海镖局时,确实也想找你的,但再也想不到你会在这儿干义军了……”

简六娘道:“史元春,你也不是好东西,我问你,你这次私进太行山,为什么不来找我,反而去找霍大哥!撤开姚逢春不谈,难道我们的交情也一笔抹杀了!”

史进啊道:“天地良心,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这儿,碰到霍师哥也是凑巧,才混了进来,早晓得你在,我就不来了,我相信你也不会看老姚给人宰了的!”

简六娘怒道:“我不让人宰他,我要自己宰他!”

姚胖子知道她是在说气话,双手一摊道:“六娘!你要杀我我绝不还手,但你总得让我来死得像个样子,给我把双枪拿在手下再死……”

简六娘道:“可能,你的双枪呢?”

史进道:“我带来了,连了因大师的铜鞭也带来了,在霍师哥的寨子里,马上叫人去拿来,让你们了掉这笔帐!”

了因苦笑道:“拿来也没有用,洒家连提都提不动,这些王八羔子把洒家害苦了,弄了剂散功的葯给我们喝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剑寒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