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鹫与鹰》

第10章

作者:司马紫烟

石鹫拿起一块,用力一拗成了两段,中间却是灰白色的钖块,外面包了一层金皮而已,笑笑道:“你看见了吧,这块金子大概有一成是真金,其余的都是钖块,那天,我在宝库中,拿起一块试一试就知道了,只未便告诉你。”

“你说金库中那些金条全是假的。”

“金子不假,只是没那么多,里面灌了铅或钖而已。”

雅丽丝恨恨地道:“骗子,这老狗是个大骗子,那些畜生们也是骗子。”

她的脸色惨白,一下子似乎憔悴了许多。

石鹫看了又觉得不忍道:“你也别难过,这些金子毕竟还有一成是真的,那些珠宝也能值些银子,你依然是个很富有的女人。”

雅丽丝吁了一口气道:“我不是为这些而难过,只是为了被人欺骗而生气,那些王八蛋,在送给我珠宝时,好象十分慷慨,献出了全部身家似的。”

石鹫问道:“他们都是宫中的金衣剑士。”

“有些是,有些是各邦的土王。”

“我想那些次等的珠宝才是那些王公们送你的,他们不至于弄些假货来骗人。”

“我也记不起是谁送的什么了,幸好我也没对他们付出真心,更没把他们当回事。”

“这就是了,你对他们虚情假意,他们送你假的珠宝,大家假来假去,谁也怨不了谁。”

雅丽丝一叹:“我想现在凭这点东西是打动不了你了。”

石鹫笑着道:“雅丽丝,那怕你这些东西全是真的,而且再增加十倍,也打动不了我的,我只对你的人感兴趣。”

“假如我一无所有,你仍对我感兴趣吗?”

“当然,其实你本身就是最珍贵的珠宝。”

雅丽丝感动地道:“石鹫,我可是真心真意地爱你,你带着我走吧。”

“雅丽丝,我会带你走的,但也必须带着伊加拉的宝藏,这是我来的目的,我绝不放弃。”

“石鹫,那头老狗不但狡猾万分,而且还武功高强,不知有多少人要动宝库的脑筋而死在他手上了。”

“这我早就知道了,但我仍然前来,证明我没把这些放在心上,不管他多厉害,我要斗一斗他。”

雅丽丝又默思有顷才道:“好!我带你进宝库去!”

石鹫道:“你能带我进宝库去?”

“是的!我知道那条秘密的通路。”

“你怎么会知道呢?”

“自然是有人告诉我的。”

“是谁?那个人靠得住吗?据我所知,宝库的秘密通路并不是十分的秘密,有很多人都知道。”

“告诉我的人是老鬼的心腹,应该没问题,那是恐怕靠不住,据我们的判断,昨夜入侵的人是他们引进去的。”

“这个我不知道,但是他们的确能进入中层的宝库,他们经常在轮值时。把我带到那儿幽会。”

他见石鹫不说话,忍不住追问道:“你是否不高兴!”

石鹫的确不十分开心,但不是为了她所揣测的原因,只是他也不能直率地告诉雅丽丝,那会伤害她的自尊。

石鹫的外形虽然粗豪,对于女人的了解却够得上一个情圣的资格,自然不会做那种傻事的。

所以他只有点点头道:“有一点,我不是伊加拉,听见你和别的男人约会,能够完全不当一回事!”

雅丽丝则显然感动极了,紧紧地抱住了他,又亲又吻,蕴着眼泪高兴地道:“石鹫!你真好,你是真心的为我好,你知道吗?现在我可以为你死一千次,因为你是第一个为我吃醋的男人!”

“这是怎么说呢?难道别人还喜欢你跟别的男人好!”

雅丽丝抢着道:“别人没有表示过喜欢,却也没有表示过不喜欢,他们只认为我是一头母狗,是一件陪男人睡觉的工具,所以他们既不介意我从前有过多少男人,也不介意我以后跟那一个男人好!他们把我当作妓女!”

石鹫倒是有点替她难过了,只有找出理由来安慰她道:“雅丽丝,别这么轻贱你自己,别人不是不介意,只是因为你太美丽了,而你又是王妃的身份。”

石鹫道:“你太美了,使得那些男人不敢存有独占你的心,他们只求跟你亲热一下就心满意足了。再者,你的身份却是公认的王妃,大汗不管你跟别的男人要好,却不会允许你离开他!所以别人不敢妄想和你能永远好下去。”

“那你又怎么敢呢?”

石鹫叹了口气,心中在苦笑着女人就是这么不知足,别人在安慰她,她却反过来要求别人了。

一个年华老大的妓女,在对一个客人诉说她的不幸,找不到归宿等等。

那个客人多半是会安慰她说:“你也不是年纪很大了,而且又这么美丽漂亮,仍然会有很多男人为你着迷的,耐下心来,一定会找到一个合意的男人的!”

“那有的事,你只是说来哄我而已!”

“不!是真的;我绝不哄你,你的确是个可爱的女人,像我不就喜欢你吗?”

为了使彼此的气氛调合一点,也为了使自己这一段花钱买来的时间能得到更多的回报与温柔。

一个解事的客人是不会吝惜这种免费的同情的。

通常,谈话该到此为止,妓女会付出更多的虚情来回报客人的假意,互相在哄骗中满足。

但如若那个妓女很不上路,再追问一句:“那么你为什么不肯把我接出去娶回家呢?”

遇上这种情形,客人只有翻白眼了。

石鹫现在就有翻白眼的感觉,只不过雅丽丝究竟不是妓女,而石鹫也不是嫖客,他们的情形不致于如此尴尬。

所以石鹫挺一挺胸膛道:“因为我不怕伊加拉汗砍我的脑袋,我是为了偷他的宝藏而来的,再多偷他一个老婆,也不会加深他对我的恨意!”

这个答案自然不能使雅丽丝满意,但是也没有使她有失意的感觉,更便她明白,在这个男人心目中,劫取宝藏这个目标是最重要的。

她也明白石鹫的目的并不是为钱财,他是大漠上很有名的大盗,生活很富裕,这是一项冒险与对自己的挑战。

雅丽丝自己也差不多是这样的人,所以她倒没像别的女人一样去劝阻石鹫,又是一段沉默后,她下定决心道:“我现在就带你到中层宝库去!”

“中层宝库?那是什么地方?”

“就是在你们所到的金库的后面,里面放着许多珍奇的珠玉宝贝,但根据所知,这还不是伊加拉汗最值钱的藏宝!”

“哦!是的,我也听小倩说过,在宝库的内层还有一间秘室,里面安放着青青王妃的遗体以及珍藏的精华。”

“我也听过这传说,只是没人能证实,那里面是老鬼个人的秘密,除了老鬼之外,没有第二个人进去过!”

“中层的宝库你是去过的了。”

“是的!去过好几次,老鬼带我进去过,另外那两个卫士也领我进去过,所以我对里面的机关都很熟。”

“你一个人单独进去过没有?”

“这倒没有,我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对私入宝库的人,老鬼抓到了一定会砍脑袋的!再说,那里也引不起我的兴趣,那里堆贮的珠宝虽多,却没什么特殊的、不会比我目前所有的更好。”

石鹫道:“那我也没兴趣,我要到最内层去!”

“我知道,我们今天就去试一试,因为这是一个很难得的机会,老鬼出去了。”

“他经常会偷偷地转回来的。”

“这次不会,因为罗剎人派了一个特使来,邀集了各族王公,商讨事务,所以他不可能很快就回来!”

如果是郭英听见这个消息,一定会十分震惊,放下一切,转而去侦探这件事去了。

罗剎是北方的一个强大的番族,人民骠悍而狡猾,已经有数度寇我边境的记录,都不得而逞,但是却一直虎视眈眈。

这次派出特使,会见我这些藩属外邦的族酋,必然没有什么好事,很可能又将对我进行什么阴谋,那又比伊加拉汗干涉劫盗之事严重多了。

只不过石鹫是个草莽豪杰,而且他一生足迹都在大漠上流浪,最多进关到过兰州而已,既没有朝廷的观念,对国家安危也没有什么常识与概念,对这件事也没有赋与多大的注意,反而颇为兴奋:“你能有把握他不会悄悄回来,这倒的确是个好机会,我们摸进内层宝库去瞧瞧!”

雅丽丝庄重地道:“石鹫,老鬼是绝对不会回来,但宝库中有什么危险,却是难以预料,尤其是内层秘室,从没一个人进去过,我对那儿全无了解。”

石鹫笑笑道:“那有什么关系,看情形而行动,我不怕死,但也不会莽撞到不顾危险,盲目送死,我在大漠上孤军奋斗,十几二十年来,击败过不少的高手,经历过无数的凶险,并不只是靠着运气和勇气,智能和谨慎也是一半的因素,我能应付一切困难的。”

雅丽丝道:“还有一点,我们很可能被人家发现,那样一来,这儿就耽不下去了。”

石鹫明白她的意思,抱住了她道:“那又有什么关系,我原来也没有打算在这儿过一辈子,被人发现了,我带着你突围,以后一生一世守着你,真要走不脱,我们就一起死在这里,反正不论生死,我们都在一起,绝不分离。”

雅丽丝要的就是这一项保证,听见石鹫说的如此慷慨激昂,自然满意极了,也紧搂着石鹫,把整个身心都交给这个汉子了。

无论是谁,只要是个男人,抱着雅丽丝这样的一个女人在怀里,都无法抑制原始的生理慾望。

石鹫不是个圣人,更不是石头人,所以他的反应很强烈。

倒是雅丽丝的反应出奇的冷静,她轻轻地推开石鹫道:“你省点精神不好吗,回头要应付的凶险艰危不知有多少呢?我们反正有的是一辈子时间,何必急在此刻呢!”

但到了这个时刻,石鹫已经是箭在弦上了,任何原因都无法使他平静下来,他抱的更紧,喘吁吁地道:“雅丽丝,那我们更应该好好地享受一次生命,虽然我们已立誓此生永远相守,但也很可能在今天就走到生命的尽头,现在不爱一次,不是太遗憾了吗?”

没有一个女人会在此时此境下拒绝她心爱的男人的,出征前夕,许多夫妇和情侣都是狂欢终宵,拚命地享受生命,不舍得浪费片刻的光阴。

雅丽丝是个跟石鹫一样,没有明天的人,她当然更能体会到这种世界末日前的心情,所以她也不再抗拒了。

两个人就在那张石榻上卧倒下来,像两头八爪鱼似的,紧紧地缠住了对方,似乎要把两个形体揉合成为一个。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欢合,而且也很难记清是第几次了,但是对两个人而言,似乎都是刚开始的第一次。

因为,这一次,他们在肉慾中,渗进了爱情。

他们用身体的运动与摩擦去取悦对方,也享受对方,但同时,他们更用心灵中的爱去充实对方。

这种经验是美妙而新奇的。

因此,当狂热的慾潮已经过去很久,汹涌的情潮仍在澎湃,使他们仍然紧紧相拥,舍不得分开,两个人都沉默着,久久不肯开口。

又过了很久,雅丽丝终于幽幽一叹道:“石鹫!我好高兴,好高兴,因为我终于有了第一个男人了!”

这不是笑话吗,雅丽丝的风騒在王宫中已经是公所认定的事实,宫中的男人有一大半跟她上过床,她居然到现在才有第一个男人!

但是石鹫却深深明了她这番话中的含意,雅丽丝是告诉他,她的感情之门一直是深闭的,今天才为石鹫打开。

所以他吻了她一下,却又在她丰腴的屁股上轻轻地打一下,“女人!穿好衣服!以后你若是再在人前这付形状,老子会立刻宰了你。”

这不是调情,而是一种爱的嫉妒所化的关切,使雅丽丝心中充满了甜蜜,她搬开了石榻上的兽皮裤子,取出了一套规规矩短的衣服,那是维吾尔女人传统的服装,将全身紧密地包了起来,不露出一点肌肤。

但仍难掩住她动人的曲线,使她看起来更有魅力。

石鹫满意道:“这样子最好,雅丽丝,你知不知道,你穿上衣服的样子比你不穿衣服好看多了。”

这个说法自然是有待商榷的,因为现在除了石鹫以外,别的男人仍然是希望看见她不着寸缕的,因为别人希望见到的是一个女人,而不是一个好看的女人。

雅丽丝娇媚地一笑道:“石鹫,我为很多男人脱过衣服,却只为你一个人穿上衣服。”

这句话中所含的无限深情,使石鹫深为感动,但他皱起眉头道:“妈的,你能不能不提这种事。”

雅丽丝庄严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鹫与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