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

第12章

作者:司马紫烟

金蒲孤笑笑道:

“照先生所说,这是无价之宝,在下也无法说出价值,以在下而言,财富并无作用,也不想卖掉它,先生一定要喜欢它的话,在下可以无条件奉送!”

骆仲和喜动颜色道:“那真太感谢了。”

金蒲孤却神色一正道:

“可是在下目前找不到代用品,只好请先生等待一段时间……”

骆仲和皱眉道:“可是大侠把它用破了之后,囊底字迹磨失,它就半文不值了!”

金蒲孤道:“至少先生知道它的历史!”

骆仲和道:“可是人家不知道!”

金蒲孤冷笑一声道:

“在下只道先生是对前古遗物有特殊的癖好,原来只是对它的价值感兴趣!”

骆仲和这才看出金蒲孤是故意拿他在开玩笑,竟然将箭囊掷回给他道:

“金大侠对敝人的看法误会了,箭囊虽极珍贵,但敝人还未必动心,请大侠收回去吧!”

金蒲孤泰然将箭囊别在腰问道:

“在下也知道府上富堪摘国,不会看上这一具破箭囊的!”

骆仲和脸色变了一变,居然忍住没有发作,金蒲孤知道自己给了他一个小教训,至少他不会再以财富来骄人了,才笑笑道:“在下与令媛在西湖上曾经发生一点小误会!”

骆仲和摆手道:“那件是小事情不足为道!”

金蒲孤笑笑又道:“在下箭诛人屠潘元甲时,承先生赐柬告示行踪,特致谢忱……”

骆仲和微怔道:“原来大侠已经知道了!”

金蒲孤笑道:

“此事一直惑然不解,直到听李总镖头说起先生之行事,在下才恍然而觉。”

骆仲和这才淡然地道:

“这也不算什么,剪除潘元甲,原该敝人去为之,说起来敝人还应该谢谢大侠才对!”

金蒲孤见所有该交代的场面话都已说过了,遂将话转入正题问道:

“审一位黄姑娘不知可在府上?”

骆仲和笑道:

“那位黄姑娘的水性当真是举世罕遇,小儿不过跟她开介小玩笑,她竟在水底将小儿一路追逐到此,途中连一口气都不换……”

金蒲孤关心的不是这些,连忙再问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骆仲和笑道:

“黄姑娘天真未凿,小儿也稚气未脱,他们先前虽是各不相让,此刻却打出了交情,与小儿同在后花园中玩耍

金蒲孤将信将疑地道:“我现在可以去看看她吗?”

骆仲和一笑地道:

“自然是可以,不过他们此刻游兴甚浓,我们何必去打扰他们呢,反正人在寒舍,绝对丢不了,大侠尽管放心好了!”

给这他这么一说,金蒲孤倒是不好意思去追问了,而且他见骆仲和的神色间并没有什么凶恶之意,想来黄莺与他儿子并没有什么冲突,以黄莺的心性而言,遇上一个年岁相近的同伴,玩得很投机,倒是件很自然的事!

因此他也暗悔自己太过小心,把事情想得很严重,还把浮云上人也拖来相助,实在是不必要,万一浮云上人不明旧理,糊里糊涂地闯上门来,岂不是反为不美!

可是他又想到浮云上人是个得道的高僧,行事一定不会过于莽撞,自然也不会引出意外的枝节……

他在心中沉吟,骆仲和也在想着心思,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李青霞与吕子奇更没有话说了,四人都默不作声,空气现在很沉寂,突地屏后人影一闪,探出一个少女的身子,正是金蒲孤在西湖船上见到的那人,也是骆仲和的女儿骆洛仙,她以焦灼的话气造:“爹!您怎么还不把话说说明白,这是很重要的事……”

骆仲和将脸一沉怒道:“你出来干什么?一个大闺女如此抛头露面成何体统?”

骆洛仙受到斥责之后干脆走了出来道:

“爹!您不急,我可等不及,要不我自己来说!”

骆仲仰和一拍桌子怒骂道:

“混帐!你再如此不顾廉耻,我宁可杀了你,也不能叫你败坏门风……”

骆洛仙呆了一呆了道:“我们有什么门风……”

骆仲和这下是真的生气了,两眼中冒出火花,骆洛仙悻悻然地退了回去,金蒲孤却莫明其妙地道:“骆先生令媛究竟有什么事?”

骆仲和顿了一顿7“道:

“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不过是素仰大侠箭技超群,想请大侠露两手给我们开开眼界……”

金蒲孤一怔道:“这件事并没有什么,先生何必生那么大的气呢?”

骆仲和红着脸讪笑道:

“敝人不过是恼怒她没有规矩,大侠刚坐下来,茶还没有喝两……”

骆洛仙忍不住又从屏后转出来道:

“爹!您别假斯文了,更别卖弄您的家私了,金大侠见的世面很多,我们家这点排场在他眼中根本不值一笑,而且我知道您还不放心,想考验金大侠,我看这是多余的……”

骆仲和怒声道:“贱婢!你是在作死了……”

骆洛仙强项地道:“我只是告诉您我的决心,不管金大快是否能通过您的考验……”

骆仲和气得脸色铁青,一只手已经举起来了,骆洛仙却毫不在乎地道:

“考就考吧!我相信金大侠也不会被您考倒的,我早就算准了……”

骆仲和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骆洛仙大概是怕他父亲真的发作揍人,连忙回头大叫道:“骆强!骆勇!准备射场,通知骆信和骆义……”

屏后有人应了一声,立刻是一阵响动,金蒲孤等人所落坐的客厅自动问旁边移去,片刻之后,约莫移出七八丈,才嘎然而止,同时四面的屏风也自动地沉入地下,眼前现出一所宽长的内堂!

金蒲孤见这所内堂空无一物,宽约二十丈,长有六十丈左右,正是从外面看见全屋的大小!

他这才明白此地原本是作为练武所用,地下装着机关,开动机关可以将客厅移过来,升起屏风,以作款客之用,而那四周的高屏,正是将客厅间隔出来,遮住前后左右的空地。

靠着内堂的一边墙前,站着十几名黑衣的劲装大汉,每个人都背着一把长弓与一壶竹箭!

从弓箭的长度看来,这些人的臂力都很强,至少也在三百石以上,才能开引那高兴人齐的强弓!

骆仲和朝骆洛仙冷笑一声道:“你倒是很开心!”

骆洛仙轻笑一声道:“我自然开心,因为这是我……”

骆仲和用手一挥,阻止她说下去,沉着喉咙道:

“你别想得太美,事情未必会如意……”

骆洛仙咬着嘴chún道:“那我不管……”

她的话被骆仲和严厉的目光打断了,才悻然退后,骆仲和勉强压制住怒气,朝金蒲孤一笑道:“金大侠!敝人训练了十几个家人,在射箭一道上颇有成就,想请大侠与他们一角射技……”

金蒲孤淡淡地道:“对不起得很!在下习射只为了强身除暴,并不为了与人争胜!”

骆仲和谈笑道:

“金大侠神技举世皆闻,自然看不起我们这些家人,这样吧!敝人叫他们先练两手,如蒙大侠还看得起,就指教他们一番如何……”

说完也不征求金蒲孤的同意,就朝那些大汉道:

“骆强!金大侠是当世第一箭手,你们可不能丢人,假如能得到他一句指示,也不枉十年苦练!”

那骆强是个中年汉子,他应声而出,卸下长弓,朝金蒲抓一拱手道:

“请大侠多包涵!”

态度虽客气语气却隐有不屑之意,好像金蒲孤的赫赫盛名,在他眼中并不当一会事!

金蒲孤在人门之时,却已见识到这一家的武功,即使是中门的佣仆,也不逊于当世一流高手!

这几个人的衣着又高一级,武功自然也更为可观,可是人家要想在射技上与他一较高低,他实在不服气!

骆强打过招呼之后,什么话都不说了,只是向墙的另一头叫道:“升靶!”

墙前可能另有机关,由人在内操作着,喝声过后,缓缓升起一道水靶,据估计靶宽约二尺见方,中间的红心只有拳头大小,靶离他们立身之处,相距约四十丈,看上去只有指甲盖大的一点!

骆强抽出一枝箭搭在弦上傲然问道:“金大侠是否觉得太近了一点?”

金蒲孤轻轻一笑道:

“朝庭考试举也不过是两百步为准,差不多也是这个距离,三射破的,即为上选,可是我们江湖人论射,着重在心眼手法。与远近无关!”

骆仲和连忙斥责骆强道:

“金大侠箭诛十六凶人,就翎金仆姑神箭下,取如探指捺蛾,你不过射一面死靶,还有什么可夸耀的!”

骆强轻哼一声,箭弦微响,长矢剑空而出,恰恰中在红心上,金蒲孤觉得他手法虽准,却并无出奇之处!”

骆强仍是不说话,继续拍箭搭弦,一支支射出,射出七八支后,金蒲孤神色微微一动,也逐渐引起兴趣!

因为骆强后来射出去的箭,并没有中在红心上,后矢咬住前矢的尾部,连成一长串,居然不掉下来!

每支箭都从一个洞中穿出去并不算太难,寻常的箭手中也可找出这种人才,可是要七八支箭连成一串,则除了手法准外,还需要深厚的内力与极巧的手法。

这种手法自然难不倒金蒲孤,可是他不得不承认这个汉子的功夫到家,至少是他所见过的第一个高手!

骆强连发十二支箭后,才止住手不射,骆仲和微笑道:“金大侠看他还过得去吗?”

金蒲孤淡淡一笑道:“高明!高明!”

骆强忍不住道:“金大侠一定还有高明的指教!”

金蒲孤笑道:“那里!那里!这种凤凰争窝的射法我就做不到!因此也不敢置评!”

吕子奇觉得很奇怪,连忙道:

“大侠似乎太谦虚了,老朽虽未目睹过大侠神射,但是听说大侠在青莲山庄以迴风射法,一箭连取石广琪与邵浣春两耳,似乎比这一手奇妙多了!”

金蒲孤笑笑道:

“那是取巧的手法,这才是正宗功夫,在下一开始就走了旁门,对于这种正宗手法,自然只有甘拜下风了!”

骆仲和怫然造:

“敝人是诚心请教,所以才不惮见笑,命家人们献怪丑以博一乐,大侠说出这冲话来,似乎太令人失望了!”

骆洛仙也急了道:“金大侠!我不相信你连这一点也做不到……”

金蒲孤笑道:

“我是真做不到,因为我们江湖人争斗不同于兵家争站,箭源供应不绝,我就是那十几支箭,准备用一辈子的,像过样一下子用掉了这么多箭,我的确不敢尝试……”

骆强冷笑一声道:

“金大侠何不过去看看在下的箭后再作定论,在下那十二支箭保证丝毫无损……”

金蒲孤一笑道:

“不用看了,尊驾那十二支箭只有最后一支还是原来的样子,其余十一支的箭尾竹竿虽未破裂,竹孔却被箭簇挤大了一点,用之杀人自无不可,用来再作一次同样的表演似乎就不太趁手了,在下藏箭有限,不敢作如此浪费。”

骆强脸上一红,独自强嘴道:“难得大侠的箭在用过之后,一点改变都没有吗?”

金蒲孤笑笑道:

“在下举箭之初先练的就是这一点,尊驾如若不信,十年以后可以检视一下我的箭……”

骆强道:“何必等十年呢?今天大侠就可以给我们开开眼界!”

金蒲孤摇头道:“我现在还提不起兴趣!”

骆强与骆仲和的脸色都微微一变。

骆洛仙连忙道:

“这种庸俗的手法自然提不起金大侠的兴趣了,爹!这是我们自取其辱,您还是换个花样吧!”

骆仲和略作沉思才一挥手道:“骆强!你下去换骆勇上来!”

骆强虽然如命退后,脸上独自呈现着不平之色,金蒲孤视如未见,另一名黑衣汉子已出列躬身道:“主人有何指示?”

骆仲和道:“骆强的手法只惹来一场耻笑,我们不能再用那种笨手法了!”

骆强在旁边道:“笑人的一定要自己有真才实学,光是口头上轻薄算什么英雄!”

这些下人除了骆仲和外,好似对谁都不卖帐,连骆洛仙连连对他瞪眼他都不在乎!

吕子奇忍不住道:“金大侠,您何不露一手让他们也知道天外有天,人上有人!”

金蒲孤谈笑道:“吕老先生的火气也太大了,跟这些下人呕气有什么意思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