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鹫与鹰》

第09章

作者:司马紫烟

郭英倒是很沉稳,他干脆凝立不动,以背部去迎向对方的急刺,而后却在腋下将长剑反刺出去。

这一手也是无声无息全无征兆,这是拚求同归于尽,也是必杀之剑,双方都是无法罢手了。

但是结果却很出人意外的,郭英凝立依旧,黑衣人却倒了下去,滚开一边。

那是在金堆间突地冒出一条人影,当的一声,奋力将疾刺郭英的那一剑劈开了。跟着一脚将黑衣人踢了开去。

黑衣人的剑势受阻,去势未断,喉头才迎上郭英的剑尖,他才偏过颈项,本已避过正锋了。

可是他偏偏又挨了一脚,使得身子往横里撞去,一脚踢不死他,郭英的剑尖划开了脖子,才真正地要了他的命。

倒地后,颈下血如泉涌,只跳得两下就扑地不动了。

突然出现的人是石鹫,他一手挺剑,恍如天神,敞声大笑道:“小郭,老子不错吧。”

郭英淡淡地道:“嗯!还好,总算没叫我失望。”

“什么,老子刚救了你一命,你不感谢也罢了,居然还说这种话,好象老子是应该似的。”

郭英淡淡地道:“我要进来时,看到你已赶到门口,我掩近这边时,又发现你摸到另一边去了,知道你已来到,我自然也相信你在必要时知道如何出手,所以我才会想出声东击西的。首先对付这两个棘手的,我有把握宰掉一个,相信你也能宰掉另一个的,因此才把他留给你。”

石鹫一怔道:“什么,你是故意留给我的。”

“当然了,否则我明知强敌在侧,怎么会放心得把背对着他,那不是自己找死吗?而且他出手攻我的时候,我根本没有作任何抗拒的准备,完全把他交给你了。”

想想他当时的过程,倒是的确如此,石鹫怔怔地道:“小子,你倒是对我很信任的,假如我出手慢一步呢?”

“那我就自认倒霉,谁叫我识人不明,交上了一个靠不住的朋友呢?”

石鹫两眼直翻,半天才呼了口气道:“算了,老子认上了你这么个朋友,还有什么话好说。”

这时伊丝妲跟那三个蒙面人的交手已停顿了下来,双方只维持个相对峙的局面,都为这边所发生的事吸引住了。

直到他们的谈话告一段落,那边才警觉过来,三个蒙面人已无战志,作势慾逃。

伊丝妲忙道:“郭英,快截住他们,不能放他们离去。”

郭英笑笑道:“他们逃不掉的,门外有十来名金衣剑士守着,他们插了翅膀也难以飞走……”

“不!这三个家伙的手底下很厉害,外面的人未必能拦得了。”

郭英笑道:“你一个人都可以抵住他们三个,再高也是有限,外面的人应付得了的,最札手的是这两个家伙,已经被我跟石老大解决了,那三个不足为虑。”

石鹫道:“两个都是你杀的,老子可不敢居功。”

郭英道:“石老大,人虽是我杀的,但后一个若非你劈开他那一刺,我必然遭殃。”

石鹫道:“但他仍然难逃你那一剑。”

郭英道:“若是我叫人宰了,再有天大的功劳也无福消受了,所以这后一个贼人伏诛,理该归功于你。”

他又转身向一旁的伊丝妲问道:“你说是不是?”

伊丝妲却叹了口气:“你们不必推来推去,杀了这两个人可不是功劳,因为他们不是贼。”

郭英叫了起来:“什么!他们不是贼,那又是什么?”

“是这宝库的守卫,也是金衣剑士。”

郭英不相信地道:“他们也是金衣剑士?而且还是专司守卫宝库的人,可是他们却袖手站在一边观战。”

“这倒不能怪他们,这是他们的职守,他们虽说是责任在守卫宝库,但最重要的则是逻守住这条信道,不让任何人通过,所以在库中被人侵入,他们不必去管!”

郭英道:“那条通路有什么特殊吗?”

“是的!这条信道是通往内库唯一的通路,内库里则收藏着各种珠宝奇珍的东西,价值远超过这些黄金,而且体积小,份量轻,那才是所有的侵入者下手的对象,所以父王特别派了两个人看守着。”

郭英冷笑道:“这太岂有此理了,他们眼看着侵入者在眼前,而且你又迫入危境,居然也能漠不关心!”

伊丝妲道:“是的!他们可以不理的,除非有人侵入到信道的范围之内,他们才必须拚死拦截,你刚才就是超过了这条界线,他才会对你出手!”

她指指脚下,果然有一条白色的界线,是用白石砌出来的,并不十分明显,不加注意是难以发现的。

伊丝妲又道:“因为他们的工作特别重要,所以父王才规定他们可以不管界线外的任何事,怕的是侵入者用调虎离山之计,将他们哄离出界,侵入内库,损失就重了。这外库的黄金,纵然有失也是有限的,一个人尽其所能,也不过是带走两三块,里面的东西,每件都价值十万以上,所以父王这个规定,倒也并非无理。”

郭英哼了一声道:“规定是很合理,只是我们却不晓得,出手把他们给宰了!”

伊丝妲笑道:“这倒不要紧,疏忽在我,我没有告诉你们,但你们今天才来到,谁会想到出事呢?若是等到明天后天,你们担任勤务时,自然会有人告诉你们的!”

“什么勤务?”

“金衣剑士,没有别的工作,唯一的职责就是协同击退来犯的外人,所以每天晚上,必须有两个人轮值担任内官及宝库的警戒工作!”

郭英立刻道:“这是守卫的工作,我可不干!”

石鹫也道:“是啊!站岗守卫,老子可干不来!”

伊丝妲笑道:“执戈站岗,那是铜衣剑士的工作,银衣剑士都不屑为之,怎劳驾到金衣级的剑士呢。你们所谓轮值,只是要坐镇在宫中,高兴时四处看看,监督一下那些守卫者,不让他们偷懒而已。不高兴,你们大可以要些酒菜、召宫女们唱唱歌、跳跳舞、欢乐终宵,别的金衣剑士都认为这一次的轮值是难得的机会呢……”

“这有什么值得稀罕的?”

石鹫道:“轮值者可以自由出入禁宫每一个地方。”

伊丝妲一笑道:“对!石老大怎么又清楚起来了。”

郭英道:“那还要问吗?自然是雅丽丝王妃告诉他的,叫他别放弃那一天的机会,可以入宫相会。”

石鹫急叫道:“小郭,你简直胡说八道。”

伊丝妲道:“石老大,我知道你来赴约的事。那对你只有好处,你是我的老大哥,郭英是我的朋友,在所有的金衣剑士中,我只有你们两个最亲近的人,所以你们才得以直入宝库……”

郭英道:“对啊!怎么外面的人不进来呢?”

“这也是规定,一旦有惊,金衣剑士可以入宫擒贼,但只能到外面那个地方等着,这宝库里面却是由我负责的,一定要经过我的允许,才可以进来。”

石鹫道:“难怪我一来到,小倩就叫我快进来帮忙,我看外面还有好多人,只好守在门口。”

郭英道:“我真不明白,为什么要有这些臭规定。”

伊丝妲道:“这倒不是臭规定,因为这是宝库,里面贮放着令人眩目的财富,不是我绝对信任的人,还是避忌一点的好,我不是说那些人都不可靠,但若一有人利用轮值机会,潜入宝库……”

郭英道:“平常日子这里面都有人守着吗?”

“不!只有门口才有人。”

“那有什么用呢?若是轮值的人监守自盗!”

伊丝妲笑道:“这就是那些规定的好处了,由于他们不准进入此间,自然也不知道如何打开门户的方法,更不知道如何避开这里的机关……”

“这里面有机关吗?”

“当然有了,几百万两黄金贮放之地,怎么会没有安全的设施呢?若是不懂得出入之法,只要一踏进此地,立刻就会触动警铃,我就可以闻声立刻赶至!”

郭英眉头轻皱道:“有几个人可以直入此间呢?”

伊丝妲说道:“我和小倩两个人,我父王身边有谁我不得而知,但是,一定是要靠得住的人!”

“怎么靠得住法,若你不知道大汗身边有多少人知道这秘密。在这里碰上了,又如何去辨其忠姦!”

伊丝妲笑道:“平常我不会到这里来,只有听见警报声后,才赶来捉贼,若是自己人,不会触动警报,我们不会碰头,反之,在这儿碰上了,都是有问题的人!”

郭英指指地上两具尸体道:“他们呢?”

伊丝妲道:“他们没问题,因为他们在我之先已进入宝库!”

“这我知道,因为我们是同时来到此地的,你进来后,我很快地也跟着进来,其间没有看到有别人进入,问题是你怎么确定他们是可靠的呢?有没有可能他们跟贼人一伙呢?否则,他们先进入宝库,应该是他们先跟人交手。”

“他们的职司是保护内库,贼人未侵入内线前,他们是可以不必动手的!”

郭英道:“假如大汗没告诉你,你又怎知他们是专司看守内库的呢?”

“这两个人的身份是父王明告我知道的,不过你杀了他也不必怕父王见怪,一则是你不知道;二则你是以本事博杀他们的,那就没有关系,他们技不如人……”

“假如我是入侵的贼徒呢?也没关系吗?”

伊丝妲一笑道:“他们的职责是守护信道,既然他们为你所杀,就表示他们的能力不足以胜任!同样地不会因此而获罪的!”

郭英道:“力不能逮也算是他们的过失吗?”

伊丝妲道:“是的,他们并不需要出来拚命,若是守在信道中,有着极好的掩护,千军万马也杀不死他们的,可是他们自己要逞能,离开掩体,被人杀死也就活该了。”

郭英不禁默然。

伊丝妲道:“算了!不去讨论他们了,我们还是来搜索一下,看有没有其它的侵入者了,小倩,逃出去的三个贼徒解决了没有?”

小倩由外面飞快地进来问道:“公主!你问什么?”

“我问你逃走的三个贼徒解决了没有?”

小倩一怔道:“没有人逃出去呀!”

伊丝妲等三个人也为之一怔。

石鹫急道:“你是说没有人逃出去?刚才明明有三个家伙向外逃去的。”

小倩道:“我一直带人守在门口,没有看见人出去呀,人一定是还在库里,我们快找找看。”

伊丝妲神色一动,连忙抢回头,走到通往出口的信道中,拔下了插在墙上的火炬,只听得脚下一阵格格地响,铺地的石块缓缓向两边移动,露出一条暗道。

郭英道:“这条暗道是做什么用的?”

伊丝妲道:“没什么用,这儿是我的祖先所建,这是用在被敌人包围时逃生的密道,当我们实在不能抵抗敌人时,就退回到此地,紧闭大门,利用地道逃出去!”

郭英道:“宝库怎么选在一所密道的屋子里呢?”

伊丝妲道:“因为此地的建筑特别牢固,完全是石块砌成的,不像别处用土木兴建,所以父王才用来作宝库,而且这条地道十分秘密,只有王室的继承人才会知道,目前宫中,只有我跟父王才知道!”

郭英用手一指地道中杂乱的脚印道:“这是很多人走过的痕迹,看来你们的秘密早就泄露了!”

石鹫道:“来人一定是从这里逃走的,我们追下去!”

伊丝妲道:“不必了!前面有三处出口!谁知道他们从那一个出口走的呢!”

“循着脚印追下去,不怕他们跑掉的,这一点我跟小郭都很在行,一定可以追到他们的。”

伊丝妲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没有用的,其中一处出口通到你们所住的宾馆那边,若是人到了那儿,他们把脸上蒙的黑巾去掉,又何从去辨别呢?”

郭英道:“你是说人是从宾馆那儿过来的?”

伊丝妲道:“多半是的,否则就不必蒙面了。每次侵入的人,多半会跟里面的人有关系的,否则宫外重重警卫,根本不可能容人进入此地,所以父王每次都不敢追究,否则宾馆那边,就难以留住人了!”

郭英道:“这是怎么说呢?”

伊丝妲苦笑道:“郭英!这还用解释吗?宾舍中的金衣剑士和银衣剑士,每个人都是有一身不错的功夫。父王给他们的待遇虽佳,但是还不足以把这些人留住的,他们之所以留此,或多或少*还有着一些私人的理由的,而宝库中的财富,很可能便是他们的理由之一……”

郭英与石鹫对看一眼,心中有点怯意,因为这也是他们前来的目的。

而伊丝妲却更为坦白地道:“就是你们两个人,又何尝不是为藏宝而来!”

二人俱是一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鹫与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