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寒山河》

第二十五章

作者:司马紫烟

封李家是布衣候,特别指明可不入朝,不承职,另加钱券丹书一纸,可免十死,御宝大印都用得很周全!

只是两个名字空着,要他们自己填!另外有一张字条!

“吾知尔等俱无意富贵,此仅聊备一格,以明吾心而已,如有意可填名交吏部存案,否则即留为纪念可耳!”

李韶庭道:“竹君!方家的那一份我不便作主,李家的这一份我可不能接受,把它给毁了算了!”

李阑娜忙道:“不!老爷子知道你不会接受,才想出这个开玩笑似的爵位,天下那有布衣候这么一个名称的!”

姚逢春也笑道:“这位老爷子很风趣,这分明是游戏笔墨,留着给孩子们做个纪念,老弟也不必太认真了!”

李阑娜却道:“虽是游戏笔墨,然君无戏言,必要时还是有效的,大哥,这是老爷子爱护我们的一番深意,尤其是铁券丹书可免十死,你一定要留,万一将来老爷子照顾我们不了的时候,凭着这个,至少可以免除咱们家大难!”

李韶庭道:“会有什么大难呢?”

李阑娜道:“像你在太行山的事,老爷子胸怀浩荡,可以不放在心上,往后的就未必有此度量,那可是诛灭十族的罪名!”

李韶庭道:“那更不能留,太行山不是我一个人……”

简六姐笑道:“不!李老弟,我们都是无牵无挂,身家全在山上,你与方家可是有根的,我想金四爷此举是为了保全你们两家,不是针对着你,以你的武功,天下一剑任意飘游,谁能制得住那么多人吗?”

李韶庭不说话,把两份诏书交给竹兰二人保管,算是接受了下来,然后才谈起近况,京里倒没什么!

简六娘来到不过才四五天,还没有跟天府的人接触,因为这不能主动地找,要等他们先来连络!

姚逢春道:“兰弟妹,你没有满月就来了,把两个小侄儿搁下给老奶奶,不是要打搅她老人家的静修吗?”

方阑君笑道:“孩子给我姑姑抱走了,由他们师祖去教养了!”

众人都是一惊,于是李韶庭才说出玉贞仙子来访以及母亲的指示决定,只隐下葯师修真于玉泉山的事!

姚逢春道:“龙生龙种,这两个小家伙在葯老神仙的教导下,将来一定不得了,只可惜我胖子成家太迟,没赶上这个机缘!”

简六娘红着脸啐道:“贫嘴,你也有这种福气!”

李阑娜笑道:“兰大姐,葯老师已到仙境,寿算长得很呢,你跟姚大哥多努力,快生个胖小子,我负责给你推荐了去!”

她只是开玩笑,那知姚逢春竟认了真,长揖道:“弟妹!愚兄这厢先谢了!”

然后又对方竹君一揖道:“老弟妹,胖子也谢谢你!”

方竹君怔然道:“谢我干吗?阑娜已经写下包票了!””

姚逢春道:“谢她是以后,谢你在目前,你是医中圣手,能否找点灵葯给六娘,让她早点下蛋,我胖子可等不及了!”

众人哄堂大笑,李韶庭道:“姚大哥虽是说笑话,却也是正经事,竹君,你如果真有办法,不妨给嫂子开两付方子,助其速成!”

方竹君笑道:“没有别的方法、但辛勤耕耘,必有收获的!”

史进笑道:“老姚只要肯卖劲,总还有希望,你们该替我着急一下才对,我到现在还身无寸土,想卖力也无从卖起……”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郎秀姑道:“史大哥,我们早要你成家,你说这一辈子光棍打定了,怎么现在又自己着急起来了!”

史进道:“以前有老姚作伴,我还守得住,现在你们都成双作对,我瞧着怎不眼红呢,尤其是阑娜妹子写了包票,把小胖子将来的出处都安排好了,我怎能不急,我也想弄个出人头地的小耗子,给我脸上争点光彩呀!”

简六娘笑道:“老史,那可得先谢谢我,目前只有我能给你找个好对象,因为我手里的飞燕女个个都是待嫁之身!”

史进果然朝她一拱,然后朝方竹君一拱,最后拜李阑娜道:“第一拜求赐田,第二拜求祈丰收,第三拜求出路,我的这头小耗子全仗三位大嫂子,史大哥的事情你必得尽心,还有一点,你飞燕寨的那批娘子军也应该为她们的终身作个打算!”

简六娘道:“以前她们跟着我,我不字人,她们也发誓不嫁,现在我的确想为她们找个归宿,只是几百个怨女,一下子推出去可不容易!”

李韶庭笑道:“太行山上虽多怨女,亦多旷男,其余的几个寨子里光棍多得很,根本就不必外求,给他们找合适的一配!”

简六娘道:“这倒是个办法,但要你总寨主去主持一下,否则粥少僧多,不打破头才怪,我要没本事镇压下去!”

李韶庭道:“京里没什么事,至于保镖,插上一面镖旗,就可以通行无阻,除了日月同盟,谁也不会找岔子!”

李韶庭道:“正是日月同盟讨厌,玉师姑告诉我说,独臂神尼也在京师养伤,问题正多,迟早总慾一决,如果不把这个问题解决,太行山那边也无法安顿下来,他们成家的事也不能敞开手来办!”

简六娘惊道:“神尼也正在这儿,那甘大侠他们前来就麻烦了!”

李韶庭道:“是的!所以目前大嫂把别的事搁一搁,尽速跟陈芸娘取得连系,他们如来了,最好先与我们取得接触!”

姚逢春急道:“不错!那几个人的脾气我很清楚,见了独臂,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老尼姑要他们抹脖子,他们也只有认命,这一来倒是害了他们了!”

史进道:“我回京之日,就派了三批人远下江南,就是跟他们取得连系,他们如果要来,我会先知道的!”

简六娘变形于色道:“我还是不放心,最好是我自己迎下去!”

史进道:“你去不如我去,嫂子,你现在也是日月同盟的眼中钉,在长辛店没关系,四海镖局的招牌挂着,他们有点顾忌,出去了就难说了,而且你这年隐处太行,人头也不如我熟了,我去比你合适!”

姚逢春道:“这倒是,我们隐伏多年,胖子开了间饭馆,百事不问,一直是老史在对外连系,他有一批地头蛇,耳报神,消息灵通得很,找人也方便,你出去的话,说不定当面错过了还不知道,那些人你也多年没见了!”

简六娘道:“好吧!那就麻烦史兄弟了!”

史进道:“嫂子别客气,兄弟敢不尽力,因为兄弟的后半辈子还全仗大嫂子大力成全,兄弟敢偷一丝儿的懒吗?”

简六姐笑嗔道:“老史,你再贫嘴,我就把飞燕寨里最凶最泼的一头母老虎配给你,叫你一辈子不得安稳!”

史进一拱手道:“同所愿也,不敢请耳,兄弟与老姚是一辈子过命的交情,若不是嫂子最得意的人,也配不上我们武林双奇的身份了!”

简六娘想了一下,才会过意来,抬手道:“死耗子,你敢绕着弯儿骂人,我饶了你才怪!”

史进一闪身出了屋子道:“兄弟这就走,等回来再领罚,嫂子如果难以消气,就在老姚身上发泄一下,谁叫他是我的过命兄弟呢?”

说完他就跑远了,而且一直没回来,到了晚间,镖局的趟子手孙九前来禀报说他已经出京南下了!

这边的几个人在镖局等了几天,倒也平安无事,在李韶庭的四位夫人中,方阑君是第一个为人母的!

因此她思子之情特深,这一天她实在忍不住了,她们每人一间房,因为产后之故,李韶庭也不在她房里歇宿。

她更感到无聊难挨,所以睡到半夜,她悄悄换了衣服,带上兵器,向玉泉山而去,那是京师近郊的一座土山。

山不大,山上的玉泉宫很有名,她身为方府小姐时,也曾去进过香,所以轻车熟路,展开轻功身法一迳摸了去!

来到了玉泉山下,但见黑压压的一片山影,山上的几处房舍庙宇,倒是灯火未熄,这已是三更天了!

山上居然还没熄灯,这显然有点不平常,方阑君禁不踟蹰,考虑着是否要上去,正在犹豫之际!

黑暗中猛然射出几条人影,将她包围住了,那都是些持剑的劲装汉子,个个身手不弱,一人喝道:“来者是什么人,此地奉御旨列为禁地,不准过去!”

方阑君一听口吻有命令的语气,心知必是大内侍卫,沉吟了片刻,才决定表露身份,开口道:“是我方阑君,长辛店四海镖局的镖师!”

那侍卫临近看清楚后,随即退后躬身道:“原来是李夫人,夫人上去有事吗?”

阑君道:“自然有事,否则我何必半夜里前来,我能上去吗?”

那侍卫笑道:“禁地不禁李夫人,请上去吧!”

转头对身边的人道:“沿途通知一声,说方家二小姐李夫人要上山,叫弟兄们不必阻止,同时禀告皇上一声!”

方阑君一怔道:“老爷子也在山上!”

那侍卫道:“是的!今天恰好皇上驻驾在此,所以禁戒严一点!”

方阑君很后悔,但已不能退后,只得硬着头皮上去,山路黑黝黝的,没有一点灯光,但方阑君知道暗中不知有多少高手伏伺,如果不是先表明了身份,恐怕一步也行不通,走了一阵,暗地里猛然又冲出几条人影拦住他。

方阑君沉声道:“我是方阑君,已经在底下报备过了!”

那些人临近看了一下,一人惊道:“果真是李夫人,那刚才过去的是谁?”

方阑君一惊道:“什么,我是一个人来的,还有谁过去了?”

那些侍卫闻言后,呼啸一声,迅速往山上扑去。

方阑君眼看着那侍卫们如飞而去了,心中大是失悔,因为照情势看,必然另有一个女的,顶着她的名义上去了,这女子可能是日月同盟中的人,上去的目的,也必然是想行刺雍正帝,假祸于李家的人。

设若她得了手,山下的侍卫只见到自己上来,我杀君之罪,跳下黄河也洗不清,因此她非常着急,连忙拔剑出鞘,飞也似的往上扑去,急不择路,她只朝准有灯光的地方,攀越树梢,飞渡丘陵,只想一脚赶到地头。

快要接近那一大片宅院的时候,已经看见人影幢幢,以及金铁交鸣之声,她一急之下,直闯向前,就被几个跨刀的侍卫拦住了,方阑君喝道:“是我!方阑君……”__

那侍卫看清了她之后,方收刀退后笑道:“原来是李夫人!请!”

说着伸伸手请好过去,方阑君忙道:“方才有人冒着我的名义闯了上来!”

那侍卫笑道:“是有这个人,那女子也太胆大了,下官们虽得下面的通知,但也得认清了人才能放行的!”

方阑君见他神情平和,心中较定,知道没发生什么大事,但仍然有点不放心地问道:“那女的呢?有没有惊动圣驾?”

侍卫笑道:“在这里想行刺圣驾谈何容易,别说主上自己是个技击主,驻节在此的美贵妃更是剑术名家,何况还有位老神仙驻驾在此……”

方阑君一听暗道:“对呀!葯师父与玉贞姑姑都在此地,还怕什么刺客呢,我太紧张了,有这两位高人护驾还会有问题吗?”

可是里面传出的激斗声仍然相当猛烈,她皱眉问道:“里面是怎么回事?”

那侍卫一笑道:“圣上的旨意,把刺客放进去给贵妃试剑!”

方阑君点点头道:“那位贵妃是那一个门派出身的?”

侍卫道:“这可不清楚,好像是长白剑派的!”

方阑君道:“女刺客是谁呢?”

“不认识,年纪不大,约模二十多岁,身手很不错,虽然主上有旨放进去,但我们总得虚应故事拦一下,居然给她刺伤了两个人!”

方阑君一怔道:“是吕四娘吗?”

那侍卫笑道:“不是的!假如是吕四娘,我们宁冒抗旨之罪,也不敢放她进去,那个婆娘可不简单……”

方阑君笑道:“也没什么了不起,连她师父那个老妖怪,还不照样在我们手下吃了个大亏,闹个灰头士脸!”

那侍卫笑道:“这当然,李大侠是天下第一高手,名动四海,谁敢跟府上比呢,李夫人,您要瞧热闹就快去吧?再等一下恐怕好戏就要收场了!’”

方阑君从容提剑而入,走进围墙的洞门,但见两个女子正在院中翻腾对搏,雍正一个人在旁边看着。

两个女子的剑技都很精,发招凌厉,戏得不相上下,雍正在一旁点头称赞,状似十分欣赏!

方阑君走过去,雍正抬头看见了她,点手笑道:“阑君,你可是不放心那两个孩子……”

方阑君正在待曲膝下跪,雍正挥手止住道:“别来这一套,也别让人知道我的身份!”

方阑君愕然道:“这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剑寒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