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鹫与鹰》

第11章

作者:司马紫烟

虽然沙漠上在那段时间括过一阵暴风,但那只是一场常见的风暴,并没有剧烈到能把成千的人吞吃的程度,有许多的客商都从风暴中安然的脱身出来,而使团中,还随行有不少富有经验的响导。

总之,这千余人的失踪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朝廷十分震怒,誓必要追查出一个水落石出。

调查是分几方面进行的,郭英只是其中的一支而已,他跟石鹫作了进一步的分析后,石鹫也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了,如果得不到一个妥善的解决,朝廷很可能会派遣一支大军,配合了边境的驻军,对大漠上所有好战的部族,作一次澈底的清剿。

那么,哥萨克人也势将难保,因为那也是一支骠悍善战的游牧民族。

石鹫的父母亲已故,哥萨克人已将他逐出,这支民族对他已全无恩情可言,但是石鹫却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

族中,毕竟还有不少对他好过的人。

所以,石鹫对帮助郭英调查这件案子变得更为积极,现在已经有九成九的证据可以确定是伊加拉汗所为,就差那么一点。石鹫决心要把那一点也找出来。

所以,他敢夸下要斗一斗伊加拉汗的豪语,也敢毫无考虑地孤身深入。

在以前,再借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如此想的,石鹫并不是一个儒夫,但也不是一个盲目逞狠的斗士。

大漠上不怕死的勇士很多,但是那些人死得也快,能够活过二十五岁而仍能活着被称为勇士的人只有两种。

一种是真正的强者,从未被人击败过;这种人少之又少,几乎可以说是没有。

另一种则是智力与勇力兼具的人,不必是绝对的强者,但他们都能懂得避开危险,不作无谓的拚命,才能活得久。

这种人也不多,但还能有几个,石鹫就是其中之一。

所以,他拉了犹豫不决的雅丽丝道:“别傻了,伊加拉汗也只是一个人,没有什么好怕的,跟我进来。”

雅丽丝几乎是被他拖着走的,因为那座殿堂中的阴森已经浸染了她的心灵,占据了她的思想,剥削了她的勇气。

伊加拉汗并没有十分可怕,但另一具蜡像也在翻眼睛。

那无疑是青青王妃的,而青青王妃已经死了。

大漠上的人对鬼神是很虔信的,女人尤然。

郭英就曾经以一袭无常鬼的装束,吓退了雅丽丝身边的四个剑婢。

那是伊加拉汗亲自训练,放在雅丽丝身边,兼司保护、监视以及灭口三重责任的,她们的武功很高,联手时尤其可怕,不知有多少的高手因为曾经成为雅丽丝的入幕之宾而丧失了性命。

但她们却被一具假的无常鬼吓得放弃职守,狼狈逃窜。

雅丽丝的胆子比她们大一点,但她仍然怕鬼。

经过了一条充满令人窒息的信道,他们又来到另一座木门前。里面居然有轻微的声响传出。

那似乎是一个人的低语,也像是一个女人的啜泣。

雅丽丝更怕了,近乎央求地道:“石鹫,我们别进去,求求你!不要进去好不好?”

石鹫固执地摇摇头:“不行!来到这里,说什么我也不肯回头了,那怕里面是龙潭虎穴,我也要闯一闯!”

“我不怕龙潭虎穴,但是我怕鬼,这里面关着的是一个鬼魂,一个女鬼,她在叫着;‘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石鹫隐约也听见了,但他却不信地道:“鬼魂是关不住的,这可能是一个人!”

“不!人的声音没有这么可怕,这一定是鬼,是受了真神的符咒而被锁住的恶鬼!”

石鹫虽然生长在大漠上,却不是伊斯兰的信徒,他可以说没有信仰,既不信神,自然也不信有鬼。

经常他一个人独宿荒漠,与尸骨为伍,甚至于用骷髅作为枕头,他也看见粼粼的鬼火在夜空飞舞。

那是食尸的鸟类在啄食的尸体后,嘴上所带的磷质,对一些被传为幽灵的现象,他都有了理性的解释与了解。

所以,他对这一重木门后的声音更为确信是人为的,因此,他大声地问道:“谁在里面?”

门后的啜泣声停止了,但不久后;却更为响起来,变得很清晰的呼救声:“救救我!放我出去!……”

这的确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只是十分凄厉,也可以把他称之为鬼嗥!

雅丽丝吓得脸色都变了,紧拉住石鹫的衣服:“不要开门,不要去管她!”

这时候叫石鹫退却是不可能的事,不过他也没有莽撞得立即破门而入,只是更大声问道着:“你是谁?是怎么被关在里面的,你说出来,我就救你!”

“青青!我是青青!求求你,放我出去吧!”

雅丽丝的脸一下子变得好难看,颤声道:“你听!她是死去的青青王妃,果真是个鬼!”

石鹫的无鬼论也有点动摇了,他知道青青王妃是伊丝妲的生母,也知道青青王妃已经身故。

伊加拉汗对她十分钟情,自己虽然纳了好几个妃子,却只是给予一个名义以及事务上的需要而已,却从未跟第二个女人亲近过。

根据小倩的说法,他将青青王妃的骸骨移到密室中,经常独自一人进去陪伴,从不让第二个人进入。

外面的殿堂中,还有着两个人的蜡制塑像,两个人似乎有着君临天下的气概,在在都证明了伊加拉汗对青青王妃的爱情忠实专一。

假如青青王妃还活着,他绝不会将她禁锢在这地下的密室中,那么这儿关着的绝不可能是青青王妃了。

可是门后的女人却自称是青青。

石鹫连问了几声,门后的声音却十分肯定:“我是青青,救救我,放我出去!”

就是这一句,一再重复,似乎除了这句话,她已不会说第二句话了。

石鹫也有点头皮发炸,门后的人如果不是鬼魂,那就是一个神智失常的人,疯子是不会说谎的,她就是青青。

但伊加拉汗如此至爱青青王妃,怎会将她幽禁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呢?

莫非她真的是幽灵?但以伊加拉汗对青青王妃的钟爱而言,即使是幽灵,也不会将她禁闭起来。

石鹫决心要打破这个谜,他略作沉思后,终于用力去推那道门,门栓得很结实,他用了很大的劲也没推开。

于是他又改用脚去踢。

以他的劲道估计,即便是一道铁门也可以震坍了,但那扇门却纹风不动,于是石鹫借过雅丽丝手中的宝剑,对准门上直斫过去。

门板倒是斫破了一些,不过没多大的用,以门的厚实程度,恐怕要斫上千万次才能穿破一个洞,但那支断金破坚的宝剑却绝对经不住千万次斫劈的。

雅丽丝道:“石鹫!没有用的,这是西方最结实的橡木所制,刀剑是斫不破的,必须要打开铁锁才能进去。”

“那里有锁呢?我没看见呀!”

雅丽丝手指门上的一个兽头道:“锁安在门中,那兽口是匙口,用钥匙插进去一转就开了!”

石鹫道:“你怎么不早说呢!我是开锁的能手,身上带着开锁的百灵钥匙,你说了我也不会白费力气了!”

他从身边取出一根尺来长的铜丝,一端弯成钓状,雅丽丝笑道:“你身上倒是百宝俱全!”

石鹫得意地道:“我不但是大盗,也是神偷妙贼,开锁自然是专长之一,只是别人不知道而已,有几次钜大的窃案都是我干的,却没有人知道。”

“为什么不让人知道呢?成了名的大盗对自己所干的事都引为得意的杰作,唯恐别人不知,还特地留名呢!”

石鹫笑道:“我是以劫盗而成名,再加上一个神偷之名也不会增加多少光采,在一般人的观念中,盗比贼又要高上一等,我又何必自趋下流呢。再说,我留着这一手。也有许多方便,有一次。我被人灌醉捉住了,关在一间石牢中,锁上我的手脚,想等我清醒了再问我口供的,我醒来后,就靠着这份技巧,打开锁跑了!”

“他们没搜你的身上?”

“只拿走了我的兵器,我是成名的大盗,他们没想到我除了武功外,还有一手开锁的妙技,我脱身时,还特别将锁扭断了,让他们以为我是扭断铁锁而脱身的,这使我的名气更为响亮了。”

“你真靠勇力是否能够挣断锁炼呢?”

“现在可以了,那时候还不能,我以后又经过了一阵苦练,既然已经造成了别人知道我能断锁的印象,我就不能虚有其名,一定要名实相符,我就是这样子充实自己的!”

他一面说话,一面在匙孔中拨弄着,累出了一身汗,也经过半天,却仍然打不开!

雅丽丝笑道:“这是西方工匠们特制的铁锁,不是你这东方的妙贼能打开的。让我来吧!”

石鹫愕然道:“你行吗?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雅丽丝含笑接过他手中的百灵钥匙,七弄八弄,最后发出格格的两声轻响,她一拍手道:“行了!”

石鹫难以相信地问道:“雅丽丝,你是碰巧打开了还是你真懂这个鬼玩意儿?”

雅丽丝一笑道:“世上有这种碰巧的事情吗?”

“那你是真懂了,好家伙,那天有空我真要好好向你请教一下,在开锁的学问上,我相信自己的本事已经算顶尖的了,但是跟你一比,还差得太多。”

“我倒不是真懂得开锁,只是对这种西洋锁较为了解,可不是大学问,那天我画个图样,你一看就懂了,不过你无须化费这个精神,因为你很难再遇上另一把西洋锁的。”

“我学一件事情,并不是一定要用得上,何况这把锁难倒过我,我就一定要把它征服。”

雅丽丝道:“好了!现在我们进去吧!”

石鹫道:“好,你跟着我;准备好暗器,随时为我打个接应,我有个预感,好象里面有危险。”

里面的呻吟声停止了下来,显得异常寂寞,也更增了恐怖的气氛p雅丽丝紧张地点点头了。

石鹫推开了门,却又是一条黑暗的信道,拿着火炬照进去,发现信道并不深,只不过七八丈,而且空无一物。

雅丽丝不安地道:“怎么什么都没有呢?”

石鹫道:“一定是在尽头处另有转弯的地方,我们过去看看就可以找出来了,我走前面,你距离一丈左右。”

雅丽丝道:“我不要一个人跟在后面,我们并排进去好了,而且你这样持火炬太危险,交给我吧。”

她取过火炬,到一尊金甲武士塑像的手中取下了长矛,将火炬绑在矛尖上,斜执在他手中,矛杆的尾端夹在胁下,矛长约丈许,这样可以使光线达到较远,让他们可以看见更远的地方。

因为火炬的光所及,也不过五丈左右,现在则能见到七八丈外,那是可以高举之故。

再者,里面若是埋伏攻击的话,一定是先对着火炬,他们的安全性也增加了。

石鹫心中暗暗地佩服,在雅丽丝的屁股上打了一下道:“宝贝!老子不得不说一声你行!你实在不错。”

下手当然不是很重,但也不轻,打得雅丽丝直皱眉头,那是因为她上次挨打的地方还没有完全的痊愈。

忍不住低声骂道:“你能不能轻一点,你知不知道上次打得多重,到现在还在痛呢!”

“什么,快一个月了,还没有复原,你可真娇贵!我曾经被豹子在胸前抓过一把,连骨头都看得见了我也没用葯,结果不到二十天,伤口就结疤了。”

“谁像你那样粗皮粗肉的,而且你是外伤,我却是被你打成内伤,你真狠心,居然对我下那样重的手。”

“宝贝!你可不能怪我狠,你还更狠呢,那天你是打算要我的命的,若非我命大,早就被你那几个侍婢剁成肉酱了,比起来我对你算是客气了。”

“那不是我要杀你;是伊加拉汗那老鬼要杀你,那几个鬼丫头全是他精心训练的。”

“你也一样,那天你存心要我的命,否则你可以警告我一声,或者是帮助我活命的。”

“那样你会死的更快更惨,你知道吗?老鬼不禁止我找男人,是为了他要训练我接受任何男人,但是他却不准我爱上任何男人,他知道女人一旦有了爱情,就会变得忠贞,不肯再去应酬男人了。”

“可是最近,我们常常见面,他应该看出我们渐渐在建立感情,他却没有反对呀!”

“那一来因为你是自己人了,他对自己人总是客气些,二来他知道我不会对自己人感兴趣太久的。”

“为什么呢?难道你有喜新厌旧的毛病吗?”

“我没有这种毛病,我很愿意找一个可靠的男人,寻求终身的归宿。可是那些男人来到此地后,才真正知道伊加拉汗的厉害,他们已经没有反抗的勇气了,何况,在这儿找女人太方便,他们犯不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鹫与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