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鹫与鹰》

第16章

作者:司马紫烟

战斗开始的很自然。结束得更妙,两三下子就已经完结。

会场中的六名罗剎人,已经死掉了五个,石鹫杀起了性子,连那名投降的也不肯放过。

郭英由横梁上飘身落地。托住了石鹫的手道:“石老大,人家已经投降了,你就放过他吧!”

石鹫道:“大漠上只有战死的勇士,没有投降的儒夫,我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种瞻小鬼了。”

郭英道:“不过这个人却杀不得,他要留下来做证人,证明今天是他们先想杀死我!”

石鹫道:“那有个屁用,这些王八蛋我最清楚,只要一回到罗剎,他立刻又是另外一套胡说八道了。”

郭英道:“笑话!我就不怕他胡说八道,而且我也不会放他回去,等他们罗剎再派人来,当面把事情弄清楚了,再交给他们的人带走,他要是敢胡说八道,我就给他来个大卸八块!”

这时最恐慌的莫过于阿不都拉了,他拉下了苦脸道:“郭公子,这下子如何是好?”

郭英冷笑道:“有什么大了不起的,是他们自己包藏祸心,哄我们做傻瓜,来替他们打头阵,甚至于在背后扯我们的后腿,现在阴谋被我揭穿了,他又想杀我,为了自卫,我施以反击,在场各位都是目睹的!”

疏勒汗道:“不是这么说,先拔剑的是郭公子!”

郭英道:“大汗的证词有问题,先拔刀的是他的随员,我只是为了自卫!”

疏勒汗道:“我没有说错……”

郭英笑道:“我是先拔出了剑,那只是要沙度夫向我道歉,因为他侮辱了我,我没有杀他的意思,最后是他要用火枪杀死我,我才下手的,不过现在研究这些没有用,罗剎人是不会讲理的。”

疏勒汗还要开口,郭英道:“就算我承认了全部过错,一肩担负起杀死沙度夫的责任,罗剎人是否就认为你们没责任了呢?”

这一问使大家都默然了,谁也明白那是不可能的。

另一位王公叹了口气道:“郭公子,我知道你不是一个冲动的人,而且你虽是出于自卫,却也不是非杀死对方不可,我在竞技会上看过你的暗器手法,若你不存心杀他,箭大可以先射中他的手脚,这是绝对做得到的。”

这家伙年纪虽然大,说出来的话却很有份量,使得郭英无法再辩了。

那位王公又道:“罗剎人所提的合作条件也的确是我们无法接受的,他们根本无意去攻击中国,也没有这个力量,只是利用我们去拚命,等我们兵穷人尽时,不得不依靠他们,好进一步控制我们而已。”

疏勒汗连忙道:“不;他们不会这样子的。”

那位王公庄容道:“阿不都拉,这件事情大家都看得清楚,你也不必再辩了。也许你是知道的,也许你被他们蒙骗了,但不管你是那一种,这个合作计划都不可能成立了,因为沙度夫,已经被杀死在你的境内,罗剎人再也不会支持或信任你了。如要想保护你自己,最好还是跟我们站在一起,因为我们是兄弟,阿拉真神的子民永远都不会背弃兄弟的,希望你记住这一点。”

疏勒汗羞愧地流下了汗,低着头道:“可是现在我们要如何对罗剎人交代呢?”

那位老王公看向郭英道:“郭公子。我相信你一定胸有成竹,你说出来安安大家的心吧!”

郭英发觉这个老家伙还真是不简单。因此,他的答话也十分的慎重,道:“哈山王公不愧为智者,见事十分清楚,因此我也不作客套了,我杀死沙度夫是存心的。我了解他的意图后就作了这个打算了,我给他一个反抗的机会,只是使自己的脚步站稳一点!”

哈山道:“可是事情的后果你想到了没有?”

“想到了,事实上杀不杀他都一样,除非我们答应合作,否则罗剎人不会答应放过我们的,可是我杀了他,可以使我们大家团结一致,如果他不死,我们中间有些人认为跟他关系很密切,有他做靠山,不大看得起草原上的弟兄。”

疏勒汗的神色很难看,但是不敢发作。

郭英又从容地道:“再者,这件事情在罗剎那边也不见得十分支持,完全是沙度夫一个人在搞鬼,所以他才要秘密地前来,想把大家都拢络好了,再回去请求罗剎沙皇支持的,杀了他,事情反而好办!”

疏勒汗道:“不!沙度夫有俄国沙皇的手令,委任他为全权特使的!”

郭英笑道:“只是一纸手令,却不是公开的文书,那只是皇帝的私人代表,没有经过朝廷公开支持的!”

哈山王公道:“至少,罗剎沙皇是知道这件事的,我们要如何去对罗剎人交代呢?”

郭英一笑道:“我们不必交代;由中国大清朝廷向罗剎交涉去,我们只要把内情告诉中国朝廷就行了,我们是藩属,朝廷有责任保护我们的。”

哈山叹气道:“郭公子,你还不清楚局势,我们离罗剎人近,朝廷不可能派很多大军来保护我们的。假如罗剎要遣军来攻击,我们是无法等到朝廷大军来援的……”

郭英道:“我们多少还有一点自卫的力量。”

哈山道:“那当然,可是我们就是这点力量,一战之后,元气大伤,最少要十几年才能恢复,所以最好能避免战争,我们实在打不起。”

郭英道:“那只有叫罗剎人自认理屈,平息此事。”

哈山道:“问题在于他们不会讲理,他们甚至于会否认沙度夫特使的身份,否认他的使命,却说他们的亲王在回疆游历作客时被杀,这个理由连中国朝廷都无法为我们撑腰了,你要明白,我们都是一些小国外邦,中国朝廷虽然在道义上会支持我们。但不会太卖力的吧!”

言下一阵恻然,郭英也十分难过,无法为朝廷作太多的辩解,因为这的确是事实。

朝廷也是外族入主中原,内部并未十分平定,地方上零星的反抗事件日有发生,自顾尚且不暇,绝无可能为外夷去动用巨大的兵力。

想了一下,他才道:“还有一个办法,替罗剎人弄些大麻烦的事情,他们自然没精神来找我们噜嗦了。”

哈山道:“郭公子能否说清楚一点!”

郭英道:“前几个月,大秦罗马皇帝特遣王子巴里斯亲王,携带了礼品到中华朝廷修好……”

哈山道:“有这件事,可是使节团在沙漠中失了踪!”

郭英冷笑道:“大家都在揣测这是人为的,甚至于认为是我们伊加拉汗带人下的手,因为他最有可能!”

诸王都没说话,但他们的神情却似乎默认了。

郭英道:“伊加拉大汗却没有下手!”

哈山道:“这个我们不作讨论,事情也与我们无关!”

郭英道:“有关系的,大汗因为背上黑锅很不甘心,多方搜索证据,终于知道下手的是罗剎人!”

众人却是一惊。

郭英又厉声道:“阿不都拉大汗,罗剎人是借道疏勒,在你掩护下动手的,你也别推说不知道了,现在我们不要你负责,却要你合作!”

疏勒汗大急道:“这--你有什么证据!”

郭英冷笑道:“证据是有的,但最好别提出来,否则你就难逃责任了,现在有个最好的机会,全推在罗剎人的头上,把你完全撇开……”

“没有用的,全无证据,罗剎人不会承认的!”

郭英道:“巴里斯王子只是被俘,还活在人间。罗剎打算用来作人质,因此,我们只要救出巴里斯王子,由他来作证,向罗剎人问罪,中国朝廷自然也不肯放过,东面双方两个大国合力威胁下,罗剎人就没有力量来找我们了!”

大家都怔住了,谁也无法说出一个字来,这个办法如果能实行,当然是很好。有巴里斯王子亲身作证。罗剎人想赖也赖不掉。

而且在大秦和大清东西两个大帝国的压力下,罗剎人一定会倒足大楣,自顾尚且不暇,更没有余力来对付回疆的侵略了。

问题却在这个办法的可行性。

疏勒汗吃吃地道:“郭公子,这简直是开玩笑,巴里斯王子被禁在罗剎境内,有重兵禁戒看守,我们要出动多少人才能去把他抢救回来!”

郭英道:“这么说大汗是知道他被禁在那里了!”

“我……我的手下有一些人是协助将人送去的,那是深入边界的一个碉堡中,有五千人把守……”

郭英一笑道:“才五千人,我们任何一个部族,都可以派出一倍的战士来!”

“可是要通过边界,到达碉堡,一共要经过三处关隘,那儿可是有十几万的大军驻守着。”

“既是有十几万大军驻守,沙度夫为什么还要你帮忙护送,一过边境,全入了他的势力范围了!”

疏勒汗不断地擦拭脸上的汗水道:“沙度夫说这件事必须十分秘密。”

“越少人知道越好,因为这次行动中,掳获了许多价值连城的战利品,若是给其它的将领知道了,人人都要求分一份,我们就没什么好处了!”

郭英冷笑道:“鬼才相信,沙度夫是边境驻军的最高指挥官,那些将领是他的部属,怎么敢向他要求分赃。”

“不!是真的,边境驻军中的将领虽然拨在他的摩下指挥,然而却不是他的体系,跟他不太合作,只有驻在碉堡的五千人才是他的亲信手下。”

郭英道:“你还是受他骗了,这件事根本是他私下的行动,罗剎的朝廷根本不知道,他是怕机密泄漏后,会遭到别人的反对与攻击。”

“可是人囚在他那儿,别人迟早会知道的。”

“不错,若是事情成功,他会出来居功,那时他建了大功,不怕别人攻击了;若是事情失败。他可以整个推在你头上,说事情是你做的,把俘掳送到他那儿去代为看管而已,所有的责任都是你的。”

“这……不太可能吧!”

“绝对可能,这是罗剎人的惯技,他叫你协助送俘,我想一路上都是你的人出头,他只派两三个人负责连络边关的守军不加阻挡,放你们通过而已,我猜得对不对?”

疏勒汗吶吶地道:“是……是的……不过他另有解释。”

郭英冷笑道:“不管他作何解释,反正人是你送去的,事情发生在大漠中,跟他扯不上关系,自然要你全权负责,大清朝廷和大秦,你应付得了那一个,而且我们大漠上其它的盟邦也无法支持你。一则是对方的势力太强我们不是敌手,只有徒事牺牲,主要的是你闯下大祸不说,还要连累到别人。”

听郭英一说,众人又纷相指责。使得阿不都拉又急又愧,几将无地自容。

郭英趁机会再挤了一挤,道:“大汗!你实在胡涂,怎么会做出这种事的,真要事情发作起来,人家不会相信我们没份,多少都要跟你倒点楣的,而你自己玉石俱焚,全族灭亡,更是不在话下。”

阿不都拉想到了严重,吓得面无人色,其它人更是厉声呵责,甚至于有人主张要将他缚起来送去治罪。

郭英却叹道:“各位。疏勒被灭,对我们并无好处,大清和大秦都距离太远,不可能派人来接收这块土地,倒是便宜了罗剎人,强邻压境,并不是件愉快的事!”

众人这才静了下来。

疏勒汗道:“各位,你们不要以为我出来领了罪,你们就没事了,我倒霉,你们同样地脱不了关系,因为你们也得了好处,那些贡品中的珠宝,你们都分了一份的……”

立刻有人鼓噪不承认。

疏勒汗道:“各位应当记得八个月前,我送给你们一份礼……”

“那是你送给我女儿的生日礼物!”

“那是你庆贺我儿子满月的!”

“那是你给我的嫁女贺仪!”

“…………”

各种的呼声不断传出,疏勒汗苦笑道:“各位,虽然名义不同,但各位都收到了一份重礼,你们也都收下了,那可没错,你们应该想想,我平时是否那么大方的人,而且那份礼物之重,也超颔你们的想象吧,无缘无故,我为什么要送你们一份厚礼?”

郭英微笑道:“大汗!这大概也是沙度夫的授意!”

疏勒汗道:“是的,有的地方还是他自己具名,跟我的礼一并送到的,他说人人都有份,万一有了事,也好叫大家同担些责任,当然主要目的还是在争取好感。”

郭英冷笑道:“这一手倒真厉害,你们吃了肉,别人啃骨头,有了事情,却要把大家都拖下水。”

郭英又道:“王爷可能不清楚,但阿不都拉汗是清楚的,王爷找他去商量就成了,王爷德高望重,出头负责比较受人尊重,所以才请你挂个名,其实真正负责的是疏勒汗,王爷不须为此操心。”

疏勒汗道:“贡品有一部份被沙度夫拿走了!”

郭英沉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