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

第15章

作者:司马紫烟

几个人说说谈谈,又走了一阵路,中午时分,来到一座山脚下面,毛三指着道:

“这是齐云山,山道旁边有一个凉亭,我们上那儿去休息一下,刚好可以把林子洋送的酒菜吃了,也免得我老闻着那香味流口水!”

说时还做出一付饿相,把黄莺引得笑了,金蒲孤腹中也感到有点饥饿,遂含笑点头答应了!来到凉亭上,毛三忙着从车上捧下食盒,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只熟鹅,一块鹿脯,一块蒸火脚与一大盘卤牛肉,连带还有着一大盘白麦馒头,鹿脯与熟鹅黄莺在崇明岛上已经吃腻了!倒是火腿与卤牛肉对她来说是新奇口味!

所以她立刻抢着吃了起来,毛三捧着酒袋献给金蒲孤,金蒲孤看那袋子里容量不过一斤左右,乃笑着摇头道:“你们两个人喝吧!这一趟出来你们也够辛苦的了!”

毛三与马荣都是酒鬼,本来就嫌酒太少,听见金蒲孤的话也不再客气,立刻一人一口互相呼换着喝起来!

金蒲孤见食盒中的菜肴份量也是有限,虽然五个人吃来也许勉强够,可是林于洋为什么只送这么一点点呢?

再者那盛酒的皮袋量约可容三四斤,为什么只装那么少呢?想着心中忽然一动,连忙叫:“大家不要吃了!”

黄莺已经吃了一部份,李青霞为着客气,只拿了一个馒头咬了两口,毛三与马荣忙着喝酒,还没有动菜肴!

听见他的叫声后,都怔然止手,诧异地望着他,金蒲孤酒菜都挖到鼻子前嗅了一下道:

“这酒菜中恐怕有问题,你们是否感到有点不舒服?”

毛三摇头道:“没有啊!那酒好极了,我一辈子还没有吃过这么好的酒”

李青霞把酒倒了一点放在掌心上审视片刻道:

“金大侠,可能是你多疑了,这酒中的确没有什么毛病……”

金蒲孤见他们确实不像是有何异状,乃皱皱眉道:

“这就奇怪了,林子洋明知我们有五个人,为什么只送这一点东西呢?他既有存心请客,总不会如此小气吧!”

李青霞笑笑道:“或许他只是专诚奉敬金大侠,我们跟着沾光了……”

毛三的酒已经灌足了,伸手掂起一块鹿脯道:

“真正沾光的是小的与冲天炮两个人,这酒我记起来了,叫做什么醉仙愁,林于洋自己是个有名的酒鬼,特别雇了名匠酿制,一共才只有几罐,他自己平常都舍不得喝,据说要值到近百两银子一斤呢!”

李青霞见他已微有醉意,连忙斥责道:

“胡说!那有这么贵的酒,黄金也不过这个价钱……”

毛三笑道:

“小的没有胡说,这是听他的趟子手孙三官讲的,他送这一点酒,原来只是为了招待金大侠与总镖头饮用,大概是那个伙计忘了交待,反而便宜我们了!”

一面说着,一面将鹿脯放进口中,嚼不了几口,又含含糊糊地道:

“不行!我的眼睛怎么这样,竟是要睡的样子,大概是空肚子喝酒的关系,不过这酒可真好……”

说着!说着,身子已慢慢地躺下去,立刻呼呼大睡起来,金蒲孤与李青霞都不禁一怔,冲天炮连忙推他道:“毛三!毛三!你是怎么啦,现在可不是睡觉的时候……”

毛三醉得像条死猪,怎么样都叫不醒,金蒲孤却沉声问道:“他平常的酒量如何?”

冲天炮摸着头道:“他能喝四五斤白乾呢!这酒再好也不会醉成这个样子,莫非是酒里真的有什么毛病?”

金蒲孤又问道:“那么你现在感觉如何?”

冲天炮幌幌脑袋,眨眨眼睛道:

“我倒不怎么样,奇怪了,我的酒量比毛三差多了,怎么今天反而是没醉呢?要说酒里有毛病,怎么我喝了会不起感觉呢?”

金蒲孤深觉不解,皱眉沉思,黄驾忽而抓起一块鹿脯处给冲天炮道:“你吃下去。”

冲天炮莫明其妙,金蒲孤却懂了,笑笑道:

“黄姑娘!还是你的心细,竟没有想到这一点……”

冲天炮拿着鹿脯,怔然不知所已,金蒲孤笑道:“你吃好了!我保证你死不了!”

冲天炮将鹿脯放入口中,嚼不了几嘴,眼皮也沉下来道:“不对劲!我也想睡了……”

歪倒在毛三旁边,呼呼大睡,金蒲孤大笑道:

“这就对了,林子洋这一手不愧高明,若不是鬼使神差,我们都几乎着了他的道儿,大家快准备一下,我相信就会有人来了,我们也来个将计就计吧!”

说完抬起皮袋,将里面的剩酒倒入口中,扔开皮袋,倒卧在地上,却将那长形木箱拖过来枕着头!

李青霞也明白了,叹了一声道:

“他居然将蒙汗葯分放在酒菜中,不过这种葯性很好怪,必须以芥末茴香为引,才能引发葯力,这种*葯配制极难,只有刘素客那种老滑头才想得出这个主意……”

黄莺连忙道:“我们是否也要装着中迷……”

金蒲孤道:

“不用!他主要的目的是为着对付我,所以才送那么一点酒来,因为存量不多,照规矩说应尽我们先吃,余下的才分给毛三他们,谁知今天我偏偏不想喝酒,才没有上他的当……”

黄莺却喜形于色道:“现在证明刘素客一定与林子洋通了消息,只希望吕子奇不要误事,能及时把弓送到!”

金蒲孤笑笑道:

“你放心好了,吕老一定不会误事,再说还有你师父在暗中照应着他,我们安心地在这儿睡上一觉,等他们前来送死吧!”

说完闭目假寐,一会见倒是的睡着了,黄莺却极为紧张,心绪不宁,时时用手摸着怀中的修罗刀,李青霞虽老于世故,也无法像金蒲孤那样镇定,一会儿摸摸裟囊中的银镖,一会儿又握着腰间的剑柄。

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人都等得十分不耐,金蒲孤忽地睁开眼睛低声道:“来了!”

二人连忙向山下望去,仍是渺无人影,黄莺不禁喊起嘴道;

“金大哥!你恐怕是在做梦……”

金蒲孤微笑道:

“你别以我真睡着了,其实我比你们还留心戒备着,我的耳朵紧贴在地上,听得清清楚楚,至少有十骑以上向这里进发,现在大概到山口了……”

李青霞不禁叹道:

“金大侠不傀神人,妾身闯荡江湖十数载,竟没有想到这伏地听测踪之法……”

金蒲孤摇摇手示意轻声,进又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果然山下出现了两列骑影,前面约莫是四五骑,后面一列人数较多,两列相距数十丈,遥遥衔接!

当前四五骑中,只有一个林子洋,其余都是镖局中伙计打扮,黄驾不禁有点失望,李青霞却低声道:

“黄姑娘,不要紧张,这一批人狡猾异常,林于洋不过是前面探路的,他一定要看准金大侠入迷了,后面的人才敢过来……”

一言甫毕,林于洋已飞骑而至,李青霞立刻迎上前去怒声道:

“林总镖头,你究竟在酒菜中掏了什么鬼,把金大侠迷倒了……”

林子洋哈哈一笑道:

“李总镖头说笑话了,在下一片好心,为各位准备了酒菜,以供路上打尖之用,怎么会做出那种卑鄙的事呢!金大侠一定是不胜酒力……”

黄驾也忽喝道:

“放屁,你那一袋子酒,总共不过才一斤多一点,怎么会醉倒三个人……”

林子洋笑着道:

“在下派人送酒菜之时,忘了关照一声,那袋中之洒乃是在下精心特酿的醉仙愁,小杯就抵得上两三斤烈酒,那一袋子足足可醉倒十几个酒鬼呢!金大侠怎么受得了呢……”

说着要走近来,黄莺用刀一拦道:“不许过来!”

林子洋空着双手一摊道;

“在下只是带了一点醒酒葯来,别无他意,姑娘千万不可误会!”

说着展开衣襟,装着取葯,李青霞却看见他的衣襟的内里贴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密密的小字!

同时林子洋又在连连做眼色,心中一动,走前两步道:

“既是如此,请总镖头将葯交给妾身就是!”

黄莺也看见字条了,却因为字迹太小,无法看得清楚,乃上前道:

“不许你动,我自己来拿葯!”

林子洋笑笑道:

“在下本无他意,二位如此疑心实在太过虑了,姑娘既是不信,尽管自行来取!”

黄莺上前掀开他的衣襟,只见那字条上写道;

“余受邵浣春之威胁,作不利于金大侠之举,实非本心所愿,然无力为抗,至感歉咎,施救,以免为后识破……”

黄莺见了倒是一怔,心想这姓林的倒是个好人,以前错怪他了,乃不动声色,在他的衣襟夹袋中取出几包葯粉,另外顺手把一个小瓶也取到手中!

林子洋见她已经把葯取以手了,乃笑笑道:“这醒酒葯神效显著,只要用一包化水服下,立刻苏醒!”

黄麓闻言又想去找水,另一名镖伙打扮的汉子道:“小的带了水来!”

说着送过一个木碗与一个水壶,李青霞接过笑道:“你们倒是想得很周到!”

林子洋讪然一笑,黄莺倒了一碗水,化开纸包中的葯粉,又偷偷到将小玉瓶中的葯水改进去,不过为了慎重起见,她还是不敢直接给金蒲孤服下,先抓起毛三灌了两口,又灌过冲天炮,见他们二人竟立时苏醒过来,才装模做地扶起金蒲孤,将碗凑在他嘴边。

金蒲孤并没有中迷,为了配合计划,只得边装着喝了两口,却利用黄莺替他拭嘴chún的机会,全吐在她的手绢了,然后才欠身起立道:

“好酒!好酒!我不过才喝了两口,怎么醉成这个样子了……”

一言甫毕,后面的七八骑都已驶到附近,跳下七八个人,第一个是铁伞先生邵浣春,后面跟着两人是奕仙白获与奕神竺青,最后是刘素客的四个姬妾,金蒲孤只见过其中两人,知道她们叫刘寒梅,刘寒竹,其余二人虽未谋面,却知道她们是秋棠秋菊,因为她们都是以花取名,各人也以自己的名字将花纹绣在衣服上!

这七人过来后,立刻将金蒲孤包围起来,金蒲孤毫无异状,只是淡淡一笑道:

“我早就料到你们会道上来的,只是刘素客自己为什么不来?”邵浣春冷笑道:

“刘先生自然也来了,可是他遇上了一个叫做骆仲和的朋友,得知你弓弦已断,认为你已经是瓮中之鳖,用不着亲自出马来对付你了!

金蒲孤冷冷一笑道:“是吗?”

邵浣春皮笑肉不笑地道:

“刘先生知道你狡计百出,很不容易对付,所以他留在后面,对付吕子奇去了!”

金蒲孤仍是很镇定,黄驾却大惊失色,连忙问道:“是真的吗?”

邵浣春笑道:“自然是真的,吕子奇化装成一个挑担的苦力,可是他那根扁抬很有点不凡,极像你那把宝弓,刘先生认为颇有研究的价值……”

黄莺第一个按捺不住,修罗刀一幌,一片毫光向着四周洒去,邵浣春连忙退后一步,梅竹棠菊四女却齐声发出清叱,罗袖轻飘,舞成一圈彩色缤纷的花影,居然将黄莺围了起来,修罗刀锋利无匹的锋茫竟毫无用处!

纠缠片刻,奕仙白获突然轻喝一声,手指微屈,弹出五缕白光,从修罗刀的寒影中窜了进去。

有四缕白光都被刀风扫中,叮然坠地变成八片破碎的棋子,一缕白光却制中了黄莺的玉枕穴。

黄莺哎呀叫了一声,修罗刀脱手坠地,身子倒向地下,白荻怒喝一声:

“贱婢!还我女儿的命来!”

掌猛向下劈,刘寒梅罗袖轻掠,挡住了他的掌势道:

“白先生!令媛的性命虽然伤在她手下,可是崇明散人却关照过这个女孩子要由他处置,你可不能伤她性命。”

白荻满睑怒容,悻然收回手法,邵浣春又上来笑道:

“姓金的,刘先生把你一切都算得死死的,你还是乖乖的束手就缚,听候刘先生发落吧!”

说着走过来伸手要抓他,金蒲孤怒喝一声,双臂一错,格开他的手,底下伸出一腿,将邵烷春踢出四五步远!

邵浣春努力稳住身形摸着腰间被踢的地方笑道:

“金蒲孤,这下子你可是真的完蛋了,刘先生本来还不想要你的命,可是偏偏有个自作聪明的混蛋,妄想帮助你,反而送了你一条小命……”

说着又对林子洋微微一笑,林子洋脸色一变,张口正待说话石,邵浣春却摆摆手笑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