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鹫与鹰》

第15章

作者:司马紫烟

郭英道:“这可很难说,虽然朝廷会保护他们,而且在边境也派驻了重兵,但罗剎人若是借个小故,轻骑騒扰,还是防不胜防的,即使等事后朝廷的大军来帮忙,把罗剎人赶走,已经太晚了,他们已经受到损失了。再说,朝廷最多只能尽到替他们把外夷驱走。不可能为了他们劳动大师,远征罗剎的,也不可能长日把大军派驻他们的境内。为了这些因素,他们是不敢得罪罗剎的!”

石鹫是在大漠上长大的,对这种情形倒是很清楚,叹了口气道:“这些小邦国的处境实在太为难!”

郭英道:“是的,不过这也怪不得朝廷,实在是距离太远了,鞭长莫及,只有寄望于他们自己能有一点自保的力量。若是外夷大举侵犯,朝廷必然会出军协助的,若是小规模的冲突,只有靠他们自己了,所以能不得罪罗剎,还是尽量不去得罪。”

石鹫想想道:“假如罗剎人提出合兵侵犯中原,他们拒绝了,不就是得罪了罗剎了吗?”

郭英一笑道:“这是关系利害的重大问题,大漠上的精兵虽多,但是究竟不足与中原相抗的。进兵中原不但徒事牺牲,替罗剎人打头阵而已,对他们本身却全无好处,这些王公们不是傻瓜,谁也不会答应的,但明白的拒绝,是会得罪罗剎的,所以只有设此敷衍下去!”

“怎么敷衍呢?这种事只有答应或不答应两个回答!”

郭英道:“不见得,在这种国际之间的谈判问题上,有很多大学问的,伊加拉汗必然是遇到了一个难题,无法回答,所以才硬推给我!”

“推给你有什么用呢?”

“用处大了,你没听他说吗?他授我全权,要我斟酌情形,不妨都答应下来!”

“答应下来?那怎么行,若要你签下什么合作出兵,你也答应了下来吗?”

“当然了,伊加拉汗授权我可以全权作主的!”

“可是他真会支持你出兵吗?”

“这就很难说了,假如事情的发展对他有利,他也会考虑的,但问题在于别人对这件事不会认真的!”

“为什么呢?”

“因为我只是代表,而不是他本人!”

“可是你是经他全权授权的。”

“话是不错!但易地而处,换了你是别族的王公,你会相信我这个代表所答应的一切吗?”

石鹫不禁楞住了!

郭英笑笑道:“你也无法相信的,所以我才说他是老狐狸,他叫我代表,而且还授意我不妨偶尔答应各种条件,这样避免开罪罗剎入,但实际上我的答应却不发生多大作用的!”

“假如大家认真了要他实践呢?”

“石老大,你太天真了,邦族之间,连白纸黑字所定的条件都未必作得了数,更没有一诺千金的事,你放心好了。他如果不存已履行条约,尽有法子来推翻的!”

石鹫抓抓脑袋道:“我的确不懂,小郭,只可惜我不能去开会,否则我倒真想去瞧瞧是个什么情形!”

“你有兴趣的话,自然也可以去的,每个王公都可以带一名随员的,你当我的随员好了!”

“那怎么行!伊加拉指定要小倩参加的!”

“他指定他的,我并不是每件事都要听他的!”

“小倩肯答应吗?大汗当面指定她的!”

郭英道:“我指定的却是你,代表的人是我,我有权指定随员的,她若是反对,我就立即处决了她!”

石鹫笑了一下道:“小郭!你好象很讨厌她!”

“不是讨厌她,我认为她太过自作聪明了,管的闲事太多,她自以为很聪明能干,事事都要插一手,但显然她的能力并不足,这种人若赋以太重的权势,会误事的,我要教她学着收敛点,这也是为了伊丝妲好!”

这番话说的很大声,像是故意说给什么人听的。

石鹫的耳朵很尖,也听见帐篷门口有细碎的脚步声移近,然后又悄悄的远去。

这所帐篷是郭英的居处,只有小倩一个人可以进入的,那个偷听的人一定就是她了。

于是他向郭英笑了一笑,也告辞出来了。

第二天早上,王宫中已派人前来相请郭英对小倩道:“小倩!你不必去了,让石大爷跟我一起去好了!”

小倩居然连理由都不问,立即答应了道:“是的,这样最好。本来,这种会议也不该有女人参加的,除非王公是女王,才会允许女人当随从。大汗昨天仓促决定,没考虑那么多,倒是公子想到了!”

她居然还能找出理由来,解释自己被黜换,那是为了一旁还有随从的卫士,她多少要留住个面子。

郭英笑了一笑。

小倩替他们把王族的衣冠都准备好了,因为参与这种会议,只限于王族,礼仪上是错不得的。

而小倩连夜将衣冠备妥,可见她已听见昨夜的那番话。

郭英和石鹫穿戴整齐,骑上了骏马,再度向王宫进发。

这次跟昨天可不一样了。

昨天他们是悄悄的溜进宫的,今天却是在马上堂而皇之地进来,前行有人开道引路,两旁有人举戈敬礼。

石鹫虽然迭经风浪,出生入死都不当一回事,可是他却没经过这种场面,有点心惊胆颤的。

郭英却十分从容,含笑点头回礼,恰如其分。

这使石鹫暗暗佩服,心甘情愿地承认自己不如人,在气度修养方面,郭英是高出他很多。

再度来到湖畔船坞前,疏勒王阿不都拉亲自在旁迎迓,完全以王公之礼来对待他。

郭英展示了手上的戒指道:“伊加拉汗因为族中发生了紧急事故,必须要赶回去,要我代表他来参加会商。”

阿不都拉笑道:“我知道,我知道,昨天晚上他还特地先到我的地方,告诉我这件事后才走的!郭公子,今天的会议要决定许多事,都要看你的了。”

郭英一楞道:“怎么!大汗晚夜见过王公?”

“是的!这次会议要商讨的事很重要,伊加拉是最大的一族,大家都要以贵族的态度为主。可是伊加拉却不肯作太肯定的回答,他说族中的事务,大部份由他的女儿伊丝妲在管,昨夜他来说,郭公子可以全权作主。”

郭英道:“我也不能作太多的主的!”

阿不都拉笑道:“郭公子不必太客气,大家都知道,伊加拉汗打算在不久之后,逊位给伊丝妲,而郭公子跟伊丝妲是最亲密的朋友,照我们大漠的习惯,这汗位迟早是郭公子的,这次会议本来也该由郭公子来参加最适合。”

郭英正要表示反对以及提出辩解,石鹫却飞快地接着道:“将来的事暂且不谈,至少就目前而言,伊丝妲公主对郭公子的倚重也是无人能及的,举凡族内大小的事务,每一件都要经过郭公子的同意才予以施行,所以,你们这个会,在一开始就该邀他来参加的。”

阿不都拉连连点头道:“不错!不错!郭公子在伊加拉的重要性我们都知道,只是名义上仍须邀请王公参加,再由他们自行指定代表。像会中几位王公都是如此,我们本来也以为伊加拉王兄会请郭公子代表的,那知道他居然自己先来了。”

经他们两个人如此一说,郭英倒是不便再加以推辞了。

因为事实上确实如此,尤其是近两个月来,伊加拉汗根本不管族中事务了,所有的族政全由伊丝妲来决定。

而伊丝妲则无论事大事小,都要找郭英商量。

这倒不是郭英喜欢管闲事,而是他发现伊丝妲根本不懂得处理政务,甚至于连老早的伊加拉汗也是一样。

他们处事的时候没有原则,全凭当时的喜憎好恶来作决定,那样有时虽颇具人情味,有时则难免失之于偏,难以公正了。

郭英冷静地分析事实情况,作成建议,伊丝妲几乎每次都能接受下来。

这当然使得郭英很高与,也不知不觉间,他着实替伊加拉放出了不少的力,而族中的上下长老也都对郭英十分尊崇。

因为郭英所干预的政务,确实使他们心悦诚服的,合乎公平而公正的原则。

当然也有一些年轻而野心勃勃的贵族们,心中很不高兴,他们都是伊丝妲的追逐者,将来希望成为王夫的。

只不过伊丝妲的本身条件太优秀了,骑马、射箭、击剑,甚至于角力,族中年轻的子弟没有一个能胜过她的。

也使得这些青年们一直无法脱颖而出而被伊丝妲看中的。

不过,他们没死心,仍是耐心地等待着。

伊丝妲总要嫁人的,伊加拉汗无后,不可能将她外嫁,或者招一个别族的王公子弟。那样一来,伊加拉部就会归并到别的部族去了。

伊丝妲的丈夫多半会在本族中选取,他们仍有希望的,直到郭英的出现,他们才打消了这个念头。

郭英是汉人,虽是外族,却没有权利的冲突,他成为王夫,也不可能将伊加拉部归并到汉族去。

因为汉人并没有部族的制度,而汉人入赘回族的事例倒很多。

心中尽管不痛快,却没人敢形于色,大漠子弟,为了争夺所爱,可以提出决斗的要求的。

郭英的剑技在竞技会是有目共睹的,谁也不会活的不耐烦了才去找他决斗。

后来再看看郭英处事的冷静与细心,那些年轻人才心平气和地接受了郭英,认为他是比别人更具有资格来娶得伊丝妲和统治这个部族的。

这些信念与愿望早已流传在整个伊加拉部了,甚至于也形成了对外的传言。

石鹫是听到的,但没有告诉郭英,因为他知道郭英是不可能留下来的。

他在大漠上的期限最多只有半年了,朝廷给郭英的期限是一年。

--一年之内,将大秦阿里斯王子失踪的始末调查清楚,然后给大秦皇帝一个答复。

现在已经过去了半年,但郭英也掌握了部份线索,现在正加紧搜查收集中。

伊加拉汗无疑是一个有关的人,但是在这个事件中,他的嫌疑似乎在逐渐减少,因为那些贡单上的礼品,一件也没有出现过。

雅丽丝的项链是雅里斯王子一名侍姬的失物,却未能十分肯定,因为郭英在别的王公眷属的身上,也发现了相同的几件。

这种宝石项链虽然名贵,左西方的宫廷中却并不罕见,很多贵妇人都拥有一两件的。

郭英似乎摸索到一点线索,在戮力的查证,但是石鹫却不知道进度如何,那是郭英的业务机密。

疏勒汗阿不都拉陪着他们上了同一条画舫,同水阁进行着。

他同时还试探着道:“郭公子,对俄国特使沙度夫亲王的建议,你准备要作如何答复呢?”

郭英顿了一顿,伊加拉汗根本没告诉他是怎么一回事,自然他也无法作什么答复,但是此刻他也不能对疏勒汗说出这件事,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

伊加拉汗委他为全权代表,却没有告诉他是怎么回事,这其间必然有着深意的。

因为伊加拉汗不是个胡涂的人,他也许是对郭英作一番考验,也许是对郭英的身份起了怀疑,藉此作一番证实。

郭英若是个江湖浪子,或是其它的身份,对某些问题的反应必然是不相同的。

伊加拉汗不先说明正是不给他有一夜思考的时间来想好对策,他要了解郭英立即的反应。

昨天,夜里,郭英已经想过了,也猜测过伊加拉汗一切可能的用心,他也决心要接受这一次的挑战。

现在,疏勒汗的问话正好给他一个机会了,一个探测会议内容的机会了。

因此,他笑了一下,道:“我的决定只能站在伊加拉部的立场,以伊加拉的利益安危为前提。”

疏勒汗道:“那当然,与会的人,谁都是先为自己的利害打算的,但是伊加拉部的决定对大家很重要,很多人在私下的表示,都是以贵部的意向为依归的。”

郭英不着边际地道:“正因为如此,我才要慎重的考虑,看看那些条件对我们有多少利益。”

疏勒汗道:“那当然,不过俄国沙皇的条件已经十分优厚了,我们只要配合出兵,不必长驱直入,只要攻下玉门关,以后自有罗剎的大军接手。”

郭英笑了一下道:“听起来似乎很简单,但是攻进玉门关却并不简单,而且在伊犁边境还有几万守军。”

“那不用我们担心,罗剎人会对付的。”

郭英又笑了一下道:“罗剎人若是对付不了,我们就成了腹背受敌,得不偿失了。”

疏勒汗冷冷地道:“郭公子,看来伊加拉汗并没有把事情说清楚,你也没有考虑过的。”

郭英道:“大汗对我说的很清楚,我也考虑的很清楚。”

“是吗?那么他就不在乎中原皇帝对他的惩诫了。”

郭英道:“他自然在乎,但是他却不想把全族的子弟驱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鹫与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