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

第08章

作者:司马紫烟

金蒲孤还是辩解道:“他假如把一切计划都策算好了,用不着自己前来冒险!”

南海渔人笑道:

“崇明散人一向闭关自守,他跟我们一样,都需要见机而作,根本无法预先策划,此其一也,再者你要记得黄姑娘曾经说过,只有不会武功的人,才允进入水晶宫,令师……”

金蒲孤道:“师父的心智已在刘素客控制之下,也许将武功隐藏了起来!”

黄驾摇头道:

“这是不可能的,爷爷测试的方法很特殊,一个会武功的人,无论如何是瞒不过他的,除非是把武功废除掉了!”

南海渔人道:

“今师唯一可取之处即在他的武功,假如将武功散除,形同废人,刘素客何必要他来冒险呢?”

南海渔人见金蒲抓不开口,乃又笑着道:

“因此我想那老佣人一定是刘素客乔装而成,换身衣服,增添几十岁年纪在他说来是轻而易举的事!”

金蒲孤沉思片刻才道:

“假如刘素客真的来了,那倒是件麻烦事,这家伙鬼计多端……”

南海渔人微微一笑道:

“我倒希望是他自己来了,那可以省却许多麻烦,在水晶宫中,不怕他插翅逃上天去,我们两人谁有机会就给他一下,天下大事定矣!”

金蒲孤欣然色动道:“对!我这次是真的糊涂了,居然没想到这一点!”

黄莺见他们商量得差不多了,乃道:“你们该谈好了吧,这里可不能停留太久!”

二人对视一眼,金蒲孤长箭搭弦,南海渔人则握紧手中的渔竿,点了一下头,表示准备妥善!

黄莺送带着他们走向一个草堆,用脚在地下轻轻一顿,草堆自动移开,露出一个人口,用石板砌成甬道,通往地下,不过这甬道坡度极深,却不见阶梯之类的设置,二人正在怀疑将如何下去,却见黄莺坐了下来,用手朝他们比了一下,顺着坡道向下溜去!

二人不敢怠慢,连忙学她的样子滑下去,坡道十分平坦,下滑的速度也很快,四壁不见天光,却有一种光线由壁间发出,照耀如同白昼,坡道也时有弯曲,不过用不着他们自己费神,下滑的方向自动地随势而转变。

眨眼之间,也不知溜下多深,坡道渐见平缓,滑势也慢了一点,等他们脚踏实地,黄莺已笑着停立而待!

金蒲孤向四周看了一下,脸上泛起疑色,因为这里是一个空旷的大洞穴,四壁晶莹生光,壁外可见柔软的海草漾然,游鱼出入,显然已到了海底,可是洞中别无一物。

黄莺知道他心中怀疑的是什么,连忙笑笑道:

“这是我平常练功的地方,距离水晶宫的正殿还很远,我把你们带到此地是为了慎重,爷爷的耳朵很灵敏,三个人滑行的声音一定瞒不过他,假如想使他不发现,我们一定要从此地绕过去!”

金蒲孤点点头道:

“姑娘心细如发,设想周到,在下十分钦佩,现在我们该从那里走?”

黄莺摆摆手道:“慢着!我刚才急于带你们下来,忘记跟你们谈起条件!”

金蒲抓一怔道:“条件?什么条件?”

黄尊笑道:

“我带你们进入水晶宫,算是跟爷爷闹翻了,他一定不让我在这儿再耽下去,以后我该怎么办?”

金蒲孤怔住了,他实在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呆了半天才道:

“为了我们而使得姑娘与令祖失和,实非吾等所愿,姑娘只需告诉我们路途,我们自己找了去,这样就可以使姑娘不受牵连了!”

黄莺摇头道:“不行!只要你们从这条路出去,爷爷一定知道是我带的路!”

金蒲孤怔然道:“这么说来还另外有通路?”

黄莺笑着道:

“不错!这是一条捷径,只能下不能上,而且这条路是我自己修的,为了好玩,我才做成了滑梯的形状,除了我之外,连爷爷都不知道如何使用法……”

金蒲孤整个地怔住了,良久才道:“你为什么要带我们走这条路?”

黄莺一笑道:

“我在岛上实在住烦了,一直想找个机会离开此地,难得碰上这个机会……”

金蒲孤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地道:“姑娘有什么条件,不妨说说看!”

黄莺笑着道:“我在书上读到中原有许多好玩的地方,希望你们在事成之后,陪着我到处去玩一遍!”

金蒲孤叹道:“就是这么一个条件?”

黄莺笑道:“就是这个条件!”

金蒲孤皱眉道:

“这么一点小事,姑娘何必大费周章呢?以你的身手,自己一个人也做得到!”

黄莺摇头道:

“不行!我没有银子,到了外面的世界里,处处都要化费,爷爷什么都有,就是没有银子……”

南海渔人笑起来道:“这水晶宫中,到处都是夜明珠?”

黄莺道:“夜明珠只能当照明之用,又不能换饭吃!”

金蒲孤也笑起来道;

“一颗夜明珠价值在万金之上,姑娘拥此奇珍,还怕少了银两化费……”

黄骛瞪大了眼睛道:“夜明珠可以换限于?”

南海渔人笑道:

“岂仅是夜明珠,这海底宫阙中每一样东西都是世间珍物,你随便带上一两件,这一辈子都吃喝不尽,像你这样一个富甲王侯的龙宫玉女,居然会因贫困而发愁,岂不叫人笑掉大牙……”

黄莺忸怩地道:

“我怎么晓得呢?爷爷从来不告诉我这些,他只是说外面是个要钱的世界,我假如偷跑了出去,一定会饿死的!”

金蒲孤笑道:“令祖不把世情告诉你,就是怕你离开他,用心并无不佳……”

黄莺摇头道:

“不!我不愿意一辈子枯守在这个荒岛上,我一定要出去闯一闯,银子的问题虽然解决了,对干外面的生活习惯我还是一窍不通,你们非答应我的条件不可……”

金蒲孤皱眉头道:“姑娘在此生活无忧无虑,神仙不如,何苦要到外面去找罪受呢?”

黄莺撅着嘴道:“你怎么知道我无忧无虑呢?我一天到晚都愁死了!”

金蒲孤诧然道:“姑娘有何忧愁之处?”

黄莺哼了一声道:

“爷爷把我取叫做黄莺,他是要我像笼里的小鸟一样,我受不了,我在海边上看到天上的鹰,海鸥,心里羡慕死了,它们享受的才是真正的生活,你们就是不来,我迟早也会跑出去的,就是像爷爷所说的那样,在外面饿死了我也不在乎!”

南海渔人一叹道:

“人的需要并不仅限于温饱,海阔天空的世界比丰衣足食具有更大的诱惑力!”

金蒲孤对于这番话的理解相当透澈,当刘素客把他困在万象谷的斗室中,也曾经答应供给他生活上的一切需要,却因为没有自由而被他拒绝了,可是面对着这样一个不解世俗的女孩,他却不能赞成她的意向。

因此他沉思片刻才道:

“姑娘的心情我十分了解,可是我奉劝你一句话,你此刻的生活正是世人梦寝以求的理想境界,有许多人毅然抛弃富贵,潜隐深山,就是为了追求这一份难得的宁静……”

南海渔人微笑道:

“老弟这番话对黄姑娘来说是太深奥了一点,动中求静,华中求实,只有到了我们这样年龄才能体会到其中的乐趣,连你老弟都言之过早,何况黄姑娘这点岁数呢?”

金蒲孤微征道:“那前辈是答应……”

南海渔人摇头道:

“我不能答应什么,可是我赞成年青人应该以宇宙为天地,以四海为家……”

黄莺高兴地道:“那我们就一言为定了……”

南海渔人摇头道:“慢来!慢来!我老头子做事一向主张稳重,尤其是对于你们年轻人,更要讲究言出必践,所以我只能答应你的条件,却不敢担保必能履行,因为我们首先要安然完成任务,才可以谈到以后的事!”

黄莺点点头道:

“这是当然了,假如你们无法通过爷爷那一关,你们是死路一条,我也活不成了?我的条件也自然作罢,所以我们的生死已系在一块儿了……”

金蒲孤一惊道:“令祖对你也会下毒手吗?”

黄莺笑道:

“不错!我背叛爷爷已成定局,我的父母就是为了想离开爷爷而被他处死的!”

金蒲孤表示不信。

黄莺毫不在乎地道:

“我那时年纪还小,不知道详细情形,这都是爷爷自己告诉我的,他以这样可以吓住我了,我才不怕呢?活着既然不快乐,死了也不见得更难过……”

金蒲孤默然不语,南海渔人轻叹道:

“崇明散人是个很不通情理的老怪物,他很可能做出这种事的……”

黄莺立刻道:

“所以我觉得离开爷爷是对的,长久下去,我真怕自己也变成他一样的怪,喂!你到底怎么说?”

说着推了金蒲孤一下。

金蒲孤轻叹道:

“事已如此,还有什么可说的呢?大家只好硬着头皮闯一下了,不过万一闯不过,我们对你可太抱歉了!”

黄莺笑着道:“没什么?爷爷的心理很难推测,他这些年来一直在设法改造我,使我变得跟他一样,假如他在临死前还没有成功,我相信他会先把我杀了而后自己再死的,他就是这么一个人!”

金蒲孤默然片刻才道:“我们可以走了!”

黄莺点点头,走到一片晶壁前面,用手在上面推了几下,晶壁朝上翻起,又露出一条通路!

三个人鱼贯前行,走出十几丈后,地势突又转高,有阶梯通向上面,黄莺轻声道:

“走上去就是正殿了,我出来的时候,爷爷正陪着那个姓白的女子在下棋,现在可能还没有完,你们要小心了!”

二人的心情也跟着紧张起来,黄莺却一直向上走了,金蒲孤抢在第二个跟着上去,曲折行出数十丈,但见四周俱是透明晶壁,隔墙可以看到一些居室,陈设着珊瑚玛瑞等各种宝石,翠碧交辉,灿然耀目。

可是他无心多作浏览,匆匆追在黄莺身后走着,一直来到一所大厅外面,黄莺用手指了一指。

隔着晶壁看过去,但见到刘月英与刘星英倚枰观局,另外还有两个女子的背影看来像是白素容与竺绛姿。

棋枰的两头一边望着一个老年隐士打扮的书生,另一边却是一个陌不相识的女子,约莫三十多岁!

最令他惊奇的是那女子身后站着一个老年男仆,赫然正是他的师尊天山逸叟,形容枯稿,双目失神!

南海渔人刚上来,见状也是一惊,黄逸已一手推开晶壁上的暗门,抢身进去叫道:

“爷爷……”

室中的人都没有理她,只有那老年书生埋首枰上,也没有抬头看她,轻轻一挥手道:

“别吵!这局棋正在紧要关头上,这个动劫打赢了,我可以胜四子!”

金蒲孤悄悄地掩了进来,见那老年书生手持黑子沉吟拈须,乃故意用手一指道:

“放在这个地方!”

在他的想像中那老年人一定会闻声发难的,所以早就作了戒备,认知那老人连头都没抬,想了一下叫道:

“对极了!这是一个倒提的杀手,一子下去,全盘都活了,还打什么劫!”

说完将棋子落在金蒲孤所指的方位,然后伸手将一大片白棋都抓了起来,蓦地一扬手,唯见一片白光,对准金蒲孤洒去。

双方的距离很近,他又是暴起发难,要不是金蒲孤早作了准备,这一着突袭是万难躲得过去,正因为金蒲孤时时都在留心他的动作,所以白光临体,他猛然仰身向下倒去,施展铁板桥的功夫躲过了那片白光,唯闻远处晶壁上一阵叮叮作响,一把白玉的棋子透墙而出!

金蒲孤临敌经验很丰富,知道崇明散人的攻击绝不会就此停止,身子刚与地面接触,立刻一个翻滚,斜退出丈许,果然崇明散人追上来又是一掌直劈,将地上的晶砖震裂一道深缝!

崇明散人两击不中,看出金蒲孤的武功根底不弱,乃冷笑一声对黄逸道:

“好贱人,你的胆子倒不小!”

黄逸躲在一边叫道:

“爷爷!你好不讲理,你可以在此地接待外人,我为什么不能邀请两个朋友……”

崇明散人怒声吼道:“混帐!这地方由谁作主?”

黄逸也不甘示弱叫道:“这地方是您的,自然由您作主,可是修罗刀是我娘留给我的,您怎么随便作主送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