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

第13章

作者:司马紫烟

金蒲孤心中在盘算着应付之策,表面仍上异常地平静道:

“主人是存心要将我杀死在此地了!”

骆仲和冷笑道:

“这是你自己找的,天大富贵送到你手上你不要,反而拆穿我的行藏……”

金蒲孤哈哈一笑道:

“主人这样说法,好像是我今天非死不可了!”

骆强立刻道:

“杀你这种毛头小子比踩死一只蚂蚁还简单,小子!你不是自负神射无双吗?现在不妨多用你的金仆站长箭,看看是能保全你的狗命!”

金蒲孤淡淡地道:

“你们既然敢如此目中无人,自然是认为天下无人能敌那你们为什么不明目张胆,畅开手来干呢?”

骆仰和哈哈一笑道:

“我在西湖上故托神仙,就是想利用这个机会引来一些所谓江湖高手的几年以来,只有李总镖头一个人略示身手,江湖人要不是死绝了,便是知道厉害,不敢前来送死……”

金蒲孤也哈哈大笑道:

“冒充神灵,吓唬无知愚民,那是江湖上的下三滥玩意见,真正的高人才懒得来管你们的闲帐呢?李总镖头若不是刚好凑巧住在此地,恐伯也不会有兴趣伸手……”

骆仲和神色一沉道:

“假如把你金大侠的脑袋挂在大门口,再加上那一囊金仆姑鹫翎长箭,大概可以吸引不少的观众吧!”

金蒲孤笑笑还没有作声。

吕子奇已抢着道:

“金大侠的脑袋只怕不好取,你们若能将老朽的六阳首级挂高竿,就足够称字号了!”

骆强冷笑一声道:

“你老得只剩一把骨头,脑袋割下来就被风吹干了,人家还以为我们是卖狗肉的铺子呢,还是那姓金的,他的一只耳朵,挂出去才是不二标志!”

这家伙的言词十分尖刻。

吕子奇的一部雪髯闻名江湖,他故意指出来说成山羊胡子,更以卖狗头暗寓挂羊头之识嘲。

吕子奇如何忍耐得住,暴喝一声,探手就是两枚钱镖,骆强看都不看不一眼的伸手轻轻一捞,即将钱镖握在掌中,故意用手一捏,钱镖化为一片碎屑,从指缝中漏下来!然后冷冷一笑道:

“吕老头儿,听说你以十二枚金钱镖在江湖上打出一点臭名气,怎么这次出来,老眼昏花,把麦饼带在身边当作金钱镖了呢!”

吕子奇神色一变,他明知这家伙内功卓绝,钱镖出手时,用了好几种手法,怎能被对方轻而易举地接了去,而且还把两枚风磨铜的钱镖握得粉碎!

这证明了对方不但内力深厚惊人,在接暗器的手法上也有独到之处,所以才能把他用在钱镖上的劲力一起化解,使他们不等发挥作用,即告消失!

当时脸上不动声色,又对将其余十枚钱镖一起扣在掌中,故意向门口走去道:“你说得不错,老夫在进门的进候,由于眼力不济,在门槛上绊了一下,当时没注意,也许把真正的钱嫖失落在那儿了……”

骆强一时弄不清他的用意,厉声道:“老家伙,你别找机会想溜!”

吕子奇哈哈一笑道:“这地方无异铜墙铁壁,老夫就是想溜,只怕也溜不出去!”

骆强叫道:“你既然晓得,何必还耍花样呢?”

吕子奇已经走出十几步了,蓦然回头一扬道:

“老夫是怕距离太近,一下子把你打个前心穿后背,所以才走远一点,叫你好提防一二……”

骆强脸色微变,连忙赶了上来,先前他所以能那样顺利接住钱镖,正是站了距离近的光,因为这种成名的暗器,手法上变化甚多,距离越远越有力量!

正如人与马匹赛跑一样,任何是什么千里名驹,刚起步时,人一定比他跑得快,距离长了,马力真正发挥开来,才见优劣之分。

吕子奇首次出手,就是吃了这个亏。二人距离不到一丈,钱镖出手即至,许多变化都未及施展!

骆强不擅长距离发暗器,他的急箭射法是距离越短,对方越难躲避,所以没提防到这一点。

吕子奇自动提后,他才警觉过来,虽然他自信有相当把握,可是吕子奇一嫖连削他十二枝长箭的手法的确高明,使他不得不暗作戒备,尤其是现在,他怎肯置自己于不利之地位!

吕子奇见他追了上来,当距离只有六七步时,突然回身,用手一摊,露出掌中钱镖道:

“你不要着急,老夫还没有发镖呢!”

骆强觉得自己过于紧张,未免有点不好意思,讪然笑道;

“你那烂铜片,大爷才不放在心上呢!我只是怕你跑掉了!”

吕子奇冷笑一声道:

“老夫在江湖上混了几十年,多少大风浪都经过了,岂会被你这种无名小卒吓跑了!”

骆怒声道:“少废话!你再不出手,大爷就要开始收拾你了!”

吕子奇铮铮两声,又弹出两枚钱嫖,分制他的左右两耳道:

“老夫跟金大侠学的仁者之射,这两镖不想伤你性命,只取你的一对耳朵!”

骆强伸手又是一捞,其准无比,将两枚钱镖都捞在手中大笑道;

“老家伙!你还有高明一点的打法吗?”

吕子奇笑笑道:“高明一点的打法只怕你受不了!”

二人的距离只有丈许,骆强心中大定,在这种距离下,他自信任何手法都伤不了自己,乃冷笑道:“老家伙!现在可不是要嘴皮子的时候!”

吕子奇又举起手来,比了一下,忽然道:

“咦!你的耳朵呢!老夫说好要你的耳朵做目标的,你把他们收了起来,叫老夫何从下手!”

骆强征了一怔,举手往耳上摸去,不摸还好,一摸之下,他骤觉奇痛澈心,手上一片潮湿,两只耳朵已不知会向,吕子奇笑着凭空一招,接下两点黄光道:

“别着急,尊耳在这里,你把他们安上去,以便老夫对准出手!”

说着将那两点黄光掷了过来,骆强不知是什么东西,连忙用手扣落了下来,坠地无声,赫然竟是一对人耳!

吕子奇又叹道:

“唉!你怎么这样不懂事,刚割下来的耳朵,趁着热血安上去,最多只留下一道痕疤,你把他们拍落地下,血凉肉死,再也装不上去,你只好终生都带着破相了……”

骆强呆住了,简直不明白这老儿是用什么手法,在什么时候,割下自己的耳朵,血淋淋的肉耳就在目前脚下,他依然无法相信这是属于自己的!

只有金蒲孤懂得目子奇所用的是最深奥的无影手法,那两枚钱在他未回头前已经出手了,而且是利用迴风手法,由旁边飞出,再从骆强的身后直切过来!

当他第二次正面出手时,只是为了吸引对方的注意!

骆强虽知道对方钱镖绝技非比等闲,但是也知道只要保持着适当的距离,不仅就不怕对方在手法上玩花样。所以他见到吕子奇出手道,倒是相当重视,殊不知道吕子奇积多年的经验,在暗无声息中打出了两枚迴风钱镖,更将时间是也拿捏到了一丝不差!

骆强全神贯注去接镖时,那两枚利镖适时攻到,以极快的速度,割下双耳,而且还令对方绝无知觉!

骆仲和手下十二名勇士中,只有骆勇一人懂得迴风手法,再有就是他自己深知个中三昧。

因此骆强失去双耳,还不知道是怎么会事,不过人已经丢了,恼羞成怒之下,转把脸对着金蒲孤叫道:

“姓金的!你是天下成名的人物,难道你的盛名,只是靠一些暗算的手段得来的吗?”

他始终不相信吕子奇能削下他的双耳,以为一定是金蒲孤在暗中使鬼,而且他看过金蒲孤的射技,更认定只有金帝孤才能在不知觉间取下自己的双耳!

金蒲孤也不否认,淡淡一笑道:“吕老!在下这个忙帮得还不错吧!”

目于奇不禁一怔,心想明明是自己的钱镖得了手,为什么金蒲孤硬要抢过去,难道他是怕对方反脸寻仇,要替自己担负责任吗?这一想心中虽是感激,却也感到有点不高兴,傲然一笑道:“金大侠盛情固然可感,可是老朽自己作的,自己还当得起!”

金蒲孤笑笑道:

“吕老钱镖绝技名扬天下,在下怎敢掠美,只是在下的一套绝妙法门,被吕老学了去,吕老不能不承认是在下之功!”

吕子奇更为生气道:

“老朽的迴风手法也许不如大侠高明,但是老朽尚不至偷学大侠的手法……”

金蒲孤大笑道;

“吕老误会了,在下并未说吕老偷习了在下的手法,我们一个用箭,一个用镖,手法各异,学了也没有用!”

吕子奇一怔道:“那大侠所言帮忙是指何而言?”

金蒲孤笑笑道;

“在下于青莲山庄上,好容易想到一妙着,叫做春风无语过驴耳,自以为独步人间,谁知道才用一次,就被吕老学了去!”

吕子奇听了才知道金蒲孤是故意在打趣骆强,不禁也哈哈大笑起来,骆仲和身为主人,尤觉面上无光,不禁沉声道:

“金大侠,下人无知固为不当,可是阁下口齿似乎也太刻了一点吧!”

金蒲孤微微一笑道:“贵管家把金某看得太高,又把吕老英雄看得太低,喻之为驴,似乎还太客气了一点,在下记得有一句俗语,叫什么……”

吕子奇飞快地接口道:“狗眼看人低!”

金蒲孤大笑道:

“不错!不错!不过打狗也得看主人面,吕老这一手似乎叫主人太下不了台了……”

骆强满眼射出怒火,大吼一声,冲上去就找金蒲孤拼命,倒是骆伸和一腿突伸,将他绊了一跤。

骆强爬了起来,大声叫道:“老大!你这是什么意思?”

骆仲和怒喝一声道:

“混蛋,你出的丑还不够,骆家的人都给你丢尽了,还不乖乖地滚到一边去。”

这时不仅骆强脸上现出了桀傲不驯之色,连同他同伴的十名大汉也都流露来不满之色,觉得骆仲和的态度太偏向外人了,骆仲和不动声色,依然沉着脸道:

“你们学了几天射技,自以为了不起,今天才知道天外有天,人上有人了吧!金大侠与吕老英雄都是一代名家,好容易有个机会,还不好好地把那套十方骑射向他们二位讨教一下!”

那些人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一声呼啸,电闪似的向四周闪开,组成一个半圆形,将他们包围起来!

背后是一堵厚墙,前面是十一名好手,每个人都是长弓挂满,长箭扣弦,金蒲孤细察环境,心知十分险恶,表面上却从容地道;

“主人太客气了,贵管家个个射技高明,我们怎敢说指教二字!”

骆仲和已经退出老远,哈哈一笑道;

“好说!好说!名家难再遇,今天错过机会,以后只怕再也请不到二位了!”

金蒲孤沉声不语,片刻才道:

“李总镖头!你镖局里事情太忙,不必在这儿陪我们了,请先回去吧!”

李青霞早已吓得面无人色,闻言知道金蒲孤不想把她牵连在内,可是她仍摇摇头道:

“不,妾身当与大侠等同进退!”

骆仲和在远处笑道:

“李总镖头会以一缥见赐,想来在暗器上也有独到之心得!一直无缘拜识,今日难得凑在一处,就请一并赐教了!”

金蒲孤看了他一眼,轻轻叹道:

“也好!反正我们今日若是无法生离此地,主人也不会让李总镖头将此事宣扬出去,大家还是凑在一起硬顶吧!”

话刚说完骆仲和已经喝道:“开始!”

立刻箭声飕飕,金蒲孤以最快的手法,搭弓射出一枝长箭,箭尾带着激厉的呼啸,在半空中将对方的长箭格落了七八支,可是骆强那一枝急箭取劲最强,竟然破空裂杆,将那枝金仆姑长箭射为两截!

吕子奇也弹出一枚嫖,撞歪了另两技长箭,总算躲过了第一关,可是对方已搭上第二支箭了!

金蒲孤见骆强那一枝箭居然射断了自己的金仆姑长箭,心头不禁一惊,连忙抽出两支金仆姑架在弓上。

双方几乎是同时发动的,一时但闻箭声破空,呼啸不绝,金蒲孤那两枝箭分作两个不同的用途,一支撞落对方的来箭,另一支却向着那十一人飞去!

铃挣的箭撞声方落,忽然传连续的蹦蹦之声,那是金蒲孤看出情势危殆,采取了一个釜底抽薪的办法!

他第二支箭所射的目标是那十一人的弓弦,蹦蹦连响,正是那十一把强弓断弦发出的声音!

那些人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