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续》

第十二回 疑幻疑真

作者:司马紫烟

刘素客长叹道:“藏边密宗神功是惑心术的一支,主修外务,我的惑心术得力于美人蟒的摄魂啼声,作用在声气感应,两者虽不同类,却是彼此相成相克,他的惑心术若是修为到家,可以不闻不动,因此他可以抗拒美人蟒的啼声,我的藏书一定被他得去了!”

金蒲孤道:“以前他不是曾受你所制吗?”

刘素客道:“不错!以前他输给我,是因为我将美人蟒的摄魂啼声加入了人慾的幻觉,内外兼及,所以比他高明,可是美人蟒的啼声却做不到这一点,他自然可以从容应付,而他得去了我的藏书,根据我的心得,再配合美人蟒摄魂啼声的精神感应,这一方面他又将高于我了!”

金蒲孤淡然道:“那也没有什么严重的,至少在这一方面有个人能制住你,使你无法再恣意横行了!”

刘素客一叹道:“小子!你真以为我有兼并天下的野心吗?你真以为我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吗?”

金蒲孤冷冷地道:“你所作所为就是最好的说明!”

刘素客叹道:“你完全弄错了!当年我掳走十大门派的掌门人加以役用,而且还逼令他们杀官夺城,完全是一种手段,并没想他们会真正做到!”

金蒲孤沉声道:“何以见得?”

刘素客道:“十大门派都是武林中的正人侠土,他们怎会接受我那种荒谬的命令呢?”

金蒲孤道:“那你为什么要发出那个命令呢?”

刘素客道:“我失去功力之后,发觉不用武功也能称雄于世,所以才逐一找他们作个试验,结果我成功了,十大门派的掌门人均一一受命到我的万象别府来服役!”

金蒲孤道:“那你称雄武林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为什么还要进一步发出那道混帐的命令?”

刘素客叹道:“为了寂寞!”

金蒲孤不禁一怔,刘素客继续道:“我发现天下无敌的滋味并不好受,从心所慾的结果更为空虚,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一个人超出尘世太多,生活完全离世而独立,简直毫无乐趣,所以我拼命刺激他们,给他们一些无法做到的难题,叫他们找一个人来对抗我!”

金蒲孤道:“你简直胡说,莫大哥的武功已至无人能及的境界,他怎么不感到寂寞呢?”

刘素客苦笑道:“莫兄不要生气,你的武功虽高,可是你眼于先天的缺陷,始终有得不到的东西,所以你不会空虚,而我却不同了,我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唯一缺少的是一个可堪匹敌的对手,所以我甘冒恶名,打击武林人物,叫他们捧出一个对手来,结果我终于找到了!”

黄莺忍不住叫道:“是金大哥!”

刘素客点头道:“不错!是他,所以我跟他碰头之后,一心一意与他作对,用尽所有的方法,却没有一次成功,老实说我虽然失败了,内心却感到无比安慰与充实,直到前两天,我发现一切努力都无法争取到胜利,我准备认输了,所以才安排了最后一道较量,谁知道会出了差错,被那个老秃子占了先……”

金蒲孤想了一下道:“他的目的只是想为孟依依报仇,至少不会像你这样可怕!”

刘素客庄容道:“你错了!他从前是为了报仇。现在他得去了我的藏书,报仇已是轻而易举的事,他的心就不会以此为满足了!他的作为也许比我更可怕!”

金蒲孤想想浮云上人过去的表现与作为,觉得这个顾虑并不为过,沉思片刻才道:

“不错!这个人已经被仇恨煎熬得失去了本性,一旦得志,也许会变得很可怕,我们一定要想个方法阻止他!”

刘素客摇头道:“难!难!他得到了藏书之后,仗着排云宝衣之助,海阔天空,找个地方去埋头静修去了,你上哪儿找他去,等他学成之后,他会来找你,那时却无人能制他,由得他去横行了!”

金蒲孤想了一下道:“我认为他还在洞底下!”

刘素客摇头道:“不可能!”

金蒲孤道:“不!绝对可能,他将绳索拉起来,又弄断了一截,用意虽是想害人,却也是使我们相信他已经带着东西离开了!”

刘素客道:“他在地底下干什么呢?”

金蒲孤道:“你那本书一定是天下各种知识的精华,他得到之后,定然是迫不及待地想加以详读,因此才弄出那些玄虚,否则他冲天一走,又何必多事呢?”

刘素客点点头道:“有道理,这倒好办了,我引发地火将洞穴一封,他永远也出不来了!”。

金蒲孤点点头道:“这是个好办法,不过我想先去证实一下他是否真的在底下!”

刘素客诧然造:“绳子被你毁了,你怎么下去法,再结一根绳子,至少也得几天功夫!”

金蒲孤道:“等不及了,而且再结好绳子也无法下去,他若是在底下岂会容人前去窥探,我要想下去,必须叫他不知不觉!”

刘素客道:“不用绳,绝对无法下去,那个地穴的人口很玄妙,必须要在那个位置才能找得到,差一点都不行,你还是别妄想天开!”

金蒲孤庄容道:“我说有办法,一定有办法,不过为了能不动声色,最好请你能说得详细一点!”

刘素客道:“下去到了一定的位置上,你可以发现一根小木棒,拔开那根木棒,石壁上自然会裂开一道门户,然后循路而进,自然会到达目的地!”

金蒲孤点头道:“好了!我跟黄莺走一趟吧!”

刘素客一皱眉道:“你究竟用什么方法下去?”

金蒲孤笑笑道:“这是我的秘密,黄莺!本来我不想拖你冒险,可是浮云上人是你的师父,或许你能劝劝他回心转意,所以我才拉你同走一趟!”

刘素客道:“这倒是有道理,他看在你是孟依依的女儿份上,或许会对你们客气一点!”

金蒲孤庄容道:“一切都很难说,假如我们找不到他,马上就上来,假如找到了他,至迟在半天之内,也会把问题解决,上来通知你们,如若超过半天,那就是事态严重,你们可以引地火封洞!”

莫恨天一怔道:“干么这么急呢?”

金蒲孤正色道:“不!以六个时辰为限,超过六个时辰,你们绝不可延误,当机立断!”

刘素客道:“我明白,绝不会多出一分一刻!”

莫恨天不以为然道:“万一稍微有点耽误,岂不是冤枉送掉他们两个人的性命?”

刘素客笑道:“莫兄这是过虑了,他们下去老是六个时居内还无法上来,必然是凶多吉少了,还有什么失误的呢?因此这六个时辰足够办事的了!”

金蒲孤于是一拉黄莺道:“我们走吧!”

莫恨天还想赶上去吩咐两句,却被刘素客拉住了道:“莫兄!由他们去吧!金蒲孤的能力足够应付一切了!”

金蒲孤与黄莺又进入地道后,黄营忍不住问道:“金大哥!你真认为我师父在下面吗?”

金蒲孤道:“疑信参半,我也不敢断定!”

黄营又问道:“我们怎么下去呢?”

金蒲孤一笑道:“我自然有办法,现在时间还早,我们休息一下吧!”

说着找了一个靠壁的平地躺了下来,黄莺也只好陪着他躺下,因为金蒲孤闭上眼睛了,她也不敢打扰,片刻之后,竟然睡着了,等她一梦香甜回醒过来时,发现金蒲孤还在旁边躺着,连忙摇醒他道:“金大哥!快起来!”

金蒲孤懒洋洋地翻个身道:“还早呢!”

黄莺大急道:“我们睡了多久了?”

金蒲孤打了个哈欠道:“我怎么知道呢?洞中不见天光又没有时漏,我也不晓得有多久!”

黄莺焦急万分地道:“这怎么行呢?你跟人家约好六个时辰后就封山的,要是过了时间……”

金蒲孤嗯了一声道:“我们就在地道出口附近,假如他们要封山的话,一定会进来,我们还可以出去!”

黄莺急了道:“你不是说要找我师父的吗?”

金蒲孤道:“不错!我是必须确定你师父在下面,否则白跑一趟,岂不是太没有意思?”

黄莺一怔道:“你不下去看怎么会知道呢?”

金蒲孤笑道:“不必下去,等到刘素客来通知我!”

黄莺表示不懂了,金蒲孤道:“到现在为止,我不知道刘素客说的究竟是真还是假,因此我等他自己来解答!”

黄莺道:“假如他说的是真话呢?”

金蒲孤道:“那他见我们六个时辰后还没有上去,确定你师父在下面,而认为我们遭了你师父的毒手……”

黄莺急了道:“那他不是会遵照你的约定,引火封穴了吗?”

金蒲孤笑笑道:“不会的!他那个人我太清楚了,他定会留着你师父的性命,好让他继续有个一斗的对象!”

黄莺一怔道:“假如他说的是假话呢?”

金蒲孤道:“那就证明那一切都是他故意安排的,见我们迟迟不上去,还以为我们被陷在下面,他一定会引火封穴以湮灭证据,我们在他开始行动时,冲出去揭穿他的阴谋,莫大哥就不会再护着他了!”

黄莺叹了一口气造:“你想得真周到,可是我担心一件事,假如他说的是真话,而且也真的依照约定,引火封穴,那又该怎么办呢?”

金蒲孤道:“反正我们听得见响动,也还来得及冲出去,对我们绝无危险!”

黄莺道:“那我师父呢?”

金蒲孤道:“如若真的是他在底下,从他拆网截绳的种种行为看来,他的心已狠到极点,封死他在洞中也不为过,假如他早已离去了,封死一个空穴也没有坏处!”

黄莺想了片刻才道:“反正我也不再把他当师父了,比心计我也赶不上你们,一切都听你的吧!”

金蒲孤笑笑道:“你一切都信任我好了,趁着时间还早,我们吃点东西,再睡它一觉,等六个时辰过去后再说!”

取出随身携带的干粮水壶,二人塞饱了肚子,黄莺心中没有事了,闭上眼睛,又安然睡去!

金蒲孤虽然也闭着眼;却不敢真睡,默默地计算着时间,而且还悄悄地溜到地道外去看看天色!

他们是近黄昏的时候进来的,此刻已经日光正中,证明有八九个时辰过去了,而刘素客也没有发动封穴!

他的脸色开始变为沉重,过来摇醒黄莺:“准备一下,我们要下去了,不管你师父是否还留在那里,至少刘素客这次没有说假话!”

黄莺道:“你真能确定吗?”

金蒲孤道:“现在已经超过了六个时辰,他还不用火封穴,一定是认为我们已遭受到不测,认为我们是死在你师父手里,所以他准备跟你师父一斗了!”

黄莺被他拉着前进,一直来到地道的尽头,望着黑沉沉的洞底道:“我们怎么下去呢?”

金蒲孤笑道:“凭着我们两柄修罗刀,开一条阶梯下去都不算难事!”

黄莺叫道:“对啊!我真笨,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知道解决,金大哥,用心的事我不行,还是出力吧!”

说着拔出腰中的修罗刀,就在洞口开始挖掘,金蒲孤含笑看着她动作,修罗刀果不愧为天下无双利器,坚厚的石壁触刃如腐,刹那间,已经挖出一级可容一人驻脚的阶梯,金蒲孤含笑道:“会吃力吗?”

黄莺得意地道:“一点都不费事,用心的事我帮不了忙,做这些事我可是比你行!”

金蒲孤笑着说:“你从小就在内力上扎根底,我自叹不如,可是像这样干法,你知道要多大功夫?”

黄莺道:“管它呢!反正挖到底就是了!”

金蒲孤笑道:“每一级的距离就算它三尺好了,两百三十四文就要将近八百级,你纵然不怕累死,我可等不得那么久!”

黄莺不禁一怔,金蒲孤含笑拿起带来的一截断绳,长约三丈许,黄驾以为他是随手拿着好玩的,也未曾在意。

这时见他将绳的两头麻股解散,结成两个小圈,不禁诧然问道:“你要用这段绳下够下去?”

金蒲孤笑道:“不错!虽然短一点,但是运用得法,便绰绰有余了!”

黄莺不信道:“你是在说笑话,两百多丈的距离,你只用三丈的绳子就能髓下去?”

金蒲孤笑着将绳圈套上左手,右手取出另一柄修罗刀道:

“我用右手使刀,插进石壁作为支持,你跟我一样,我先吊着你,等你插刀为支,我再下去,由你用力吊着我,这样互相更替,岂不是省事多了!”

黄莺兴奋地抢起另一头绳圈套上左手叫道:“金大哥,你真坏,早有着这么省事的办法不说,害我白出力!”

金蒲孤微笑道:“这并不是好的办法,而且只能下,不能上...”

黄莺叫道:“先下去再说,上来时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回 疑幻疑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