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

第22章

作者:司马紫烟

骆季芳诧然遭:

“排云宝衣在黄莺身上,她不到此地来与你会合,跑到天台山上去做什么?”

骆仙童一听到黄莺的名字,拨转头就跑了,骆伯劳一把没拉住,不禁急道:

“这孩子疯了……”

金蒲孤沉重地一叹道;

“他背弃你哥哥投到我们这边来,多半还是为了黄莺的关系……”

骆季芳不禁怔住了,金蒲孤低声道:

“他被黄莺迷住了,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只有情之一物,才会有这么大的魔力,使人能为它抛弃一切,牺牲一切……”

骆李芳双眉深皱道:

“假如真是为了这个原因,我就替那孩子悲哀了,他一辈子毁定了,从我自己可以看到黄莺,除了一个人之外,她不会接受别人的感情了……”

金蒲孤想起刘日英所说有关太阴素女的话,深深明白骆季芳耽忧的原因,只好轻叹道:

“黄莺还是个天真未凿的女孩子,也许还有机会去转移她的感情,看在你们骆家只有这一条根的份上,我尽量想办法帮他一个忙!……”

骆季芳一言不发,拖了骆伯芳跟在骆仙童后面行去,金蒲孤也待拔步追上,立青霞过来道:“金大侠,我们是否也要跟着转过去?”

金蒲孤摇头道:“不用!事情有了变化,我们在这儿的部署已失去使用了,你通知大家散了吧!”

李青霞还没有来得及表示,金蒲孤已回头急急地走了,只有石慧一声不响地跟在后面。

金蒲孤走了一阵,看看前面的骆氏姊妹越走越远,以轻功脚力而言,他知道追不上她们,所以也不着急,而且把步伐放慢了一点,籍以保持体力,他知道到了天台山顶,那必有一场艰苦的战斗,只有充沛的体力才能应付一切!

后面的石慧却追上来与他走成并排,金蒲孤微微怔道:“你怎么也来了?”

石慧淡然遭:

“你一切的安排都没有我的份,我只好跟着你,看看有没有我可以尽力的地方!”

金蒲孤张口慾有所言,忽然又临时把活咽了下去,低头疾行十几里后,石慧渐渐已有疲态,她还是咬牙支撑着,再经过几里,她实在吃不消了,才喘息道:

“我们非这样拼命赶不成?”

金蒲孤道;

“事关紧要,我必须快点赶去,也许就因为一瞬间的延迟,却误了大事、所以我要争取时间!——”石慧朝路旁一坐道:“你赶快去吧!我走不动了!”

金蒲孤看她一眼,含笑掠过她向前疾行,又走出十几里后,忽然听见后面有急促的蹄声,回头一看,却是石慧骑在一头骏马上十分悠闲地追了上来,又悠闲地超过了他,金蒲孤心中一急,拚命地向前追着!

可是石慧骑术极精,那匹马又极为神骏,金蒲孤虽是努力急迫,距离却愈来愈远,急得他几乎想伸手抽箭换弓,将石慧射下来,然而石慧突地一勒辔头,骏马人立长嘶,然后停了下来。

金蒲抓赶到眼前,石慧冷冷地道:“上来吧!我带你走,这下子可试出你的真心了?”

金蒲孤跳上马,坐在她的后面问道:“什么真心?”

石意一面驱骑疾行一面冷笑道:

“你始终怀疑我跟对方有着勾结,怕我赶会通风报信对吗?”

金蒲孤的脸涨得通红,幸好坐在后面,石慧看不见,顿了片刻,他才较轻地道:

“这要问你自己!”

石慧头也不回,冷笑着道:“你终久会知道的!”

一问一答,仅都不着边际,未作肯定的表示,可是两个人都无意再说下去,默默地前进着!

天台山在望了,石慧一勒马缰,将马折入一条小径,然后策马上登,金蒲孤诧然遭:

“为什么要走这条路呢?”

石慧道:“争取时间,你不是要快点上去吗?”

金蒲孤又不响了,马在陡坡的山道上仍是奔跃如飞,虽然驮着两个人,却不减它的速度,有时蹄铁只踏着一点岩边,略一失足就会翻了下去,可是石慧视如无睹,依然策马急行,而那匹马在她的控制下,也放蹄飞跃,没有一点疲态,更没有一点惊状!金蒲孤脱口赞道:

“马真好,你的骑术也了不起!”

石慧笑笑道:

“没什么,我从小跟师父在关外就学骑马,这匹马是我从关外骑回来的,走出路是它的专长!”

金蒲孤嗯了一声道:“你把马早就留在半路上了?”

石慧不回答,金蒲孤又遭:“你早知会有此一行?”

石慧突然回头道:“不错!不过有一点你没想到的是我没有打算载着你一起赶路!”

金蒲孤顿了一顿又适:“你怎么知道会有此一行呢?”

石慧冷冷地道:“你不是很聪明吗?为什么不动脑筋自己多想想,这并不难猜!”

金蒲孤道:“我早已想到了,只是不愿意说出来而已!”

石慧冷笑道:“你少自作聪明了,做梦你也不会想到是谁在山顶上!”

金蒲孤微笑道:“是刘日英!我不必做梦也能猜到!”

石慧的身于又是猛地一震,却没有回答他的话,金蒲孤沉声道:

“石姑娘,我说对了吗?”

石慧顿了一顿才道:“似乎一切你都知道了!”

金蒲孤微笑道:“不敢说全部知道,但也八九不离十,那都得谢谢你给我启示!”

石慧连忙道:“我没有对你说过什么!”

金蒲孤道:“你无须对我说什么,只要随便漏一点口风,即可证实我心中的猜疑!”

石慧想想道:“你心中猜疑什么?”

金蒲孤道:“那个支使你的人!”

石慧飞快地道:“你知道他是谁了吗?”

金蒲抓点点头道:“知道!是浮云上人那个老和尚!”

石慧睁大了眼睛,充分流露出她心中的惊奇,金蒲孤继续道:

“掳去我师父与刘日英,暗伤南海渔人,留字嫁祸盂石生都是他所为对不对?”

石慧愕然地道:

“有些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刘日英在他手中,也知道他今天把刘田英放在天台山顶上,诱使你跟孟石生前去,除此以外我都不太清楚!”

金蒲抓点点头道:

“这也可能,那个老和尚心计很深,不该让你知道的事,他不会告诉你的!”

石慧怔了一怔才道:“你怎么知道是那老和尚?”

金蒲孤道:

“我师父与刘日英失踪后,纵然字条上说明是刘素客与孟石生所为,我倒难以相信,而且怀疑到他身上,因为从南海渔人的伤势看起来,只有凌空下击才能做到,要想凌空下击,除非是能像飞鸟一般,因为他控制着排云宝在之秘,我才想到是他!”

石意摇摇头道:“你这个推断太勉强了!”

金蒲孤道:

“还有一个证据,我师父与刘日英的失踪似乎是很自然的事,现场并无争斗的痕迹,那只有惑心术能办得到,而举世之间,除了刘素客本人外,就只有浮云上人会这套功夫,有这两重疑点,我才想到他身上,经过你来之后,我更相信所测不差!”

石慧道:“我并没有向你提到他呀!”

金蒲孤笑笑道:

“不错!你只提出一个骆强与另外一个老头子,可是你先说一个老字,顿了一顿才补出下面两个字,老头子是个很普通的名称,你用不着犹豫,除非你想掩蔽事实真相,换了一个字眼!把老和尚改成老头子!”

石慧低声道:“老字底下可以加很多字眼,你怎么能肯定我要说的是老和尚呢?”

金蒲孤笑道:

“你那时的心情很不愿意说谎,可是又无法说出真相,所以才掉了那个花枪,老头子的范围很广,老和尚也是其中之一,你这样说并不算骗人,我根据你的老头子,再加上心中的猜疑,自然而然认定是他!”

石慧道:“我觉得这两件事扯不上一堆去!”

金蒲孤笑笑道:“我从骆强想到的,骆强之所以肯为骆仲和卖命,完全是为了想娶他的女儿骆洛仙,骆洛仙受了孟石生的侮辱,他一定恨之切骨,可是以他自己的本事,万万无法向孟石生寻仇泄很,所以他一定要另找帮手,我这边他是无法投靠了,算来算去,只有另一个实力可与之相抗的人,那一定老和尚了!”

石慧点点头道:“他怎么知道者和尚可倚靠呢?”

金蒲孤道:

“老和尚的惑心术可以抵挡刘素客,排云宝衣可以对付孟石生,他只有这一个人可选择!”

石慧默思片刻才道:

“骆强如何与老和尚在一起我并不清楚,可是我相信你的推断或许不会错,至于我……”

金蒲孤微笑道:“由于令尊之死,你对我并未释怀,所以甘心接受老和尚的利用!”

石慧道:

“不错!可是师父的死我并没有怪你,我认为还是要刘素客他们负责,老和尚答应我两方面都可以解决,我才接受他的支使……”

金蒲孤略一沉思道:“老和尚究竟要你做什么?”

石慧淡然道:

“他只要我投到你们这边来,用我师父之死来责难你,除此而外,什么都没有说!”

金蒲孤轻轻一叹道:“他这一着够厉害的了,若非见性大师说出令师因钱镖被毁而萌死意,我几乎就被你逼死了,我真不明白老和尚是何居心?”

石慧道:“这你得问他了,我也不知道!”

金蒲孤又问道:“他也在天台山上吗?”

石慧摇摇头道:

“不晓得,我对他了解并不深,而且我已经违背他的话了,他昨天晚上曾经偷偷来找我,叫我仅量拖延你上山,我反而帮了你的忙。”

金蒲孤笑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的忙呢!”

石慧大声道:

“我也不知道,或许是我觉得他并不一定能斗得过刘素客等人。还是你的希望大些,所以我要你早点与刘素客人碰头斗一下,不管是你杀死对方或是被对方杀死,都是我所希望的事!”

金蒲孤觉得话说到此地可以停止了,乃沉声道:“我们上去吧!别耽误了正事!”

石慧下了马道:

“误不了,我走的是捷径,至少可以省下一半的时间,你可以在骆家姊妹之前到达山顶!”

金蒲孤道:“孟石生他们可早就在上面了!”

石慧道:

“在你们这边的人没有上山之前,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的,这原是老和尚的计划!”

全蒲孤怔了一怔,想想她的话倒是颇有道理,那老和尚用排云宝衣为饵,将孟石生等人骗到山上,当然不会真心将宝衣送给他们,最可能的目的是叫自己这边与他们来一场火拼,然后他在中间坐收渔利。

可是老和尚为什么叫石慧阻延自己上山呢?这一点又使他想不透了,而且他也不愿去想,因此他举步上行道:“不管!我先去看看也是好的!”

石慧一声不响,跟在他后面,这条捷径果然省了很多冤枉路,他们只翻过两道山峰,即已来到峰顶了。

不过金蒲孤的行动很小心,仅量不发出声音,而且还利用树丛掩避身形,以免为人发觉。

山顶上有一处平坡,一面是悬崖,一面是峭立的孤峰,两面都是丛丛密树,金蒲孤就藏身在阴处的树林里!

他看见有四个人聚在一起,交头接耳地窃窃私语,一个是孟石生,一个是陈金城,一个是骆仰和,另一个竟是崇明散人,这四个人都不时用目向孤峰眺望,好似在等待着什么,金蒲孤努力按捺着自己不现身出去!

静倏片刻,陈金城忽然不耐烦地道:

“石生!我看那个人八成是骗你的,天下那有这等便宜事!”

孟石生却颇有把握地道:“我岂是容易受骗的人!”

陈金城道:“那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来呢?”

盘石生笑着道:

“那柬贴只说是今天,可没有注明时刻,因此我们必须要有耐心等下去!”

骆仲和却叹了一声道;

“我只担心金蒲孤那小子,昨天我们商量的时候,没有注意到大姊,她对你一向不满,说不定地会跑去通知金蒲孤和季芳……”

孟石生笑笑道:

“我早防到这一点了,而且你那个宝贝儿子也受了她的影响,一早上跟她偷溜了,我估计他们一定跑去告诉金蒲孤…"

骆仰和急急道:“他们会找上此地来吗?”

孟石生笑道:

“那是一定的,所以我才叫刘素客在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