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鹫与鹰》

第13章

作者:司马紫烟

郭英笑笑道:“我没证据,不敢乱说,只是有一点,我要提醒你注意,雅丽丝有时看来又蠢又笨,似乎完全没有头脑,但有的时候,她却表现得比任何人都精明。”

石鹫为之一怔。

郭英又道:“伊加拉汗在她身边,安置了四名剑婢去监视她的行动,若她是一个简单的女人,伊加拉汗需要如此重视她吗?”

“不错!不错!这个婆娘是有问题了!”

石鹫用手敲着脑袋,忽然又问道:“小郭!那个婆娘是属于那一边的?”

郭英笑道:“石老大,这个问题太简单了,她当然是属于自己那一边。”

“小郭!不开玩笑,我的意思是问她属于伊加拉汗那一边,还是属于我们这一边的!”

“我已经说过了,她两边都不是,只属于她自己那一边,她那一边还有些什么人我不知道,但至少绝不会是单独一个人!”

“这又何以见得呢?”

“因为她对密室中太熟悉了,伊加拉汗只带她进去过一次,那一次还是在伊加拉汗本人的监视下,她绝无可能发现那么多的秘密!”

“这一点她倒没有隐瞒,她说被我们杀死的那两名守卫,受了她的诱惑,把密室的机密泄漏给她知道,而且也带她进去过。”

“可是她知道的似乎比那两个人还多,这证明她一个人也偷偷地进去研究过。”

“这些不去管她,我们必须要知道的是她的目的何在,假如她也是在动那笔珍藏的脑筋,就跟我们没冲突。”

“你的意思究竟怎么样?”

“我是说假如她志在藏珍,我们不妨把真相告诉她,取得她的帮助,事情进行就方便多了。”

郭英笑道:“有什么帮助呢!王宫中的最秘密部份已经被你们揭开,却是另外一回事,宝藏并不在内。”

“但她仍然可以给我们很多帮助,你不是说她另外还有同党吗?”

“不错!那天在密室前半部逃走的两个人,跟她一定有关系。他们逃走的路线,就是她后来带你再次进入密室的路,由这一点看,她的同党还不少呢!”

郭英顿了一顿后才道:“不!不能说,否则我们就惨了,假如她是为了藏珍,那一定会反对我们的,因为我们的目的也在追回失物。”

“你要追回的只是大秦的贡品,而你答应我可以取得珍藏中其它的部份的。”

“是的,可是那批贡品却是珍藏中最精华部份,我相信你,因为你不是贪婪的人。”

“雅丽丝也不是,她还曾经劝我放弃计划,带着她逃走,因此我相信她不会破坏我们的。”

郭英苦笑一声道:“我相信她不是一个贪婪的人,但你也别忘记她是个女人。”

郭英说得很玄,但石鹫却明白了:“女人是随时都会改变主意的。”

“女人是很难抵制珠宝的诱惑,而且女人宁可放弃生命也不肯放弃他们的首饰。”

这两段话都是石鹫自己说的,那也是他对女人经过多年的观察之后,所获的结论。

他在初入江湖时,曾经加入一伙劫盗,有次打劫了一队客商,男子都被杀死了,只剩下几个妇女。

其中有个少妇很年轻,也很漂亮,被盗首看中了,要姦污她的时候,她抵死不从,可是盗首拔出了大刀,威胁着要杀她,她怕死,还是含着眼泪受了下来。

那少妇脖子里戴着一条项链,很值钱,被盗首看见了,要抢过去。

这次那少妇却真的拚命地保护了,又抓又打,即使盗首拿了刀吓她,她也不怕。

因为她长得确实漂亮,盗首舍不得真的杀她,让她保全了那条项链。后来还留在山上,做了押寨夫人。

这件事使石鹫对女人的认识又深了一层。

那个少妇在丈夫被杀时,清白受污时,都没有拚命,却在她的首饰被抢时,豁出了性命来保护。

在她的意识中,首饰似乎是重于生命或其它一切的。

所以郭英的理由,使他无可辩驳了,片刻后才道:“你说得对,还是不能让她知道的好!”

郭英道:“反正你们现在已经在合作取得藏珍了,就抱着这个目的继续合作下去好了。”

石鹫点点头,然后又道:“青青王妃还活在世上,而且武功高异莫测,看来已无疑问了,只是她跟伊加拉汗之间,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这个问题恐怕只有伊加拉汗才能回答了,我们不是正要去告诉他这回事吗?”

“他会在疏勒吗?”

“我不知道,是你提议上那儿去找他的。”

石鹫道:“我只是根据所知道的乱加评测而已,可没有一定说他会在这儿。”

“你的分析很有道理,反正没有一定的去向,到那儿去试试运气也不错。”

石鹫有点生气地道:“小郭!你不是一个胡乱碰运气的人,我相信你一定另外有根据的。”

郭英笑了一笑道:“就算我另有根据吧,但你的评测在先,所以我找到他后,也是你的功劳。”

石鹫也笑了道:“你放心,到时候我会一肩承担的,绝不让人怀疑到你。不过你是根据什么呢?”

“那个女人,青青王妃,她也是往这条路上找去。”

“你怎么知道的?”

“有人告诉我的,他们看见一个神秘的女人,骑了匹骆驼,在走向疏勒的路。”

“那不是要在我们的前面去了吗?”

“不会的,她只领先我们半天,可是那人却指给她一条远路要多绕一天才会到达,我们可以领先半天。”

“这些消息都是你的同伴告诉你的。”

“不错,他们在大漠上有很好的掩护,无所不在,却又没人能认出他们。”

“小倩在你离开后,又去找人问了,不会发现吗?”

郭英笑笑道:“假如她留下的这些饭桶,也能问出些什么,他们就不配称为干探了!”

石鹫伸伸舌头,然后又道:“既然她探听不到什么,你何必要我去拆穿她呢,让她去查好了,这样不是更可以减少对你的怀疑吗?”

郭英道:“那固无不可,可是伊加拉汗却会把我们当脓包看了,我们必须表现得精明一点,才能受到重视。”

“要他重视干吗?你又不打算留下招驸马!”

郭英一笑道:“纵使我不想留下,但也得要叫人看得起一点,这样才能活得久一点的。”

石鹫实在不明白他的这番大道理,但他懒得去问了。

因为他发现这个小伙子事事比他强一点不说,连说话论事都有一番别出心裁的道理。

若是每一句话都要接受他的思想,很快地,自己就会变成第二个郭英而丧失了自我,石鹫对于自己的形象很满意,不想有所改变。

沿途经过之处打尖歇脚的地方,每次郭英都停下来去找人问讯,但小倩却老实多了,没有再派人下来查问。

而且那些随行的骑士们,对两位头领的态度是必恭必敬,有什么事,必过来请示,不像以前那样只跟小倩连系了。

但这一行人中,改变最多的是雅丽丝。

她不再像以前那样的爱动了,更不像以前那样,一有机会就打扮得艳光四射的招蜂引蝶了。

她变得温柔娴淑,行军时躲在辇车中,歇营时就留在营帐中,不轻易露面。

她的营帐中只有石鹫一个人进去,她对石鹫是火样的热情,羔羊般的温驯,而又如花朵般的芳香美丽。

石鹫倒几乎真的为她着迷了,有次笑着问她:“雅丽丝,这几天你怎么变得这么乖了呢!”

雅丽丝笑了一笑:“你的意思是说我老实多了,没有再出去勾引男人,难道你喜欢我那个样子?”

“不是我喜欢,而是你的行动变了个人,使我奇怪。”

“没什么好奇怪的,我并不是天生婬荡,以前我故意放荡,是为了对伊加拉那老王八报复,要他难堪而已!”

石鹫道:“他根本没把你放在心上,你偷你的汉子,他丝毫没放在心上,有个屁用吗!”

雅丽丝转叹道:“可不是吗?这老王八蛋真不是东西,他还故作大方,派人替我望风巡视,所以我后来想开了,那是作贱我自己,接着我遇见了你,整个心都给了你。”

石鹫有点肉麻的感觉,连忙道:“慢来,咱们俩人好是一回事,你的身份可还是伊加拉的王妃,不是我老婆!”

雅丽丝居然笑道:“我当然知道我的身份是什么,但我的心中爱谁是我的自由,一个女人在心中真正地爱上一个男人时,她就会为那个男人守贞,排拒别的男人,所以一个婊子在爱上人时,会拒绝别的客人,甚至于一个做妻子的女人,在另有意中人时,会拒绝她的丈夫。”

“这算什么,难道她嫁了人后,还会去爱上别人吗?”

“唉!石鹫,你真不懂女人。一个女人一生中只会爱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却不一定是她丈夫,若是她在嫁后才遇到那个男人,那就是很悲哀了,或许她将痛苦终生。”

“这不是自寻烦恼吗?”

“看起来似乎是在自找苦吃,但每个女人却心甘情愿地跳进这个苦海中,因为痛苦的爱情才能使人心醉,使人生活的有意义,有希望……”

石鹫连连敲着脑袋道:“够了!够了!你别说那么多,我发觉你跟小郭倒很像,说出来的话,都有一片令人头痛的道理,算了!我也不想了解女人!”

雅丽丝笑道:“这就是最聪明的男人,女人是给男人爱的,可不是给男人了解的,假如你一眼把一个女人看透了,那个女人对你就完全没有吸引力了!”

石鹫叹了口气,他发觉他是越来越不懂女人了。

以前,他常自诩为女人的权威。懂得一切女人的心事,现在他才知道自己有多幼稚了。

不过,他也发现女人越来越可爱了,尤其是眼前的这个雅丽丝,她不但有美丽的身体,还有脑筋、有内涵。

男人经常不喜欢有头脑的女人,因为她们事事争先,好出主意,要压在男人上面。

但雅丽丝却不是这样的,她的内涵虽深,却不乱作主张,她也懂得什么时候开口,什么时候闭嘴。

石鹫却为了一件事情烦恼了──要不要娶她作老婆。

他一心一意在盘算这个问题时,几乎忘了一件事,雅丽丝目下还是伊加拉汗的王妃。

若是伊加拉不同意放人,即使他们两厢情愿,也还是配不了对的。

大队终于到了疏勒部了,这儿是最典型的牧野,风吹草低时,可以见到其中蠕蠕而动的牛羊。

郭英也知道自己找对了地方。

因为他发现了许多其它部族的侍从卫士们,三五成群地出现在市集中,他们是跟随他们的王公前来的。

那些王公们没有伊加拉汗那样高的武功,而他们又是最重视自己生命安全的,所以每到一处,都要带着大批的卫士。

这些武士们是不能进王宫去参与机密的,所以王公们在宫内集合时,他们就在街上游荡。

疏勒部在疏勒川畔,因为有河流,就有了树草、绿洲,更因为有了阴山的遮挡,拦住了漠上的风沙,这儿就成了塞外的一个天堂。

街上很热闹,充斥了各种的商店和货贩,郭英是从中原内地过来的,却不得不承认此地的繁华。

街道不大,房屋也不多,因为回民们还习惯于野地幕居,只是汉人们在这儿建起一些简单的木屋而已。

可是这儿却充斥着人群,也充斥着各式各样的好东西;绸缎、珠宝、以及刀剑兵器是最多的。

还有许多波斯和大秦的胡贾,带来各种异域的珍品。

扎下营后,石鹫、郭英带着雅丽丝和小倩,他们是到疏勒王宫去找伊加拉汗的,可是在路上,他们就被街上的形形色色所迷惑了。

雅丽丝在一个胡贾的摊子看见了一串水晶的手镯,颜色淡紫,晶莹透澈,不禁爱不释手了。

郭英道:“王妃既然喜欢,就买下来好了!”

“可是这次出来,我没打算要买东西;也没带钱!”

“没关系,我身上有,算我送给你的!”

雅丽丝十分高兴地谢了一声后,就专心地开始挑选,她把那只紫晶手镯戴在手上再三地欣赏。

而后她又开始去试戴其它的珠宝首饰,就像是个儿童进了玩具店一样。

石鹫叹了口气,他知道珠宝对于女人的诱惑力,于是他叹了口气道:“买吧,你喜欢什么,统统都买下来!”

雅丽丝兴奋地道:“你有钱?”

“没有钱,但是我有金,黄金到那里都可以换成钱的,所以你尽管买好了!”

雅丽丝欢呼了一声,开心挑选了好几样,她的眼光倒是很高,选的都是些贵重品,足足挑了有半天时辰,她才决定了五六件。

她回头看已经不见了石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鹫与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