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

第03章

作者:司马紫烟

这所庄院也很奇怪,偌大一片屋子,门口居然连一个人影都没有,四人走到门口,金蒲孤伸手想去扣门上的黄铜门环,却被耿不取阻止了道:“等一下,由我来!”

他考虑片刻,才取下肩上的小铁锄,反过来在门上轻轻的叩了几下,金蒲孤忍不住问道:“这铜环上有问题?”

耿不取摇头道:“不知道!不过黄钢在金属中,是最容易染毒之物,我们宁可小心些!”

见性大师与元妙真人不禁对他的小心又生出了一层敬佩!

门无声无息地开了,一望深深,却是夹道青松,交遮着一条红砖过道,道上青苔斑驳,足证年代久远……。

在松树的隙间,可以看到一片奇景,其实这片景象也很平常,不过是嵯峨怪石,没径荒草,杂花生树,并有一道一条清流曲折其间,麋鹿狐鼠,隐约出没,却就是不见半点人迹!

这种景象在山野间,自然极为平常,只是在围墙之内,看来令人颇觉离奇怪诞而已……

金蒲孤是第一个跨步进门的,四下略一打量后,不禁讶然失声道:“奇怪!奇怪……”

耿不取哼了一声道:“小子,你又有什么问题了!”

金蒲孤手指着松间砖道,一脸诧容说:“从开门到进门,不过是眨眼间事,可是那开门的人却踪迹全无!若论轻功具法,除了师父与你老耿之外,我不作第三人想,难道还会有人更高明吗?”

职不取微微一笑道:“小子!你忘记了我们这次前来是斗智不斗力吗?人家并不跟我们在武功上比高下呢!”金蒲孤不信道:“你是说那门是由机括操纵,无人自开的吗?”

耿不取摇头道:“我没有这么说,而且我进门之后,详细地观察了一下,那门上并无机关设置!”

金蒲孤连忙道:“那还是有人来开门的了?”

耿不取笑笑道:“不错,这门后以水柱为栓,若无机括操纵,一定要有人来打开……”

“人呢?”

“不知道!”

这个答案不仅使金蒲孤为之一怔,连见性大师与元妙真人也颇觉意外,耿不取淡淡地道:“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这有什么奇怪的!”

金蒲孤想了一下道:“你说门是由人开的,却又不知道开门的人在那儿……这……”

耿不取微笑道:“这本来就是事实,不过我们大可不必为此烦心,只当没这会事一样就好了,我敢保证这一路行去,不可理解之事还会层出不穷,要是我们对每一件事都如此认真,正好就中了人家的计……”

金蒲孤连忙道:“这是怎么说?”

耿不取笑笑道:“这屋中之人,是个心计极深的智者,一切的布置,无非是要引起我们的迷惑,造成我们的心理紧张,使我们在不知不觉间受他的威胁,等我们真正见到他之后,恐怕早已为他所屈……”

金蒲孤神色凝重地道:“那我们该如何应付呢?”

耿不取道:“很简单,就给他来个相应不理,视如无睹,见怪不怪,其怪自败!”

见性大师鼓掌称赞道:“善哉!耿老先生之言,深得大智若愚之道……”

耿不取微笑道:“这也不算什么,诸葛孔明昔日摆空城计,也只好骗骗司马懿那种聪明人,设若碰上个莽张飞,他早就成了城下之俘……”

金蒲孤却坚执地道:“不行!老耿!既然我们是来斗智的,就不能一直由人愚弄下去,他卖弄聪明,我们就应该在聪明上胜过他!我们必须把他的这些鬼把戏一一揭穿,才是真正的胜利……”

耿不取一叹道:“小子!你跟你师父一样,都犯了血气太刚的毛病,否则像你师父那种人,怎么会受人所困!”

金蒲孤摇头道:“老耿……!叫你错了!你装糊涂的办法也许有用,但绝对不适于今日,万一人家比你聪明。也许会利用你的装糊涂而诱你入阱……你既然以三国人物为例,我也不妨援用成例,张翼德虽猛,却始终屈于孔明之下而为所用,因此我主张一路斗下去,实在不行时,不妨知难而退,另想别的办法,这样总比盲目上当好一点!”

耿不取怔了一怔,才失声叹道:“不得了!小子,看来你比老头子还世故一点,要不是你提醒,我老头子几乎要糊涂人吃了聪明亏……”

金蒲孤笑笑道:“既然你承认我的办法对,就赶快把第一个问题解决?”

职不取一翻限道:“什么问题?”

金蒲孤道:“把那个开门的人找出来!”

慾不取摇头道:“无影无迹,叫我从那儿找起!”

金蒲孤微笑道:“除了上天就是人地,在你穷天澈地的搜索之下,我不相信会无迹可求!”

耿不取叹了一口气道:“小子!你真是我命里的魔星,老头子想偷一次懒都不行,你知道施行那功夫一次要损耗多少功力!”

金蒲孤微笑道:“累死你也活该,这麻烦是你自己找的,我并没有请你来……”

他没有继续讲下去,因为耿不取已经闭上眼睛,他知道这老头子正在用功,不敢再去打扰他!

片刻之后。

耿不取突然双眼一睁,遥指着丈许外的一个小土堆笑喝道:

“朋友!那泥土底下躺久了会得风湿症的,你还是出来透透气吧!”

一言甫毕,那个土堆突然飞了起来,迅速无比地向砖道上落去,一跃三四丈,接着又向前飞逃!

见性大师与元妙真人诧然失色,他们起初并不相信那土堆之下真的会藏有人,因为那土堆上还长着野草,四周接着平壤,毫无迹象可循,假如那人真的就是替他们开门的,他也不可能在刹那之间,又藏得那么好!

金蒲抓冷冷一笑,突地抽出一支鹫翎金仆姑长箭,搭在弓上,还不等耿不取发声阻止,飓的一响,长箭已脱弦而出!

那人已逃出十几丈远,也脱不过长箭急追,在地上一跳丈许高,碰上路旁的松枝,又跌了下来,横卧在路中心,看去正像一个长着草的土堆!

耿不取怒声道:“小子!你简直好杀成性,怎么一出手就伤人呢?”

金蒲孤微微一笑道:“假如这个人是个平凡的武师,我倒可以放过他,可是你看地逃走时的身法,分明武功已到了相当境界,一个具有如此身手的人,却做这种没出息的事,我觉得杀之也不为过!”

给他这一说,见性大师与元妙真人也为之一惊,从那人逃走的速度而言,也许比不上金蒲孤与耿不取,却不逊于他们两人,一般江湖上也很难找出几个!

耿不取轻叹无语,元妙真人却赶过去,翻过那人的尸体一看,不禁失声惊呼,见性大师刚赶过来。

元妙真人却伸出一掌,将那人的头颅击得粉碎。

见性大师征然道:“道兄何以如此……”

元妙真人一声长叹,摇头无语,脸上涌起了一片奇特的神色,羞惭,悲哀与激愤……

金蒲孤也上来问道:“道兄认识这个人吗?”

元妙真人仍未作答,目中却滴下泪珠!

这一来金蒲孤倒是怔住了,可也不便再问,只是在那个尸体上拔出长箭,放回囊中,同时摇头道:“这个设计的确周密,他身上穿着土黄的衣服,背上堆了一团湿士,再插上几撮乱草,卧倒在地上,真像是一个土堆,谁会想到是人化装的呢,难怪我们无从发现呢……”

见性大师却突地一弯腰,由尸体抽出一柄长剑,诧然失声道:“道兄!这剑是武当的……”

元妙真人黯然地接过长剑,便咽地道:“不错!这正是敝派镇观至宝松纹一字意剑!”

金蒲孤一怔道:“那这人是武当门下的了?”

元妙真人点点头,痛苦地道:“不错!他不但是武当门下,而且是贫道的师侄,现任武当掌门司教……”

这个消息太惊人了,受惊最大的是见性大师,他张大了嘴,连出家人应有的镇定与修为都失去了,喃喃地道:“这……这怎么可能呢?”

不可能的事已发生了,而且就发生在他们眼前!

元妙真人仍没有回答。

见性大师义道:“我们出来的时候,青木掌门正与敝派掌门师兄上明下性商讨应付刘素客之事,怎么会来到此地呢?”

元妙真人摇头苦叹道:“不知道!不过掌门师侄在此地现身,足证此中主人必是刘素客无疑!”

金蒲孤想了一下道:“会不会武当已接受了刘素客的条件?”

见性大师连忙道:“不会的!青木道长乃武当一代人杰,为人方正不阿,断然不会作此丧失理性之事!”

金蒲孤微微一笑道:“这倒是我太鲁莽了,否则也可以问问清楚……”

元钞真人一叹道:“掌门师侄在此地出现,贫道百辞莫辩,不过大侠请放心好了,贫道绝不以掌门师侄之死归咎于大侠,事实上他此刻身上并未穿着道装,也算不得武当掌门了,……咳!真想不到会发生这种事的……”

见性大师默然片刻才道:“一人之生死事小,倒是另一个问题颇为严重,老袖之意,道兄倒是应该赶回武当总坛去看一下,万一青木道长……”

元妙真人肃容道:“不错!万一掌门师侄做下什么错误的决定,贫道该马上制止这件事!”

见性大师点头道:“这是刻不容缓之事,好在道兄已经得回松纹一字慧剑,有权作任何处置!”

元妙真人默然片刻,才对金蒲孤作了一躬道:“贫道因事关紧急,不能再追随大侠效力,无论如何,贫道对大侠方才之举只有感激……”

他再也说不下去了。

金蒲孤回他一礼道:“道长快清吧!在下客后再到贵现负荆请罪!”

元妙真人苦笑道:“大侠说那里话来,大侠对敝派有恩无怨,青木师侄死于此时此地,实乃罪有应得,幸未贻门之羞,敝派上下当永铭盛德……告辞了!”

说完他又施了一礼,黯然回头出门而去!

见性大师等了一下,突然也合什道:“鉴于武当青木道长之死,老袖觉得有赶回嵩山本院的必要,事实上老袖能疏智愚,留此也帮不了两位的忙!”

金蒲孤本来就不要他们帮忙,所以并不反对,拱拱手道:“大师言之有理,还是快清吧!”

见性大师走到门口,忽然回头道:“大侠若是在此地也发现少林门中之人,不管是谁,亦请格杀勿论,老钠与元妙道兄一样,对大侠只有感激……”

说完他也走了。

金蒲孤呆了一呆才道:“这两个老家伙虽然迁一点,是非倒还认得分明!”

耿不取轻叹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他们若是居于掌门之位,只怕行事就不会这么轻率了!”

金蒲孤一怔道:“这话怎么说?”

耿不取笑笑道:“你不懂就算了,幸好我们都是子然一身,祸福不及干人,用不着操这么多的心,不过你下次要杀人之前,最好弄弄清楚,生死事小,名节事大,别害得人家在九泉之下含冤莫白!想想你父母当年的例子,你应该少冲动一点!”

金蒲孤怔然道:“难道这个人杀错了?”

耿不取道:“错不错现在还很难说,不过他以一派掌门之尊,竟听命于人,操此践役,必然有着特殊的理由,何况他素日名誉极佳……石厂琪当年误伤你父母,实在也不能算错,就因为你报复的手段并不过份,我与你师父才不加干涉。想想你闹出的后果又怎么样呢!石广琪引咎而自裁……”

金蒲孤微带歉咎地道:“就因为他死得令人尊敬,我才赔了他一支耳朵,对我来说,这等于是拿性命去报偿他,我以为也足够了!”

耿不取阵了一声道:“算了!我总是说不过你,快走吧!我们还得与一头狡猾的老狐狸好好地斗一下呢!”

金蒲孤飞起一脚,将青木的尸体踢到草丛中,两人顺着那条砖道缓步走去。

行出里许,砖道才到尽头,却见一溪阻路,溪广两丈许,清流混瀑,一个中年渔夫装束的人,正在凭溪垂钓。

金蒲孤径直走上前开口叫道:“喂!钓鱼的!”

渔人淡淡地抬头望了二人一眼道:“读圣贤书,所学何事!年纪青青的,见人就是这么打招呼么?”

金蒲孤哼了一声道:“看不出你还能掉两句诗文!”

渔人冷笑道:“百步之内,必有芳草……”

金蒲孤飞快地接口道:“十室之邑,必有忠信,你大概是刘素客的忠实奴才吧?”

渔人浓眉一挑,怒声道:“刘素客是什么玩意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