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

第10章

作者:司马紫烟

金蒲孤微微一笑道:

“我假如衣冠楚楚,当然应该客气一点,可是像我这样打扮,不表现得凶一点,恐怕还会被人家赶出去……”

正说之间,屋后走出一个中年汉子,手中捧着那技长箭,身上的衣服还没有完全扣好,足见他是刚从床上爬起来,匆匆忙忙地就赶出来了,见金蒲孤后,先定神打量了一下,随即肃然改容,拱手揖道:

“果然是金大侠虎驾贲临,兄弟先前得到下人通报,真还无法置信呢?……死罪!死罪……金大侠请到内厅……”

全蒲孤这才一拱手道:“寅夜打挠,颇感冒昧……”

那人忙道:

“那里!那里!敝局能得大侠赐顾,实乃无上荣幸,请入厅奉坐,兄弟立刻通知家嫂前来拜诣!毛三!快去告诉总镖头,说有贵宾莅临,叫她快点出来!”

那伙计正傻怔怔地站在一边发呆,闻言连忙走了。

金蒲孤却微异道:“原来贵局是令嫂当家?”

那人一拱手道:“金大侠是贵人多忘事,也许不认识兄弟,可是兄弟却在青莲山庄中瞻仰过风仪……”

金蒲孤见他提起青莲山庄,就想到逼死石广琪之事,心中虽无咎意,却多少有点不高兴,乃冷冷地道:“那天的朋友大多了,在下一时记不起来!”

那人连忙笑道:

“兄弟方心胜,江湖上赠匪号金鞭追风,世居余杭,这四海氏局原是兄弟与家兄合力开办,五年前家兄为人屠潘元甲所伤,就改由家嫂无影女李青霞主持,大侠箭诛潘元甲,香家兄报了血海深仇,家嫂与兄弟都有说不出的感激,正想对大侠一申谢意,谁知……”

金蒲抓连忙摆手道:

“方兄!令嫂大概快出来了,在下一身装束不便见人,方兄若有便衣,请赐一衣!”

方心胜连忙道:“有!有!兄弟马上去取……”

金蒲孤道:“此地更衣不便,还是由在下与方兄一同前去吧了!”

黄莺已叫道:

“金大哥!你换了衣服,叫他们快点准备吃点东西,我快俄倒了下来了!”

方心胜一怔道:“原来二位尚未用过晚餐……”

黄莺叫道:“连昨天的晚餐都没有用过!”

金蒲孤对她这种坦率的态度只是皱眉笑了一下,方心胜是个老江湖,知道必有原因,倒是不再动问了!

当金蒲孤在换衣服的时候,方心胜已顺便去通知厨房中替他整治吃食,金蒲孤忽地心中一动,连忙把他叫住道:

“方兄请随便弄一点果腹的东西来好了,千万不可惊动得大家都知道,在下此行十分秘密……”

方心胜点点头带着会意的神色走了。

金蒲孤草草着上外衣,略加修治一下,推门出来时,方心胜已在门口恭候,见他出来后,立刻近前低声道:

“兄弟为替大侠隐密行踪,已将黄姑娘请往家嫂内室坐息,大侠也到那儿去吧!”

金蒲孤一皱眉道:“这似乎不大方便吧?”

方心股微笑道:“没什么,家嫂居孀,她的地方比较隐僻些……”

穿过两重院落,是一座小小的花楼,方心胜首先推门拾级登楼,金蒲孤跟着上去,耳畔已听得黄莺咭咭喳喳的喉咙,在诉说离开崇明岛的情形,不禁眉头一皱,连忙上了楼,只见黄莺据着一张桌子,面前堆着一盘糕饼之类的点心,手端着一杯水,边吃边叫,十分有劲,见金蒲孤上来后,立刻高兴地叫道:

“金大哥,外面是好,光是吃的东西,就比崇明岛好得多,你快来吃呀……”

金蒲孤只是笑了一下,旁边另有一个全身穿着绵素衣袋的女子,年约三十岁左右,神容庄严,立刻对他跪了下来叩首道:“未亡人李青霞叩见大侠!”

这下子把金蒲孤弄得怔住了,连忙闪在一边,不敢接受她的敬礼,口中还急道:

“李总嫖头.这是干什么?快起来!快起来!……”

李青霞又叩了一个头道:

“先夫方心和,为人屠潘元甲摘心剖腹惨杀,青霞志切夫仇,却因武功不如,呼天无路,求援无门,幸得大侠金箭锄姦……”

金蒲孤连忙道;

“李总镖头,在下不过是无心之举,而且我箭珠人屠之时,并不是为了替尊夫报仇,总镖头大可不必把它放在心上!”

李青霞还想说话。

方心胜已示了一个眼色道:

“嫂子!金大侠是江湖豪土,最怕这些繁文缛节,你我可以把感激放在心中,不必形之于色!”

金蒲孤点头道:

“感激不必,豪士不敢当,在下生性脱落已惯,总镖头再要如此客气,在下只好立刻告退,不敢再打挠了!”

李青霞这才站了起来,金蒲孤饥难难耐,见到桌上的糕点,连忙坐了下来,满满地塞了一口,却又乾得咽不下去,李青霞见状忙端了一杯茶给他,他才好过一点,不禁红着脸道:

“我这份穷凶极恶的形相太令二位见笑了!”

李青霞连忙道:“那里!那里,妾身听黄姑娘说了一个大概,大伙在崇明岛上一番历险,妾身等听来都觉得惊心动魄,至于那个刘素客,却不知是何许人……”

金蒲孤轻叹道:

“这个人实为天下的隐患,我说来也不会有人相信,这话等慢慢再说吧!我先想问问最近武林中出了什么巨大的变故?”

李青霞想了一下道:“别的倒没有什么,只是十大门派的掌门人忽然都易主了……”

金蒲孤一笑道:“不换也不成,他们都被刘素客掳去了,少林掌门明性大师已成残废,武当青水道长与阴山派的化云表先后身死……”

李青霞简直不能相信。

金蒲孤又轻叹道:“这些都是我亲目所睹的事,而且他们的死伤都与我有关!”说着又将自离开青莲山庄,到刘素客的万象谷中的情形约略说了一遍,这下子连黄莺在内都听得目瞪口呆。

李青霞听完后才骇然长叹道:

“真想不到武林中会生出这么大的变故,也真亏有金大侠力挽狂澜……大侠忙累了好几天,妾身等也不敢多作打扰,二位请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妾身恭陪二位畅游西子湖……”

金蒲孤方自道谢,却见那先前守夜的伙计又匆匆忙忙地赶了上来叫道:

“总镖头,外面来了好几个人,说是要找金大侠!”

金蒲孤微微一怔道:“我们来到之地十分秘密,怎么会有人找上门来了?”,

伙计毛三慑慑地道:

“这个小的不知道,他们的气势凶四,好像要找金大侠麻烦的样子?”

金蒲孤冷笑一声。

李青霞怒形于色道:“是那一个有这么大的胆子,我看看去!”

说着正要出去。

毛三却嗫嗫地道:

“总镖头,您还是不要出去吧,他们都是您的熟人,说是知道您的处境,才请金大侠出去会面,不使您为难……”

李青霞怒声道;

“胡说!我的朋友那个不知道金大快对我之恩天高地厚,怎会做出这种混蛋的行径!”

毛三嗫嗫地道:“他们的确是您的熟人,小的认识其中一个铁伞先生邵浣春……”

金蒲孤笑笑道:“原来是他,还有两个呢?”

毛三想想道:“一位大姑娘说是姓石,还有一个是老年人,一大把白胡子……”

李青霞微愕道:“我知道了!可是他们怎么知道金大侠委在我们这儿呢?”金蒲孤大笑道:

“那还用说,凡是我的仇家,刘素客一定会引为己用,也只有刘素客有这么大的神通,能算出我来到此地……”

李青霞表示不信道:

“邵浣春与石慧对大侠固未能释然于怀,但也不至于为刘素客所用吧?”

金蒲孤笑道:“出去一问便知端的,不过总镖头的确不必出去多惹麻烦!”

李青霞慨然造:“邵石二人与我切如深交,而且他们若是真与刘素客勾结一气,我也不能放过他们……”

金蒲孤见她表示得如此决裂,倒不便多说什么,几个人欣然向前走去,李青霞忽作忧声道:“那个老人假如是石意的师父长白老人吕子奇,倒是不好应付,此老的武功高不可测,手中十二枚金钱嫖尤其独步人间!”

金蒲孤傲然道:

“这个我倒不在乎,刘素客不会武功,十大门派的掌门人照样被他制得束手无策,可见武功并不能决定一切!”

说着几个人已走到店中的大厅中,果然瞧见石慧邵浣春伴着一个高大的老者,气凶凶地坐在厅中,见到金蒲孤之后。

石慧首先叫起来道:“姓金的!果然是你在这儿?”

金蒲孤冷笑一声道:

“你们到此地指名找我,可见早知道我在这儿了,何必还装模做样呢?”

这时那高大老者已站起来道:“老夫吕子奇!”

金清孤冷冷地道:

“你来干什么?要是你为了石广琪之死来找我偿命,我还可以原谅你年老无知,假如你是替刘素客作走狗来找我的麻烦,我可要对你不客气了!”

吕子奇气得直吹胡子叫道:“小辈!老夫听说你恃才傲物,心中还不太相信,今天见面之后,方知你确实是个狂妄之徒,你既是武林中人,怎么连敬老尊长的规矩都不懂!”

金蒲孤哈哈一笑道:

“在下箭诛十六凶人,他们每一个都比我年长,照你的规矩说来,我岂不是成了个杀上的罪人了!”

吕子奇气得哇哇大叫道:“混帐!你怎可将老夫与那些鼠辈相比……”

邵浣春也道:“金蒲孤,吕老先生乃长白武林名宿,身分崇高,你不能如此侮辱他!”

金蒲孤冷笑一声道:

“你们与刘素客互结一气,其罪行较请十六凶人尤有过之,我骂他几句还算客气的!”

吕子奇微异道:“刘素客?刘素客是谁?”

金蒲孤冷冷地道:

“你还装什么蒜,若你们不是与刘素客连成一气,怎知到此地来找我?”

吕子奇瞪大了眼睛,望着石慧道:“小浣!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石慧低头不语。

吕子奇又朝邵浣春叫道:

“烷春!你不是说姓金的一直住在杭州城吗?那刘素客又是怎么会事?”

金蒲孤连忙叫道:“胡说!我抵达杭城还不到两个时辰,你们就找了来……”

石慧这时才道:“刘素客是一个武林隐士,他心愤金蒲孤逼死我爹,要帮我报仇,所以才用飞鸽传书,告诉我姓金的下落!”

金蒲孤冷笑一声道:“刘素客的良心真好,你们对他所知仅限于此吗?”

邵浣春立刻道:“他是个温文儒雅的读书人,还能怎么样?”

金蒲孤笑笑道:

“你们若是到十大门派去问问那些新起的掌门人,就知道刘素客是怎么样一个人了!”

说完又对吕子奇道:

“吕老头儿!因为你在东北尚有令誉,所以我特别宽容你一次,快走吧,莫再自寻没趣了!”

李青霞连忙低声道:

“金大侠,吕老英雄为人极其正直,他现在可能是受了蒙蔽,你为什么不跟他解释清楚!”

金蒲孤微微一笑道:

“我并不在乎他与我为敌,刘素客既然利用他前来找我的麻烦,一定认为他的武功比我高明,因此我倒是很希望给也一点颜色……”

看看这番话故意说得很响,吕子奇果然受了激怒,厉声大叫道:

“金蒲孤!老夫根本不知道有刘素客这个人,可是凭你这种态度,老夫也得给你一点教训!”

金蒲孤哈哈一笑道:“只是一点教训,刘素客会失望的,他是要你杀死我!”

吕子奇正色道:“老夫习武之初,就曾立下重誓,绝不利用武器杀人,否则那十六凶人也不会等到你出手来剪除了……”

金蒲孤笑了一笑道:“这么说来你要如何教训我呢?”

吕子奇道:

“你自以为一支强弓,一袋金仆姑长箭无敌于天下,老夫就要凭掌中十二枚金钱镖给你一点教训,我们一箭换一镖,看看是谁的厉害!”

金蒲孤淡淡地道:

“对不起得很,我的金仆姑长箭只用来对付姦邪之辈,箭出分生死,可不能利用来争强好胜!”

吕子奇大怒道:

“小子!你不敢较量就乖乖地认输,跪在地上磕三个响头,折弓毁箭,老夫就放过你,要是这样耍赖皮,老夫可不客气了!”

金蒲孤豪不在乎地道:“不客气又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