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鹫与鹰》

第06章

作者:司马紫烟

“剑法是用来杀人和自卫的,有人看得见,轻功却是用来逃命的,打得过时拚命,打不过时逃命,自然要保留几手,不叫人轻易看到!”

“那今天倒是可以领略一番了,郭兄,大漠上轻功的好手很多,不单是赛脚程和技艺,也要赛身法的美妙和轻灵,你心里最好先打个底子。”

“这个我恐怕要糟,我的轻巧是讲究实用的,不是为练着好看的,所以我只在速度和高低上要求自己,跑得快,跳得高,而却不会有什么身法。”

伊丝妲笑道:“那也就不简单了,我们一起出去,对手是什么人,虚实如何,我先给你一个底,你可以想法子取长补短,在心思上赢过对方。”

她已经表白了她的立场,失去公正了,但郭英却不领情,笑笑道:“公主,我喜欢有你这么一位美女作伴。却不希望你先把对方底子透给我,一则,那会失去了竞争的趣味与刺激。使我有胜之不武的感觉。二者,有了先入为主的观念,容易疏忽,万一你提供的资料不准确,反而会影响我的判断而招致失利!”

伊丝妲不服气地道:“笑话,大漠上的好手,我个个了如指掌,资料齐全,怎么会不正确!”

“公主!不是我浇你的冷水,你若是靠着一份资料才了解人。那绝对是不够的,每个人都有一两手压箱底的活儿,不肯轻易炫露,以作必要时济急之用!”

伊丝妲若是在平时,听见这话非跳起来不可。

她建立这份资料,费了无数的心血,用以作那些门客的个人档案,而郭英居然说这份资料不够精确……

但此刻伊丝妲的心情特别好,她更欣赏浪子那种不卑不亢的态度。

所以她只笑迷迷的道:“多谢郭兄指教,过几天我倒是要把那些资料重新整理一下,把那些缺漏的地方补起来,现在我们出去吧。”

她抢到郭英的并排,走出了帐蓬,来到外面的广场,却看见石鹫在他的霹雳火上,身上、马颈上都挂满了花串和花环以及许多彩色的丝巾,那是看台上千百个热情的少女送的。

石鹫的脸上还沾满了胭脂chún印,也是那些女郎们赠吻的结果,再看他怀中鼓鼓的揣了一大堆,都是些锦绣荷包。

伊丝妲笑道:“石老大,刚才你可风光万分。”

石鹫只有笑笑道:“虽然有那么多的美丽少女送吻,但少了你小金铃儿的,总感到美中不足!”

伊丝妲很大方地跳上了他的马背,搂着他的头,在他脸上轻轻地一吻道:“这下子你可满足了吧。”

石鹫原是一句玩笑话,但伊丝妲却真的吻了他,倒使他有点意外,呆呆地瞪着她。

伊丝妲又笑道:“我这一吻给你的好处可大了,因为我父王身边的女人是归我管的,她们的私生活我不去干涉。在公开的场合中,她们是不许做的,所以刚才她们都不敢来亲你,现在她们可敢了,尤其那个最喜欢你的雅丽丝……”

石鹫回头一看,果然有一大堆的女人涌了过来,而那个被他修理了一顿屁股的雅丽丝赫然也由两个人扶着过来了。

他不由苦着脸道:“小金铃儿,你怎么害我呢?”

“我可没害你,是你自己找的,再说向心目中最崇拜的英雄表示敬意是沙漠上最高的荣誉,你还不乐吗?”

石鹫虽然满脸愁苦的样子,却没敢溜。

他是沙漠上的人,知道这种规矩,勇士若是拒绝女人的敬意,那么是对她的父兄或丈夫族人最大的侮辱。

他们会尽一切的力量来杀死对方雪耻的,他可惹不起伊加拉汗。

石鹫被一大堆女人包围住的时候,伊丝妲含笑地拖着郭英来到看台上。

而且就在伊加拉汗不远的地方坐了下来,很亲昵地跟他坐成平排,指点着场子中间搭起的高台以及高插的旗杆,告诉他比赛的方法。

倒是伊加拉汗自己过来了,笑问道:“女儿,你的伤势不要紧吗?”

伊丝妲道:“不要紧,经过郭英诊疗后,现在已经不痛了,他的葯真灵,比我们的那两个蒙古大夫好上十倍也不止,而且他还是内外兼修的医道好手呢。”

伊加拉汗笑道:“这我相信,郭英,你曾经在武林中公推第一圣手回春莫天心的门下两年。”

郭英心中一怔,暗惊伊加拉汗耳目之精博。

浪子的行踪已是很难捉摸的人,而在莫天心门中的一段更没对外公开过,远在大漠上的伊加拉汗居然会知道了,自己可要多加小心了。

幸好浪子向自己忏悔时未加丝毫隐瞒,因此他才可以毫无困难地道:“是的,只不过我不是拜在门下,而是在那儿当个缮写葯方的文案助手而已。”

伊加拉汗笑道:“有两年工夫也够了,莫天心诊病处方的那点本事你该都学得差不多了吧。”

郭英轻轻一叹道:“我投身莫家的目的是为了学点医术,但是却没学到什么,莫天心在口授葯名,我照着抄。虽可知道一些。只是莫天心在前面把脉看病,我在后面的葯房里抄方子抓葯,根本见不着病人,也不知道所抓的葯治什么病,所以学的实在有限。”

“但是你却从他的女儿莫青青处学得不少。”

“是的,青青已有他父亲七分真传,她很欣赏我的好学,对她父亲的秘珍异技不肯传人十分不满,所以私下悄悄地传给了我,使我获益非浅。”

伊丝妲道:“她只是欣赏你,不是爱上你。”

郭英庄容道:“不是,青青是我唯一介于师友之间的女孩子,我们之间只有友情,最清白不过。两年之后,她嫁给了河东的金狮王家,我也离开了莫家,她是十岁时许婚王家的,守贞守义,是我最钦佩的一个人。”

“那恕我失言了,郭兄,我很抱歉对她的不敬!我以为你既是有名的浪子,那个女孩子都很难不受你的吸引!”

伊加拉汗道:“那位青青姑娘倒是真正可敬的,他们之间也是清白的,只是金狮王家不如此想。她嫁了过去后婆婆疑她不贞,新郎不跟她同房,她只有仰葯自尽,让人来验尸,查出仍是完璧,金狮王家父子亲自到莫家叩头陪罪,才算是了结此事。”

伊丝妲愤然道:“这是什么意思,金狮王一家太混蛋,女孩子在未嫁之前,行动自由,谁也不能干涉。别说是没什么,就是有了什么,也不是罪名呀,只要嫁人后规规矩矩就行了。”

伊加拉汗答道:“女儿,这是我们大漠上的规矩,中原习俗却不是如此的。何况郭英在中原,太有名了。”

郭英的脸色也暗了下来,那位真正的浪子也是因为自己连累了莫青青,才因而自动入狱,忏悔一生。

所以,他也必须要有一点表示,但也只能苦涩地干笑而已。

伊丝妲道:“郭兄,你该去杀了金狮王家父子的。”

伊加拉汗道:“金狮王家父子跟莫天心的梁子倒是揭开了,但两家都恨上了他,他们发动全力;要捕杀浪子,不必要浪子去找他们,他们也不放过他。”

郭英咬咬牙道:“现在他们人多势众,我只有躲着他们,但等着好了,他们总有落单的时候,等我找上他们的时候,我会给他们好看的。”

伊丝妲道:“郭兄,你放心好了,我帮你,我们杀上中原去,给那些家伙一点颜色瞧瞧。”

这根本是与她无关的事,但她表示的很热心。

伊加拉汗看了女儿一眼,然后才点点头笑道:“郭英!如果你成了我的人,这雪恨的事太容易了……”

郭英一昂头:“大汗,我可不要人帮忙,我的事我自己解决,何况我也不是怕那些人,只不过他们聚在一起人太多了。但是他们不会永远在一起的,只要他们一分开,叫我遇上了就是他们遭殃了。”

他充分流露出一个浪子的桀傲不驯。

伊加拉汗微一皱眉头,但伊丝妲却欣赏地笑着道:“对!大丈夫应该恩怨自了,钱要化自己的,血也要流自己的才有意思。”

伊加拉汗笑道:“我也崇拜英雄,但我不欣赏只会逞匹夫之勇的死英雄,人不可无傲骨,但不能有傲气。小伙子,我是真欣赏你,希望你能留在我这儿,成了我的人后,至少他们不敢再来动你了。虽然我可以给你很多名义留下,但我知道你不会接受的,你宁可凭自己的本事在这儿争取你的地位。所以,我也不多说了,马上就要比剑术,今天,我不打算派出最好的剑手来跟你较量的!”

郭英立刻道:“为什么,大汗,我可不要你放水!”

伊加拉汗笑道:“不是放水,是我深知你的剑法太凶,出手就会伤人,经不起损失,若是增加了你这个好手,牺牲了另一个好手,那可太不上算了!”

郭英这才满意,笑笑道:“我尽量不伤人就是了!”

伊丝妲忙道:“那倒不必,今天参与竞技的好手并不全是我们的人,还有几个外来的高手。郭兄,你可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因为竞技年年被我们夺魁,使得几位王公心里很不痛快的。今年他们重金礼聘了几位高手,要争取几项冠军回去的,父王原是准备排出最佳阵容的,我怕跟你冲突上了,才临时撤换了名单!”

郭英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伊丝妲道:“郭兄,这可不是瞧不起你而是对你深具信心,你千万别多心。”

听她这样说了,郭英才道:“我倒不敢说我是天下无敌,但我总尽力而为就是了。”

伊加拉汗笑着回到座上去,接着就宣布了今天比剑的人数与方法。

外来的剑手共有八位,故而第一场由主方派出八位剑手迎战,胜者晋级,败者淘汰,然后各组胜者再比。

晋级的四人却为前三名,按劳逸的情形由主办人安排对决次序,力求公平,胜者第一、二名,负者并列第三名。

就是说,要连胜四场,才能夺魁。

在以往,经常是到了前四名时,都已经是伊加拉汗的金衣剑士在自己打自己了,自然不会拚命,战来也不会很精彩。

而且,那些参与竞技的王公们也很没有面子。

今年,有三位王公是有备而来的,大家都迫不及待地等着要看这一场龙争虎斗,乍一宣布,就已欢声雷动。

大家振作起精神,各为自己的所属勇士助威。

八位客卿出场,一字排开,最引人注目和得到彩声最多的是石鹫。

他已连夺了两项锦标,看样子很有意思要问鼎第三度,立刻成了全场的风云人物。

其次就是那三位王公的代表高手了:一个是叫阿不都拉木花的天才剑手,一个是头缠白布的天竺人,叫乌里,黑肤、碧眼、黄髯,一脸怪异,他还是个术士。

还有一个则是西藏王公聘来的喇嘛桑木喜了。

这三人都是来自异域,没有任何资料可循,但看他们一个个精华内蕴的样子,显然都是绝顶高手。

郭英在这堆人中间显得很可怜,因为他既没有本身助阵的班底,也没有石鹫的光采,甚至于他的身材都要比人家矮上一截。

虽然他并不矮,而且也是六尺有余的伟丈夫了,但是在这一批长人堆中,只能排个第七而已。

比最后的一个中年人略高一点,那中年人叫乾坤鼠骆大年,是西川有名的独行大盗,这次是应几个朋友之邀来的。

八名主力的剑手出场了,一色金光闪闪的外氅以及背上背着的长剑柄上垂着金线的流苏,威风凛凛。

郭英看的微微一震,这八个人他能认出六个,都是中原武林中知名之士,可以被列为第一流的高手。

只是,名声都不太好,有四个人是各省行文通缉的罪犯。

这些人投到伊加拉汗这儿来不算希奇,他们在中原本也难以立脚,但他们还不能被列为顶尖人物。

伊加拉汗的门下人才济济,的确不好相争,自己此行的目的,恐怕是很难达到。

第一场交手是分两组进行,一次同时进行四对,由伊加拉汗派了四个人下来监场。

石鹫轮到第一组,一声令下,四组人就展开了对搏,打的十分的热闹,但是却结束的很快。

因为大家都知道,要想夺魁必须要经过四场苦战,不能浪费太多的体力,都朝着速战速决的方子上走,出手就是精招,所以结束的很快。

约摸是一顿饭时刻,最后的一对也分出了胜负。

这半局的初赛,伊加拉汗很没面子,他派出的四名剑士全军皆没,都被客卿击败下去,而且还死了两个。

这倒不是那些剑士们太差,实在是对手太强,尤其是那名藏僧桑木喜,一身气功无敌,又兼力大无穷。

他身上挨了对方两剑,连皮都没破,而他却一剑将对手劈成了两片。

伊加拉汗看了女儿一眼,微微有些谴责之意,因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鹫与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