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鹫与鹰》

第08章

作者:司马紫烟

郭英道:“我这么说很伤了公主的自尊吧!”

伊丝妲道:“不!那时候我很幼稚,又很任性,什么都不懂,却又喜欢装成大人!”

郭英笑道:“是的!每个女孩子都有这么一段过程,你遇上了石老大倒是运气,若是一个很壤的男人,欺负你的无知,那就会造成你终身的遗憾了!”

伊丝妲顿了一顿道:“在大漠上不会,我们的女孩对贞操观念是崇尚精神而不重形式的,我们重视的是婚姻,在婚前有过男人,甚至于生下孩子都是很平常的事,这和中原的贞操观念是不同的。但在嫁了人后,就忠于他的丈夫,不会乱来的。所以大漠上的女人可以跟很多男人好过,却只能爱一个男人!”

郭英点点头道:“这是个很好的制度,它可以使人慎重地选择终身伴侣,我相信你们一定很少有婚姻的悲剧。”

“悲剧是每一个地方都难免的,只是我们的女子比较想得开,爱上一个男人,嫁给他之后,就接受他的一切。就算以后那个男人不争气,又把她卖了,她也能心平气和地接受,因为这是她自己选择的命运!”

郭英道:“多么可爱的女人,我该早点来的!”

“你喜欢我们的女孩子吗?”

郭英说:“我喜欢你们对感情的坦率、忠诚,爱上一个男人时便献出一切,不像中原的女孩子,心里喜欢一个男人,却不敢光明正大地爱,甚至于为了门第、家世等等观念,屈服于环境而牺牲了自己的感情!”

这是浪子的遭遇,郭英恰如其分的表现了愤慨。

伊丝妲笑笑道:“你不会认为我们太随便了吗?”

“不会!我也是一个重视内心情操的人,我自己也跟很多女孩子好过,又怎么要求对方为我守贞呢?”

伊丝妲笑道:“郭兄!你很公平!”

郭英道:“我一直都是!只是这一套标准并不能被大家所接受,所以我一直是个不受欢迎的人!”

说这话时,郭英有点耽心,因为他并不同意这个观念,而且他也没爱过那一个,不知道,爱情对一个人有多大左右的力量。

因此,他对女性的贞操,还是采取比较保守的观念,他也不同意什么肉体与精神分开的贞操观。

他认为灵与肉应该是表里合一,他绝对无法同意一个女人在成为一个男人的妻子时,却保持着对另一个男人感情的忠贞。

这是中原大多数人的道德标准,郭英是捕快世家出身的弟子,自然也要坚守这个观念了。

可是那个被关在牢里忏悔的真正浪子却是抱着这种观念的,所以郭英也只有这样的说了。

他再次替伊丝妲换葯,伊丝妲从领口处将上半身躶露出来,却使郭英的心跳剧烈地增加起来。

伊丝妲是坐在胡床上接受诊治的,腋下的衣服很自然的垂落下来,堆在她的腰部,郭英因而看见了她整个躶体的上身。

玲珑凹凸有致,洁白如玉,只有*头处两处鲜红,而腋下却是一片金黄。

这个黑发的美女,却有着金黄的腋毛,倒是个很奇特的组合。

在郭英而言,却是更为新奇的刺激,因为中原的人,不管男的也好,女的也好,都没有金黄色的体毛。

所以郭英感到很吃惊,也有更多的好奇。

忍不住就多看了一下,有点呆呆的。

伊丝妲见他在发呆,忍不住道:“郭英,怎么啦,你该不是没见过女人不穿衣服吧!”

郭英微微一怔,局促地道:“是没见过多少!”

“怎么可能呢,你是个风流浪子,在中原,你一共结识了九个名家的女儿,跟其中的六个都发生过关系,还有一些知名的歌伎,也都是跟你有过不平凡的交情!”

郭英不禁一惊,虽然他已经把那个浪子的一切心性都揣摩的很接近了,但毕竟有不够的地方。

因此他只能耸耸肩膀道:“不错,我自己也记不起有过多少女人了,但是从没有这样子相对过!”

“这倒是叫人难以相信了,你跟他们是如何亲热的?”

郭英用力地甩甩头,长吁了一口气:“中原的女孩子都很保守,即便在亲热的时候,身上总要穿着一些东西的,尤其是胸前那片肚兜,说什么都不肯解开……”

伊丝妲笑道:“很有意思,难怪那些侍女们说,在宾馆中的那些汉人剑士,一看见他们脱了上身,就失魂落魂了,我先还难以相信,他们又不是没见过女人,而这些侍女们也不是真的美如天仙。不可能把他们迷成这个样子,现在才知道是怎么个原因了,如此说来,中原的男人实在很可怜,他们从没欣赏过女人最美的地方。”

郭英慢慢地才平静下来,笑笑道:“是的,尤其是女孩子的胸rǔ,由于风气使然,女孩子们总是拚命的压束,在婚前扁扁平平的,也没有什么美感而言。”

伊丝妲笑道:“这么说你还是看过的!”

郭英也恢复了他的潇洒笑道:“当然了,我并不是个老实人,那些女孩子们越加保护,我越是想探索一下,想尽方法,总要揭开那个秘密。”

“凭你这个大情人的手段,那些小姑娘们又如何能抗拒呢,一个个都给你哄的意乱情迷了!”

郭英笑笑道:“不过说老实话,我看过两三回后。也就没兴趣了,中原的风气认为女孩子在结婚前的胸rǔ发达,是主婬之相,不够端庄,所以他们都用束胸,把胸前压得平坦,也没有什么美感,一直等她们生男育女之后。”

“那时候就很丰满有致了。”

“是的,不过女人有了子女后,脸皮也变厚了,当着人坦开胸怀来喂奶,由于司空见惯之故,也没什么了!”

一面说,一面熟练地为她换好了葯,但他的眼睛,仍然不时地注视着她的腋下。

伊丝妲忽然笑道:“郭英,你为什么一直盯着这个地方看!”

郭英又是一惊,他知道伊丝妲是个很小心的人,而且对他仍然在观察中,因此笑了一笑:“我很奇怪,因为我从没见过毛发也有金黄色的。”

“那你就少见多怪了,有人连头发还是金色的呢!”

“是的,今天有位叫嘉洛琳的郡主,就是位金发美人,只不过我没有想到其它的地方……”

伊丝妲媚眼如丝,笑着道:“郭英,我想你心里面一定还有疑问,恐于想知道答案对不对?”

这不但是个诱惑,也是个挑战,更是一个测验。

对他这个浪子的测试,郭英顿了一顿才道:“是的!我是有个疑问,正在考虑着是否能开口问你。”

“你是不是想问我,身上还有什么地方也是金黄色的。”

郭英没想到伊丝妲会如此直接地提出来的,他心中确实有过这种期望的,也因而产生了一丝冥想。

但伊丝妲既然提了出来,他干脆也坦白地承认了:“是的,也只有一处地方而已,这个问题对别的女孩子提出,或许会招致误会,但是公主或许能谅解我的冒昧。”

“为什么你会以为我跟别的女孩子不同。”

“因为你的身份较为高贵,而且你又美丽而尊贵,每一个人对你都十分恭敬,因此你会相信我提出这个问题是真的想知道答案,而不是存心轻薄。”

伊丝妲笑了起来:“这个理由可实在荒谬。没有一个人会相信,正因为如此,我倒是相信了,只不过这个答案是很重要吗?”

郭英道:“是的!这件事说起来很荒唐,但我是一个浪子,我对事情的看法标准是另有一番次序的。如果我无法得知这个答案,我会十分遗憾的。”

伊丝妲看了他一眼,然后道:“郭英!你的目的恐怕不是想知道答案,而是想自己证实一下吧!”

郭英看见她目迷汪着一片水润的情意,倒是很震撼。

他知道伊丝妲对自己有好感,也知道塞外的女子对男女间感情好的看法较为开放,但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毕竟,他们才相识一天。

但此时,他却无法拒绝,否认就不像浪子了。

若是雅丽丝诱惑他,他可以拒绝,因为这不合浪子的行事标准,浪子到处用情,却不是色鬼。

但伊丝妲却是个未婚少女,而且,她所表现的也不是诱惑,她只是在表示她不反对郭英的进一步行动而已。

这也是一种挑战,而浪子却是从不拒绝一个女孩子的。

所以他顿了一顿道:“是的!我从来也没想到这个问题是要由你从口中答复我的。”

伊丝妲站了起来,她的袍子很宽松,所以一站下落到她的脚下,袍子里面是空的,没有任何衣着。

她的声音很镇定,但这种镇定却是装出来的。她毕竟不是一个荡妇而只是一个勇敢地爱的少女而已。

所以声音中仍然有点颤抖:“我让你自己来求证好了,有些问题是不能用耳朵来求答案的。”

她躶露的身体几乎是完美无缺的。

郭英温柔地上前抱着她,然后又轻柔地吻着她,体受到她嘴chún的灼热,也体受到她身子在颤抖着。

于是,他抱着她,轻轻地在胡床上躺下。

伊丝妲的眼睛已经闭上了,身子软若无骨。

郭英不是浪子,但他对女人却不是全无经验,所以,他懂得如何在这个女孩子的身上取得和谐!

一直到她满足地吐出了一口气,轻轻地咬着他的耳朵:“郭英!真想不到是如此美好的。”

郭英也轻轻地抚着她柔滑的背,两个人的身子仍然紧贴着。嗯了一声道:“是的!我也没想到。”

“你以前跟别的女孩子……”

“我们虽然爱,却总是偷偷摸摸的,唯恐被人撞见,而且相互之间,总还有些衣衫隔着,没有这样直接依偎,最杀风景的是那些女孩子,总以为这是一种罪恶,无法放开心胸,所以大大地影响了情绪。”

伊丝妲把脸贴在他的胸膛上,用梦幻似的声音道:“还有吗?郭英,告诉我一些,我跟她们有什么不同。”

“这……为什么要谈她们呢?”

“不;我想知道,我在这个环境中长大,对男女间事并不避忌,但我却始终没有尝试过……”

“那当然,你是个未嫁的公主。”

“不是这个关系,这与嫁不嫁无关,有许多王公的女儿,她们都还待字闺中,却早已有过经验了,我只是对身边的那些男人很讨厌而已!所以,我希望多知道一些。”

郭英叹了口气,他无法知道浪子跟那些女孩子是怎么个情景,只有照自己的感觉说了,好在,这是无法求证的。

他只能闭着眼睛道:“最大的差别是抱在手中的感觉,你比她们实在,像个女人,更能令我动心。”

“这是什么意思呢?”

“我也不知道,这是我的感觉而已!”

伊丝妲轻轻叹了一声,像是十分幸福,然后道:“郭英!你有没有打算娶我?”

郭英皱皱眉头:“伊丝妲,卅脱如你也要问这个傻问题吗?那不是破坏了一切的美好吗?”

伊丝妲微愕地坐起身子。

郭英道:“我当然想娶你,我跟每一个女孩子要好前,一定先告诉她这句话!”

“是的!我知道中原的女孩子在没有得到这个保证前是不肯把自己交给一个男人的。”

“可是到了最后,她们仍是嫁给别的男人,把我的保证与诺言看得像一阵风,吹过就无影无踪了。”

伊丝妲笑道:“这个不能怪她们,你只保证自己要娶她们,她们可没有说过要嫁给你吧!”

“这不是一样吗?嫁与娶是同一回事。”

“在她们的看法中不一样,她们没有答应嫁你,因此在嫁给别人时,良心上就安心一点。”

郭英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伊丝妲道:“你却没有问过我,是不是你没有那个意思呢?”

“是的!我听小倩说过,你是大汗唯一的女儿,也是汗位的继承人,谁做了你的丈夫,就要接任为汗。”

“不错!女人可以为汗,但不能嫁人,一但嫁了人之后,就必须把那汗位交给她的丈夫!”

“那我不能娶你,我不想在这儿过一辈子!”

“王位、权势以及无穷的财富垂手可得,你却不要了。”

“是的,我喜欢自由自在!”

“做大漠之王才是最自由的,你也可以随心所慾地从事任何行动的,不要受任何人的干涉。”

郭英道:“我还是不干,因为我要对所有的子民负责任、要管理、教养他们,为他们谋求幸福,这个担负太重!”

“你根本不必管这些,自会有辅佐大臣替你策划。”

“那更不行了,我不能听人摆布做傀儡。”

“像我父王一样,那也叫傀儡吗?”

“大汗不同,他是生而具有继承权的,我若是因为娶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鹫与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