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寒山河》

第 六 章

作者:司马紫烟

史进道:“没死!他还活着!”

众人精神都为之一振,姚胖子忙问道:“你找到他了?”

史进摇摇头道:“没有,最近北运河里一共浮起了三具尸体,有两个是那天动手打斗时,被我们乱刀砍死在河里的江湖人,有一个是投河的小媳妇儿,就是没有这位李大爷,想来他一定命大…”

宝珠道:“尸体没发现,不能证明他还在人世!”

史进笑道:“别人的尸体浮了起来,李大爷的身子不会比别人重一点,我想他一定是浮水逃到什么隐秘的地方养伤去了,因为计划由河上撤退时,我问过他,他说他的水性很熟,这点子水淹不死他的!”

宝珠又增了一份希望道:“他怎么不来找我们呢?”

史进道:“那天堕河时,他肩上挨了一刀,伤虽无碍,却影响他的行动,何况他又是一个人,不知道外面的消息,怎么敢随便出来呢,你放心好了,过两天,他的伤好了,知道刘家的势力已经瓦解,他一定会来找我们的!”

姚胖子道:“吉人自有天相,李大侠是侠义英雄,何况也不是短命夭寿的相,上天一定会保佑他的,也许他找过我们,是我们躲得太密;他无找到,现在我们可以公开露面了,他一定会来找我们的!”

郎秀姑道:“这倒是对的,我们必须公开露面、他才能找得到我们;姚大哥,你把镖局开起来,我到天津卫去将爷爷的遗体运回原藉安葬后,也参加你们的保镖行业!”

姚胖子笑道:“我本来倒不想开什么镖局,但郎姑娘有意思加入,我只好奉陪,不过迎接郎老爷子灵枢,你一个人忙不过来。镖局不急,我陪你去先办好这件事!”

郎秀姑道:“不!我家原藉就在京城,为了避仇,不得已才住到长辛店,运灵的事我一个人办得了,镖局倒是急不能缓,必须快点开张,才能使李师哥知道我们的下落!”

史进道:“我的那些徒弟跟着我憋了几年,学会了武功藏着不能用。这下子可以给他们一个扬眉吐气的机会了,大哥,我们立刻进行,听说牛胜被刘琮一刀砍坏了腿,不知躲到那儿去了,咱们正好把他的镖局接过来开办,那局子是一个财主出资的,牛胜只是替他负责而已,我跟那个财主谈过了,他满口答应,咱们换个名号,就用你酒馆四海春的旧号,去掉那个春字,叫做四海镖局。”

姚胖子一笑道:“你倒是把一切都计划好了,四海镖局这个名字也够响亮的,就这么决定吧,宝姑娘,你呢?”

宝珠脸上浮起一层悲苦之色道:“李相公的生死未得确认前,我还是不敢太乐观,我到南宫去。”

众人又是一怔,姚胖子道:“你到南宫去干吗?”

宝珠惨声道:“我不会武功,不能保镖,又不能再去卖唱,自然要找个归宿!”

姚胖子道:“这是什么话,我们都可以照应你的!”

宝珠道:“我已经是李大爷的人了,他还有个母亲在南宫,我应该去待奉她老人家,李大爷如果尚在人世,他一定要回去见他母亲的;我就能见到他,如果他死了,我就在南宫住一辈子,替他尽事亲奉母的责任!”

众人不禁默然,脸上都浮起了黯然神伤的表情,虽然史进判断李韶庭尚在人世,但那只个希望,希望究竟不是事实!

四海镖局终于在长辛店灵武镖局的旧址开张了,由于赛奉先姚逢春与翻江飞虎史元春向有武林双奇的盛名,再加上姚胖子在刘家庄前打伤宝刀刘刚的壮举,以及他们大闹北通州的豪闻,立刻使他们在武林中成为响叮当的人物。

出人意外的是开张之日,神刀刘昆居然派人送来了一方“仁侠可封”的四字贺匾,这不但表示了刘昆的气度,也提高了四海镖局的威望,第一天就接下了好几笔生意!

姚胖子还是很够义,推辞了好几笔长途卖卖,因为只有史进一个人能分身出去保镖,他要留在长辛店等候着李韶庭归来,而且他还做了一件令人感动的事,他与史进二人都只居副位,总镖领的名衔仍是挂的李韶庭!

悠悠的半年过去,郎秀姑早已将郎中令的灵枢扶送回藉,墓园就设在他们从前寄居的那片花圃,因为那里不仅是他们住了十多年的故宅,也是郎中令将故产变卖后,所购置下的唯一产业,可以算得上是他们郎家的根了。

她闲暇时,还住在墓旁的旧屋中,出门保镖时,镖局中派人来替她看守,她的双剑已是江湖闻名,四海镖局有她的加入,阵容更坚强了!

李韶庭还是渺无讯息,每个月,姚胖子总是亲自将李韶庭总镖头的一份红利送到南宫,每次都要想尽方法,去劝慰满眼泪水的宝珠!”

李老太太比较达观,对儿子的生死还不如宝珠关心,她没有正式认宝珠为媳妇,也没有当她外人,她对姚胖子表示过,李韶庭如果生还,她很喜欢有这么个儿媳,李韶庭如果死了,则他是为了正义而死的,她并不遗憾,却不愿叫宝珠耽误了终身,她自己年青守寡,尝尽了苦楚,不想再害一个年青的少妇,她接受宝珠当作她的女儿!

这是个炎热的暑天,姚胖子第七次上南宫送来了李韶庭的份例,李老太太留他便饭,跟他商量如何安排宝珠的问题,因为她发现宝珠越来越沉默,而且终日礼佛念经,除了晨昏定省外,简直不出房门一步!

姚胖子一直对李老太太很尊敬,称她为伯母,李老太太也当把他当自己人,称呼他的名字:“逢春,你在外面留心瞧着,有什么合适的对象,把宝珠姑娘嫁了吧,韶庭半年都没消息,多半是不在世了!”

姚胖子叹了气道:“伯母!您也看出来了,宝姑娘是个烈性的女子,找对象并不难,可是要劝她嫁人,恐怕没办法,还是由着她吧!反正我们在世一日,李老弟这份例银总是能维持的,她的生活不会成问题!”

李老太太悠悠地叹道:“生活绝不成问题,长辛店公送的一千两银子由她收着,你每月送来的银子也用不了,李家祖产还有几亩薄田,我是担心她的人,如果再这样下去,她恐怕会死在我前面,白白糟蹋了一个好女孩儿,我实在不忍心!尤其是昨天,她跟我说要出家当姑子去!”

姚胖子道:“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我不敢劝她,上次才一张口,她就把我顶得远远的,骂我不够朋友,说李老弟生死未卜,我劝她嫁人,是存心咒李老弟……”

李老太太道:“我也不敢开口劝她,我才提个头,她就要寻死,半月前郎姑娘来看她,两个人先还谈得好好的,可能郎姑娘也想劝她,她当时就翻了脸了,说韶庭是为了替她报仇才跟人决斗的,骂她忘恩负义…”

两个人正在叹息着,忽然史进骑了一匹马忽忽地赶来了,给李老太太请过安后,立刻就叫道:“大哥!咱们的镖出了事,可是镖并没有失……”

姚胖子被他弄糊涂了,连忙问道:“是怎么回事?”

史进道:“十天前有一笔上湾城的镖……”

姚胖子道:“是啊,路不远,也不是大买卖,我派廖大发押了去的,是这批镖出了问题?”

史进道:“不错,廖大发刚回来,说他们在过正定后的官道遇,见了一批蒙面贼,武艺都很高,把镖给劫了,廖大发还给人砍了一剑,他赶回来是想通知我们去处理的,可是又怕失去贼人的线索,所以叫了两个人继续向前走,到湾城打消息,因为贼人劫镖后,也是往湾城方向去的,谁知他前脚赶到,派去的王九也回来了,带回了事主的收执,说我们的镖送到了!”

姚胖子一怔道:“这是怎么回事呢?”

史进道:“我也不清楚,据说回执是半夜里用一个信封放在他床头的,他不相信,还到事主那儿去问了一下,证明证实是收到了货!”

姚胖子差别道:“货是谁送的?”

史进道:“那是一批贵重的葯材,虽然价值几千两,也不过是一口小木箱而已,送货的是脚夫打扮的年青人,送到了货,取了收执就走了,不知道是谁!”

姚胖子道:”劫镖的谁没弄清楚,送货的谁也不清楚,丢了的镖又莫名其妙地送到了地头,莫非是江湖上的朋友跟我们开玩笑?”

史进道:“不是开玩笑,否则不会伤人,廖大发的一刀挨得不轻,差点就送了命,假如是朋友开玩笑,就不会下这种毒手,依小弟的判断,一定是有人暗中给咱们帮忙,替我们夺回失镖,送了回去!”

姚胖子一笑道:“劫镖的蒙面贼又是谁呢?”

史进道:“这一定是刘家的那些余党,在江湖上站不住脚,怀恨在心,才设法打击我们,而且我想他们一定是熟人,才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姚胖子想想道:“会不会是刘家的几个宝贝!”

史进道:“刘五爷子不会捣我们蛋的,刘芳刘刚与刘胜都成了残废,躲在京师连大门都不敢出,想来不会是他们,多半是旧日靠刘家势力在外面混混的那批江湖败类!”

姚胖子想了一下道:“这里面大有文章,我得找王九跟廖大发问问清楚,至少要把这批蒙面贼弄个明白?”

史进道:“在北通州混的那些人我还有个底子,问都不像,只有以前在长辛店灵武镖局出入的人,小弟搞不清楚,所以赶来请教一下大哥!”

姚胖子忽然笑道:“伯母,您可以告诉宝姑娘别急着削发出家,说不定是李老弟快回来了!”

史进一怔道:“大哥认为暗中帮我们的是李老弟?”

姚胖子道:“咱们开设四海镖局,而且接收了牛胜的灵武镖局,虽然没什么人正面反对,但江湖朋友认为我们不太够义气,所以直到现在。咱们想多请几个人帮忙。没一个肯答应的,除了李老弟之外,谁还肯帮这个忙,再说那批蒙面贼如果是旧日刘家兄弟的党羽,武功都不差,只有李老弟能从他们手中将镖夺了回来!”

史进道:“如果是李老弟,为什么不来见我们呢?”

姚胖子道:“那必定有他的苦衷,刘家的势力一大半是垮在他手中的,他不出头,大家以为他死了,心中还好过点,如果知道他尚在人世,找他麻烦的人可多了!”

史进道:“可是他并不怕人找麻烦呀,金刀刘琮那么高的武功,他都敢挺身一斗,还怕这些跳梁小丑吗?”

姚胖子道:“就是这批小人难惹,他们不会明着来的,李老弟固然不怕他们,可是伯母与宝姑娘住在这里,如果对她们下手,咱们谁能防得了!”

史进道:“那也是,伯母与宝姑娘不如搬到长辛店的镖局去住吧,免得担惊受怕!”

姚胖子道:“不行!蒙面人劫镖,证明已经有人对咱们展开报复行动了,住到镖局里,反而危险,不如还是留在南宫,只要李老弟不正式出面、人家反而不会对她们注意,那批人既然在江湖上混,倒底要讲点道义,如若不明不白的对我们展开报复行动,势必引起公愤,岂仅无法立足于江湖,走遍天下,也没有一个容身之处了!”

说完又交代了几句,亲自去见宝珠,说出他对李韶庭在尚在人世的看法以及他不能出面的原因,就匆匆与史进走了。

姚胖子跟史进赶回镖局,廖大为与王九都在镖局里等着,姚胖子问了半天,结果却并不满意,因为他们的武功寻常,根本就瞧不出劫镖的是什么来路,至于替他们把失镖送到货主那儿去的人,则更没有消息了。

忙乱了一阵,姚胖子也只能认为是李韶庭暗里帮的忙,但是最没把握还是他自己,刘琮既疯又残,刘家的势力一落千丈,江湖上昔日受过刘家欺凌的人,一个个都勇敢地站了出来,刘家的那些党羽消声匿迹,李韶庭实在没有再藏起来的必要。

在当天晚上,郎秀姑也飞马赶了回来,她是听说四海镖局出了岔子,对于失镖复得的消息还不知道呢!

见了面,几个人又谈论了一下,姚胖子只得把那番话又说了一遍,强调一定是李韶庭帮的忙,郎秀姑较为天真,倒是十分相信而且还表示得十分高兴,笑着进:“李师哥也真沉得住气,一躲半年都不跟我们见面,现在又鬼鬼祟祟地耍了这一手,等以后我见到他,好好地埋怨他一下,问问他是什么意思!”

姚胖子陪着苦笑,却也不忍心扫她的兴,乱哄哄地过了一夜,第二天清早,姚胖子照便在院子里练他的双枪,因为现在他自己当家,功夫可不敢再搁下了,而且经过半年的锻练,他一身的胖肉依旧,只是结实多了。

可是胖还是胖,半个时辰的功夫练下了他一身大汗,还没来得及冲个澡,镖伙忽忽地跑来道:“当家的!北通州刘五爷来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一剑寒山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