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寒山河》

第三十章

作者:司马紫烟

姚逢春一想刚才的情形,倒是赫出了一身冷汗,李韶庭的话没错,如果简六娘那一梭不是射中肚脐,那后果太严重了!”

简六娘却出另一枝磷火梭道:“竹君妹子设想得很周到,她早就准备好了,如果那一梭不能奏效,我就拼着被他抓住,用这枝梭子插进他的肚脐里去!”

李韶庭一怔道:“那你还能活命吗?”

简六娘慨然道:“总头领,上台之后,我就役打算活着下来的;下来之后,我也没打算能活着回来的,所以我下台时跳向那一边,就是要离你们远一点!”

李韶庭不禁默然,东棚又派出一个人,却是天山三老中的古华朴,此老剑术通神,日前虽折于赫达硬功之下i

可是今天赫达身为仲裁人,不能再帮他们了,要找一个可与匹敌的人,倒是很不容易!

李韶庭想了一下道:“师叔!请您老人家出战这一场吧!”

玉贞子觉得也唯有自己出去一战了,古华朴在天山三老中排名第二,剑技也是第二,只有自己尚可一战。

排名第三的谢清风出场时,江南的担柴叟勉强可以接下来,而天山大侠,三老之首的钟汉武是李韶庭的对象!

主要的当然还是李韶庭的那一战,胜负谁属也在那一战,但这些人不应付过去,钟汉武不会出头!

而练了一个月剑法,专为应付钟汉武的李韶庭势将被逼出手,底子一漏,要想胜过钟汉武就难了。

对方所以先推出古华朴,也是想把这边的主力试测一下,所以玉贞子知道这一战非同小可!

如果自己接不下来,这连接人,除来李韶庭之外,谁都接不下来,必须要把李韶庭推出去了。

玉贞子慢慢站了起来,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这一战就是拼上了命,也得求个两败俱伤,使对方无再战之力。

徐步上台,古华朴打了个稽首道:“玉仙子赐教,贫道至感荣幸!”

玉贞子轻轻一叹道:“道友客气了,你我都是世外之人,却为情势所逼,不得不作一决,贫道至感遗憾!唯望道友到下留情!”

古华朴苦笑一声道:“贫道是奉掌门玉牒召来应战,实非得已!天山一派,受召止于贫道这一辈,唯望仙子慈悲!”

这番话说得很轻,只有玉贞于一个人能听见,她心中不禁一动,正想再问几句,古华朴却又朗声道:“天山一派,数度受挫于贵方,事关天山荣誉,贫道这一战有死无已,仙子在赐教时,千万别客气,请!”

他好似明白了玉贞子的意思,抢着把话说明,告诉玉贞子,天山派中不会再受日月同盟的驱使,但今天这一战,他仍然要出全力,玉贞子自然明白,也不便多说什么别的话,稽首献剑,两人开始搭上手对搏起来!

两个都是绝世的高手,出招自然不凡,剑来剑往,不带一点烟火气,清逸脱俗,都表现出剑道的至高境界!

十招之内,两人试的是内力,十度接触,试出对方的内力造诣都是在伯仲之间,纵有强弱,也是在几百招之后了!

因此两人都转的一样心思,开始在招式上求高低了!

所以十招之后,接触频繁,双方都各出精招。

玉贞子的剑式凌厉,她与葯师同出武林隐叟无为老人的门下,学的是练气功夫,剑式则是方家秘传的。

在攻击上,她似乎还优于葯师道长,一枝剑上下翻飞,专找对方的空隙进招,变化莫测!

天山剑法则着重在稳,而且稳中求变,渗合了鱼龙百变的身法,动中有静,静中有动,精深博奥。

所以两个人交手百招,看得台下东西两棚中一些高手眼花缭乱,目不暇给,个个神情情激动!

只有李韶庭,居然闭上了双目,恍如老僧入定!

李阑娜在他身旁忍不住道:“大哥!你怎么不看了,古华朴的剑艺虽不如钟汉武,但他艺出一门,你至少可以看出一点虚实!”

李韶庭摇摇头道:“正因为古华朴不如钟汉武,我才不能看,以免造成先入为主的错觉,古华朴的缺点,未必就是钟汉武的缺点!”

甘凤池不禁深表钦服道:“李大使这番话,为剑道武学又推上一层境界,兄弟十分佩服,看来李大侠回头已必操胜券了!”

李韶庭摇摇头道:“不!兄弟一点把握都没有!”

甘凤池一愕道:“那李兄认为一定不是钟老人的敌手!”

李韶庭道:“也不见得,如若他对家师的剑法十分注意,兄弟或许能多一份胜机,如若他跟兄弟一样,也不愿为先见所惑,那么我们交手时,完全要各凭自己的造诣,胜负尚在未定之天!”

甘凤池闻言向东棚一看,果然钟汉武也闭上了眼,对台上的战局如同未见,心中暗自感愧,长叹道:“兄弟今天总算又上了一课,虽无助于剑法之深进,但以后遇上高手时,至少知道如何取舍了!”

这是由衷之言,像这种高深精辟的剑术心得,错非是今天这种机会,否则是很难学得到的!

台上交战至一百五十招了,玉贞子攻势已弱,想是气力不足,渐有败象,李阑娜急了道:“不好!姑姑要败了!”

李韶庭道:“贞姑的剑艺是较对方略逊一筹,但是她不会败的!”

说完这句话,他又闭上眼睛,果然台上的战局发生变化了,古华朴剑上劲气陡长,忽地荡开了玉贞子的长剑!

而且接着紧追一剑,直刺玉贞子的前肋,玉贞子照理是可以退后躲开这一剑的,可是她不避反进,直迎而上!

古华朴大为吃惊,这一剑他只是取得先手,迫退对方后,便于发动以后的功势,所以剑上并没有作伤敌的准备!

高手对搏,所争的就是份毫的先机,玉贞子欺身反迎,他如撤招,就等于放弃了已得的先机。

因此他只好将就这一式,挺剑直进,剑尖刺进了玉贞子的前肋,透背而出,玉贞子却一挥长剑,反掠而下!

寒光照眼,血光四射,古华朴一只握剑的手掌,整个被斩了下来,两人都迅速退后,古华朴望了断手苦笑道:“仙子好精妙的招式!”

玉贞子也苦笑道:“道友过奖,先中剑的是我,道友赢了!”

古华朴睑色煞白地道:“要赢也只是这一次了!”

他的手仍然握着剑,剑在玉贞子的身上,可是手却不再连在古华朴的臂上了,这的确是最后一次胜利!

古华朴跳下了台,朝独臂神尼一恭声道:“掌门人,小弟幸不辱命,勉强胜了招,只是以后再无法能为门户效力了,容小弟告退!”

神尼也只有一皱眉道:“三师弟,别灰心,你还有一只手呢!”

古华朴苦笑道:“是的!小弟的左手尚可一用,但要把剑法变成左手剑式,恐忖要在十年之后了!”

这也是一句实话,左右两只手虽同生一体,但用惯右手的人要换左手,尤其是要把剑式练到从前的火候,十年还是最短的时间,神尼忙道:“师弟!十年太长了,我借重之尚多!”

古华朴道:“掌门人,在小弟左手剑式未练成之前,形同废人,虽有报效之心,愧无报效之力,请容小弟告退!”

神尼冷冷地道:“不必走,京师有的神医良葯,也不必去练左手剑,装上一支连剑的钢套子,比以前更具威力!”

古华朴看了她一眼道:“掌门人如此吩咐,小弟焉敢不从,唯一死以报而已!”

说完他冷冷地回座,自有门下的弟子来为他疗伤,玉贞子也回来了,李韶庭连忙替她起出了长剑道:“还好没有伤及内腑!”

玉贞子苦笑道:“天山剑法的确不同凡响,我若不是拼着挨这一下,用身子锁住剑,实在应付不了这一场!不过还是输了!”

李韶庭道:“师叔最大目的是使对方无力再战,达到这个目的,虽败犹胜,还是快点包裹一下伤处吧!”

玉贞子道:“那倒不急,你对天山剑法已有个了解了吗?”

她问出这句话,足证她在剑法上的造诣还不到火候,李韶庭却不敢说他没有看,只是连连点头。

而方竹君也从评判席上下来为玉贞子忙着裹伤敷葯,岔过了她的问话,台上的谢清风又登场了!

这次独臂神尼可能是对他作了指示,叫他一定要用杀手,显然是对古华朴的战法不够满意!

因为古华朴刚才只要一偏剑锋,大可以把玉贞的半边身子割裂而死于台上的,虽然古华朴自己也可能丧命!

但独臂的意思却是不计牺牲,不能让对方活着下台,谢清风上台之前,神尼指指古华朴,又指指玉贞子!

沉着脸银狠地交待了一番话,所以谢清风的脸色很重,他是这边商定由担柴叟决斗的对象。

因此他上台后,担柴叟陈四先生一抗那根棘木扁担;正想上台时,李韶庭忽而起身拦住了道:“这一阵前辈不能去!神尼对刚才那一战的结果很不满意,古华朴虽然断手,她仍然不肯放他离去,这一战将是搏命之战了!”

陈四愕然道:“老夫晓得,但老夫未必就会死在他剑下!”

李韶庭道:“那天在京郊救人,我们就明白了,古华朴与谢清风只是受逼而卖命,前辈纵纵有胜彼之力,何忍置之死地呢!”

陈四一笑道:“李大侠,你别为老朽脸上贴金子,老朽有自知之明,最我能跟他拼个败俱伤已经是运气了……”

李韶庭道:“用就更犯不着了,谢清风在他们说来,只是一个杀人的工具,前辈却是我们领导老,太行义师甫离日月同盟而独立,仰仗江湖朋友支持之处尚多,而前辈在江湖上的声望辈份,可以为我号召到不少同志,岂能与之偕亡,那对我们是莫大的损失!”

陈四苦笑道:“这个工作小婿也可以效力的!”

“不!再说我跟甘大侠谈过,他曾是日月同盟的中坚,把人从对方拉过来实在有不便之处,故而仰望前辈多予协助!”

陈四道:“那要怎么办呢?谢清风是天山元老之一,剑技无匹,除了我老头子之外,连小婿都不足与匹!”

李韶庭道:“再晚不才,相信尚可一敌!”

陈四道:“老朽说的自然不包括李大侠在内,但大侠要对抗钟汉武,那是最重要的一仗,大侠不能先泄了底。”

李韶庭道:“再晚虽作了这个准备,但要看情形而定,必要时家师尚可出面一搏,这一场还是让给再晚吧!”

陈四没有竟争,这位老英雄已经没有了争胜好名的火气了,他只希望在有生之年,尽一身所能做点事!

要他接斗谢清风时,他知道责无旁贷,不惜一死以就,但是李韶庭要代他出去,他也不会争先!

论剑术之精微,他知道李韶庭师徒已臻化境,而李韶庭是个行事稳重的人,绝不会轻举妄动的。

所以他退后一步道:“老朽遵命!”

李韶庭则惶恐地道:“前辈别这么说,再晚这一上台将有几场恶斗,独臂神尼如果恼羞成怒之下,可能会发动群殴突袭,再晚被缠住无法份身时,全仗前辈支持大局!”

陈四连忙道:“大侠放心,老朽理会得!”

李韶庭整理一下衣服,又到后棚去看一下玉贞子。

玉贞子道:“你怎么现在就要出去,钟汉武由谁来应付呢?”

李韶庭道:“还是由弟子对付,师父是根本不能出战了!”

“为什么?”

“因为师父用道家移工大法,将功力转住在弟子身上,以便练就昊天三式,方能与钟汉武一战!”

玉贞子呆了道:“那你力克谢清风之后,还有余力求胜吗?”

李韶庭苦笑道:“弟子尽量求速战决,保存体力来应付一战!”

“那又何必呢,这一场由陈四去担任好了!”

“独臂已动杀机,陈老前辈此战必无幸理,七十老翁,何必见其溅血当场,何况这是我们的事!”

玉贞子叹道:“陈四决心一死,准备以死来激深他女婿与江南侠义道的仇意,改变甘凤池的固执,这是他前天私下对我说的!”

李韶庭道:“他们是江湖人;我们还不完全是,担柴叟如果死于谢清风之手,他的门人子弟恐怕会连天山剑派都恨上了,那将变成江湖喋血,弟子不忍见此发生,更不愿造成亲痛仇快的局面!”

玉贞子沉默片刻才道:“这是对的,你小心点,去吧!”

李韶庭道:“师姑!您也得准备一下,以弟子的揣测,对方可能会发动群殴,到时候师姑还得负伤再战,挡住那老尼姑!”

玉贞子道:“我晓得,竹君也防到这一着,除了我迅速止住流血外,还喂了我十颗小还丹,在十个时辰内我还可以支持!”

李韶庭道:“这就好了,竹君!你虽然不会武功,行事却稳健而周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