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

第16章

作者:司马紫烟

骆强应命而去,刘素客神色微微一变道:

“陈先生!你真好算计,就是金蒲孤告诉你们珍藏所在,你也别想得到手!我刘某把一大批财宝放在那里,不着一个人看守,自然是有着不怕人抢夺的安排!”

陈金城哈哈一笑道:“刘先生太多疑了些,兄弟并没有接受金蒲孤的条件,也没有想跟他合作来对付你!”

刘素客冷笑道:

“可是你把骆仲和叫回来,分明是有意放那个老和尚脱身,好替他把弓送过来!”

陈金城笑笑道:

“不错!兄弟听说这金蒲孤神箭无双,心里有点不大相信,很想面试一下!”

崇明散人脸色大变,连忙叫道;

“陈金城,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已经说得好好的,你怎么又变卦了……”

陈金城淡淡地道:

“散人!你也是武林中人,应该讲究武林道义,你们要杀死金蒲孤我不反对,可是必须采取光明的手段,一刀一剑的来往,像这样利用阴谋,乘人之危,我实在无法同意……”

崇明散人神色一变,刘素客却拖住了一下他的衣角道:

“散人!各人有各人的看法,陈兄看不惯我们行事的方法,我们自然无法勉强他,大家各行其是吧!”

崇明散人怒声道:

“什么武林道义,他分明是对你的财产动了心,却又不敢直接找你的麻烦,所以才叫骆仲和撤退,想叫金蒲孤得回宝弓来与我们作对,他好收渔人之利,我偏不叫他如意,先宰了姓金的小子再说……”

说着招呼刘寒梅等人,准备攻上去,刘素客却摆摆手阻止他们道:

“散人!现在情势不同,我们还是等一下吧,陈金城既然已经为人所动,他不会让我们得手的!”

果然陈金城已蓄势待发,而且是面向着他们道:

“刘先生的话不错,在敝内弟没有来之前,大家最好不要动手,金蒲孤!我跟你合作只能到这种程度,我与刘素客倒还有着见面之情,叫我帮着你去对付他是不可能的!”

金蒲孤微微一笑道:

“陈先生!目前我认为你的帮助已经够了,只要我宝弓未失,对付刘素客之事自然不劳费心,万一我宝弓仍是得不到手……”

陈金城淡淡地道:“到时候再说!”

金蒲孤笑笑不作声,而且他知道刘素客那边的人一时不会发动攻势,乾脆把弓箭也放了下来!

崇明散人有点不懂地道:“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刘素客笑道:

“这还不简单,陈金城分明已有与对方合作之意,只是目前他怕能力不足,故而要待骆仲和前来!”

崇明散人急道:“那我们岂不是更单薄了吗?”

刘素客却笑笑道:

“散人何必担心呢!刘某岂是那等好欺侮的人,等他们一起会面了,看看是否能奈刘某否!”

崇明散人弄得莫明其妙,如坠云里雾中,可是以他一个人的力量,自然不敢轻启战瑞,只发呆等下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山下上来了一批人,刘素客突然神色一动道:

“寒竹寒梅,准备作最后的打算!”

刘寒梅答应一声,二人飞也似的向山下迎去,陈金城正待阻止,刘芬阑刘芬桃悠地撤出长剑挡住他的去路!

陈金城虚空劈出一掌,想将二人逼开的,可是这两个女子的剑法相当凌厉,双剑交叉刺出,居然将他的掌劲化开了,而且还用剑将他逼得连连退后!

陈金城大叫道:

“金蒲孤,你的弓来了,还不派人接应去,别叫那两女子抢去了……,,

黄莺与耿不取也看见当头上来的两个人,正是化装成老尼的浮云上人与乔扮成苦力的吕子奇!

而且吕子奇的肩头上扛着一根枣黑色的扁担,也明明是金蒲孤交给他保管的宝弓,二人不由分说,一摆修罗刀,也想冲过去接应,秋棠秋菊二女双手一扬,射出一连串的细针,刚好挡在他们的前面,虽不伤到他们,可是想穿过那密密的针雨是万无可能的了!

李青霞与林子洋见状也想出去,金蒲抓却拦住他们道:

“二位不必去了,有浮云上人在旁,谅他们无法夺去宝弓,而且你们也绝对冲不过去的!”

林子洋倒是站住了,李青霞却不顾一切地冲了出去,崇明散人慾待阻拦,刘素客却大声喝道:“李青霞!你回来,这里面没有你的事!”

说也奇怪,李青霞听了那声大喝后,居然站住脚步,慢慢地倒退回来,两眼发直,这时耿不取与黄莺也被针雨退了回来,耿不取连忙在李青霞的头上轻轻拍了一掌,她才像从梦中醒来一般,呆了一呆,又要冲出去!

耿不取轻叹道:

“你别去吧!你的内力根底太差,根本抵不过刘素客的迷魂绝唱,幸好你入迷尚浅,否则你不但帮不了忙,反而会成了他的工具……”

李青霞当时只觉得脑中一震,身不由主地接受了刘素客的命令,直到耿不取的一掌将她拍醒过来,心知身功力太差,果然不敢逞强再进了,可是她见到浮云上人与吕子奇已离此三十丈远近,连忙大叫道:“吕老!注意有人夺取宝弓,上人,别让那两个女的走近……”

刘寒梅寒竹二人等在路旁,距吕子奇不过丈许,听见李青霞的呼叫后,二人同时放出两枚圆形暗器!

浮云上人早已作了预防,见状一挥手宽大的袍袖拂出了一股劲风,将两枚暗器扫落在地!可是那两枚暗器落地后并未静止,滴溜溜地滚了一下,突然自行碰击在一起发出波波两声轻爆!

蓝色的火焰中射出无数银丝,又朝二人罩去,浮云上人大吃一惊,连忙展开袍袖,准备再去抗拒银丝,吕子奇却慌忙舞动手中的扁担,抖开一面圆幕,叮叮轻响中,总算将两人都设住了。

等到银丝射尽后,枣木扁担上已聚满了无数银色细针,他将细针一一抖落在地上,才咋舌;“好险!好险!幸亏老朽尚识得此物,不然大师就有性命之危了……”

浮云上人道:“这是什么东西?”

吕子奇叹道:

“这是五行之精,名曰寒铁磁针,专破各种护身气功,可能上面还淬了毒!大师若是想用内力将它们震退,刚好就中了他们的毒针……”

浮云上人怔了一怔,才点点头道:

“老衲一时不察,幸得施主及时救助!我们还是快把弓送到金大侠那儿去吧!”

说着凝神聚气,舞动长袖,护着吕子奇飞速前进,刘寒竹与寒梅又掏一枚圆形暗器掷向二人的前路,金蒲孤不敢怠慢,举起长弓,飞速射出两枝长箭,这两枝箭受弓力的限制,自然使不出什么特殊的手法!

可是金蒲孤毕竟是个卓越的箭手,那两枝箭居然各贴着着一枚圆球,轻轻地按着它们,送到老远的小壁上,才爆发开来,银丝乱射,却已无法伤人了!”

崇明散人见状大惊,连忙扑了出来,伸手朝吕子奇的木棍上抓去,浮云上人一掌将他格开,吕子奇见金蒲孤就在十几丈处,情急智生,将木棍凌空掷出叫道:

“金大侠,请接好宝弓来了!”

谁都没防备到这一着,等刘秋菊等人想出手阻拦,金蒲孤已伸手绰住木棍,在地上敲了几下,震去外面的浮漆,变成了一柄长弓,长弓的一头附着黑色的弓弦,由他再用劲一弯,扣好弓弦,立刻搭上长箭!

寒梅与寒竹脸色大变,慌忙抢到刘素客身边,芬阑与芬桃,秋棠与秋菊也都放弃了拦截,回到刘素客身边!

刘素客长叹一声道:

“没用的东西,费尽心力,仍是没有将宝弓裁下,你们都是饭桶!”

刘寒梅还要说话,刘素客厉声喝道:

“还有什么可说的,打点精神,想法子保全自己的性命吧……”

吕子奇走到金蒲孤身边,独自喘吁吁地道:

“金大侠!老朽总算将长弓交到你手中了2”

黄莺也兴奋地道:“吕老!你吃了不少苦吧……”

吕子奇叹了一声道:

“老朽被他们逼上绝境,唯求跳崖一死,幸得浮云上人及时在崖下援手……”

黄莺道:

“这些我们知道了,可是你们为什么不快点赶来呢!你不知道刚才我们担着多大的危险,要不是金大哥用一柄假弓唬住他们……”

浮云上人轻吁道:“丫头!你只知道怪人,我们何尝不想快点来,可是要来得了。”黄莺不信道:“难道还有人拦得住您……”

浮云上人苦笑一声道:“丫头,你别把师父想得多了不起,今天若不是人家及时撤手,师父一条老命也要送在你的好主意义之下了……”

这时山下另一批人也走上来了,骆强居先,后边是骆仲和与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最后是一个道姑打扮的中年女子。

他们一迳走到陈金城身边,骆仲和首先道:“大哥!你怎么突然改了主意了!”

陈金城一笑道:“我相信骆强已经告诉你了!”

骆仲和道:“说是说了,不过兄弟与姓金的小子……”

陈金城一笑道:

“仲和!你的脑筋怎么那样死!金蒲孤不过毁了你一幢房子,有着刘素客的窟藏作为抵偿,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这一来我们富甲天下,你也不必偷偷摸摸地去干那个营生了……”

说着又对那道姑姑点点头笑:“大姊怎么出山了?”

那道姑淡淡地道:“仲和告诉我季芳离开养心园了,我以为是那个混帐找来了!所以才赶了来!谁知……”

骆仲和连忙道:

“大姊!兄弟绝不会骗你的!目前那个人虽然没有来,可是三妹出了养心园,我相信他一定会来的,你先帮我们把这件事办妥了,然后我们就帮你对付那个人……”

那道姑哼声道:“假如他不来呢?”

陈金城笑笑道:

“大姊放心好了,包在小弟身上,那家伙对我们的情形很清楚,所以仲和扮了好几年的钱塘王都没有把他骗出来,那是他知道我们所有的东西赛不过他,等我们捞到了这一笔玩意儿,我想他一定不请自至……”

道姑哼了一声,却没有开口,金蒲孤却诧然问道:“这个人是谁?他们说些什么?”吕子奇低声道:“道姑是骆仲和的姊姊,叫做骆伯芳,她的武功可高着呢!浮云上人就是被她缠住,一直不得脱身……”

黄莺微惊道:“师父!她真是那样厉害吗?”

浮云上人点点头道:“不错!她比骆季芳差一点,可是比骆仲和高明多了……”

金蒲孤哦了一声道:“那上人应该不致为她所困……”

浮云上人笑了一下道:

“光是老衲一人,当然不怕她,可是老袖还要顾及吕施主与你的那支弓……”

黄莺连忙道:

“这是我累了您了,早知如此,应该把真弓交给金大哥带着的……”

金蒲孤微微一笑道:

“刘素客何等精明,假如真弓在我身边,他一定会想出更周密的计划来对付我们了,他顾忌的是我的弓箭,主要的目标却是我的人,唯有把人与弓分开,才使他心系两地,无法兼顾,不过这把弓还能回来到我手中,大概是他万万想不到的事……”

刘素客冷冷一笑道:

“金蒲孤,你不愧聪明,正因为我太注意你了,才没有注意到那把弓上面去……”

金蒲孤哈哈大笑道:

“刘素客!你不要自我解嘲了,从始至终,你大概都不相信我会把真弓交给别人保管……”

刘素客点点头道:

“不错!你这一次的确够大胆,所以才弄得我举棋不定,说句老实话,我若不是顾忌你身边那把假弓,早就可以杀你了,你看看我所作的一切准备,是不是你那几个人与两柄修罗刀能挡得住的!”

崇明散人也道:

“刘先生!的确是你把这小子估计太高,要依着我的意见,这小子那能活到现在!”

刘素客一叹道:

“散人!不是我多疑,这小子实在太狡猾了,直到不久之前我才敢确定他身边所有的那一支是假弓,可是已经太迟了……”

金蒲孤微微一笑道:“你真能确定了吗?”

刘素客点点头道:

“不错,当你用箭射开那两枚寒铁针弹时,我才知道你真弓的确不在手边,否则你那两箭大可以用我做目标,因为那时我身边一个人都没,正是防范最弱的时候,你我都失去了一个最好的机会……”

金蒲孤微微笑道:“这又是怎么说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