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鹫与鹰》

第05章

作者:司马紫烟

倒是那些王公贵妇们,一个个珠光宝气,郭英的眼睛渐渐地发亮了起来,那倒不是贪婪,而且他至少找到了三件在记忆中很熟悉的珠宝。

那正是失窃的贡品,也是他追查的目标。

看来自己的研判与调查没有摸错方向,问题是如何进一步地深入搜集证据,他暗暗地记住了那几个珠宝的主人。

因为有两件是戴在两个美丽的女孩子身上,他不便紧盯着人家看,所以只有做了个礼貌又欣赏的微笑,似乎在赞美对方。

这种无声的语言运用得是很成功的,那两个女孩子心中好不得意。

不但连连地对他拋过微笑来,而且也打算过来跟他搭讪了,郭英也作丁一番准备,想从不着痕迹的说话中套套对方的口气。

但是煞风景的是伊丝妲伴着一个壮如天神般的中年王者走了进来。

贵宾席中的人也纷纷起立,弯腰躬身,是名震大漠的伊加拉大汗来到了。

郭英虽然事先已经有了极深的印象,也曾见过伊加拉汗的各种姿势的画像。可是今天见到本人,才知道画像都缺少了精神与灵魂。

那股王者的气势是画师们抓不住的,他老远就能给人一种震栗的感觉。

郭英已经是个技击的高手,然而,当伊加拉汗来到他身前时,他居然也难禁心悸,这证明了伊加拉汗的威势。

他不仅是在大漠称王,在武功的领域里,他也是极尊的强者。

伊加拉汗一路向人随便地点头,口中打着招呼,嘴角含有一丝骄傲的微笑,带着一种目空一切的神态,慢慢地走向郭英。

而且他的眼睛也一直盯着郭英,像是两柄锐利的刀子逼刺过来,使人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但是郭英却很自然,虽然他心里也有点紧张,但是职业性的训练使他能够在这种目光下不致慌了手脚!

他是捕快,是专门抓罪犯的,通常只有他用这种目光在看罪犯,使对方无所遁行,因此,他至少不会被别人的眼光看的手忙脚乱。

伊加拉汗来到他面前时,他才拱拱手,懒懒散散地叫一声:“大汗!”

伊加拉汗居然朝他点了一下头为礼,然后似笑非笑地问他,冽嘴道:“你就是我女儿说的郭英!”

郭英点点头道:“是的,我不知道公主是如何说我的,但是,我这名字却是如假包换的真名本性!”

伊加拉汗道:“我并没有说你报假姓名!”

郭英笑道:“但大汗再问我一遍的意思,就是要我证实一下,郭英两个字是否我的真姓名。”

伊加拉汗笑道:“你很会猜人家的心事。”

郭英道:“我只是喜欢自作聪明和卖弄聪明而已!”

伊加拉汗点点头道:“很好!一个懂得说这种话的人,就是一个真正聪明的人,而我也一向很欣赏有头脑的年轻人,你是来参加竞技的?”

郭英道:“我已经报了名!”

“你怎么会突然有兴趣跑到大漠上来呢?”

郭英笑笑道:“我是个浪子,浪子是永远不停止流浪的,飘到那里就是那里。”

“这是你真正的理由吗?”

“不是的!但是这是我比较说出来不脸红的理由,另外还有两个理由不太说得出口!”

“没有关系!在我的面前你无须拘束,尽管说好了!”

“好!第一、我听说这儿的女孩子很漂亮,第二、我在中原混得不太好,这样子说大汗满意了吗?”

伊加拉汗哈哈大笑起来:“很好!很好!你的口才很不错,我很喜欢口才好的年轻人,不知道你的武功是否像你的口才一样的好!”

“我的武功很平凡,没有什么精妙的招式!”

“那你怎么敢来参加竞技,你要知道,我这儿参与竞赛都是一些绝传的高手!”

郭英一笑道:“若是个别表演,我就不来献丑了,但听说大汗这儿的竞技是对手互搏,那样我还有点机会,因为我的武功虽然是杂凑不成套的,却很管用。”

伊加拉汗笑道:“管用的武功就是好的!”

郭英顿了一顿才道:“听说大汗对于竞技提出的彩金很高,第一名是黄金百两!”

“不错!第二名是五十两,第三名是三十两,连第四名也有黄金二十两!”

“设这么多名次干吗?”

“本来是只有两名的,可是这一次参加的人数较多,比剑的共有二十四人参加,首先抽签作对较量。胜者晋级,败者淘汰,要想进入到前四名,至少还要连胜两场才行!”

郭英插口道:“连胜两场后,还有六个人呢?又怎么取得前四名呢?”

伊加拉汗笑道:“六名对决,负者都是第四名,三名胜者轮流对决,全胜者为第一名,全负者为第三名,若是三个人都是一胜一负,则各得彩金百两。”

“哦!这么说来,光是一场比剑,大汗就要付出好几百两黄金了。”

伊加拉汗笑道:“没关系,只要能发现真正的人才,我多付几两彩金也是高兴的!”

郭英笑道:“竞技时不限生死吧?”

“是的!虽然是希望点到为止,但是刀剑无眼,死伤在所难免,怎么样,你是不是怕死呢?”

郭英笑道:“我是有了名的浪子,怎么会怕死呢!我只想问问清楚,若是连胜两场后,进入决赛时,对方若是被杀死了,他的彩金是否可以并入给胜方获得……”

伊加拉汗看着他道:“年轻人,来此参加竞技的都是顶尖好手,你能通过一场就很运气了。因为这是我举办的竞技,外来的报名者有多少,我也派出多少名金武士参加第一场竞技,这一场就很不好过!”

郭英道:“我是为了黄金才来参加竞技的,我欠了一屁股的债,亟须要钱来还债。”

“你会欠人家的债,浪子也会欠债吗?”

郭英道:“是的!我欠的不一定是钱债,但是了断麻烦最好的办法还是多给人一点钱,我的债就是这样欠下来的。虽然我的债主们并没有追着我讨债,可是我若不赶快还清,会日夜不得安宁的。”

他的解释实在难以令人满意。

伊丝妲皱眉道:“郭兄,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呀!”

郭英苦笑道:“我说的是浪子的苦经。”

伊加拉汗却大笑起来道:“有意思,有意思,小伙子,你真是个有意思的人,这样吧!你每胜一场,本汗就付给你彩金百两黄金。给你去偿还那些风流债如何?”

郭英摇摇头道:“我不要,我只赚我该赚的……。”

伊加拉汗又看了他一眼,脸上露出极为欣赏的笑意道:“随便你好了!反正我准备了五百两黄金,只要你有本事,你可以尽管赢,赢多少都行。”

一面笑,一面走到台上的特别席去。

伊丝妲看了郭英一眼才低声道:“郭兄!我父亲从没对人说过这么多的话,看来他对你的印象很不错,只是你说的那些债,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郭英苦笑了一声道:“我在中原留不住身的原因,公主是否听人说过了?”

伊丝妲笑道:“听说一点,你好象跟好几个武林大家的女儿都有上一手,弄得他们都要杀你。”

“那个我倒不在乎,只是对那些女孩子很抱歉!”

“这就算是你欠下她们的债了。”

郭英只笑了一下道:“这算是一份亏欠,但不必急着还的,只是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不得不买些漂亮珍奇的珠宝送给她们,因而欠下了不少债。”

“她们会要你的东西吗?”

郭英道:“女孩子没有不爱美的,也没有不爱珠宝的,何况我送给她们的珠宝不但很值钱,也很珍奇特别,所以她们都收了下来,所以我也背下了一屁股的债。”

“她们不是中原有名的武林侠女吗?”

郭英轻叹道:“中原的女孩子会武的不多,只要会舞两下刀剑,骑骑马,就被人称为侠女的。至于她们之所以有名,只不过她们的父兄在武林中很有地位而已。”

伊丝妲笑笑道:“你交往的女孩子也很庸俗的!”

郭英苦笑道:“假如不是这种庸俗的女孩子,怎么会对一个浪子感兴趣呢?如果她们不是那么现实庸俗,我恐怕早就娶了其中一个,放弃了浪子的生涯了。”

伊丝妲看了他一眼道:“浪子居然也有成家的意思!”

“我不是喜欢做浪子,只是我一直没找到一个能跟我倾心相爱的对象而已!”

“你对什么样的女孩子才有兴趣呢?”

“我对任何女孩子都有兴趣,当然,有一些基本的条件是不可缺少的,比如说。她必须会点武功,也必须认得几个字,而且长得也要过得去,年纪不太大,也不太小!”

“前面三个条件倒还平常,那最后的一个却令人费解,你说的不太大又不太小是怎么个范围呢?”

“大不超过三十五岁,小不得小于十七岁。”

“为什么要加上这个年龄的限制呢?”

郭英道:“我现在是二十八岁,若是对方大我个七、八岁,实在不太相称,女人比男人老得快,再过七八年,她就像我的妈妈了。至于太小的女孩子,任性胡闹,既不懂事又不解风情,交往起来太乏味。”

伊丝妲笑道:“听来也颇有道理,难怪六年前我跟石老大相约后,他根本没把我当回事,原来是嫌我太小了,你们男人都有这个毛病。”

郭英笑道:“这不是毛病,是一种良心的责任,女孩子没长大前,对感情的选择也不够成熟。就以公主来说好了,现在你是否还愿意嫁给石老大呢,就值得斟酌了。”

伊丝妲轻轻一叹道:“石老大是个很好的男人,但是却不是我想托付终身的对象,我感到对他很抱歉。”

“那倒大可不必e他根本也没把你当作恋爱的对象,他心中只有一个可爱的小妹妹的印象。”

伊丝妲笑道:“我慢慢也了解了,所以后来几年,我虽然一直很清楚他的行踪,却没去找他,少年时的那份情意虽美,但只是友谊而已。”

“我知道,所以我不跟太年轻的女孩子打交道,她们的感情太冲动,太容易爱上不该爱的人。”

伊丝妲微笑道:“郭兄,你这个择偶的标准并不太正确,一个女孩子是否值得爱与年龄无关。”

郭英道:“不!大一点还可以将就,但年纪太轻的可不行,我宁可再等上两年去认识她们。”

伊丝妲微笑道:“郭兄对女孩子似乎颇有研究的。”

郭英笑道:“这也是浪子的功课之一,一个浪子生活中四样东西绝不可缺少,就是剑、女人、赌和酒……”

伊丝妲似乎很喜欢和郭英谈话,但是台下已号角频催,骑赛即将开始。

她才恋恋不舍地道:“郭兄,我要走了,这一场关系很重大,有两位王公觅得了两头名驹,要在竞技会击败我们。所以家父才命我出赛,你就坐在这儿欣赏好了,我会叫人来侍候你的。”

她轻盈地跑了下去,从侍女的手中接过一匹雪白的骏马,飞也似的冲向起点而去。

那个侍女却过来到郭英的身边,弯腰行个礼后,笑着道:“郭公子,我叫小倩,是公主的侍女,奉命来侍候郭公子的。”

郭英发现她竟是汉人,和气地笑道:“不敢当,小倩姑娘,你好象不是维吾尔人。”

“不清楚,我的父亲可能是汉人,所以我长得像汉人,但我母亲却是大汗的侍女,我从小就在大汗的宫中长大的,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人。”

郭英轻轻一叹。

这个女孩子的母亲是伊加拉汗的侍女,本身既无自由,也没有地位,不知道侍奉那一个贵客时留下了种,生下了这个女儿,自然而然地也成为伊加拉汗的财产的一部份了。

但是小倩却显然对自己的身世并不在意。

她自然而然地跪在郭英的脚下,为他讲解赛马的种种。

起点在广场的一端,中点在湖的对岸,高插着一支旗杆,飘着大旗,台上可以看得很清楚。

参赛者由起点出发。

绕着湖跑到中点,绕过旗杆再跑回来,到达广场另一端的终点,全程约模有十来里,途中有小树丛,也有横卧的小河。

每匹马都必须跳过三丈多宽的河面,是一场很艰苦的比赛。

十里途程不远,但必须全力急奔,那就要考验马匹的耐力了,而且还要跳过树丛,飞跃河面。

自然,骑者的骑术也必须十分精湛才行。

一共有十六匹马参赛。

石鹫的霹灵火一身火红,他也穿了猩红色的劲装,十分抢眼,还有就是伊丝妲的白衣、白马,也很突出。

伊加拉汗等骑者都准备好了后,才宣布赛程与办法,并且还揭示了胜利者的奖金与奖品等。

除了原就有的百两黄金外,又有两匹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鹫与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