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续》

第十三回 秘笈又现

作者:司马紫烟

金蒲孤大声道:“这些干粮是我们自己准备着吃用的,并没有打算给别人,难道我想毒死自己不成!”

浮云上人初时一怔,继续叫道:“金蒲孤!你别狡赖,我相信一定是你下的毒,用来陷害我的,你明明知道黄驾会把存粮分给我,所以才利用她!”

黄莺叫道:“你胡说,金大哥不是这种人!”

浮云上人冷笑道:“你们进来的时候,我正躲在书架后的厨房里,你们并没有看见我,那臭小子怎么知道我的肚子饿!怎么会用那种话引诱我现身出来?”

这时黄莺也用疑惑的眼光望着金蒲孤,金蒲孤却笑笑道:“黄莺!你是否在怀疑我?”

黄莺顿了一顿才道:“我想你不是这种人!”

金蒲孤笑道:“且不论刘素客如何设谋,你师父撤去绳网,要我们坠下沼气穴中,以他这种行为,我就是下点毒葯来对付他,也不能怪我太毒!”

黄莺含着眼泪道:“是的!金大哥!”

金蒲孤笑笑道:“可是你心里对我并不满意!”

黄莺连忙摇头道:“不!没有!我只是觉得你要报复我师父,绝不会用这种方法!”

金蒲孤点点头道:“对了!虽然你师父的行为比刘素客更卑劣下作,我还不屑用这种手段对付他!”

浮云上人冷笑道:“那你用饥饿来引诱我现身的那番话是凭什么想出来的?难道你也跟刘日英学会了未卜先知的本事吗?”

金蒲孤一笑道:“刘日英只能卜而后知,而且还不一定准确,我根本不懂那一套,可是我用粮食来引你现身,却有十分的把握,你躲在书架后面,我虽然找不到,然而你饥肠辘辘的声音却被我听见了……”

黄莺恍然道:“对了!我也听见那一声轻响,只是没有想到那一层上去,不过这干肉上的毒……”

金蒲孤道:“是你师父自己下的毒!”

浮云上人与黄莺都瞪大了眼睛,表示不相信,金蒲孤又造:“刘素客贮备的肉脯本来也没有毒的,都是你师父存心不良,才害得自己挨饿,连带我们的粮食也糟塌了!”

黄莺莫明其妙地道:“金大哥!你究竟在说什么?”

金蒲孤用手一指厨房道:“那美人蟒的血最忌铁器,两相接触后,立刻成为无形的剧毒,感染在一切肉类上……”

浮云上人兀自不信道:“哪有这回事?”

金蒲孤庄容道:“上人!我绝不骗你,美人蟒肉剧毒无比,只有颈上一段可供食用,但是不能沾铁器,刘田英曾经为我们烹任过一次,完全是用竹制器皿调理的!”

浮云上人呆了一呆道:“那我们要饿死在这里了!”

金蒲孤一笑道:“我们是不会挨饿的,因为我知道出去的方法,只怕上人要在此地挨饿了!”

浮云上人神色一变道:“金蒲孤!假如你想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那可是自己找麻烦了!”

金蒲孤淡然道:“上人想如何打算?”

浮云上人怒声道:“我先宰了你!”

金蒲孤一笑道:’‘我下来的时候,就没有打算能活着回去,上人如果想杀死我的话,尽管动手好了!”

浮云上人的一只手已经举了起来,但是想到杀死金蒲孤,可能真的要饿死在此地了,勉强压制住自己的怒火道:“金蒲孤!你到底要什么条件?”

金蒲孤一笑道:“我要两样东西,排云宝衣与摄魂啼声,你把这两样东西交出来!我就带你出去!”

浮云上人怔了一怔道:“摄魂啼声?美人蟒已经被我杀死了,我怎么交得出来?”

金蒲孤冷笑道:“上人这番话骗骗别人还行,假如上人对摄魂啼声一无所得,怎会舍得将美人蟒杀死呢?”

浮云上人道:“那是因为美人蟒的摄魂啼声与我所习的惑心术全无关连,我才毁了这害人的东西!”

金蒲孤摇摇头道:“刘素客原是把美人蟒留给我的,也只有我才知道如何处理美人蟒,上人先我一步得手,事后唯恐美人蟒的摄魂啼声再被人利用,所以才出手毁了它,刘素客早就防到这一点,因此故意留书上说明美人蟒肉是如何鲜美,诱使上人杀蟒而将食物染毒……”

浮云上人叫道:“你说得全对,可是摄魂啼声与我的惑心术完全没有关系…”

金蒲孤道:“有没有关系我会知道的,上人只需把啼声照样学一遍就行了!”

浮云上人道:“我怎么记得呢?”

金蒲孤笑道:“黄营的百啭神功是你传授的,我知道这种功夫的性能,任何声音只要听过一遍,你就能牢牢地记住了,然后再照原音一丝不差地发出来…””

浮云上人脸色大变,低头不语,金蒲孤继续笑道:“由于时间匆促,上人来不及仔细研究,只把啼声学会之后,就匆匆杀蟒以绝后患,同时也急于一尝佳味,这是我推断,上人大概不能否认吧?”

浮云上人哼了一声道:“算你聪明,完全猜对了,可是这啼声确有震人心神之威,而且十分复杂,我就是学一遍给你听,你也未必能记住!”

金蒲孤道:“我记不住黄莺可记得住,你把摄魂啼声转授给她好了!”

浮云上人无可奈何,只得道:“好吧!现在算你厉害,等我出去之后,你可小心一点!”

金蒲孤毫不在乎地道:“上人假如存有这个心思,我宁可不出去,大家在这里挨下去好!”

浮云上人气极无语,憋了半天才叫道:“金蒲孤,现在我有求于你,不得不处处受你的气,不过我先告诉你一句,这摄魂啼声的威力相当大,万一你禁受不住……”

金蒲孤笑道:“上人试演时最好收敛一点,摄魂啼声据说能损耗人的功力,现在我可损耗不起,因为等一下找出路时,我必须要具有十成功力,才能打开刘素客的封锁!”

浮云上人道:“那我们必须隔开”

金蒲孤道:“我想也是这样的好,我跟黄驾在厨房里听,上人在外面发声,大家互相不见面,威力可能会小一点,上人以为如何况”

浮云上人气呼呼地道:“我没有意见!”

金蒲孤却含笑拉着黄莺进入厨房,同时把书架拉了起来,使内外隔绝,黄莺不解地问道:

“为什么我们要分开呢?”

金蒲孤低声道:“你师父的心计很工,他是想利用这个机会使我们心神受制,我曾经学过一些他的惑心术要诀,只有避免正面相对,我们才不会受影响!”

黄莺一怔道:“可是我们怎么知道他所施的是真的摄魂啼声呢?万一他用假的来骗我们……”

金蒲孤笑道:“这还用说,他一定是用假的来骗人!”

黄莺怔然道:“那我学了有什么用?”

金蒲孤道:“摄魂啼声是一种邪门功夫,我根本不希望你学会,不过我此举作用很大,你一定要妥善处理,等一下他开始发声时,你用反调跟他对鸣!”

黄莺道:“我不懂你的意思!”

金蒲孤笑道:“这很简单,他发柔音时,你发刚音,专门用相反的音调去混淆他!”

黄莺瞪大了眼睛道:“这是为了什么呢?”

金蒲孤笑笑道:“你不要问了,听我的话绝不会错!”

黄莺尚在疑信参半,外面的浮云上人已经发出一声低念,好像是敲击着一面巨大的皮鼓,低沉的声音使得两人的心神都随着震荡,金蒲孤一触黄莺,她立刻撮口发出一缕清音,如同一枚尖锐的长针刺在鼓面上!

皮鼓刺破了,振耳的鸣鸣声变为粗哑无力,浮云上人顿了一顿,立刻将吟声转为高亢,好像是一群离笼的白鸽振翅飞上云霄,带着鸽翼上的银哨越投越高!

黄莺呆了一呆,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对抗,金蒲孤连忙提醒她道:

“学钟鸣声,最好是寺庙的晚钟!”

黄莺这才猛吸一口气,努力鸣奏出当当的声音,果然像是荒山野寺,在日落黄昏之际,所击晚祷的钟音!

浮云上人的尖吟被那一声声的钟音击得乱了节奏,对抗了片刻后,他终于放弃了努力,改变一种极为柔细的声音,刚刚可以听得见,却别有一股引人入胜的力量!

金蒲孤道:“注意!他施展真的摄魂啼声了,你不要理他,快学雨打芭蕉的声音!”

黄莺口形一变,一阵渐渐沥沥的脆音冲喉而出,就像是急雨中的蕉叶,一声声入耳震心!

如此对峙片刻后,浮云上人忽然停止了声响,又过了片刻,砰然一声急响,拦在门口的书架被他击碎了!

只见他怒容满面地站在门口叫道:“死丫头!你给我滚出来,是谁教你这么做的?”

上一次黄莺与他在天台山上见面时,弄得师徒反目,她算是知道了师父的真面目有着一分隐在慈蔼下的狰狞,可也没有此刻的恐怖,心里虽然不怕,脚下的行动却有点不能自主的迟疑!

不过她立刻在金蒲孤鼓励的眼光下振作起来,抬头挺胸,昂然地走了出来,她无畏的神态反而使浮云上人有点畏缩了,跟着退了几步,让她在身边擦过,后面跟着金蒲孤,一直走到石室中央才站住。

浮云上人顿了一顿,脸上又恢复了戾气,怒声问道:“是谁教你这么做的?”

黄莺昂然地答道:“是金大哥!”

浮云上人一怔道:“会是金蒲孤?不是刘素客?”

金蒲孤立刻道:““刘素客巴不得我这样做,可是他不敢叫我做,因为他怕我熟悉摄魂啼声的奥秘后,对他的威胁将更大了!”

浮云上人不信道:“胡说!没有刘素客的指点,你怎么知道对抗摄魂啼声的威力。”

金蒲孤一笑道:“我并不知道!”

浮云上人大叫道:“你不知道?那你叫黄莺……”

金蒲孤含笑抢着道:“我只是根据自己的推测,叫黄莺试了一下,想不到果然成功!””

浮云上人又要开口,金蒲孤摆手拦住他道:“我知道你还是不相信,可是我告诉你的是真话!”

浮云上人终于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就算你说的是真话,可是你这些推测是根据什么而得的?”

金蒲孤道:“根据刘素客的经验!”

浮云上人又瞪大了眼睛叫道:“到底还是刘素客授意你们前来的!”

金蒲孤摇头道:“刘素客叫我们下来是查看一下你在不在此地,却并没有把应付摄魂啼声的方法告诉我们,这些方法是我自己推断出来的!美人蟒的摄魂啼声具有一种摧残人类心智的威力,它利用这种力量诱使人自动投到它的嘴边,成为它的食粮,在刘素客之前,从没有人能抗拒这种音响的威力!”

浮云上人道:“那是人们不懂得抗拒的方法!”

金蒲孤笑道:“不错!刘素客是第一个发现抗拒方法的人,只要有一个人能成功,别的人自然也会成功!美人蟒不过是一种毒虫,它害人的方法完全是靠着得自天赋的天然音籁。唯一抗拒的方法自然也是在这上面胜过它,刘素客当年能在摄魂啼声下留得性命,证明了这种天籁并非无法抗拒,我才叫黄莺跟着一试!”

黄莺高兴地道:“这个方法就能胜过摄魂啼声吗?那我以后就不怕刘素客了!”

金蒲孤却摇摇头道:“不!你这个方法只能对付美人蟒的摄魂啼声,刘素客已经将这种摧心的魔音并入惑心术中使用,不是你能对付得了的!”

黄莺扫兴地道:“那你叫我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呢?”

金蒲孤一笑道:“为了混淆你师父的记忆,使他无法再用这种魔音增长他为恶的能力!”

黄莺不禁一怔,金蒲孤继续笑道:“你师父利用百啭神功之助,将摄魂啼声记忆在脑子里,慢慢加以研究,将来渗和在他的惑心术中,其成就虽不会超过刘素客,却会比刘素客更难以对付!”

黄莺诧然道:“这是怎么说呢?”

金蒲孤道:“刘素客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形下去接受摄魂啼声的挑战,结果虽然能胜过那啼声而逃出性命,却损耗了全部功力,以后只能仗着心计来逞凶害人……”

黄莺连忙问道:“那我师父不会损耗功力吗?”

金蒲孤道:“不会!刘素客是对着美人蟒施为,到后来慾罢不能,必须硬挺下去,你师父却可以自由控制,他发现自己快支持不住的时候,可以马上停止,这也是他为什么只把摄魂啼声学了下来,不立刻学习应用的原因!”

黄莺道:“你把摄魂啼声说得那么厉害,我倒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刚才师父学啼时,我毫无感觉……”

浮云上人这时才怒叫道:“你知道个屁,我不过才刚刚开始,再发展下去,你们两人不倒在地下才怪!”

黄莺笑道:“那你为什么要停下来?”

浮云上人吼道:“都是为了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回 秘笈又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