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寒山河》

第二十六章

作者:司马紫烟

美儿乖乖地叩了个头出去了,雍正笑道:“除了桑白木夫妇外,谁都不知道你的孩子寄养在这儿,除了你们李家的人,我对谁都防一手!”

方阑君只得笑道:“那是应该的,您是孩子的外公呀!”

雍正开心得哈哈大笑起来,随又问道:“那两份侯爵的任状呢!韶庭肯收下吗?”

方阑君道:“他没收,也没拒绝,他说这是孩子们自己的事,等孩子长大了自己来决定,所以供存在家里!”

雍正笑道:“你别巧辩了,我知道压在箱子底下,恐怕只有等日久发霉了,你们家的孩子还会希罕这个吗?”

方阑君只有笑道:“老爷子,那是您的手段,给孩子们留个纪念的也是好的,孩于由葯们教养成人后,您应该想到将来的!”

雍正只有一声轻叹道:“反正我已经给吏部下了手谕存底,不管什么时候,只要大清国柞不易,都是有效的,至于受不受,全由你们自己了,在你们家人前,我摆不出皇帝的架子,还能向你们下命令吗?”

方阑君微笑不言,葯师与玉贞子已经进来了,后面跟着桑娘,怀中抱着两个小孩子,方阑君抢着过去接孩子!

玉贞子笑道:“阑君,你有了儿子,连姑姑都不要了!”

方阑君将两个孩子一左一右紧贴住两连脸颊,目中泪光晶莹,听见玉贞子的话,才想过来见札。

雍正却笑道:“玉真!算了吧,让他们母子亲热一会儿吗,可怜她多久没见到两个小宝贝了,我们来谈谈!”

葯师也摆摆手道:“阑君!别拘礼了,看看你两个宝贝,在这儿可没委屈,桑姥姥照顾他们比自己孙子还尽心呢!”

方阑君忙朝桑姥含笑道:“谢谢姥姥!”

桑姥微笑道:“不敢当!夫人!这是老身应尽的本份,何况两位小公子也真是逗人喜欢,老身能有这么两个孙子就好了!”

桑姥叩头告退,葯师道:“陛下,有什么事吗?”

葯师摇摇头道:“没有!贫道极少与人搏战,上次那一搏实迫不得已质道缺乏经验,耗力过巨,此生恐怕都无法复原了!”

雍正微微一怔道:“那可不太妙,因为仙长有麻烦了!”

葯师道:“独臂年事高于贫道,而她的的亏耗也重于贫道,如果她一定不死心,玉真或小徒都可以应付的!”

雍正摇头道:“这个人恐怕非仙长亲自出马不可,独臂老尼怀恨之下召来了他的师弟天山老人钟汉武!”

葯师哦了一声道:“此人修为如何?”

雍正道:“此人为天山创始人雪老人门下首徒,因独臂身份显赫,才自居其次,其一身修为实高出独臂一倍!”

葯师惊道:“贫道略胜独臂一筹,如此人能高独臂一倍,贫道即使完全恢复了,也不足与战!”

说着眼圈微红,雍正道:“桑娘,外面有谁在?”

桑姥忙道:“白木在巡视着”

雍正道:“你也去帮帮他的忙,除了你们两人,任何人挨近五十丈之内,立予格杀勿论,听见了吗?”

玉贞子却道:“我听过这个人,他被回人称为天山大侠,是个修为有素的炼气士,怎么会来淌这场混水呢?”

雍正道:“他身在天山,独臂以掌门令符见召,他不敢不来!”

说着把孟丽丝带来的消息又转告了一遍又道:“此老深明大义,此来仅为门户之争,所以我很担忧,他盛意拳拳,派了孟丽丝来上这一手,我也不便帮忙……”

葯师道:“陛下不必插手其间,还是让我们自己解决的好!”

雍正叹道:“我是希望仙长能胜过他,这样对大家都好,因为他说过,他如杀死仙长,他必自戕以谢……”

葯师笑道:“那不是很好吗?至少他不会再为独臂等人所用……”

雍正庄容道:“仙长,晚说这话不是自私,我希望他活着,因为天山门下还有不少好手,在他的镇压之下,还可以不太受独臂的指挥,他若是一死,独臂以天山掌门,尽出天山弟子与老一辈的几个好手,天下就难以太平了!”

葯师点了头,陷入深思,雍正道:“我对仙长所能知道得不多,仙长如果真的自觉不是其敌,我只有一个办法,叫白木两口子先挡他一阵!”

玉贞子微怔道“桑白本!就是那两位老人家吗?”

葯师笑道:“桑氏伉俪是绝世高手,能耐不在你我之下!”

玉贞子道:“那倒是我看走眼了,我知道他们会武功,但没想到会如此高明,陛下,你囊中倒真是人才济济!”

雍正微笑道:“他们两个还可以,绝不会高于二位,如果用来打个头阵,至少可以消耗他几成真力,这是我唯一可尽力之处!”

葯师摇头道:“不!天山大侠既是一代高人,心迹又如此光明磊落,我们怎能以车轮战夫对他,那是万万不行的!”

雍正急急道:“可是我绝不能让仙长折在他手中,论公,我是想要他镇压天山门人,以免引起战祸,论私,我与仙长是方外之交,而且仙长之所以卷入这场漩涡,完全是我惹起来的,若没有阑娜,事情……”

葯师摆摆手笑道:“那些都不去谈他了,这件事我们自己以武林的身份来解决,不牵涉到国事最好,到那一天,陛下把桑老伉俪请去替我们压阵就帮忙不少了,因为我想天山门下,来的绝不止钟汉武一人。”

雍正一怔道:“对呀!还是仙长慧眼卓见,独臂旨在孤注一掷,很可能把天山的高手都秘密召来了!”

葯师道:“这是必然的,小一辈的,贫道想孩子们还可以应付,老一辈的如果也来了,玉真一个人就难以应付了!”

雍正道:“桑白木两口子役问题,他们的身份谁都不知道,到时候叫他们以二位的朋友身份前去助拳就是了,可是道长……”

葯师道:“贫道不应战!如果钟大侠没有身殉之说,我被他杀了也就算了,他说过那种话,又遣门下弟子入官护卫,可见他是很真心的,我也不愿意害死这一位名侠,老实说此刻我动起手来,还不如小徒……”

雍正道:“可是人家指名要找仙长……”

葯师道:“由小徒韶庭去对付他就行了!”

玉贞子道:“韶庭行吗?不如我去挡他一阵!”

葯师笑道:“玉真,你虽是长辈,说句不怕你生气的话,你现在的成就不会此刻的韶庭高,因为本门的技业是在恬谈中养成的!”

玉贞子一笑道:“我知道他是你的得意弟子,如果你提别人,我绝不服这口气,提上他,我只好认了,他是我的侄女婿,我还好意思去跟他争不成!”

葯师微笑道:“玉真!这虽是你一句实话,但由此可见你心中的嗔念尚在,意气未平,那都是防碍你进修的魔障!”

玉贞子不好意思地一笑,却又道:“韶庭能胜得过人家吗?”

葯师道:“不求胜,只求不败,他还是可以勉强一撑的!”

玉贞子道:“只求不败也不是件容易事!”

葯师点了头道:“是的!目前还不行,好在战期在十天之后,破出十天功夫,叫他来进修一下,我相信差不多了!”

玉贞子愕然道:“十天功夫,你能给他多少指点!”

葯师道:“这个你不必操心,我自有我的办法。阑君,你回去告诉韶庭,叫他四天一早就到这儿来,其他的事你叫姚老大多费点心,任何条件都只管接下来,却不准来叫他,这十天之内,我们师徒俩任何人都不见!”

玉贞子道:“连我也包括在内!”

葯师道:“是的!最好你到镖局里去镇一下,姚逢春人很精明,手底下差一点,我想对方可能在这几天会去找点小麻烦,你去撑一下,也可以使我放心点!”

玉贞子道:“你无非是把我支开而已,你们师徒闭关练功,总得要人来护法的呀,万一有人来捣乱怎么办?”

葯师笑笑道:“山下请陛下帮帮忙;加强警卫,最好是要靠得住的人,山上就请桑老伉俪多费点心!”

雍正道:“那没问题,可是到那一天由韶庭出战对方会同意吗?”

葯师微笑道:“应该没问题,对钟大侠也许有点失敬,但独臂却是求之不得,他们现在必须除去的人不是贫道而是小徒!”

雍正笑道:“对!韶庭现在是他们的眼中之钉,独臂是说不出口,其实她召来天山大侠,主要是对付韶庭的!”

葯师道:“所以我给她一个机会,免得她开口!玉真!既然决定这么办了,你干脆就走吧!去了把韶庭换来!”

方阑君这时才道:“这两个孩子交给谁呢?”

葯师笑笑道:“目前谁都没精神照顾他们,最好暂时送进宫去,由他们的外公照顾几天吧,那儿也是最安全的地方,而且也解决了陛下一个难题!”

雍正忙笑道:“两个小家伙交给我没问题,我也真想跟他们盘桓一阵,仙长是知道的,我到这儿来多半是为了看看孩子!”

葯师笑道:“陛下少年时英发有为,及壮登基,励精图治,怎么现在居然儿女情长,喜欢起小孩子了!

雍正笑笑道:“或许是上了年纪的原故吧,人到了晚年,什么都不想了,唯有抱抱孙子,才是最大的乐趣,可是仙长说解决了我一个难题,又是怎么说呢,我相信带两个孩子进宫,还没人敢多说半句闲话!”

葯师笑道:“两个小孩子不是难题,门口的一个大孩子才是难题,要瞒过日月同盟的耳目,莫若由一个年青的rǔ媪,抱着两个孩子,跟在后面……”

雍正鼓掌大笑道:“妙!妙极了,我正在为孟丽丝的问题伤脑筋,本来想叫她乔装侍卫入宫的,可是又不能进内宫,这一来的确是妙极了!”

葯师道:“说办就办吧,陛下明天还要早朝地该歇了!”

雍正笑道:“我要休朝十天,好好地一享弄孙之乐,在这一生中,我也许就是这十天的机会了,桑娘!进来!”

桑姥应声而人,雍正吩咐了她一番话,桑姥立刻应声而去,葯师朝玉贞子一笑,摆摆手道:“你也带着阑君走吧!”

玉贞子道:“这一战关系重大。你考虑定了吗?”

葯师笑道:“你放心,我从不做没把握的事,而且这也是最好的解决办法,钟汉武对部庭也不会下杀手,他战败了,自然夫须自栽,战胜了,也无力找我再战,这样一来,双方都保全了!”

玉贞子道:“听你说来,似乎韶庭还可能有战胜他的希望!”

葯师笑笑道:“应该有可能的,韶庭的搏战经验比我丰富,他知道用招式弥补功力的不足,这是他比我与钟汉武都强的地方,你不用多操心了!”

玉贞子笑笑道:“师兄!算我是尘心未尽吧,韶庭上有老,下有小,还拖拉着四个年青的床头人,我不能不操心!”

葯师微微一笑道:“我知道,总不成我这个做师父的还会害他?”

玉贞子见葯师语气从容,知道他确是真有把握,这才笑着拉了方阑君向外走去,雍正也一拱手道:“仙长!我也告辞了,十天后再见!”

葯师微怔道:“陛下那天也想去?”

雍正道:“这是一场难见的盛会,又近在京都,我怎么舍得不去看一下呢,不过到时候我只看看,绝不会凑热闹的!”

葯师道:“陛下一来,就免不了会有热闹了!”

雍正含笑道:“不会的,到那天我夹在镖局里的人一起去,仙长不说破,相信没有人能认出来,正如玉真说的一样,我的尘心更重,韶庭是我的女婿,我也放不下心来,在旁边看着总安心些!”

葯师想想道:“陛下看看可以,千万别一时见猎心喜也下场子!”

雍正道:“那当然了,事实上也轮不到我的份,我会的那几手!算得了什么?”

葯师笑道:“陛下太谦虚了,当年尹四公子大会武林时,曾经膺任天下四大盟首之一,手底下没几套不行吗?”

雍正忙道:“那只是一批朋友抬爱捧场,真说起来,我连挨个榜末都不够资格,我有自知之明,绝不会给他长添麻烦的!”

说着在一阵豪爽的大笑声中走了出去,方阑君朝葯师叩了个头也被玉贞子抢走了,来到外面,桑姥已经取来一套宫装,孟丽丝更上,桑白木老见则驾了一辆车子等着,雍正朝玉贞子道:“二位也上车吧!我送你们出城去!”

玉贞子也不推辞,跟雍正之后,冲破夜色而去。

她们来到长辛店的四海镖局也很秘密,遣走了李韶庭更是秘密,所以第二天姚逢春拿着一封柬贴匆匆而来时,看见玉贞子就是一怔,拱手见礼后就问道:“李老弟呢?”

李阑娜笑道:“出去了,葯师父有急事把他召去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剑寒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