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鹫与鹰》

第02章

作者:司马紫烟

石鹫料得不错,无常鬼的冠袍行头被人借去作案,刚刚才送回来,那个贼可能是听见他进来才匆忙离开,所以还来不及替无常鬼穿戴整齐。

殿中黑漆漆,每一尊像都阴森怖人,石鹫却不怕。

他目光炯炯,如同一只夜枭,搜索着每一个可以藏人的地方。

却没有找到那个小贼,这使石鹫十分丧气,嘴里咕哝地骂着:妈的,这个王八蛋倒是滑溜,跑得还真快,害得老子空走了一趟,什么都没捞着。

一面咕噜着,一面走出庙门,却看见一个人懒懒散散地靠着石狮上,映着月光,正在欣赏着那串黑宝石项链。

那是个年轻的汉子,长得很好看,而且个子也挺高,石鹫却一直逼过去:“好小子,你还没走,拿来。”

那汉子笑了一笑,举起那串项链道:“老兄,你说的可是这玩意儿?那可不是你的。”

石鹫哼了一声道:“但是,老子先下手!”

那汉子道:“不错!你石老哥下手的时候,我守着道上的规矩,没敢去搅和,直到你石老哥得而复失,失而复得。然后放弃了,兄弟再出手的,照规矩,你石老哥就不该再来要求插一手了。”

“胡说!老子几时放弃的?”

“石老哥,今天晚上我一直盯着那间店房,看见你老哥进进出出,最后你老哥制住了那个女的,东西就放在一边,你老哥却没有拿……”

“那是我一时没想起来。”

石鹫勉强地说着,自己也感到这个理由不太好意思出口。

汉子却一点都不在乎,笑了一下道:“石老哥!就算你一时没想起吧,可是你的人离开了那间屋子,那就等于是放弃了,这是道儿上的规矩,老哥,你说是不是?”

石鹫自然不能说是,但实在也不好意思说不是,只有顿了一顿,道:“你知道我姓石,你认识我?”

汉子一笑道:“大漠上的侠盗石鹫,加上你这份奇特的长相,以及能对大漠妖姬雅丽丝的那份定力,相信普天之下,也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石鹫脸上一惊,对方虽然是在夸奖他,但是自己今晚的那份狼狈也全叫人看去了,那可没什么光彩。

因此,他只有恼羞成怒地道:“很好,你既然知道是石鹫,就该知道我最喜欢的买卖还是黑吃黑。”

那汉子道:“嗯!对这一点兄弟也是闻名久矣,所以石老哥干的虽是没本钱的营生,大名却没在官府落案,因为那些失主都没敢去报案!”

石鹫不耐烦地道:“所以老子从你手里把东西抢了去,你也不敢去报案的。”

汉子微微一笑道:“不,石老哥,你要从我手里把东西抢了去,那麻烦就大了!”

“麻烦大了?什么麻烦?老子可是怕麻烦的人。”

“石老哥,不管你有多大的本事,甚至于跟州府、总督将军结仇都可以,但千万别跟六扇门中的人作对,因为他们会阴魂不散,整天盯住你,使你无处容身。”

“什么?你小子是六扇门中人?”

“不敢!小弟郭英,进六扇门没几年,所以还没跟石老哥攀上交情,但家父倒是跟石老哥略有交情。”

“郭英!没听过这个名字。”

“兄弟说过了,吾生也晚,无缘高攀,但是家父跟石老哥见过几次面,相处得不坏。”

“六扇门中,我只认得一个人……你是郭老雕的儿子?”

“子不言父讳,石老哥知道兄弟不是冒充的就是了,因为别人不会知道家父与石老哥有交情。”

石鹫顿了一顿才道:“冲着郭老雕,看来我也只好空来一次了……我听说郭老雕有个儿子很能干,才干了几年,就叫几个有名的黑道人物都跌了进去。”

郭英微微笑道:“石老哥言重了,兄弟侥幸是不太出名,没有人认识兄弟,不会起戒心,所以才能逮住机会!”

“铁翅神鹰的名气,已经盖过老雕。”

“那也是人家那么说罢了,家父自然也不便跟我这做儿子的争名,但兄弟自知一切都比家父差多了!”

石鹫笑了起来:“不!你是比郭老雕强,郭老雕绝不会装神扮鬼,偷偷摸摸地行事!”

郭英也微微一笑道:“家父身为天下十三省总捕,代表了王法和尊严,行事当顾全身份,一点细节都不能疏忽,兄弟却无此拘束,行事自由一点。”

石鹫顿了一顿,又道:“你说你是郭老雕的副手?”

“也是大家这么说说而已,其实十三省总捕只得一个,并没有副的,兄弟只是在家父的手下办事而已。”

“不管你是什么,反正你是帮他拿贼就是。”

郭英一收嘻笑的神色:“兄弟不是帮家父拿贼,而是为维护王法尊严,查明姦宄,绳之以法。”

石鹫道:“你不是来抓我的吧?”

郭英笑道:“怎么会呢,家父对石老哥颇为敬佩,说石老哥是人中之龙,侠中之侠。”

“算了!别给我戴高帽子了,我是什么料我明白,郭老雕不抓我,是因为我犯的案子太小,不屑于他动手。”

“石老哥客气了,你办的许多事都是惊天动地的……”

“他总不会说我的行为是对的吧?”

郭英笑道:“不然,家父对石老哥的行事一直就赞不绝口,他本人是执法者,却也因为受到法律的拘束,对一些巨姦大恶之徒,明知道他们作恶多端,却因为缺乏明确的证据,对他们无可奈何,却又不甘心由着他们张牙舞爪,因此,就须要石老哥这样的血性中人来伸张正义!”

石鹫有点感动,但他却是个不轻易流露感情的人,只是淡淡地道:“小郭,你是专门追着大案子走的,突然来到塞外,难道有什么大案子发生了吗?”

郭英道:“是的!大食王伊玛苏丹因为心慕中华文明,特地派了他第三个儿子,带了一大批礼物到中华来作访问。结果却在塞上遭到狙劫,全队六十四人全部失踪,朝廷对这件事十分重视,交在家父手中侦察,限期破案。”

石鹫一惊道:“这么大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郭英苦笑道:“由于所携的贡品中有几样是价值连城的稀世奇珍,所以行踪保密,仅知他们在边塞通过伊犁时还安然无恙,经过一个月,照理应该早到函谷关了,但是却毫无踪影呢!”

“会不会是迷路了?沙漠是很容易迷路的地方!”

“应该不至于,伊犁将军还特地派了六名精通沙漠地理的向导以及一队骑兵随行,迷路的可能性很少?”

“你查到了什么线索没有?”

“到现在为止,只有这个!”

他一举手中的项链,石鹫惊问道:“这是贡品?”

“不是的,这黑宝石虽然名贵,却无法与贡品的价值相比的,这种黑宝石据说在天方并不算是极品。伊犁将军派出接待的侍女记得王子有一名侍姬,曾经佩戴着这种项链,所以我才来看一看。”

“这么说来,那个婆娘很有嫌疑了。”

“石老哥,王子及随员有六十四人,再加上伊犁派出护送的骑兵百人,这是一支很大的人马,绝不是几个人能吃得下去的,雅丽丝没有这么大的本事。”

“那么就是大漠之王伊加拉汗了。”

郭英轻叹一声道:“我只是猜想,但未经证实前,却不能贸然地指证,伊加拉汗是回民中最强的一个酋长,若是没有证据,妄加指证,恐怕会引起一场战争。”

“这不是证据吗?”

“这只是王子侍姬的饰物,并没有载于贡表之上,而且那个侍姬也不在,不能作为证据的。”

“但至少是个线索。”

“是的,这是个线索,表示可以从伊加拉汗那儿追索下去,事实上我们早就对伊加拉汗怀疑了,他的财富太多,但他的族人多半醉心于武事,把游牧的工作都荒废了。他们多半是向别的部族买粮食牛羊来维生,这些钱又是从何而来的,再者,伊加拉汗养了数以百计的门客,都是各行各业的高手,到底是为了什么?”

“你疑心他是在抢劫,这不可能吧,沙漠上都是些苦哈哈的游牧民族。”

郭英轻叹道:“内地各大城邑都发生了离奇盗劫案,失劫的都是珠宝等珍物。”

“那会是大漠王去做的案子吗?”

郭英道:“有可能,因为这些珠宝珍奇都很独特,假如是中原的黑道人物所为,至少会有一两件出现。可是几年来,那些无头劫案的赃物竟然石沉大海,无影无迹,强盗劫财,目的是为了要化钱,那些珍宝既不能吃,又不能穿,他们拿了去藏起来,这太令人费解了。”

石鹫道:“那也不能就证明是大漠王下的手,他也不能在大漠上卖呀,大漠上没人买得起!”

郭英道:“他的办法很多,他门下有各种人才,有镶嵌的巧匠,有分割宝石的好手;能改头换面的,他加以变换了,在兰州的天宝银楼卖出去。”

“那儿现在已成了最大的珠宝出售中心了,光出货,却没见他们进货。”

“你可以利用官方的身份从中调查呀。”

“不必我出面,家父已经调查清楚了,那是大漠王的后台,货源是伊加拉汗从大食、天竺以及天方大秦等外邦交易而来的,这一点也经过证实。可是他又拿什么去交易呢?中华的产物,只有丝茶两大宗是外邦急需的,可是伊加拉汗的生意却不包括这两项。”

石鹫笑了笑道:“看样子你早就盯上他了。”

郭英道:“也没有,我是最近才到塞外的,也只是碰碰运气,这次兄弟却是专为你老哥来的。”

“为我?哈哈!看来我必然有什么把柄在郭老雕手里,他终于想要抓我了。”

“不!石老哥,家父没这个意思,他只说:我对大漠上的人太隔膜,必要找个熟悉环境的,他要我一到大漠就来找你石老哥。”

石鹫差点没跳起来:“什么?找我?”

郭英笑了一笑道:“家父说,在大漠上若有一个人敢捋大漠的虎须,那个人必然会是石鹫。”

石鹫挺了一挺胸道:“这倒不假,像我今天明知那个什么雅丽丝是他的老婆,老子还是照惹不误。”

他似乎已经忘记了刚才差一点送掉老命的事儿,郭英笑了笑,再说:“家父也说:要他在大漠上找一个真正能信得过的人,也只有石鹫。”

“对郭老爷子的器重我很感激,不过,小郭,我很抱歉,不能帮你的忙,因为我发誓过这一辈子不能做官。”

郭英哈哈大笑道:“石老哥,请你帮忙,可不是要给你官做,你不是那个材料,也没那本事。”

石鹫不禁又生气了道:“笑话,我虽然当不了官,可也见过几个官,我觉得他们给我拉马都不配。”

“就是这话,做官要逢迎上宪,奴颜婢膝,你石老哥是血性汉子,干不了那种活了,也受不了那种气,所以你帮兄弟的忙,只有事成后,兄弟一声谢谢,无功无酬……”

石鹫连忙道:“无功可以,无酬却不行,至少我顺手牵羊要捞一笔,到时候你肯么?”

郭英笑道:“兄弟这次所追的只是大食王子的失踪案子与那批贡品的下落,此外一概不管,因此,大漠王的宝库中若有其它的赃物,石老哥尽管拿走好了。”

石鹫眼中发亮道:“我们要进入大漠王的宝库中去。”

“那些贡品都是稀世奇珍,必然是藏在他的宝库中。”

“宝库在那里?”

“不知道。”

“进到宝库难不难?”

“不知道。”

“有多少人守卫?”

“不知道。”

“你到底知道什么?”

“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什么都不知道,我怎么帮忙法?”

郭英一笑道:“我知道大漠之王又要召开竞技大会了,这次的竞技项目是赛马、骑术、轻功和擒拿术。”

石鹫道:“赛马和骑术,老子倒是不在乎谁。”

“我知道石老哥有一匹千里名驹火龙,是真正的汗血种,而且石老哥的骑术更是无人能及。”

石鹫笑了起来:“你这小子早把我打听清楚了,不过轻功和擒拿术老子可不太灵光。”

“这两项小弟还勉强可以巴结。”

“就算我们能在这些竞技项目上压倒别人,弄了个第一,又能怎么样,最多捞它个几百两黄金作东而已,老子却不稀罕那些钱!”

“那是正正经经赚来的金子。”

“老子化的钱没有一个是正正经经的,上面不带血腥气,化起来没意思。”

“那不妨先存起来,等到宰了伊加拉汗再化,那时候金子上就有血腥气了。”

“可是听说在竞技会上夺标的人,多半要在他的手下去当奴才,老子可不干。”

“不是奴才,是供奉;大漠王对有才华的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鹫与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