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鹫与鹰》

第14章

作者:司马紫烟

前后相距有十来丈;石鹫的水功是从小锻炼的,目力也特佳,所以能看得见。

相信前面的人影还没有发现他,不过他也不敢超前追上去,只有在后面远远地跟着。

他发现前面的青青夫人手足很笨拙地向前划动着,难怪进行不快而被追上了。

她可能根本就不会泅水,只是仗着荷茎能维持呼吸,以及学过武功,身手较捷,才得以前进。

因此,她走一阵,还必须歇下休息。

石鹫倒是相当佩服青青王妃,她不识水性,居然也能想到利用荷茎换气而在水中潜行得这么远,这实在很不容易。

因为一个不会泅水的人,在水中手脚的应用难以配合,进行时要化费几倍的气力。

青青王妃在面前,似乎慢慢地也摸到了诀窍,进行的速度也约略增加了一点,可是石鹫却在后面心头猛跳。

因为他又看见另外一条黑影迅速地迫近过去。

那是一条鳄鱼,跟一个人差不多长,这是一种产于江河大泽中的巨兽。水陆两栖;在这个地方是不应该有的,除非是被人移来豢养在池中。

石鹫是知道这东西的厉害的,也知道青青王妃断然难以抵敌它的攻击,一急之下,飞速地冲了过去。

那条巨鳄已经追上了青青王妃,张开大口,朝她的腰间咬去。

青青王妃根本无法抵抗,一口被咬个正着,手舞足蹈地挣扎着。

石鹫赶到后,倒是不敢怠慢,抽出腰间的短刀,一下子扎进了鳄鱼的喉管,顺势向下一拉,锋利的刀刃加上石鹫的神力,一下子就割开肚皮。

鳄鱼痛得张开了口,把青青王妃放开了,而且也带着一片血水,向水底沉去,很快就不动了。

青青王妃也灌了好几口水,石鹫忙过去托住了她,浮上了水面,还好不远处有一丛荷花,他把人托过去。

原来这池水颇深,荷花本是无法生长的,疏勒王为了要点缀江南风光,倒也煞费苦心的。

他是用长毛竹插入池底为托,搭成一个架子,再把大水缸沉入水中,放在架子上,缸中贮了一半淤泥,再把荷实种在泥中。

每七八缸系在一堆,所以在水面上看,那些荷花东一丛,西一丛,颇为别致。

这也容易造成别人的错觉,以为荷花生长的地方,水一定不会很深。

石鹫把青青王妃托到荷丛下,一面藉上面的荷叶掩遮,使他们不易被人发现。

一面也可以利用水缸踏脚。

那些水缸约在水下半丈,一站在上面,可以露出头来。

他同时也在青青王妃的胸腹处推拿了一阵,把她的脸俯向水面,慢慢提起身子,吐出腹中的积水。

因为是在水中,他只能采用这个方法。但也幸亏在水中,利用水的浮力,不必过于费力。

吐了十几口水后,青青王妃就恢复了清醒。

石鹫怕她误会挣扎,连忙低声说:“夫人,别动,我们仍然在水中,刚才我杀鳄鱼救夫人时,已经惊动了水阁上的人。不过还好有这丛荷叶来遮掩,他们没有发现有人潜入的,还以为是鳄鱼为了要抢食而争斗……”

青青喘了两口气,点点头也低声道:“我知道,谢谢你救了我,咦!你的脸很熟,我好像见过你!”

石鹫笑道:“夫人!在石室中就是我放夫人的!”

“啊!我记起来了,你就是秘室中解救我自由的那个汉子,这是你第二次救我了。”

“两次都是碰巧,不足挂齿。”

他的手还托着青青王妃。

青青微感不安地道:“你把我放下来好了,我已经没事了。”

“夫人被鳄鱼咬在口中没有受伤吗?”

青青运了一下气道:“还好!那畜生咬得并不重,我也运气抗了一阵,大概没受伤。”

石鹫放开了手道:“这种巨鳄一咬之力十分强大,我曾经亲自目睹它把一艘大船的舵板一口咬碎,夫人居然能抗受它一咬而不受伤,足见内功精纯!”

青青叹了口气道:“可是若非你相救,我仍然会被它活活地拖下池底淹死在里面。”

“那是在水中,若是在岸上,夫人要除去它,不过举手之劳,我回到王宫中,知道夫人也去了,杀了好几个高手,那些都是金衣剑士……”

青青一叹道:“我的武功仍然高不过伊加拉汗!”

“啊!大汗的武功会如此高强吗?”

青青一哼道:“他偷去了我的万象心笈,而我则被他囚禁在地牢中十五年,目前自然是不如他。可是我还留下了最后的两篇,那是他的克星,只要再过两三年,我就不再怕他了,那时我再来收拾他!现在我只能收拾那几个叛徒,让他们知道背叛我的结果!”

石鹫失声道:“你真的是传言已死的青青王妃了!”

青青怨声道:“我是传言已死的柳青青,却不是什么王妃,你以后也别那样称呼我了!”

“是的!夫人,你跟大汗木是很恩爱的夫妇,怎么会反目成仇。弄成这个样子的呢?”

青青神色一厉道:“这是我们的事,你少问!”

“好!夫人既然不愿意我知道,我不问就是!”

青青顿了一顿才道:“你也是伊加拉的金式剑士了。”

石鹫道:“是的!我是今年才被聘选的,才半年多!”

青青又问道:“你到这儿来干吗?”

“因为夫人在宫中杀了人,我是来通知大汗的!到了这儿又发现了夫人的形迹,我们就悄悄跟了进来。”

青青忽地一笑道:“是你把我从地室中放出来的,你还敢去通知伊加拉。”

石鹫一笑道:“我是悄悄进入地室的,因此没人知道是我把夫人放出来的,夫人总不会去告诉人吧!”

青青笑了一笑道:“在地室中我的神智还没完全清醒,所以才会对你动手,现在我又欠了你一次情。当然更不会害你了,可是你跟那个女人到地室中干吗呢?据我所知,那是他最秘密的地方,从不准人进入的!”

石鹫顿了一顿道:“老实说。我是为他的藏珍而去的,那知道会碰巧看见了夫人。”

“藏珍?伊加拉会有什么藏珍?”

石鹫道:“伊加拉汗为大漠之王,富甲天下,相传他的秘密宝库中,藏着一大笔罕世奇珍。”

青青忍不住笑起来道:“他是个穷光蛋,早些年连他的族人都养不活,怎么会成为富甲天下的大富翁了呢?”

石鹫道:“这是真的,他的宝库中堆着几十万两黄金,而且他出手豪华,生活奢侈极了。”

青青大笑道:“那是他故意豪华状,宝库中的金子也只是堆起来骗人的,里面都灌了铅,实际上恐怕连十分之一都不到。大漠上的王公有一半都比他强的,只是他不像那些人,把到手的财富藏起来。他把钱都化掉了!”

“这实在叫人难以相信。”

“有什么难以相信的,沙漠上本就贫瘠,他还要负责几万人的生活。每年能有多少钱收入……”

石鹫试探着道:“听说大汗另有财源收入。现在他的族人根本不事生产,整天只是在练武作战备,而大汗却有用不完的财源来供养他们。”

“这我知道,办法还是我想出来的,那些财源也是我为他开辟的。”

“这些年来,他还在干着那种勾当?”石鹫心中一动,这正是郭英要来调查的内情,果然有些眉目了。

但他口中却不便承认,继续问道:“夫人说的是什么勾当,我只听说大汗在内地经营了很多大生意,每年都替他赚钱进亿万资产,所以才成为大漠上最有钱的人!”

青青冷笑道:“这倒也说得过去,他的生意是一本而万利的,噫!你是金衣剑士,应该知道他的生意的。”

“我才来半年,而且跟一个叫郭英的小伙子,被任命帮助伊丝妲公主镇守王宫,所以不知道其它的外务!”

“这就难怪了,你是为了发财才到伊加拉宫中去的。”

石鹫一笑道:“我在大漠上原本是干没本钱买卖的,有横财可发,我自然不会错过机会!”

“那你到伊加拉手下做事可是找错地方了?”

石鹫笑道:“不会吧!不是我一个人如此想,动这脑筋的人多着呢,而且那宝库中目前所有的财富也不少!”

青青冷笑道:“那就可以算财富了吗?你的眼光也太浅了,大漠上虽然穷,珠宝却多得很!”

石鹫道:“我当然也不是没见过世面,所以我对那些黄金珍宝并没有看在眼中,我要找到的是一些稀世之珍!”

青青笑笑道:“那些东西不会藏在伊加拉宫中的!”

石鹫连忙道:“藏在那里?”

问完了他也自知很傻。

因这个问题除非是问伊加拉汗本人,否则很难得到答案的。

但是青青居然回答了:“我已经被他囚禁了十几年,所以一时无法回答你,不过我一定会找到那个地方的。只要我找到了那个地方,我一定会满足你的要求,送你一笔一世享用不尽的财富!不过目前你必须帮我一个忙,我要杀死两个人!”

“夫人要杀谁?”

“苏巴旺和李龙兴两个贼徒?”

“这两个人都是大汗的贴身侍从剑士,难道跟夫人有仇隙不成?”

“当然有仇了,他们出卖了我,而且故意陷害我,使我形成疯癫,害我沉冤至今!”

石鹫不禁一怔道:“这个在下就不懂了,要想使一个人成为疯癫是极为困难的事?”

“那个苏巴旺是藏边柴达木派的弟子,他们有一种葯,服后能令人迷失本性,我的疯癫便是他们这种葯造成的!”

“他们为什么要如此陷害夫人呢?”

“自然是要叫伊加拉认定我是疯狂了。”

“这……似乎不太可能吧!据夫人说被囚禁在这地牢内已有十几年了,而大汗也经常下来探视夫人,纵使夫人被他们陷害成疯狂状态,也不过一时的事,总不能长时间的在疯狂中吧!”

青青王妃道:“不错!假如长期陷于神智不清醒的状态中,人早已真疯了,他们为了榨出我武功的秘密,不敢使我真的成疯,只有在必要时才施术!”

“什么叫必要的时候施术呢?”

“前几次他们是用葯物使我迷失本性的,在我丧失理智时,他们不知是如何施的术,那个金姆身边有一面小镜子,只要一看见那面小镜子,我就会神智不清了!”

石鹫道:“原来是这种手法,那是一种催眠术,施术者在施术时,指定一种信号或信物,被催眠的人平时完好与常人无异。只要指定的信号或信物出现,被害人立刻就会失去控制的,听任施术者的摆布了!”

青青王妃道:“正是如此!那个苏巴旺对我施术时是用一面小铜镜,只要那面铜镜对我晃一晃,我就会神智昏迷了。那面铜镜就保管在金姆身边。金姆就是被你们杀死的那个老虔婆,她整天守着我,每当伊加拉要来看我的时候,她就取出那面小镜使我进入疯狂状态,所以在伊加拉的印象中,我始终在疯狂中。”

“夫人也一直没有机会告诉大汗这件事?”

“没有,因为金姆不给我机会。”

“就这样一过十几年。”

他的声音不自主的有些恐惧。

青青王妃一笑道:“你别害怕,我现在已经好了。被他们陷害了五、六年后,我已知道严重性了。我若是给他们施术太多次,我就会真的成疯了,但又无力禁止他们的施术,唯一的办法,就是假装渐渐陷入疯狂,使他们以为已弄假成真,其实后来的几年,我已从葯物的禁制下渐渐恢复了。”

“夫人说他们要榨取你武功的秘密。”

“不错,万象秘籍的内家心功篇。”

“那是什么东西?”

“那不是东西,是一部练武的秘籍。是我在一座古幕中发现的,伊加拉得到的是外功篇,练起了一身杰出的武功,我则先练内家心功,才有点成就,却遭了毒手。”

石鹫不太感兴趣地道:“一部功笈有什么了不起,我就不信这一套,我的武功是无师自通,从没投过师父,也没有得到什么特别传授,可是我不信会输给那一个。”

青青一笑道:“你是天生的禀赋好,又加上自己的苦练和领悟,自然也有成就,但你若得到了正确的方法,成就会更高,像伊加拉就是一个模子。”

石鹫道:“那部万象秘籍有没有被他们得去了呢?”

青青道:“没有!我练成之后,熟记其中要诀,把它烧掉了。全部的功诀就留在我肚子里。”

石鹫一笑道:“夫人倒是很有心计的!”

青青冷笑道:“幸亏如此,否则我早就被他们杀死了,这些年来,他们想尽方法,就是在榨取我的那些秘密!”

“这么说来,一切只是他们的阴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鹫与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