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鹫与鹰》

第07章

作者:司马紫烟

木义心中踌躇着,却不敢过份大意,他看准了一个缺点,突地又施展了另一波的攻势,剑花如云,罩将过去,这一波的攻势厉害多了。

骆大年已无法用闪躲来避开,他的剑上下翻飞,才能挡开了一连串的攻势。

当然,先前那个备攻的姿势也无法保持了,而且还显得手忙脚乱,这使木义更为高兴,庆幸着自己的战略成功。

虽然对方到现在一招还没有发,但是只要自己的攻势不断直到将对方击倒下来,就是竞赛的剑术冠军了。

这次竞技虽然设有四个项目,但最为人看重的则是剑技的锦标。

自己的雇主,库车的莫沙德大汗就曾经说过,只要在竞技中取得名次,就有黄金五千两的奖金,若能取得锦标,赏黄金万两,另外准许他在宫中挑选三名女奴。

木义早已看准三个侍女了,现在他几乎已看见了黄金灿烂的光辉和嗅到女郎们身上的芬芳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感到小腹上一凉一痛,就像全身的劲力都从那儿泄走了,他连忙跳开,正好看见骆大年的剑锋从小腹间拔出去,他已经中剑了。

血流的很快,像泉水般的涌出来,木义只感到腿一软,不由自主地跪下去,而且用手紧掩住伤口。

骆大年抱剑淡淡地道:“因为你还算聪明,没有接受我三次赌命之请,所以我也留你一条命,我这一剑刺的虽深,却没有伤及你的内脏,你还能活下去!”

木义望着他。

骆大年又冷笑道:“你一直在防我出重手攻击,可是你不想想,我的剑又短又轻,怎么可能采用那种凌厉攻势呢?你一味急攻,招式的确凌厉,只是你又忘了一件事,我用的是双剑,一支剑用于招架,另一支剑随时可以出手攻击的。我故意不出手,为的是等待一个绝佳的机会,结果只有一招就放倒了你。”

莫沙德连忙派人出来把木义抬了回去,展开急救。

竞技的比赛结束了,虽然最后的决斗是骆大年出手,但郭英却是名正言顺的冠军,因为他先击败了骆大年。

最后一场的轻功,郭英领先群雄,却以些微之差输给了伊丝妲,得到了第二。

但是有心人都可以看的出,这是郭英有心相让的,他若放足全力,至少可以领先伊丝妲十几丈去。

他的相让,主要是为伊加拉汗留份颜面。

因为四个竞技项目,主力代表总算得标一项。

得到奖品最多的是石鹫,除了大会所规定之外,更多的是会上那些贵妇的馈赠,因为他不但身体魁壮,还因为他有一半的哥萨克血统,而这儿是草原。

血缘的关系使那些女人们对自己的英雄付出更多的致敬。

最受注意的自然是郭英,有好几个王公都来向郭英联系,希望聘他去担任剑术教练。出的代价高到令人心跳加遽。

但是郭英既没有拒绝,也没有立刻答应,他只说要考虑一下,如果决定了,他会自动前去报到。

那些王公们自然不死心,还待继续游说。但看见了伊丝妲对郭英殷勤而亲昵的态度后,他们只有知难而退了。

他们虽然不吝于将女儿下嫁郭英,但他们的女儿却没有伊丝妲那么美丽聪慧和吸引男人的。

大漠上是重男轻女的社会,女人并没有太多的权利。

所以那些女人虽是贵为公主,但仍然是很少有受过良好的教育的,不认识几个字,她们虽然美丽,却很浅薄,缺少内涵。

跟饱读诗书、足智多谋而又武功高强的伊丝妲一比,气质上已自差了许多。

竞技大会结束了,伊加拉汗这次虽然仗着女儿,勉强捞了一项锦标,但是另外三项的得主都可能成为他的门下剑士,所以十分高兴,举行了盛大的庆功宴。

只是其它的王公们却意兴索然,没等宴会举行就走了,伊加拉汗虽然不高兴,却也没办法。

于是庆功宴就成了他一家独庆的场面,好在他的人也不少,使场面仍然很热闹。

在席间,伊加拉汗果然又向他们提出邀请加盟为金衣剑士,而且邀请的对象还包括骆大年。

他原是由朋友邀请来参加竞技的,立刻就答应了。

只有问到郭英时,他却犹豫了片刻,虽然他的目的就是要打入此地,进一步刺探伊加拉汗的底细。

但是他也发觉伊加拉汗这个人太精明,不能表示的太热切,因此考虑了一下才道:“大汗!我要先明白几点,你的剑士是做什么的。”

伊加拉汗道:“我门下的剑士分三级,青衣剑士是我的侍从人员,担任警卫的工作,银衣剑士则是青衣剑士的领班。这两类工作不敢麻烦,金衣剑士是本汗的客卿,并没有固定的工作,只是有时在情商之下帮点忙。”

郭英道:“所谓情商是说,我如不愿意做的工作,也可以拒绝。”

“当然!本汗最敬重有本事的武林朋友,绝不会勉强他们做不愿意做的事,不过,有一件事却是不容拒绝的。”

“那就是万一有外人入侵,意图对本汗不利时,金衣剑士必须帮同退敌,因为这是我们共同的职责。”

“那所谓金衣剑士,只不过是高级打手而已。”

伊加拉汗笑道:“你要如此想也没办法,不过就算是你住在朋友家里,遭到了侵犯,你也不好意思袖手旁观吧!”

“何况,我所说的侵犯,大部份还是各位自己的事,比如说,有一位剑士的仇家找来了,大家帮同击退他……”郭英想想道:“我在一个地方耽不久……”

“那没关系,什么时候你不耐烦,尽可自由离去,只要你成为本汗的剑士,那怕是到了中原,仍然有照应的。”

郭英总算在不太情愿的情况下答应了,石鹫是无所谓,他的条件跟郭英一样,只要求不加拘束,保持自由离开或行动的权利。

伊加拉汗当场就亲手为他们披上一件金衣的披风,那就是金衣剑士身份的标记。

他们的身份就告确定了。

当晚,他们就被分发进宾舍去歇宿,所谓宾舍。是金衣剑士住宿的地方,在皇宫的一角,占地很大,是一大排毗邻的石屋,每人有一个大单间,单间又隔成三个小间。

一间是卧室,一间是起居室,可以招待朋友喝酒聊天,还有一小间则是侍女的住屋,每人可以拥有一名侍女。

石鹫的住屋跟郭英紧邻,他们两个人的侍女都是由伊丝妲身边拨过来的。

那使别人很羡慕,因为伊丝妲身边的女郎不但聪明,而且还美丽活泼,比别人的强了许多。

郭英被拨来的是那个叫小倩的女孩子,她本是伊丝妲最贴身的侍儿。

被遣来侍候郭英,一则是优遇,一则也是伊丝妲的情意。

但郭英却很头痛,他来此另有目的,身边多了这么一个人,反而会感到不方便。

略加整理了一下,他到隔壁的石鹫那儿去,石鹫正在对着一大堆东西发愁。

那是许多贵妇人送给他的礼物,多半是各种价值不菲的金玉珠宝饰物。

石鹫拿着一顶黄金镶嵌着宝石的头冠在发愁,一见到他,连忙道:“小郭!你来替我出个主意,这怎么办?”

郭英看到那具皇冠,笑道:“我看见这是戴在雅丽丝王妃头上,居然肯摘下来送给你,可知他还真喜欢你!”

石鹫道:“不是这个,你看这张字条!”

他又递过一张小纸条,只见上面歪歪斜斜的写着:“你真狠心,打得我好痛,但我不恨你,反而很喜欢你。你拿去的项链是大汗借给我戴的,不能遗失,你必须还给我,否则他会杀了我的,我用别的东西向你换回来,今晚大汗不在,你带着项链来找我!”

郭英看后,把字条在火上烧了道:“既然东西对她很重要,你就还给她吧,何必害她去了性命呢!”

石鹫道:“东西在你那里。”

郭英道:“我只是拿来比对一下,证实它是否为贡品的失物,现在已经确定了,留下也没用,还给她好了。”

“可是以后你还要拿这个去交差的。”

“那只是贡品的一部份,留着一件也没用,我要追回的是全部的贡品,你先还给她也好!”

“可是要我到她那儿去,这怎么行?”

郭英笑道:“这有什么不行呢?我已经问过小倩,她虽是王妃,但大汗对她并没有太重视,更知道她在私下偷人,也没有去禁止她。”

石鹫急得要叫起来。

郭英又低声道:“今天我看见了好几样珠宝,都是在贡品失单上的东西,可见伊加拉汗已经把贡品拿出来变卖了一部份。他不会在乎一两件的,更不至于为那条项链杀了雅丽丝,我想这是对我们的一个测验,所以你必须去一趟。”

“你是说我们的身份已经暴露了。”

“你本来就是大漠上的独行客,我的身份是浪子和无情杀手,那是不会出问题的,伊加拉汗只是对我们的目的怀疑而已,所以我们不能让他起疑。”

“那我该怎么做?”

“把项链拿出还给她,至于以后的事,随你自己高兴,你想照你的平常性情,你会如何处理呢?”

“我会把东西还给她,然后就……”

他张口结舌地说不下去。

郭英笑道:“雅丽丝是个美丽而多情的女人,你也是个多情而慷慨的大盗,你们两个碰了头,会发生什么事是十分自然的,只有不发生什么才反常,而反常的事总是会令人不安的。”

石鹫居然也明白了,笑笑道:“是的!我是一个粗人,好色、不要命,没有脑筋,这才会使人放心。若是我表演的不像石鹫,那就有问题了,可是我不知道雅丽丝住在那儿,若是摸错了到别处去就不太妙了。”

郭英微笑道:“这一点倒是不必担心,知道的人很多,随便问一下就行了,不过最好还是问问侍奉我的那个小丫头小倩,她是伊丝妲派来的,总不致于会害你。”

“那又何必去问小倩呢?问侍候我的小兰也一样!”

郭英摇摇头道:“不一样,当她们被派来侍候你的时候,她们已自认为是你的女人了……”

“这……在大漠上是很寻常的事,她们不但是女人,也是奴隶,可以要她们做任何事的。”

郭英笑道:“但就是不能让她们知道你去找另一个女人,她们虽不是你的老婆,醋劲儿却是很大的!”

说得石鹫也笑了,他是草原上的人,自然更了解这儿的女人,她们对男人的忠心是无可怀疑的,但只有一件事能令她们叛离,那就是嫉妒。

郭英把字条也给小倩看了,甚至于也把项链也拿给她看了,直承是石鹫从雅丽丝那儿抢来的。

在草原上,抢掠并不视为罪行,他们的法律与观念中都崇尚强者,认为强者有从弱者那儿取得财富的权利。

因此小倩看了字条,只是笑了一下道:“那串项链很重要,大汗只是希望不流传出去而已,却也没严重到怎么样程度。事实上她早已向大汗报告过,项链是被石大爷抢去了,大汗只是笑了,并没有追究,可见这只是一个借口而已,分明是她看上了石大爷的。”

石鹫道:“胡说,我打了她一顿,她恨死我了。”

小倩微笑道:“这倒很难说,雅丽丝王妃自恃美丽,并且夸口说世上没有她征服不了的男人。别的男人对她都是千依百顺,只有石大爷给了她一种不同的感受,因此她反而会对石大爷特别感到兴趣。”

郭英笑道:“小倩!你说说看,石老大要不要赴约?”

小倩也笑道:“石老爷,如果你只是想跟她交往一阵逢场作戏,自然没关系,如果你要认真,那可就麻烦了。”

“是怕大汗知道吗?”

“那倒不是,大汗不会放在心上的,她也跟别的男人好过,事实上在这所宾舍里,有很多人都跟她好过,大汗心里有数,表面上装胡涂。”

“大汗的度量倒是宽大的惊人。”

“在大汗心中,她只是一个女人,在草原上,女人跟妻子是不同意义的,雅丽丝只是大汗的女人。大家叫她王妃,她却不是真正的王妃,宫中只有一位王妃,那就是公主的生身母亲,青青王妃!”

“啊!这倒是没听人说过,那位青青王妃呢?”

“死了,过世了有十来年了,大汗在她生前跟她十分恩爱,所以在她死后,始终没有再把人补上正妃的缺,而且他还想尽了办法,把青青王妃的遗体保存得如同生前,经常前去探望陪伴呢!”

“大汗是个有情有义的人!”

“谁说不是,青青王妃的墓室,据说装饰得比皇宫还要豪华富丽,大汗把天下最值钱的的珠宝,都用来装饰那个地方了,只可惜我没去看过。”

郭英道:“人都已经死了,再好的东西也无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鹫与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