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

第06章

作者:司马紫烟

南海渔人看到刘素客首先怒道:

“刘素客你的手段太狠毒了!”说著抡起钓竿就要击过去。

金蒲孤含笑拉住他道:

“前辈纵然恨他,也该找他本人算帐,这具蜡像塑工如此精巧,毁之未免可惜!”

南海渔人一怔道:“这是蜡制的?”

金蒲孤笑道:

“刘素客的雕塑功夫足以乱真,若在平时,我也不会认出来的,可是他刚才受了伤,脸上断不会如此光滑平整!刘素客大概早就准备好了,临时搬了出来,却忘记在上面加一番工……”

南海渔人仔细地看了一下,才摇头叹道:

“老弟台,我对你没话说了!不过刘素客把尊蜡像竖在此地干吗呢?”

金蒲孤微笑道:

“前辈忘了机关上的一段空间了,我们若骤然打开了门,见到他当门而立,总不会立刻就冲过去吧!”

南海渔人这才连连摇头,一语不发,二入绕过腊像,但见一片空广的庭院,除一面门外,另外三面都是高大宏伟的屋宇,建筑十分精良,就是不见人影!

金蒲孤皱皱眉头道:“怎么此地还有这么多屋子?”

南海渔人用手一指道:

“此地是刘素客的真正居所,正中那幢精舍是他与六个姬妾所居,南面是他女儿的绣闺,北面留作客舍,留居一些他特别器重的人物,如奕仙白获,奕神竺青等……”

金蒲孤神色一动道:“那我师父也住在此地了?”

南海渔人点点头道:

“不错!今师与我各占一个单间,比邻而居,我在河边上没有拦住你们,刘素客已经知道我有去意,把那间屋子算上了耿不取的名字!”

金蒲孤微微冷笑道:“他倒是算得很淮!”

南海渔人轻叹道:

“那倒不能不佩服他,你还困在阵中时,我为了想把流星珠炮偷运给你,曾经暗中摸进来一次,刚好他的大女儿要给付送饭去,我找到了一个机会把珠炮暗藏在瓷桶内后,顺便到我的房中去看了一下,耿不取已经睡在那儿了!”

金蒲孤急忙道:“老耿怎么样?”

南海渔人摇摇头道:“那倒不知道,他在床上昏睡,令师与奕仙白获在旁边下棋!”

金蒲孤放下了心道:“那可能不要紧,家师与老耿情同手足,最是莫逆,假如老耿受了伤,家师就不会那么轻松了!”

南海渔人轻叹道:

“在刘素客的万象谷中,一切不可以常情论之,不过耿不取的睡态尚为安宁,想来不会有什么不妥之处!”

金蒲孤神色忽地一动问道:“我在玄天迷阵中被困了多久?”

南海渔人想了一下道:“这我不清楚,因为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时候进去的!”

金蒲孤道:

“我们离开河畔,并未耽搁只与白素容下了两盘棋,跟他的两个女儿比划两阵,最多只有两个时辰,就进入玄天迷阵了……”

南海渔人想想道:

“别的我不清楚,反正我在河畔与你分手后,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

金蒲孤一惊道:“三天?我以为一天还没有过完呢?”

南海渔人轻叹道:

“洞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你在那暗无天日的屋子里,自然不知道日子过得多快!”

金蒲孤想了一下道:

“想想也差不多,难怪刘日英给我送吃食来时,我感觉到饥意很烈,像我们这种练武功的人,一两天不吃东西是常事,不过照这种情形看来,老耿的情形就不太妙了!我得先看看他去!”

南海渔人一怔道:“你不去找刘素客了?”

金蒲孤道:

“刘素客若是还在,我迟早去找他都是一样,若是他不敢见我,一定早溜了!”

南海渔人急道:“那你也该先去看看,刘素客纵然要溜,也不会把别人带走的,你用不著急这一会儿功夫!”

金蒲孤摇头道:

“老耿嗜棋若命,与家师对局时,连下三天三夜都不会感到疲倦,现在遇到奕仙奕神那等高手,他怎么肯睡觉呢!我怕他是受了刘素客的迷魂术所惑,要是不赶快把他弄醒,就再也无法救醒他了!”

南海渔人呆了一呆道:

“随便你吧!反正我并不想跟刘素客见面,此行完全是想替你出点力!”

金蒲孤不理他,却反问道:“老耿在那一间?”

南海渔人道:

“北屋第三间后进,前面是公用的大厅,令师天山逸叟在第二间,那两幢大一点的是白老头父女与竺老头儿的……”

金蒲孤迳直对北屋行去,推门而入,却不见人影。

南海渔人也跟著过来,见状奇道:

“一个时辰前他们那还在,你看桌上的残棋未竟,难道刘素客真把他们带走了!”

金蒲孤却不答话,转身又朝隔屋而去,屋门大开,里面也不见人,南海渔人道:

“这是令师天山逸要的居室,他一定没有离开……”

金蒲孤点头道;

“我知道,那桌上的绿玉葫芦是家师最心爱之物,他老人家若是走了,断然不会把这个东西留下……”

说著过去把绿玉小葫芦拿了起来,脸色忽地一变。

因为葫芦的玉塞已经拔开了,里面放著一张小纸条,字迹的确是天山逸叟的,落笔却极为凌乱:“速行!莫作搜索……”

南海渔人凑过来看了惊道:“刘素客果然将他们都带走了……”

金蒲孤摇摇头道:

“不!刘素客若是把他们带走了,家师就不会留这张字条,刘素客居然用他最下策的方法来对付我了!”

南海渔人诧然道:“什么方法?”

金蒲孤咬牙冷笑道:“武功!”

南海渔人一怔道:“不会吧!他不会武功!”

金蒲孤一言不发,把葫芦的盖子塞好,揣人怀中,转身朝外行去,南海渔人犹自在后面问道:“老弟!你不能冲动!把事情想想清楚……”

金蒲孤断然道:

“不用想了,刘素客智拙计穷,只好用他最看不起的方法来对付我,他不会武功家师与老耿却都是绝顶的高手……”

南海渔人一惊道:

“你是说刘素客会用他们来对付你?这似乎不太可能吧?令师未必会听他们的话?”

金蒲孤冷笑道:

“家师若是在清醒的状态下,刘素客怎么能命令他老人家,可是在他神志昏迷中就不敢说了!”

南海渔人呆了一呆才道:

“听来很有道理,刘素客一定是用迷魂术去役使他们,令师虽然洞悉他的阴谋,却无法抗拒,所以才趁神志尚未全泯之际,给你留下了那张纸条,叫你不要搜索,赶紧离去,以免碰上!”

金蒲孤怒声道:

“这等卑劣的手段,都用出来了,足证他这个人不可恕,我非要打破他的阴谋!”

南海渔人想想道:“不过这也是猜测的想法而已!”

金庸孤冷笑道:

“家师精通六艺,书法尤称上乘,可是那留条上的字迹十分潦草,一定是在极端痛苦的情况下写成的,刘素客在斗智上屡遭不利,除了斗力之外,他还有什么方法!”

南海渔人却凝重地道:“这正是他厉害的地方,万一你与令师等人遇上了,你行吗?他们神智昏迷可能会不顾一切地跟你拼斗,你能伤害他们吗?”

几句话把金蒲孤问呆了,想想才道:“那该怎么办?”

南海渔人道:“听今师的话,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地!”

金蒲孤思索片刻才正色道:

“不行!我来此有两个目的,一是拯救家师出险,二是杀死刘素客为世人除害,这两件事都没有做到,我不能半途而废!”

南海渔人也正色道:

“可是你已经使刘素客为之丧胆,至少在短时间内,他不敢有所作为,目前虽与刘素客一争上下的只人你一个人,你千万要珍重此身……”

金蒲孤坚决地摇摇头道;

“不行!我不能让家师落在一个姦人手里,替他作为残贼世人的工具,师父对我的恩情如天覆地载,在他受难的时候,叫我抽身离开,我还像个人吗?”

说完,他加速而行,南海渔人叹了一声,只好跟在他后面,这次他一适向正中的西屋行去。

刚到达门门,却见刘日英瑟缩地站在门边,连连对他摇手,示意他不可进去,金蒲孤却毫不在意,冷笑一声问道:“刘京客还在吗?”

刘日英点点头。

金蒲孤冷笑道:“他大概等著看我溅血此地呢!”

说著适直向门里闯去。

刘日英急了道:“金公子!你不能进去……”

金蒲孤笑了一下道:“为什么!难道这里还有什么机关吗?”

刘日英摇摇头,金蒲孤大笑道:“你不说我也知道刘素客将采用什么方法了!”

说完将当门的那扇锦屏一脚踢翻,屏后急光突闪,压来一股劲力,夹著一根乌木龙头拐杖!

金庸孤知道这是师父天山逸叟的紫龙拐,却因为来势太急,逼得用手中的长弓架了上去。

木拐击在弓弦上弹开了,金蒲孤却被劲力推后了好几步,接著人影一幌,一个相貌俊逸的老人追了出来!

金蒲孤认出这正是他的恩师天山逸叟,心中一阵激动,颤著声音叫道:

“师父!您老人家不认识徒儿了!”

天山逸叟厉声叫道:“孽徒!你烧成灰我也认得出来,你来干吗?”

金蒲孤不禁一怔,看天山逸望的情形不像是中迷的样子,乃试探著问道:

“师父!徒儿是来救您出去的。您被刘素客困住了……”

天山逸叟大叫道:

“混帐,连我都被困住了,你有多大本事,居然敢来救我,留在葫芦里的纸条你看见了没有?”

金蒲孤更奇怪了,因为天山逸望的神智很清醒,根本就没有入迷,乃欢声道:

“徒儿看见了!”

天山逸叟叫道:

“看见了为什么不赶快滚,我把你养到这么大,教给你武功,不想你糊里糊涂地死在这儿!”

金蒲孤连忙道:“徒儿要除去刘素客!”

天山逸叟冷笑道:“你行吗?”

金蒲孤不禁一怔,听师父的口气又似乎不太对劲了,乃嗫嗫地道:

“徒儿已经连闯过好几关了,刘素客以智力困徒儿不住,勇力自忖足论……”

天山逸更厉目一瞪道:“放屁!刘素客天纵之资,岂会输在你这毛头小伙子手上!”

金蒲孤正要辩解。

刘日英在旁轻轻一叹道:

“金公子,今师的神智任何一点都很清楚,只有对家父的观念受惑甚深,你无法劝醒他的……”

金蒲孤听见刘日英的话后,才是真正的吃惊了,怔怔地道:

“你父亲能把人改变得如此……”

刘日英轻轻一叹道:

“家父不是能把每一人都遂心所慾地改变,例如公子就是他无法改变的一个……”

天山选史又瞑目大喝道:“孽徒!你再不走我就一掌毙了你!”

金蒲孤泪流满面,扑的一声,跪在天山逸叟脚前,带著哭声道;

“师父!您还是杀了我吧!徒儿情愿死了也不能看著您受姦人的愚弄……”

天山逸叟怒容满面,大声喝道:“好!孽徒!你自己想死,我就成全你吧!”

说完踏前一步,举起手掌就朝他的项门击下来。

刘日英惊叫一声,掩面不敢看下去,然而她的耳中却只听见天山逸叟一声怒喝:

“臭钓鱼的你凭什么多管闲事……”

她放开了手,只见南海渔人的钓竿又擎在手中,竿头的钓丝缠在天山逸叟的掌上,金蒲抓还是直挺挺地跪著。

那一定是南海渔人在危急中出手,救了金蒲孤的命!跟著门后人影幌动,接连出来了三个人!

奕仙白茶居中,奕神竺宫与耿不取分列左右。

耿不取首先过来,把金蒲孤扶了起来轻声道:

“小子!你还是走吧!刘素客终于还是赢了……”

金蒲孤连忙道:“老耿!你也受了他的蛊惑了?”

耿不取摇摇头道:“没有,时间太短,他来不及对我施行迷魂的法术……”

金蒲孤怔然道:“那你见到刘素客了?”

耿不取点点头。

金蒲孤轻声而严厉地问道:“你为什么不杀了他?”

耿不取叹道:

“你以为老头子没打这个主意?可是这家伙太厉害了,他在我全身的穴道上都钉了一根金针,虽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