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寒山河》

第 四 章

作者:司马紫烟

郎中令道:“这有办法,我一个人先走,上门投贴约期比武挑战,秀姑跟二位随后再去雇辆车子,把我种的梅花拉去,你们装做卖花的人,这些年来,我为了探听刘琼的动静,常运花到北通州去贩卖,北通州的一些花贩子都认识秀姑,大概不会有问题!”

姚胖子想想道:“办法是行,可是这一战关系很大,如果败在刘琮的刀下,那就完了!”

郎秀姑毅然道:“完了就完了,父母之仇,不可不报,我等了十九年,实在不能再等了,就是没有李大哥的帮忙,我跟爷爷也打算在今年找他一拼了!”

姚胖子想想道:“既然郎老爷子决定了,李老弟是没话说,我挑胖子也豁上奉陪各位干一下了!”

李韶庭道:“姚大哥,你并不须要跟我们去……”

姚胖子朗声大笑道:“老弟,你这么说是瞧不起人了,我姚逢春三个字已经快发霉了,如果不借这个机会亮出来晒晒太阳,那就当真把一辈子埋在厨房里了!”

这番话豪气干云,李韶庭也不能再说了,当夜姚胖子也没回去,老壮少四人煮酒共话,过了一宵。

第二天,郎中令一个人先走了,郎秀姑雇了车子,还给李韶庭与姚胖子买了两身于粗活的旧衣服。

第三天装了一车梅花,郎秀姑握辔赶车,李韶庭与姚胖子在后面随车步行,直向北通州而去。

车在薄暮中抵达了北通州,郎秀姑到几个熟悉的花铺子里兜了一圈,出人意外的是他们都是没有见到郎中令。

李韶庭肩上的硬伤倒还好,脚上被砍了一剑虽然只是皮肉浮伤,上的葯也很好,却一时无法收口,尤其是经过了一天的跋涉,伤处不收口,反倒裂了开来,幸亏没有溃烂,但疼得厉害,所以在一家小客栈里养伤,郎秀姑回到客栈一说情形!显得很忧愁,姚胖子自高奋勇出去打听消息,却也是一夜没回来。

这一夜他与郎秀姑都没有好睡,隔着薄薄的板壁,两个人都可以听对方在床上辗转反侧,第二天早上,郎秀姑红着眼来到他屋里,一面替他换葯,一面忧虑地道:“假如还是找不到爷爷,那他老人家一定出了事,多半被刘家的人抓去或杀死,我说什么也得到刘家去闯一闯!”

李韶庭向她安慰地道:“不会的,你们在京城外住了十几年,都没被人认出来,怎么会出不幸呢?”

郎秀姑皱着眉头道:“爷爷只有一条胳臂,很容易被人认出来,他以前都不敢上长辛店去,就是怕人认出他,几次到北通州,也都是我到刘家附近去探听消息。刘昆也一定是从爷爷的独臂认出他的,刘昆能认得,其他人也会认得,前夜不该让爷爷一个人先来。”

说了一阵,忽然院子里有人找李老二,伙计回说没有这个人,那人却坚持说有,而且说是一个叫胖老姚的人托他带来的口讯,李韶庭听得心中一动,连忙出说:“我就是李老二,姚胖子是我的朋友,老哥请进来。”

那人进到屋里,是个瘦削的中年汉子,打扮得土里士气的,可是神色透着精明,打量了片刻才出声道:“您是李韶庭大侠吗,这位姑娘贵姓?”

李韶庭道:“不错,这是郎小姐。”

那人道:“这就不会错了,李大侠,兄弟史进,是姚老哥的早年拜把兄弟,现在混得不得意,在北通州西街开了间小茶馆儿,姚老哥就在小店里歇脚,却不敢过来,因为他被人盯上了。怕将人引到您这儿来。”李韶庭一怔道:“刘家的人已经认出了他吗?”

那人点点头,然后低下声道:“李大侠在长辛店干的事真是大快人心,兄弟听老姚一说后,对您老佩服得五体投地,刘家父子的气焰实在太嚣张了,是该有有来惩治他们一番,李大侠如果要找人帮忙,兄弟可以……”

李韶庭着急地道:“以后一定借重史兄,目前姚大哥有什么消息呢?”

史进笑道:“我真混蛋,把要紧的话忘了说,刘家的人认出了姚大哥,却不知道他就是当年的赛奉先。更不知道李大侠也来了,所以紧盯着他,姚大哥怕给您惹麻烦,一直住在店里没敢过来,至于李大侠要打听的事兄弟尽知道的奉告,第一、老刘琮跟神刀刘昆都没在家里,听说是上天津卫给银髯英双枪王伯通贺寿去了江湖上只有这位英雄还够资格惊动老刘琮。追魂刀刘芳被您一剑削掉半边脚掌躲在家里养伤,老三飞刀刘刚,老四花刀刘胜全在家,商量着要找您报仇。可又怕您追到北通州来,刘琮跟刘昆不在家,他们可实在怕您……”

这家伙说话太罗嗦,郎秀姑实在忍不住了问道:“我爷爷是否有了着落?”

史进摇头道:“那可不知道,刘家的门关得紧紧的,出入的人虽多,满街都是他们的爪牙,据姚老哥的揣测,郎老爷子可能落了形迹,被他们暗中派人架进庄里了,至于那位宝珠姑娘……”

李韶庭问道:“她怎么样?”。

史进道:“她一来就吵着要见刘琮,虞志海要逼着她成亲被她抓起竹杆子扎伤了脸,虞志海狠狠地揍了她一顿鞭子关在马房里!”

李韶庭一拍桌子怒喝道:“这家伙简直该杀!”

史进又低声道:“姚老哥说如果要进刘家去救人,倒是个机会,因为刘家的两个扎手货全不在,可是他们的人多,最好趁晚上摸黑进去!”

李韶庭想了一下道:“不能等,假如郎老爷子真落在他们手中,一定受尽了虐待,挨到晚上,说不定会把老命都送掉了。我想现在就去!”

郎秀姑也急道:“是啊,我爷爷的功夫早搁下了,身子又常闹病,已经折磨了一夜…”

说着哭了起来,史进忙劝道:“郎小姐,你别哭,郎老爷子是否在那儿还不知道!”

郎秀姑道:“爷爷跟我们约好了,如果不是出了事,一定早跟我们碰头了,李大哥,我得救爷爷去……”

李韶庭点头道:“不错,不管老爷子是否被他们架走了,我们总得去问问才放心。”

史进搓着手道:“姚大哥料定二位不肯忍耐的,他说如果二位一定要去,就先刘家庄附近躲着,二位这身打扮可能不会引起人家的注意,他有办法把刘家的人先引出来,二位再打机会溜进去方便些!”

李韶庭道:“他有什么方法呢?”

史进笑道:“姚老哥是智多星,他有的是,二位决定了,我就通知他去,二位也准备一下就上刘家去吧!”

说着回头就走了。李韶庭想挡住也来不及,只得向郎秀姑说道:“师妹,你打点一下,我们就走吧!”

郎秀姑道:“还有什么可打点的!”

李韶庭道:“我们总得带兵器,又不能拿在手上走,一定要想个法子掩藏一下,否则惊动了人,走不到刘家庄,就会被他们围住,又来一阵围攻!”

郎秀姑想了一下道:“我就是两口剑,可以藏在驴子身上,用两个稻草卷起来就得了!””

李韶庭道:“好是好,就是上那儿找稻草呢?”

郎秀姑道:“我是贩花的,花根一定得用稻草护着,我们起来的车子上就有现成的稻草!”

李韶庭笑道:“我倒忘了,你快去准备吧!”

郎秀姑又问道:“大哥,你的伤不碍事吗?”

李韶庭道:“碍事也没办法,能行动就是了,走路有点疼但拼起命来就没有感觉了!”

郎秀姑蹙着秀眉,低头出去了,李韶庭又在伤口上裹了两层布,防止血流出来,穿好衣服,将草帽压得低些,来到马圈里,郎秀姑已经把驴子弄妥了,指指右边道:“这口剑沉一点回头给你使用,咱们走吧!”

两人牵了驴,一直往西城走去,刘家庄在城西,庄外就是官道,庄子很大,用木栅围了起来,郎秀姑来过几次,所以认识,走了没多久,却看见姚胖子被一群人拉拉扯扯地在前面。瞥见了他们,立刻叫道:“你们这些兔崽子,别以为姚老爷好欺负,我虽然是个生意人。却跟刘五爷认识,见到刘爷,咱们可有得说的!”

一个汉子冷笑道:“姚胖子,我们不难为你,只要你把姓李的小子下落说出来,就没你的事!”

姚胖子叫道:“李大爷跑了,我役找到他,否则我一定把他带到这儿来,叫你们知道厉害!”

那流子冷冷地道:“姓李的小子敢上这儿来,那算他够种我们正好剁了他,包饺子过年!”

吵着,叫着,慢慢来到刘家庄门前,后面跟了不少看热闹的,李韶庭见史进也杂在人群里,朝他俩使眼色!

姚胖子到了门口,站住不走了道:“我不进去了,你们把刘爷请出来评评理!”

那汉子用刀背想砍他,口中还冷笑道:“做你的梦,刘爷会见你这种人!”

可是姚胖子身子一闪,反摔了他一个嘴巴,把马也抢了过来!

那汉子挨了一个嘴巴,怔了一怔才叫道:“姚胖子,你敢打孙大爷,敢情是活得不耐烦了!”

姚胖子用力一晃道:“打你怎么样,我还要宰你呢!”

旁边有几个人都拉出武器想围攻他,姚胖子抡起铜刀,呼呼几下,反把他们给杀得东藏西躲!

那挨凑的汉子叫道奔进庄里,大喊道:“三爷,快出来呀!姚胖子在外面杀人了!”

姚胖子停住刀冷笑道:“杀你们这些狗奴才,姚老爷还怕污了手!”

过了一会儿,庄中涌出一批人,宝刀刘刚是李韶庭认识的,另外两人跟他并排,年纪差不了多少,想必是飞刀刘顺与花刀刘胜了,郎秀姑指着一人道:“这家伙就是害死我父母的主凶!”

李韶庭知道她指的那人是刘胜,见她的手已准备去拉剑,忙声道:“师妹!别莽撞,报仇固然要紧,但现在最重要的是救你爷爷,再等一会儿瞧瞧!”

刘刚指着姚胖子冷笑道:“胖子,想不到你还有两手,难怪那天能把李韶庭给救了,你是否带着那小子来了?”

姚胖子哈哈一笑道:“李大爷没找着,可是我却勾了一个更厉害的人物,那是你们的死对头,当年在江湖上,盛名的银鞭侠郎老爷子……”

那边的刘胜哈哈一笑道:“你说那个一条胳臂的老废物?昨儿晚上他就来了,刚好叫我碰上,我还怀疑是不是他,因为他死不肯开口……”

姚胖子忙问道:“郎老爷子怎么了?”

刘胜笑道:“因为他没带银鞭,我也不能确定,而且这家伙又装傻不开口,我把他吊在马房里,准备等老爷子回来认一认,现在你一说,倒是省了不少事!”

姚胖子有意地哦了一声道:“郎老爷子没被你们杀掉!”

刘胜大笑道:“目前还没有,但是你确定了他的身分,回头我就准备送他上西天了!”

姚胖子将钢刀一摆道:“你趁早把郎老爷子送出来,否我就杀进去救他!”

刘胜一笑道:“成啊!我倒瞧瞧你胖子有多大能耐。”

姚胖子将手中的铜刀一扳,拗成两截抛在地下道:“我这一手够不够!”

刘胜哈哈大笑道:“够个屁!四大爷两个手指头也能办到,要想救人,你还得拿出两手绝的来!”

姚胖子微微一笑道:“我不是显力气,因为你们刘家以刀成名,我才折了一把刀,表示对你们刘家的敬意!”

刘刚怒吼道:“姚胖子,你活得不耐烦了!”

姚胖子见他要冲过来,连忙摆手道:“慢来,我因为不屑用刀,才把它给拗断了,你要动手,也得等我把兵器拿出来,好让你开开眼界!”

刘刚因为在自己门口,旁边又有不少瞧热闹的。要保持身分,只得忍住气吼道:“你快把兵器拿出来!”

姚胖子慢斯条理在人群中找了一下,首先朝李韶庭连施眼色,叫他趁乱进去救人,然后才朝史进招招手道:“掌柜的,我寄存在你们店里的行李带来了没有?”

史进装傻道:“您那有行李,只有两根铁叉子!”

姚胖子道:“就是那玩意儿!”

史进道:“我叫个小伙计给您扛来了,现在就要?”

姚胖子道:“本来可以不要的,可是刘三爷没见识过,我得叫他开开眼界!”

一个十八九的小伙子放下肩头的两个布包,取出一对铁枪送了过来笑道:“姚老爷!您这对玩意儿可真沉,我给您抗了两个时辰,您得给脚力钱!”

姚胖子一笑道:“有,等我把刘三爷打得爬不起来,他身边的银子都是你的,娶个小媳妇儿都够了!”

那小伙计一伸舌头道:“那我可不敢要,刘三爷的银子是断命钱,我还得留命去待候老娘呢!”

刘刚大怒,钢刀直砍过来骂道:“小兔崽子,我劈了你,敢在三大爷面前放肆!”

姚胖子一荡铁枪,架住他的刀道:“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剑寒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