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鹫与鹰》

第12章

作者:司马紫烟

石柱高有十丈许,洞口却在九丈处,石鹫纵身追上去,用手指勾住了洞缘,还没来得及探头向里看,裂口处已经迅速地合拢,石鹫连忙缩手,差点没把手指夹住,人却掉了下来。

他骇然地道:“妈的!这儿的机关真多!”

雅丽丝也有点惶然地道:“看样子她真是青青王妃,怎么死而复生了呢?”

石鹫道:“人若死了就不会再复生,她根本没死,为了一个特殊的原因,才假传她的死讯!”

“什么原因呢?”

“最大的可能是她神智错乱而发疯了!”

“可是她刚才的行为表现很正常,不像个疯人呀!”

“疯狂有很多种,有些人是一时疯狂,一时正常,刚才,我们正好是碰上她正常的时间!”

“那又为什么要将她锁起来呢?”

“她的武功你已见识过了。若她疯狂发作起来,谁能挡得住她,当然要将她锁起来了!”

“那又为什么要将她的衣服脱光呢?”

石鹫轻轻一叹道:“衣服恐怕是她自己脱的,躶露是疯狂的一种形态,她赤身露体,面对着我们毫无不安之态,这就是疯狂的表征,一个正常的女人,在发现自己赤躶对人时,一定会设法尽力去遮掩自己,只有疯子才会若无其事,我想伊加拉汗托言假死,将她深藏起来,也是为了这个缘故,只是如此一来,那宝藏又没下落了!”

雅丽丝道:“宝藏是一定在的,这儿还另外有通路,就在青青刚才退走的地方!”

石鹫道:“那儿有机关,而且又滑不溜丢,高高在上,要怎么才能打开门户呢?”

雅丽丝想了一下道:“青青刚才就在这里摸了一下,门户就打开了,我们也不妨试一下!”

在两丈多高的地方,刻着一圈小的兽头,狮虎熊豹狼象等,各个不同,她只注意到青青摸了一下,却没注意到摸的是那一颗兽头,只知道一个大致的方法,是在熊象之间,所以她先跳起来,摸了一下熊的前额。

顶上发出了格格的声响,石鹫觉得不对,连忙抱起了她,纵身跃起,攀住了另一根石柱,而且迅速解下腰间的皮鞭,缠在柱身上,吊住了他自己,左手还挟住雅丽丝。

从他们的脚下,发出飕飕的声响,无数钢箭从四面八方射来,又疾又密,若不是石鹫机警,拉住雅驻丝跳上石柱攀住,势必会被射成两头刺猬了。

若非石鹫及时解下腰间的长鞭缠在柱子上,吊住二人不往下坠,他们也难逃一死,因为那一阵箭雨射的时间很长,足足有一盅茶的工夫,即使在一开始纵前躲避,也无法长留空中的。

一直等箭雨停歇,石鹫才松开长鞭,使两人同时落地,他火透了,伸手就是一个巴掌。

这一巴掌打的很重,雅丽丝的嘴角立刻涔涔流血,打得她怔住了,呆望着石鹫,但她自知理亏,石鹫是有理由生气的,顿了一顿后,她才道:“石鹫!我不是有心的,我根本不知道这里有机关!”

石鹫怒声道:“你不知道就不要乱动,你自己不要命,可别拖着老子一起陪你死去,妈的,老子刚从上面下来时还说这儿的机关多,你却说不知道这儿有机关!”

雅丽丝委婉地道:“是!石鹫,我错了,我只是想帮助你赶快找到宝藏,却没想到会触动机关!”

石鹫道:“有一处机关就有第二处机关,我真是弄不懂你们女人。不明就里,胡冲乱撞,老子要是像你这样,有十条命也完蛋了!”

雅丽丝道:“好了!我已经认错了,现在该怎么办了?”

石鹫叹了口气:“现在我们只有从原路出去,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什么,你放弃找宝藏了?”

“不放弃,但是我认为在此地已经找不到什么了,宝藏不会留在这个地方的!”

“那一定在青青离去的地方,那儿恐怕还有间密室!”

石鹫道:“不管是不是,我们都不能再深入去找寻了,第一,我们对此地的情形不熟,那些机关防不胜防,送了命太冤枉;第二,就算我们找到了宝藏,也没办法拿到手,那个青青王妃的武功太高,神智又不清,我们两个人加起来,也不是她的敌手!”

雅丽丝道:“回去就回去,我并不希罕找到宝藏,我早就劝你放弃,是你坚持不肯,现在还不是要放弃!”

石鹫道:“老子没有说要放弃,只是今天不再追查了,出去后找到小郭,把情形告诉他,看他怎么个决定!”

雅丽丝道:“为什么要等他决定,你自己就不能作主?”

石鹫瞪了她一眼道:“雅丽丝,你记住,这是你最后一次说这种话了。以后你若是再说一次这种话,咱们两人的交情就一刀两断!”

雅丽丝吓了一跳道:“我只是随便说说!”

石鹫道:“有些话是不能随便说的,小郭不但是我的好朋友,也是我的伙伴,那怕我今天找到了宝藏,也必定会分他一半,你必须记住这一点,以后别挑拨我们的友谊!”

“我没有这个意思,也没说什么!”

“但你心里已经有把他撇开的意思?那就不行!”

“你对他这么好,他对你呢?”

“自然也一样,这种事你们女人不会懂的!”

“我不懂,但我也不敢太相信你说的,他跟伊丝妲很好,将来就是伊加拉汗国的继承人,这一切都会属于他,他用不着偷偷地来盗取宝藏!”

石鹫哈哈一笑:“女人就是小心眼儿,我再告诉你一遍,伊丝妲或许会嫁给小郭,但小郭绝不会留在这儿当什么土皇帝,他也不会重视什么藏宝,这些话咱们不谈了,现在快找路回去!”

回程的路倒是很简单,他们循着旧路而出,石鹫还很小心地扫除了经过的形迹,而且还强迫雅丽丝,不准她动密室中的任何一样东西。

一直来到先前的石洞中,封闭好入口,石鹫迫不及待地剥掉了雅丽丝的衣服,而且还迅速地脱光自己的衣服,抱着雅丽丝,倒在胡床上。

雅丽丝皱眉道:“石鹫!你还有这种兴致,不能换个时间吗?我们在里面太久!该出去了!”

石鹫拉过一床丝被。盖在两人身上道:“别说话!”

没多久,只听见脚步声移近,雅丽丝才知道石鹫的用意。低声道:“还是你行,居然听见有人!”

片刻后,他方听见郭英的声音招呼道:“石老大,你在里面吗?我们可不可以过来呢?”

石鹫忙道:“等一下,让我穿好衣服!”

一面把衣服丢给雅丽丝,一面自己也开始着衣,雅丽丝低声道:“这是何苦来,刚脱下又穿!”

石鹫也低声斥道:“你懂个屁,若来的人不是小郭,不会先打招呼,那又怎么办,而且他不是一个人来的!”

才说完,郭英和伊丝妲已经摸了进来,两个人的衣服虽未穿妥,所好只是腰带未系而已。

伊丝妲对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倒是没什么反感,而且还打趣地笑道:“你们两个人倒很逍遥,躲在这儿缠绵,前面出了大乱子了,杀死了很多人,郭英耽心你们也被人宰了,才急急地找你们!”

石鹫忙问道:“出了什么事!是谁被杀了?谁杀的?”

郭英道:“凶手是个女人,武功奇高,单人闯进前面的宾馆,杀死了四名金衣剑士和十九名银衣剑士。”

石鹫和雅丽丝心中有数,这必然是柳青青下的手,但石鹫却装傻问道:“只有一个女人闯进来。”

伊丝妲道:“一个已经够厉害了,多几个还得了,你们在这儿没听见有什么响动吗?”

石鹫道:“我怎么会听得见呢,在这个洞里,就等于是跟外面隔绝了。”

郭英道:“只要你们没事就好了,因为那个女人就是由你们这个方向闯入的,因为最先被杀死的,就是王妃的四名剑婢,我怕你们也遭了殃。”

石鹫问道:“是怎么样的一个女人,这么厉害?”

伊丝妲道:“不知道,这个女人似乎对宫中的情形和环境很熟悉,她杀死的人,有些都在极为隐秘的所在,她都找了去下手。”

“找了去下手,公主的意思是说,她在杀人时不是碰上的,而是特地来找寻的?”

“是的,大部份的人是为了阻拦她而被杀,但有几个人则是她特意指名索查的,有两名金衣剑士还正在一些隐秘的地方服勤、但她只问了一个地点,也没要人带路,自己就找了去,把人杀死了。”

“那这个女人一定是宫中的人了?”

伊丝妲道:“可能是的,因为被杀的人,都是在宫中十几年的番人,有人听他们对那个女人称王妃,但也有人叫她夫人,可见他们是认识那个女人的!”

雅丽丝道:“王妃!那一定是大汗的妃子了。”

伊丝妲道:“从我母亲死后,宫中一共添了四位王妃,却没有这样的一个女人!”

石鹫道:“公主没有见到这个女人吗?”

“没有!我和郭英出宫打猎去了,听见警报后才急赶回来,那个女人已经离开了。”

“可能宫中还有人认识她的,公主没问过吗?”

“问过了,事实上没人见到那个女人的真面目,她戴了一个青铜的恶鬼面具!”

“那怎么会有人认出她来呢?”

“这就不知道了,或许他们是认识她的,但那些人都死了,活着的人没有一个认识她的!”

石鹫想了一下道:“她指名找人而下手,多半是为了寻仇,公主该从这个方向着手的!”

郭英道:“我已经着手问过了,她指名索取的人有六个,两名追随大汗出去开会了,恐怕要等他们回来才能得知详情!”

雅丽丝问道:“她没有说要找大汗吗?”

“没有!为什么她要找父王呢?”

“我只是这么猜想,既然有人叫她王妃,必然是大汗的妻妾之一,她到这儿杀人,多半是冲着大汗来的!”

伊丝妲道:“她没说要找父王,再说,大漠上的王妃很多,凡是王公的姬妾多半以王妃为称呼,并不一定是父王的妻妾,而且她骂那些指名要找的人是叛徒,那些人一直对父王忠心耿耿,不可能是叛徒,因为,我判断她可能是别的王公的王妃……”

“若是别的王公的妃子,怎么会找上那些人,称之为叛徒的呢?难道那些人以前曾在别的王公手下做过事吗?”

“这个不清楚。不过父王用人,从不追究底细,对他们的过去,我全无所知。”

石鹫叹了口气:“小金铃儿,我是不愿泼你的冷水,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你也不必去管它,一切自有大汗作主,等他回来再说好了。”

伊丝妲一怔。

石鹫又道:“小金铃儿,不是我这个人嘴碎,我来这儿也将近一个月了,深深有个感觉在这宫里,我跟小郭,仍然是个外人!”

伊丝妲道:“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怠慢了你们?”

“这倒没有,我们在这儿很受优待,每个人对我们都很客气,就像是客人一样。什么事都没有要我们做!”

伊丝妲道:“原来你是为这个多心,金衣剑士在宫中本就是上宾,不做什么事的,别的金衣剑士也一样,琐碎的事,不用麻烦你们,只有在外敌来临时,才麻烦你们出来抵挡一下!”

石鹫道:“也不完全如此,我看其它的人,似乎都负有一些特别的任务,经常有人突地不见了,过几天又突然出现,只有我跟小郭才真正地清闲。”

伊丝妲道:“那倒是有的,有时父王有一些私下的事务要麻烦金衣剑士去偏劳的,但因为你跟郭英是我的朋友,跟我比较接近一点,所以就请你们协助我担任宫中的防务,不再在别的地方惊动你们了。”

“其它的那些人去做什么,你知道吗?”

“不知道,多半是一些生意买卖上的业务,我们这个伊加拉部人数不少,领辖的地区也不小,但多半是荒芜的漠野,可供放牧的水草有限,也没有其它的出产,为了要使族人生活得无忧无缺,父王必须从事其它生意的经营,这些事务都要人经手。”

石鹫道:“你从不过问这些事务吗?”

“不过问,父王说用这个方法来养族人,决非长久之计,也不希望我再继续下去,所以我要另作计划,训练族人自谋生活,恢复传统的游牧生活,说那才是在大漠上最可靠的求生方式,他老人家只能在他任事的时候,为我多贮积一点库存财富,作为我将来治理全族的基金。”

石鹫只有一叹道:“大汗给你安排的是一条很正确的道路,他倒是一位很肯为子民们打算的贤君。”

伊丝妲轻叹一声道:“有很多人不明白父王治国的苦心,对他不免误解,但据我所知,他的确是个很伟大的人,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鹫与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