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

第01章

作者:司马紫烟

金仆姑是箭名。

以鹫翎为翼,箭身特长,射程特远,剑敌力特强……

第一次出现于文字记载是左传—庄公十一年,公以金仆姑射南宫长万。

然而在一般江湖武林健雄豪士们的心目中,这三个字所代表的意义却不如此简单

它象征着死亡,代表着正义。

它!也是一个难解的谜。

金仆姑惊传江湖只是两年来的事,从没有一个人,一件事,能像它一样,在短短的岁月中,造成如许的轰动。

总共有十六个人丧生于这支长箭之下!其中十二个是闻名江湖绿林巨寇,四人是众所不齿的武林败类……

这十六个人都是邪恶的化身,有许多正义之士曾经费尽心力,必慾得之而甘心,可也一直无法成功。

因为这十六个人都具有一身诡异莫测的武功,行踪飘忽,大规模的围歼网不住他们,落单的两三人反而蒙受其害。

正当邪恶的势力一天盛于一天时,这一校正义之箭出现了,像天外发来的一枝神箭,从雄霸一方的“人屠”潘元甲开始,到最狡猾的“九尾狐”邱媚为止,在两年内次第饮箭毕命,结束他们罪恶的一生。

每一个人的死状都是相同的:一箭穿胸,箭簇透过后背,钉在深深的岩石中,最令人惊异的是“九尾孤”邱媚之死。

这美人其面,蛇蝎其心的妖妇,慑于前十五人的惨死,特别提高了警觉,除了深匿远隐之外,还穿上厚达半寸的钢甲。

结果人们在黄山始信峰上发现了她的尸体,那一箭居然穿透了两层钢甲,将她钉在始信峰巅的岩壁上!

姦邪伏诛,足证天道无亏,人心大块之余,连带对那发箭的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是谁有那么强的臂力呢?是谁有那么高深的武功呢?

有人仔细地研究过那株箭,箭长三尺,竹杆,钢簇,鹫翎,一无出奇之处,唯一奇特的是箭杆上刻着三个细巧小字:

“金仆姑”

金仆站是箭名?还是人名呢?没有人能解答这问题,宿学的人翻遍经典籍册,好事的人询问天下的名射手。

前者只找到一则短短的记载,后者却得到更多的迷惆。

伏波将军马授曾一箭穿九峰而摄隗嚣,那只是神话的穿插,最强的五石巨弓,可发二百四十步。

可是始信峰高逾千寻,一峰如笔刺天,邱媚是贴背钉于峰上的,最近的落脚处也在八百步以外,射远八百步已超出人体能力的极限,透两重钢甲,人石四寸,那简直是神为了!

正在人们对金仆姑作疑人疑神的猜测时,金仆姑又传出了更惊人的消息!震世锄姦,十六支应翎长箭,支支完整无缺,都由举世钦仰的武林宿耆“石中莲花”石广琪保存着,一个深夜,石广琪所居的“碧荷山庄”的大门上出现了第十七支箭,这次没有杀人,箭尾却附了一纸小笺,笔迹挺秀,写下一段令人振奋的消息

“壶中箭将尽,此物得之不易,放眼浊世,待诛之人万千,当不能令宝弓生尘也。

今宵鬼节,越诣殊为不敬,月再专圆时,当踵府领回敞箭,且为长者寿,幸祈无吝杯酒……”

笺上没有具名,可是那支鹫翎长箭已说明了一切。

“石中莲花”石广琪是最受人尊敬的老侠客,青莲十八掌享誉武林达六十年之久,一手石莲子暗器与“撒箕布斗”手法尤为精绝,平生行事正直,隐为群豪之冠,他座落于天目山下的青荷山庄,更是正人侠士时相过往之所。

两年前为了那十六个凶人闹得太厉害,石广琪曾遍撒武林英雄贴,邀请各路豪侠共襄除邪壮举,结果总是因为事机不密,赶到那里都扑个空,而且一个不慎,反倒牺牲了好几个与会的高手!

石广琪早就想退出江湖了,就因为这桩心愿未了,一直未能如愿,金仆姑初现他很兴奋,也很注意这个暗中伸张正义的人,所以把每一支箭都收集保管起来,他知道那个人迟早都会出现与他见面的!

十六凶人相继伏诛,金仆姑也答应与他见面了,石广琪心中的那份高兴,就不用说了!

接笺的那夜是七月半,正好是俗称鬼门闭关之日,石广琪为了超渡那些死于江湖纷争,献身正义的英雄,曾经礼聘高僧,设盂兰盆会,诵经祭奠。

那天他感慨无穷,与几个好朋友喝了一顿闷酒,休息得很早,却不想第二天清早,就发现了那支长箭与那封不具名的短笺!

明月再圆,当然是一月之期,不但是中秋佳节,恰巧还是他八十岁的寿辰,这个日子拣得太好了!

消息传得很快,不出半个月,几乎已尽人皆知!

以石广琪在武林中的声望,拜寿的人已经不会少,再加上这一个令人震奋的消息,谁不想前来一睹那神秘箭手的庐山真面目。

“青荷山庄”从接到信那一天开始,就忙碌地准备着,想到这次来的人一定多得无法计算!所以江浙地面的武林人物,也自动地参加帮忙,一面着人到“青荷山庄”帮助接待事宜,一面空出自己的屋舍以便招呼远来的贺客!

轰轰烈烈地忙了二十多天,总算有了一点头绪,石广琪统计一下已到的人数,已有三千多,还有许多不速之客,可能会超出四千人!

厅堂容不下,他干脆把寿堂设在庄前空地上,地广数亩,席开四五百桌,创武林从所未有之盛况!

天公作美,那一夜碧空如洗,万里无云、一轮明月分外地皎洁,广场上但见人头攒动,笑语喧天!

石广漠年高德邵,辈份也高,他在广场的中央,架起一个木台,台高八尺,宽逾寻丈,除了一对大红烛照着一幅大寿字立轴外,还用红绫并展出那十七支鹫翎长箭!

那是石广琪的意思,让那些拜寿的贺客对这十七支长箭的主人也表示一番虔诚的敬意!

寿也拜过了,数不尽的颂辞也尽了,月到中天,已是二更时分,大家所盼望的人始终没有出现!

身为主人的石广琪总不能让客人等下去,只好吩咐开席,在木台前面,有一张大桌子,大红桌布,辉银餐具,却只设了六个席位!

石广琪自居末座,两旁打横相陪的是一僧一俗,一尼一僧,这四个人在武林中的地位自毋庸赘述!

一僧一道,是少林首座见性大师与武当元妙真人!

见性大师号称大力神僧,内外兼修,为嵩山本院藏经阁主持僧,职掌仅次于掌门明性大师。

元妙真人是武当掌门青岩道长的师叔,为武当硕果仅存的元老,曾以神龙七剑挫败天下剑术名家,在泰山刻会上应得天下第一剑之尊誉,不过他本人谦冲自守,终年藏真于武当山中。

这两人都是代表本门前来祝寿与会,主要的目的却是为了一识那金仆姑的主人。

老尼是九华山无垢师太,为九华剑派掌门人。

那俗装老者是石广琪的莫逆知交,“铁伞先生”邵浣春,武林泰斗,技击名家,一柄铁伞随身,江湖宵小闻风丧胆,与石广琪一样无宗无派,却备受世人尊敬!

四千余宾客中,固不乏各方英雄,却不再有人够资格坐上那一桌子!

靠水台的那一旁位置空着,大家都知道那是为着谁留下的,所以那一个空座位倒吸引了每一个人的注意。

“这个位子会不会有人来坐呢?那个人将是怎么样的形貌呢?”

每个人都在心中暗念着,急切地祈盼着!

石广琪端着一杯酒站了起来,先朝那空的座位望了一眼,微微带些失望,然后才双手捧杯,朝四周作了一个罗揖,四座立刻报以一片热烈的掌声。

石广琪十分感动,频频地点着他须发如银的苍首,等掌声平息后,才以响亮而又激动的声音道:

“各位朋友!今日乃中秋佳节,适逢兄弟贱辰,承蒙诸君不弃,远道来贺,若说为兄弟庆生,则万分不敢当,权借杯酒,就算是与诸君同渡佳节吧!……”

劳座的邵洗春道:

“石兄不必客气了,你致力于江湖纷争六十年,无时不以正义为重,才创下这赫赫声望,我们来给你拜寿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声音虽不大,却可传遍全场,足见他内功之精纯,四下立刻涌起一片赞和之声:

“应该的!应该的……”

石广琪更激动了,点点头又道:

“兄弟无德无才,却蒙诸君如此厚爱,实在惭愧,所幸诸君今日之来,尚可以见到一位举世同钦的奇侠,这位奇侠的义行伟绩,老朽也用不着多加叙述,因此兄弟利用贱辰与佳节之便,将这位奇侠介绍给诸君见面,这才是今日之会中最富意义之举,对于这位奇侠,兄弟与诸君一样的倾仪,一月前承这位奇侠器重,许于今日相见,可是此刻已过二更,那位奇侠仍未现身,不知是何原故,以那位奇侠的神奇磊落行迳,兄弟相信他必不会爽约,因此兄弟敬代表诸君,将此第一杯酒献给那位奇侠,假如他已经来了的话,就请他快点现身……”

这番话的目的自然是说给那个人听的,不过意思相当诚恳,四座一阵哄乱,连与他同桌的四个人也都站了起来。

邵浣春接口道:

“石兄的话是不错的,那位英雄的伟迹的确值得我们尊敬,我们动了那么多人力,想剪除那十六凶人不可得,他一个人就办到了,不过我们今日前来的主要目的还是为石兄祝寿,在那位英雄尚未现身以前,这第一杯酒还是祝石兄寿永千秋吧!”

四周一阵哄声附合,纷纷都叫着;

“石老英雄寿永千秋……”

石广琪无法推辞了,只好举杯激动地道:

“谢谢!谢谢各位,大家等久了,请请……”

仰头喝干了杯中的酒,四座豪雄也纷纷举杯,不管能喝不能喝,每个人都干了那一杯。

石广琪伸着空杯,大声叫道:“各位别坐下去,听兄弟再说一句话,请各位将酒再添满了,第一杯酒兄弟叨扰诸君厚爱愧领,这第二杯酒理该敬那位奇侠了,只是他还没有来,兄弟想就对那仗义锄姦的十六支骛翎金仆姑长箭表示一番敬意吧……”

大家都哄声答应了,乱腾腾地斟酒,闹纷纷地谦让着先后,好容易才安静下来,石广琪肃容对着木台,双手举杯过顶,正想再表露一点心中的敬意说几句话,忽而半空中响起一串叶铃铃的清脆铃声与掠空的呼啸声……

这一阵铃声并不高,却给每一个人都能听得很清楚,大家先是一怔,继而心中一阵兴奋,大家都暗叫道:“来了!来了……”

因为每一个人都能听得出,这串铃声是发自一支响箭,有谁敢在这种场合上发响箭?自然只有那个人了!

“那是怎么样的人呢?”

大家都对着那响铃的方向搜索着,却是一无所见。

激越的铃声刺动着人耳,却没有一个人能找出它正确的方向,愕然片刻后,眼睛尖的人才隐约见到头顶上有银色的光芒一闪,连忙用手指着叫道:“在这儿……”

一嚷之后,立刻有人急问道:“在那儿?在那儿……”

叫的人来不及诉述,只是用手指追着银光连点,那一道银光飞极速,像一条银蛇似的乱窜。

终于大家都看见了,可是每一个人都反而噤住了,发不出一点声音,脸上充满了惊愕的神情。

因为那道银光带着清脆的铃声,居然不是走的直线,它像一颗不受羁约的慧星,拖着一条闪亮的长尾,或左或右,盘旋曲折,在不规则的轨道上飞行着!

这是什么玩意?自然是一支响箭,目力较强的人早已看出那是一支同样的鹫翎金仆姑,箭尾上附着两枚小巧的银铃

箭能射出这种手法,那简直是匪夷所思了……

静!出奇的寂静。

四千余人的大广场上,除了那叮叮铃声外,简直就听不到别的声音……将近有九千双眼睛都随着那一溜银光移动着。

慢慢地!慢慢地!那银光的速度缓了下来,带着悠悠的微光,挣珠的轻音,落向那木台的红绫上,与早先排在那儿的十七支长箭并列在一起……

石广琪轻吁了一口气,发出衷心赞佩的叹声,低低地道;

“神射!神射,我活了八十岁,今天算是第一次开了眼界,即使是亲眼看见了,我依然不相信人间有这种手段……”

少林见性大师低叹一声道:“石施主!这一定是箭主人驾到了!你快招呼一声吧!”

石广琪连连点道:“是的!是的……”

接着他虚空一抱拳高声道:“石某敬迎金仆姑主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