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

第07章

作者:司马紫烟

南海渔人微温道:

“那女孩子对你情深似海,你对她却冷若冰霜,假如不是利用,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金蒲孤微微一笑道:“前辈认为我应该如何对她?”

南海渔人道:“至少应该对她表达一点真情!”

金痛孤淡淡地道:“我对她表达的是真正感情!”

南海渔人一怔道:“那是真的感情?”

金蒲孤收敛了笑容,轻轻地叹道:

“不错!我从小是在仇恨中长大的,又在天山寒天雪地中成长,我的感情只会用冷酷来表达,假如我含着笑脸,所流露的绝不是真情,我的生命中没有欢笑……”

南海渔人愕然不知所以,良久才一叹道;

“你真是个怪人……不过她知道吗?”

金蒲孤轻声道:

“我相信她是了解的,否则她不会走得那么坚定,也许将来我会懂得欢笑,那一定要等我生命中出现真正欢乐的时候……”

南海渔人不再说话了,可是他的眼眶居然有了稀见的泪光,闪动良久,一直等那两滴眼泪落下来,他才以便咽的声音道:

“老弟!我……我衷心地祝福你,祝福你的脸上能出现真情的欢笑!”

金蒲孤淡淡地道:

“谢谢前辈!我想会有那一天的,天山寒冰封冻的绝峰上,也有灿烂的花朵开放,我也不会冷酷一辈子的……”

南海渔人的眼睛又润湿了,不过这次他却没有落泪,指着天际那一块乌云般的黑影道:

“你的那头大鸟回来了!”

钢羽收翅急降,口中叭叭急鸣,金蒲孤却好整以暇地从它的脚下取出一束竹杆,又拔下它身上几根翎毛,再在身边取七一把小刀,几颗箭簇,开始削竹制箭!

南海渔人却奇道:“它替你找的葯呢?”

金蒲孤笑笑道:“用不着了,万象谷已经成为一片火海,刘素容把人都撤走了!”

南海渔人一怔道:“你怎么知道的?”

金蒲孤指指钢羽道:“它从那儿经过,看得清清楚楚,大概错不了!”

南海渔人惑然不解。

金蒲孤又笑笑道:

“万象谷中的半年之约,本来就是刘素客安排下的圈套,由于我一走,他知道所有的圈套都失效了,自然不会再留在那儿成为我对他的笑料……”

南海渔人张大了嘴半晌才道:“那……现在我们该怎么打算呢?”

金蒲孤笑着摇头道:

“我也不知道!刘素容这一躲起来,谁也找不到他,只有等他重起炉灶后,自然会通知我们的,现在前辈想上那儿去都行!”

南海渔人抓抓头皮,想了半天才道:

“我也没有地方可去了,三山五岳,我差不多全走遍了,天下虽大,竟没有个容身之处,老弟!还是你说吧!你上那儿、我就跟你上那儿,要不我们就在万象谷里呆下去!”

金蒲孤道:“那里只剩下一片瓦砾,有何可恋?”

南海渔人摇头道;

“不!刘素客在那里养了一条铁甲神鳄,我钓了一辈子的鱼,就是这头肇畜不上钩,想想实在不甘心!”

金蒲孤神色微动道:“前辈对它不肯死心,一定有着特别的理由吧!”

南海渔人想了一下才道:

“不错!铁甲神鳄身上的鳞片是天下无价奇珍,若是能将它杀死取下来,制成衣甲穿在身上,不仅可以僻水避火,更可以穿山钻石,百丈地底,照样通行无阻……”

金蒲孤微笑道:“这么神奇的宝贝,刘素客自己不会取用,还留着给别人吗?”

南海渔人笑笑道:

“刘素客何尝不想,只是没法子弄到手而已,你也见过那畜生的……”

金蒲孤一笑道:“刘素客都没办法,前辈难道有办法吗?”

南海渔人笑笑道:

“刘素客虽然博学,钓鱼之道却不会比我更精,我倒是有办法对付那畜生,只是行之不易,而且工具也不齐全……”

金蒲孤连忙道:“要什么工具?”

南海渔人笑道:“苗疆百足蚯蚓可以引它上钩,东海修罗刀可以剖皮逆鳞,南粤化铁神胶可以制甲……”

金蒲孤连吁一声道:“这些玩意我从来都没有听过?”

南海渔人道:

“连刘素客都不知道,你又怎么知道呢?不过这些东西我都搜集得差不多了,单缺修罗刀,那是在一个叫做崇明散人的手里,我无法得到!”

金蒲孤不经意地问道:“崇明散人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他住在崇明岛上吗?”

南海渔人点头道:

“不错!他就住在东海崇明岛上,不过他为人十分古怪,从不与外人来往,据说他利用那柄无坚不摧的修罗刀,在岛下岩底造了一座水晶宫阈,我也是为了好奇,想去访问一下,结果被他赶了出来!”

金蒲孤动容问道:“他的武功很高了?”

南海渔人摇头道:

“武功高低不得而知,不过只要有着那柄修罗刀,就是不会武功也没有关系,凌空一挥,刀光所及,当者立折,我第一根鱼竿就是被他削断的,他根本就没有用力气……”

金蒲孤想想道:“世间还有这么一柄利器,居然刘素客会不去动脑筋……”

南海渔人笑笑道:

“崇明岛孤悬海外,崇明散人很孤僻,很少与外人来往,所以知道他的人不多,刘素客只读万卷书,要想对世上的事多一分了解,必须还要行万里路,因为有许多事是书本上读不到的。”

金蒲孤想了一下道:“你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刘素客吧?”

南海渔人脸色略动了一动道:

“说是说过一次,不过他并不太感到兴趣,因为他那时充满了自信,根本不想人家能伤害他,自然也用不着急急得到那防身至宝……”

金蒲孤却脸色一变道:

“这样看来我们也得赶快到崇明岛上一行,我自己对那柄修罗刀不感兴趣,可是必须阻止刘素客得到它!”

南海渔人不信地道:

“刘素客绝不会去动修罗刀的脑筋,他不怕被人杀死.也不会亲自用武器来杀人,修罗刀对他毫无用处……”

金蒲孤轻问道:“前辈怎么相信他不会去呢?”

南海渔人脸上红了一下道;

“我在崇明散人那儿吃了一次亏后,心中不无芥蒂,所以自动把这件事说给他听,原是希望他会出头去整整崇明散人的,谁知他只摇摇头,完全没放在心上……”

金蒲孤轻叹一声道:

“前辈这件事做得大错而特错,在过去刘素客也许不关心,现在可很难说了,因为他仗着智力在我面前吃了不少亏,一定会改变以往的想法,目前他之所以要避开我,就是我可以轻而易举地杀死他……”

南海渔人摇头道:

“他虽然智力上失败了许多次,要说你能杀死他,我还是不相信,别的不说,单凭他那缩地之术,你就无法接近他……”

金蒲孤微笑道;

“我与刘素客交锋多次,却从来没有正面与他接触过,前辈可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南海渔人摇摇头。

金蒲孤笑道:

“他怕我见了面之后,不问青红皂白就给他一箭,他那缩地之术再神妙,也无法在刹那之间,逃出我金仆姑长箭的射程!以前他目空一切,是因为确信无人能杀死他,现在有了我这层顾忌,他不得不另作打算了……”

南海渔人怔了一怔道:“老弟,不是我说夸大的话,你那神箭固然厉害,却不见得能伤得我……”

金蒲孤大笑道:

“刘素客若是有前辈这一身武功,他就用不着急急如丧家之犬般他从万象谷中逃走了,智慧或许比武功更厉害,但是碰上一个智力相等的对手,武功就是决定生死胜负最重要的因素,刘素客不如我就在此,可是他现在开始练武功又太迟了,最好的方法莫过于持有一柄修罗刀那样的利器……”

南海渔人一怔道:

“对啊,他假如有了修罗刀,再得到了铁甲神鳄的鳞片制成软甲,不必仰仗智慧就可以横行天下而无忌了……”

金蒲孤笑笑道:

“有了修罗刀,就不一定再需要软甲防身,一刀在手,无坚不摧,我的金仆站长箭再准,也挡不住地轻轻一挥……”

南海渔人脸色大变,连连点头道:“不错!不错,我真不该告诉他这件事的……”

金蒲孤一笑道:“幸而前辈提出得早,我们还来得及赶在他面前,否则真是不堪设想,事不宜迟,我们还是早点动身吧!”

南海渔人想想道:

“可是崇明散人也不好对付,好话讲不通,动蛮的更是自己吃亏!”

金蒲孤笑笑道:“我们只要赶到地头,其余的事让刘素客替我代办?假如他得了手,我们可以来个渔人得利!”

南海渔人不信道:“刘素客真的会去吗?”

金蒲孤笑道:

“我想他是会去的,假如他不去,我们就权当逛一次东海,来个万里壮游吧!”

南海渔人轻吁一口气道:

“老弟的意思是说假如刘素客不去谋修罗刀,我们也不动手了……”

金蒲孤正色道;

“是的!崇明散人隐居海外,与世无争,我们不必去扰乱他的安静,我相信前辈也不是想从他手中夺取修罗刀吧,以前辈的武功,也无须再仗利器以雄视天下……”

南海渔人迟疑地道:“不得修罗刀,就无法剖开铁甲神鳄的皮腹制甲……”

金蒲孤仍是庄容地道:

“前辈志在钓鳄,并非想得到鳄鳞制甲,钓鳄所用的百足蚯蚓前辈已在握中……”

南海渔人道:“把它钓起来有什么用呢,又没有方法可以致它于死命……”

金蒲孤目绽神光道:

“钓者志不在得鱼,家师也好此道,可是他老人家钓起来的鱼,仍是放回水中,前辈假如没有这种胸襟,就不必打着南海渔人这个名号了!”

南海渔人被这一番义正词严的话说得满脸通红,半晌才在怀中掏出一个小匣子丢在地大叹道:

“老弟!今天我才算是得到了一个真正的教训,钓者志不在鱼,这句话我当引为终生的铭言,匣中是我从百粤搜来的化铁神胶,我发誓不再用到它……”

金蒲孤朝他作了一揖,庄敬地道:“前辈高洁胸怀,松月心襟,再说谨致无上敬意!”

南海渔人十分惭愧地道:

“老弟!别再说了,若非你一番开导,我永远是个贪心的渔夫而已……我们是怎么个走法?”

金蒲抓想了一下道:

“要快自然是乘钢羽最好,可是这一来就失去了行万里路增长见识的机会了,因此我主张从此地陆行至扬子江畔,再买舟东下……”

南海渔人道:“好是好!不过这样岂非要落在刘素客的后面了吗?”

金蒲孤笑道:

“刘素客纵然要去,也不会急在这两天,他火焚万象谷后,一定要找一个落脚的地方,那可不是两三天可以解决的,所以我们绝不会比他慢!”

南海渔人点点头道:“好吧!反正我总是听你的?”

金蒲孤遂抬手把钢羽叫了过来,对它作了一番交代,然后与南海渔人作伴离去,等他们走后,钢羽过来啄起南海渔人留下内贮化铁神胶的小匣子,振翼穿云而去!

越过浙东山地,来到苏皖交界的当涂县境,先浏览了一下采石肌的江山胜况,两个人才赁了一艘帆船,顺江而下,顺水加上顺风,舟行颇速,走了两日夜,他们已经泊抵东吴的姑苏。

金蒲孤忽然提议在此停留一夜,意慾欣赏一下古人诗中夜半钟声到客船的诗情,南海渔人虽不表反对,却另外对他建议道:

“金老弟,姑苏胜境很多,姑苏台,虎邱山,吴王墓等,什么地方不好玩,何必巴巴地守在船中听寒山寺的钟声呢?”

金蒲孤笑笑道:“我倒是颇有意思玩上一天,但不知道人家有没有那个兴趣!”

南海渔人微愕道:“人家?人家是谁?”

金蒲孤笑指远处一艘巨舫道:“那条船上的人!”

南海渔人怔了一下道:

“我也看见那条船了,它一直走在我们前面,可是那一条官航,上面都是女人,也许是什么官宦人家的眷属……”

金蒲抓微笑道:“前辈既然也留了心,可曾发现那船上的人有什么异状!”

南海渔人摇头道:

“没有…老弟!你有什么发现吗?对了!昨天我们两条船靠得很近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