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

第04章

作者:司马紫烟

金蒲孤想了一下才道:

“假如真像你所说的那么简单,我倒是没有什么可惧的,可是我想刘素客才智过人,这又是他最后的一道防线,可能不会这么容易吧!”

耿不取摇头道;

“老头子不信他还有什么新鲜花样,而且老头子的定力,也只能应付那几种手段,要是这美人关超出常规之外,老头子自身也难保,更别说是分心来帮助你了,因此你最好别存着倚赖的心理……”

金蒲孤见闹了半天,还是等于白说,遂赌气地道;

“我不靠你就是了,走吧!”

耿不取疯疯癫癫地抢在头里迢:

“对啊,你不但不能靠我,而且还得费心照顾老头子一点,你刚吃过女人的亏,冤枉地丢了一支耳朵,心中对女人畏如毒蛇猛兽,可能不容易受惑,老头子打了一辈子光棍,心里老是想尝尝风流滋味而苦无机会,因此老头子比你更不行!”

金蒲孤听他疯言疯语,心中一动,已经明白他实在是暗中给自己提示,美人关即色婬之关,无非是利用人慾的弱点进攻,这可能是人性中最弱的一环,食色性也,这是人类先天赋有的本能。

可是人性的弱点并非不能克服,老头子前半段话是提醒他从相反的方面去观之,白骨生前皆红颜,则一无可取之处,后半段则是更进一层的境界,无人相,无我相,无慾则刚,是又何感之有。

对付的方针决定了,他心中立感一阵轻松,凝神聚气内照,顿使智珠明朗,在坦然的心情下大踏步走去。

行尽曲径,小楼亭然,朱门轻掩,却在门缝中透出一股淡雅的清香,间杂着低细如银铃的笑语。

为了礼貌,金蒲孤还是伸手在门上敲了两下。

门中笑语立止,而且有一个如出谷新尊的喉育招呼其他的人道:

“来了!来了!大家快准备好!”

金蒲孤心中微感别扭,看来人家是早在等待着他们前来,但不知门升之后,会碰上什么尬尴阵仗!

门前又传来了悉索的衣履声,环佩声,接着呀地一声轻响,轻巧的朱门打开了,二人都觉眼前一亮!

白素容已经先说过了,所以不用介绍,他们也知道面前这三个女孩子,必然是刘素客的三个女儿无疑。

她们的确都美丽极了,这种美给人第一个感觉更是清员而超脱,好像不可能是人间所有……。

虽然她们的身材差不多高矮,含笑的脸也分不出来长幼,可是又给了人一个截然分明的印象。

那是由于她们的眼睛与她们的名字的关系!

白素容也说过这三妹妹是以日月星为名,后面再赘以一个英字,见到她们的本人后,立刻就觉得她们的芳名起得再妥当也没有了。

三双六点明眸,却有着无穷的变化……。”

第一双眼睛明亮照人,像是照到中午的阳光,她无疑是大姊刘日英。刘月英的眸子温柔而皎洁,像煞了秋夜澈照大地的月光,最妙的是刘星英,她的眼光依依闪锡,再加上一脸调皮的神态,不是一颗慧黠的小星星吗?

耿不取见到这三个女子后,也是微微一怔,因为他听说这是一个美人局,心中已存戒念。

以色惑人者,非婬即治,可是这王个女子明丽照人,却全无一点冶荡之气,身上的穿着也是端庄大方。

同时更因为对方的神态拥雅,使他无法硬闯进去,乃一拱手道:

“老夫耿不取偕世侄金蒲孤慾一诣此间主人!”

那年纪最长的一个女子大方地一笑,也还了他一个万福,轻启朱chún,露出洁如编贝的玉齿,惊声呖呖道:

“耿老先生乃世外高人,金公子尤为人中之龙,小女子等有幸得迓华轩,荣沐草卢,二位请进来吧!”

说着袅袅地将二人迎进厅中,她的两个妹妹已经一个安座,一个在铜鴙暖炉中倒出两杯香茗奉上。

那女子又道:

“小女子刘日英,那是二妹月英,幼妹星英,家君无后,所出仅敝姊妹三人……”

金蒲孤淡淡一笑道:

“三位姑娘芳名已经听白素容姑娘见告过了,今尊以日月星为三位命名,果然有点学问,在下见三位风仪,除了这三个字外,竟然找不出更适当的形容了!”

刘日英含笑道:

“多承公子谬赞,真使小女子等愧颜无地,二位来得太匆速了,小女子等未逞妆点,速然见客,粗服乱头,正恐贻笑公子……”

金蒲孤笑着摆摆手道:

“三位丽质天成,浓妆淡抹,无不相宜,粗服乱头,亦不掩国色,不过这些都是不相干的问题,在下等此来并非拜识三位经客!家师天山逸叟受困于令尊……”

耿不取连忙道:“小子!别忙着谈这些……”

金蒲孤正色道:“不谈这些谈什么?”

耿不取微笑道:“面对佳人,只可以谈些风月……”

金蒲孤哼了一声道:“老耿!咱们是干什么来的?”

这一问才把耿不取惊醒了,他从见到这三个女孩子后,好像在无形之中,已被她们的风韵所迷,竟然忘其所以。

金蒲孤一言惊迷,他才敲着自己的脑袋怔怔地道:

“不错!不错!老头子怎么会糊徐了!”

那三个女孩子脸上也微见愕色,片刻之后。

刘日英才露齿微笑道:

“金公子果然是禀赋超凡,愚姊妹从家君习得黄子阴符中的忘忧大法,施术于眉目谈笑之间,公子竟能无动于中,实属难能可贵……”

金蒲孤倒还不怎样。

耿不取如失声叫道:“黄子阴符,忘忧大法,难怪老头子要变成老糊涂了……”

刘日英笑笑道:“老先生闻惊出迷,这修养也很难得了!”

金蒲孤莫明其妙地道:“什么叫黄子阴符?什么又叫忘忧大法?”

耿不取微带愧色道:

“黄子阴符是道家的仙府秘籍,相传为散仙黄叶子所著,里面都是些符咒迷魂法术,忘忧大法是其中最玄妙的功夫,习此术者,一言一笑俱能惑人于无形之中,使人忘却所以,觉羽化而登仙……”

刘日英笑道:“老先生倒是很博闻!”

耿不取惭然道:

“老朽虽然懂得一点皮毛,却仍是在不知不觉间为三位姑娘所惑,可见道行仍是差了一步……”

金蒲孤淡淡地道:“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刘日英含笑道:“强中更有强中手,公子一定是其中高人,比愚姊妹又胜一筹……”

职不取连忙道:

“刘小姐这一猜可又错了,这小子什么都不懂!他连这些名称也是今天第一次听见……”

刘日英举目对金蒲孤一掠道:

“此言若换之异日,愚姊妹定然不信,可是方才见公子虽不解奕,却能勘破千古迷局,愚姊妹倒是无法不信……”

金蒲孤连忙道:“这些废话可以暂时撇开不谈;我师父现在怎么样了?”

刘日英笑笑道:

“令师在后面与家君对奕,公子请放心好了,他老人家很好,只要公子通过愚姊妹这一关,即可前去相见!”

金蒲孤淡淡地道:“你们这一关要如何通过?”

刘日英一笑道:

“公子不惑于忘忧大法,事实上已经算是通过了,不过像公子这般高人,举世难遇其二,愚姊妹自不量力,还想请教一番!”

金蒲孤神色冷竣地道:“在下此来不是为着替人家解闷消遣的!”

刘日英微笑道:

“公子神射尽残十六凶人,青莲山庄逼死石广琪,是何等英雄,难道还会怕我们三个女流!”

金蒲孤怫然怒道:“我不是怕你们,是我生性见了女人就头痛,懒得跟你们多噜嗦!”

刘日英对他的态度丝毫不以为忤,仍是笑着道:“公子不是见了女人头痛,恐怕是耳朵痛吧。”

金蒲孤不禁一怔,他在青莲山庄与石慧打赌输掉一支耳朵的事,虽然是件公开的消息却不是会传得这么快。

因为他失耳之后,马上就赶到这儿来了,中间耽搁不过一两天的功夫,以脚程而言,他不相信有人会赶得比他们更快……

可是刘日英又笑着道:

“家君对武林中成名人物非常留心,公子出道江湖虽短,所作所为,却无一不惊动四海,此对公子的种种事迹,愚姊妹也略有耳闻,公子请放心好了,愚姊妹志在讨教,无论胜负,终.不会使公子再有所损伤……”

这一句话激起了金蒲孤的傲性,大声道:“比就比好了,你们打算怎么个比法?”

刘日英一笑道:

“愚姊妹生长因阁,与家君一样不解武事,最多也只能在闺阁的手艺上请益,小女子略好诗词,二妹善织,三妹颇解音律,就在这方面请公子赐教!”

金蒲孤先是一怔,随即哈哈大笑道:

“你们这下子可是找错对象了,在下只解武事,除了刀剑拳棒之外,一无所知,这三件我不用比就认输。”

刘日英笑着道:“公子何必太谦,以公子之才,应该是无所不能……,,

金蒲孤不待她说完,连忙道:

“刘小姐无所不能四个字下太专断了,至少在诵诗织花弄音乐三项上我是一窍不通……”

刘日英谈谈一笑道:

“公子吝于赐教,恩姊妹也不敢勉强,不过公子若不通过思姊妹这一关,恐怕还是见不到今师……”

说着缓缓移步,招呼她两个妹妹,三人并肩而立,刚好把门堵住,金蒲孤见状一笑道:

“你们以为拦在门口,我就走不过去了!”

刘日英微笑道:i

“公子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利用你手中的金仆姑长箭,把我们一个个都杀了!”

金蒲孤怫然造:“胡说,我的长箭从不杀没有抵抗的人,更别说是女人了!”

刘日英笑笑道:“那公子只有在这儿干耗下去了,这道门是到达后面的唯一通路……”

金蒲孤一言不发,走前几步,来到她们身前三四尺的地方,劈空推出一掌,大概用上了四成劲道!

这一堂也是试探性质,假如她们真的不会武功,这掌上的力量足可把她们推开到一边,反之她们若是会武功的话,他保存了六分的功力,也足以自保,不怕她们趁机反击回来……

那知道事实的结果却大出他的想像,他的掌力发出去之后,三个女孩子既未反击,也没有被他推开!

三个人都只是肩头幌了一媒,他的掌力即如泥牛入海,丝毫不生一点作用,好像那三个人是不存在一般,掌前虚空无物!他有点不相信,又发了一掌,这次使出八成劲道,结果仍是一个样子。

耿不取这肘才出声阻止他道:

“小子!你不要白费力气了,她们都会最上乘的传力工夫,你就是使上十二成的功力,也无法动得了她们……”

刘日英微微一笑道:

“倒底是耿老先生见多识广,愚妹妹虽然不会武功,却因为家君经常要与江湖人来往,故而传了我们这一手自卫的功夫,别说是劈空掌力,就是刀剑加身,也伤不了我们的……”

说完她又笑着补充道:

“不过金公子的神射已当作别论,因为听说公子的金仆姑长箭另具一套手法,我们这套传力卸劲的护身功夫,不知道是否能挡得住……”

金蒲孤怔了一怔,终于伸手取下长弓,摸出两枝箭搭在弦上,比了一个姿势,刘日英微惊道:“公子真要以金仆姑神箭对付我们?”

金蒲孤淡淡地道:“是你们逼得我如此的,舍此而外我别无他策!”

他讲的是实话,因为这三个女孩子所用的传力卸劲之法,的确是一种最上乘的护身功力,她们可以把外来的劲力透过身而归于虚无,即使是利剑加身,由于使不出劲道,又无法伤害到她们!

唯一的方法是他手中的长箭,在一种特殊的手法下,他可以同时射出两枚箭,而发出正逆两股劲道,卸前力则助长后力,这样也许地有一技箭可以达到目的!

三个女孩子都流露出一丝戚容,可是她们的态度都很坚定,没有一丝退缩之意,当金蒲孤弓开满月。

刘日英才低低地道:

“金公子!你这一发双箭,也许可以把我们杀死,可是你会后悔终生……”

金蒲孤冷冷地道:“在下行事从不后悔!”

刘日英一咬牙齿道:

“好,那你就发箭吧!天下人都会知道你的箭下,曾经杀死过三个无冤无仇,手无寸铁,而又不会武功的弱女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