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

第23章

作者:司马紫烟

浮云上人手指崇明散人道:“他的行为还能算人吗?”

金蒲孤仍是一本正经地道:

“不能算人,可是别人都能杀他,就是黄莺不能,否则她更不能禁人!”

浮云上人呆了一系才对黄莺叫道:“莺儿!你到底是听谁的?”

黄莺迟疑了片刻才道:“我听金大哥的话!”

浮云上人大感意外厉声道:

“畜生,我教导你这么多年,同时又把你母亲的血海深仇告诉你……。

黄莺低声道:

“师父!我不懂事,也无法分辨事非,可是我觉得金大哥是对的!爷爷的行为固然不对,可是我父亲宁可自杀也不敢去找爷爷报仇,我又怎么能杀死爷爷呢?师父!今天幸亏有金大哥在场,才使我没有犯下大错!”

浮云上人忽声大叫道:

“我真没想到依依会有你这个忤逆的女儿,我该让你死在崇明岛上!”

金蒲孤却沉声道:

“上人!对一个小孩子说这种话,你该感到惭愧,你自己没有好好地教育她……”

浮云上人大叫道:“不用你多嘴!”

金蒲孤沉声道:

“我可以不管你的事,可是我不能让你再利用黄莺,我要带她离开你!”

浮云上人失去了理性大吼道:

“滚!你们都滚开,我一个人也可以替依依报仇,用不到你们帮忙!”

金蒲孤道:“好!既然你不用我们帮忙,就请把家师的下落告诉我!”

刘日英忙道:“你师父在一个地方休养,我带你去!”

金蒲孤摇摇头道:“我不敢相信师父还在那儿?”

刘日英一怔道:“这是怎么说呢?”

金蒲孤道:“他把你们带走后,又留下两张字条,一张是刘素客的笔迹,另一张是孟石生的笔迹!”

孟石生连忙道:“我没有写什么字条!”

金蒲孤道:

“我知道,那是他仿造的,季芳虽然认得出像你的笔迹,可是她见到的是你十多年前的笔迹,我立刻判断是他所为!”

浮云上人微怔道:“你那时就知道是我?”

金蒲孤道:“不错!首先从南海渔人受伤的情形看来,我认定是你,因为只有利用排云宝农躲在树上凌空下击,才能在不知不觉间伤到他,在那个时候只有你有宝衣!”

黄莺忆道:“可是排云宝衣被我穿走了!那时我还在半路上没有回来!”

金蒲孤微笑道:“他能仿制一件,就能仿制第二件!”

浮云上人哼了一声道:“你现在才知道宝衣有仿制品,当时不可能想到这么多吧!”

金蒲孤道:

“是的,你最大的破绽还是那张孟石生的字条,你学得再像也没有用,因为那是他十几年前的笔迹,人的字体在十几年中有点变化,我略加推测,就知道是你,因为你才能得到孟石生十几年前的笔迹!”

孟石生忍不住道:“这我倒不懂了,为什么我十多年前的笔迹会落到他手中去了!”

金蒲孤笑笑道:

“那一定是孟依依带去的,他照着临摹,必然是想利用它作为嫁祸之用,想不到第一次使用就露出了马脚,他留下那两张字条的用意,是想我与骆季芳见到之后,马上去找你拚命,那样他就不用等到今天了,可是我不上这个当……”

孟石生想想道:

“那么刘素客的笔迹又是怎么取得的呢?据我所知,刘素客很少动笔写字,而且他的书法别成一格,想学也学不上!”

金蒲孤沉声道:

问题就在这里,刘素客的字迹我见过,那绝不是别人能摹造的,而我所见又的确是刘素客的真迹,这只有一个可能,我相信你们也想到了!”

孟石生失声叫道:“你是说他与刘素客勾结一气!”

金蒲孤庄容道:“难道这不可能吗?”

孟石生将信将疑,沉思良久才道:“我想他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背着我与别人结盟!”

金蒲孤哈哈大笑道:

“假如你以为你能控制住刘素客,那可是转错念头了,刘素客那个人岂肯屈居人下的!”

孟石生冷笑道:“那除非是他不要命了!”

金蒲孤神色一端道:

“孟石生,我们之间的结是解不开了,刘素客与我之间也是势成水火,我从来没有想到与你们两人有化除仇恨的可能,但是我愿意郑重地给你一个忠告,希望你不要再与刘素客为伍!”

孟石生淡淡地道:“为什么呢?”

金蒲孤道:

“若是你能真正地控制住他,我自然不必说这个话,就怕你一旦反而为他所控制……”

孟石生微微一笑道:

“你把刘素客看得太重,把我又看得太简单,这些年来,我一个人与骆陈两家人为敌,仍能处处占住先机,刘素客又算得了什么呢?”

金蒲孤耐着性子道:

“你原来与刘素客合作,是想借重他的狡智为你取得六件宝衣,现在你已与骆陈两家取得了默契,宝衣的问题也解决了,你还有什么地方用得着他呢?为什么还要护庇着他呢?”

孟石生阴沉地一笑道:

“现在我更用得着他了,因为六件宝在中最珍奇的隐形宝衣还在你手中!”

金蒲孤想想道:“假如你肯除去刘素客,我可以叫季芳把隐形宝衣也送给你!”

盂石生冷冷地道:“你也能叫季芳对我回心转意吗?”

全蒲孤不禁一呆,片刻才道:

“那不关我的事,更非我力所能为,不过你自己若能争取到季芳的好感,我绝不会作任何反对的表示!”

孟石生怒叫道:

“金蒲孤,你不要得意,我不知道季芳为什么会看上你,可是我明白他永远也不会对我回心转意了,我也不希罕得到她,不过我会叫她知道背我另嫁将有什么结果,我要她终身在痛苦中……”

金蒲孤默然了,他明白孟石生的意思,唯一能使骆季芳痛苦的方法就是杀死自己,例如自己一死其能使他满足,转而去对付刘素客时,自己倒是不惜一死,然而这可能吗?因此他只有轻轻一叹道:“孟石生!你这个人已经到了无可救葯的程度,我不想跟你多说了!”

孟石生冷冷一笑道:“你也没有机会多说了,难得你自己赶到这儿来送死,免得我多费手脚去找你!”

金蒲孤漠然看了他一眼,转身对刘日英道:“我们先去找师父去!”

孟石生怒吼道:“你想走了?”

金蒲孤朗声道:“不错!我们迟早都需要一拼,不过现在尚非其时,此地亦非其所!”

孟石生嘿嘿冷冷道:

“时间与地点都不是你一个人可以决定的,我倒觉得此时此他很适合!”

金蒲孤淡淡地道:“这么说来你现在有把握杀死我了!”

盂石生大声叫道:“我随时随地都有把握杀死你!”

金蒲孤立定脚步对黄莺道:“把东西交给我!”

黄莺怔然道:“什么东西?”

金蒲孤道:“自然是你到天山替我取来的东西!”

黄驾一指浮云上人道:“师父拿去了!”

金蒲孤神色微变,浮云上人取出一个小包退:“你要的可是这个?现在可不能给你!”

黄莺过去想抢下来,浮云上人将手一缩,黄莺大为着急,拉着他的膀子叫道:“师父!这是金大哥的东西,你拿去干什么,快还给他!”

浮云上人推开她的手,冷冷地道:

“你心中只有一个金大哥,那里还认得我这个师父!”

黄莺不禁一呆,金蒲孤却沉声道:

“上人!我不管你的居心如何,现在却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浮云上人嘿嘿一笑道:

“我没有什么居心,只是要替依依报仇,凡是与宝衣有关的人必须死得一个不剩,你既然与骆季芳成了亲,隐形宝衣便也有你一份,因此你也在必死之列,你想我会把东西给你吗?”

黄莺大急叫道:“师父!你究竟帮谁?”

浮云上人哈哈一笑道:“我谁都不帮!”

孟石生朝他手中的布包望了一眼道:“那里面是什么?”

浮云上人道:“是足堪致你们死命的天绝箭!”

孟石生大笑道:

“这倒奇怪了,天绝箭只得一支,我已经从金蒲孤手里弄过来了,你这一支又是什么?”

浮云上人淡淡地道:

“这个你自己不妨去猜猜,反正我知道这一支才是真正的天绝箭!”

孟石生从怀中也取出一支黑色的小箭道:“你那支是真的,那我这支就是假的了?”

浮云上人望了一眼,然后微笑道:

“这个问题恐怕只有金蒲孤才能解答,你为什么不会问他呢?”

金蒲孤平静地道:

“我从一个古墓中得到了前代神箭手欧阳予倩的紫心宝弓时,也同时找到了两技天绝箭,一真一伪,在外形上无从辨认,只有在施放时,才能知道威力深浅,因此我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除非你们肯把两枝箭都交给我试一下,我想你们都不会愿意吧!”

浮云上人与孟石生俱都一怔,片刻后,孟石生才笑笑道:

“不管谁真谁伪,反正两枝箭都不在你手中,今天倒要看你用什么方法再逃出我的手去!

说着慢慢向金蒲孤逼近过来,金蒲孤凛然不惧,挺身而出,孟石生倒不禁有点踟躇了,在他身前两丈远处站定道:“金蒲孤,你还有什么鬼主意?”

金蒲孤微笑道:

“失去了天绝箭,最多使我杀死你困难一点,至于你要伤我,那就更不容易了!”

他说话时语态从容,毫无惊慌的样子,使得孟石生更为犹疑,黄莺却趁浮云上人注意他们二人剑拔弩张的情势时,一把抢了小包,飞快地飘到金蒲孤身边塞给他道:

“金大哥!给你!”

金蒲孤也飞偷地抖开小包,取出一支黑色的短箭,搭上宝弓,孟石生色变急退,浮云上人怒声道::“小驾,你这样一来,我们师徒的情份就算绝了!”

黄莺也沉声道:

“绝就绝!今天我才看穿你的真面目,我也不想再有你这样一个不通人性的师父!”

浮云上人怒声道:

“好!把你身上的排云宝衣也脱下来,你不能替你母亲报仇,就不配接受它!”

黄莺还没有表示,金蒲孤却正色道:

“黄驾,把宝农还给他,这件衣服在你身上,绝不会对你有什么好处!”

金蒲孤的这番话大出众人的意料,连浮云上人自己也无法相信,他出口讨还宝衣,不过是说说而已,并没有打算真会得到它,黄骛对金蒲孤倒是言听计从,毫不考虑地脱下外衣,围成一球,掷向浮云上人。

金蒲孤正色道:

“上人!宝衣还给你了,我希望你能从此做件好事,别把人世的罪恶去伤害一个纯洁的女孩子!”

浮云上人略有惭色,但也仅是眨眨眼睛,立刻又恢复了那种淡漠的神色,孟石生却对金蒲孤手中的那枝短箭充满了惧意,神情极为不安,金蒲孤微微一笑道:

“孟石生,现在是轮到我狠了,只要我的手一松……”

孟石生厉声大叫道:“你尽管放好了!”

金蒲孤摇摇头道:

“不!我说过今天不想取你的性命,我要给你一个机会去反省你的罪行!”

孟石生睑色又是一变,但不知怎地,居然忍了下来,点点头道:

“也好!现在季芳不在眼前,我一定要当着她的面杀死你,这样才趁我的心,…··”

基地林后又闪出两条人影,却是骆季芳带着胳仙重,骆季芳怒声道:

“姓孟的,我在这里,你不必用我做藉口!”

说完又对金蒲孤急声道:

“放箭!这种禽兽不如的畜牲,还跟他讲什么客气,杀了他算了!”

金蒲孤仍是摇头道:“不!他不仁,我们可不能不义!”

骆季芳怒声道:“跟他能讲仁义吗?”

骆仙童接着道:“是啊!他对姊姊的那种行为……”

骆仲和在对面大喝道:“畜生!你少管闲事!”

骆仙重瞪起眼睛叫道:“爹!您知道姊姊受了什么侮辱,您还跟他在一起!”

骆仲和道:

“我自然知道,而且我也跟你姊姊谈过,她已经不认我这个老子了,我还理她作甚?”

骆仙童大叫道:“没有的话!”

骆仰和怒道:

“她现在在刘素客那儿,你可以问她自己去,而且她对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