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续》

第十四回 弦箭机谋

作者:司马紫烟

黄莺怔了一怔道:“现在我们怎么办呢?”

金蒲孤平静地道:“等待!耐心地等待,除此之外,别无良策!”

黄莺道:“我们可不能一直等下去,你别忘了我们的粮食也染了毒,人能等,肚子可不能等!”

金蒲孤双肩一皱道:“不错!这可是我们的致命伤,而且这一着连刘素客都没有想到,你师父杀死了美人蟒,倒是帮了他的大忙了!”

黄莺不解道:“这怎么是帮他的忙呢?”

金蒲孤叹道:“假如我们为了避免饥渴而死,必须寻找出路,而出路必须在熟读他这本万象秘笈后,才可以找得到,这样一来,我逼得要去接受他的安排,以后再斗起心机来,我只有受他的摆布了!”

黄莺一呆道:“这该怎么办呢?你能不能自己找到出路,这样就不会受他的掣肘了!”

金蒲孤摇头道:“那恐怕很难,唯一的希望是你师父快点与他接触,让他知道我的死讯,他才会毫无顾忌地下来一探究竟!”

黄莺忙道:“这有可能吗?”

金蒲孤道:“我只能这样希望,目前我也需为了这个希望而预作准备!”

黄莺道:“你什么准备?”

金蒲孤道:“刘素客下来时,一定是利用秘密的通路,很可能无声无息,要到达我们身边时,才让我们知道,为了使他放心现身相见,我还是躺在地下装死吧!”

说着稍微调息了一下,立刻又躺在石室中的木榻上,朝黄莺道:“这段时间不会太短,你闲着无聊,不妨随便找本书看了,他这儿的书册都是很难得的!”

黄莺道:“你若是真的死了,我哪有看书的心情,他一看就知道你是假死,还肯进来现身相见吗?”

金蒲孤笑笑道:“你听我的话没有错,而且你不必装出哀伤的样子,越冷静越好,你瞧着办吧!我要开始装死了!”

说完他果真平躺在木榻上,闭起了眼睛,再过了一会。竟是连呼吸都停止了似的。连胸前轻微的起伏都没有!

黄莺起先是拿了一本书,在手上无聊地翻阅着,可是她哪有看书的心情,看了一会,忍不住叫道:“金大哥!”

金蒲孤没有理她,她以为金蒲孤睡着了,倒是不敢去打扰他,无可奈何,移到他的身边,因为这本榻很宽,金蒲孤虽然躺在正中间,旁边仍有足够的余地可以容纳她伶细的身子,更加她不知男女的嫌别,居然也并排地躺了下来,但住地睡着了。

石室中虽不透天光,却有一股自然的光线由四壁射出,将一切照得通明,黄莺是被肚子饿醒了的!

她坐起身子揉揉眼睛,由于无法从照明的光线上知道时间,她也不知自己睡了多久,来到这石室又有多久!

反正地吃得饱饱的肚子又饿了,那就证明很久了,可是她身旁的金蒲孤依然一无动静。

黄莺还是怕打扰他的休息,不敢惊动他,呆呆地坐在一边等着,可是不争气的肚子却咕咕直响!

饥饿就是这样一种奇妙的感觉,当一个人尽量想去任制它的时候,它反而使人特别难耐!

黄莺原是想多等一下,金蒲孤醒来的时候,一定会替她解决问题的,可是越等越难受,肚子也叫得更响!

她实在忍不住了,只好用手去推金蒲孤道:“金大哥你醒醒!我的肚子饿了!”

金蒲孤毫无动静,似乎没有听见她的话似的,她有点生气了,用力一推叫道:

“金大哥!你醒醒……”

金蒲孤应手插了一个身,变成面对着榻底,直挺挺地躺着,黄莺开始觉得有点不对劲了,她推动金蒲孤时,曾无意触及他的手,那竟是冷冰冰的!

她连忙又把金蒲孤翻了回来,却像是板动一块硬郴梆的木块,探探鼻息,按按脉搏,又俯身听听心跳!

一切都停了,摸摸身子,凉了,僵了!

像一个霹雳直击在她的脑子里。

全蒲孤死了!真正地死了!

她还不相信,伸手格开他的眼皮,才哇地一声叫出来,在崇明岛上她见过的死亡是海中的鱼!

金蒲孤的眼睛就跟死鱼完全一样,她的金大哥死了!

饥饿的感觉早已抛到九霄云外,她扑在金蒲孤僵直的身上,大声地哭叫道;

“金大哥!原来你说的话都是骗我的,你被我师父那一掌早已震碎了心脉,哄着我守了半天;你却不声不响地死了

金大哥死了,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已远离她而去了,在这纯洁的女孩子心中,只觉得一切希望都幻灭了!

哭了半天,她才擦擦眼泪,将脸颊贴在金蒲孤冰冷的脸上偎依片刻,然后才低声道:

“金大哥!你死得很苦,可是你在地下不会寂寞的,你的小黄莺儿马上就来陪你了,你慢慢地走,等着我啊!”

说完她取出自己的修罗刀,毫不考虑地向胸口刺去!也许是过于心慌的缘故,她意忘记将刀外的软鲨皮鞘拔掉。

因此这一刺没有刺进她的胸膛,刀尖却抵得她疼痛异常,她征了一怔,才将皮鞘拔出丢开,再度向胸前刺去!

正在刀尖要抵及前胸之际,她忽然听见通厨房的书架后面发出一声低喝道:

“等一下!”

接着书架被移开了,进来的是莫恨天与袁靖姑,后面跟着面色沉重的刘素客,黄莺像看见亲人似的跳了过去,一把拉着莫恨天叫道:“莫大哥!金大哥死了!你要替他报仇!”

袁靖姑也上来检查了一下金蒲孤的尸体。然后含着眼泪朝刘素客点点头道:“刘先生!金大侠是真的死了!”

刘素客神情水然一言木发,莫很天也流下了眼泪,朝刘素客道:“刘先生!那老秃子说的是真话!”

刘素客依然一言不发,袁靖姑道:“当时我们就应该下来看看的,都是你说没有关系,金大侠一定死不了!”

刘素客这时才轻声道:“我不相信他是真的死了!”

黄莺大叫道:“人都硬了,还不是真死!”

说完又对莫恨天道:“莫大哥!您一定要替他报仇!”

刘素客道:“为什么你自己不替他报仇呢?”

黄莺擦擦眼泪道:“金大哥是死在我师父手下的,我怎么能杀死师父!”

袁靖姑道:“为什么不能,这种人你还要认他为师!”

黄莺哭着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金大哥教我做人的道理,我不能做那种事,连我爷爷那种人,他都不许我报复,自然也不会赞成我替他报仇的!”

莫恨天点头道:“这倒也是,我这位小兄弟一生行为正道,假如要黄姑娘逆伦杀师替他报仇,他在泉下也不会瞑目的,这个责任交给我吧!”

黄莺连忙道:“谢谢你,莫大哥!”

莫恨天红着眼睛说道:“不要谢我,小兄弟之死,我也有一部分责任,当初我应该跟你们一起下来的!”

刘素客一叹道:“谁会想到呢?他的机智百出,连我都斗不过他,谁知他会死在那秃子的手里呢!”

莫恨天默然片刻,才对黄莺道:“报仇的事归我负责,可是你却不能陪着他一死了事!”

黄莺道:“金大哥死了,我还活着干么?”

莫恨天庄容道:“他有着两个名正言顺的妻子,要殉葬也轮不到你,你陪他一死算是什么?”

黄莺怔怔地道:“我不管,反正我是非要陪着他死的!”

莫恨天还要开口,袁靖姑却一推他道:“她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你怎么这样跟她讲话!”

莫恨天急了道:“你要我怎么讲?”

衰靖姑不理他,叹了一口气对黄莺道:“小妹妹!金大侠之死,是大家都感到很伤心的一件事,想陪他一死的当不止你一个人!”

黄莺点点头道:“不错!他的妻子骆季芳与刘姊姊都很爱他,听见这个消息后,一定痛不慾生!”

袁靖姑道:“你们都想陪他死了以求心安,可是你知道金大侠是否愿意你们这样做呢?”

黄莺摇摇头道:“那不会的,金大哥一向是宁愿牺牲自己而去成全别人的!我想他希望我们好好地活下去!”

袁靖姑道:“这就对了,那你们为他殉情,岂不是反而叫他死不瞑目,你这样做对得起他吗?”

黄莺垂泪不语,袁靖姑又道:“‘金大侠的为人举世同钦,你们总不能叫他死了还不得安心瞑目吧!”

黄莺想了一下才叹道:“那我就回崇明岛上去,躲在那儿一辈子也不见人!”

袁靖姑道:“这是将来的事,目前你还有一个任务!刘大小姐与骆秀芳听见了金大侠的死讯后,可能会动和你一样的傻念头,你必须去劝阻她们!”

黄莺道:“我用什么话去劝她们?”

袁靖姑道:“你可以说金大侠临终的遗言叫她们珍重此生!”

黄驾叫道:“为什么要我去呢?我本来就不会讲话,而且我的心跟她们一样,说不定还会被她们拉着一起寻死呢!”

袁靖姑一叹道:“这个责任非你去担负不可,因为你是唯一送金大侠终的人,只有你的话才有力量!”

黄莺想想道:“好吧!我可以试试看!”

莫恨天黯然地道:“金兄弟的死讯也由你去转告吧!我和靖姑马上就去追索那老和尚!”

黄莺听他叫袁靖姑的名字,不禁微微一怔,袁靖站见状忙红着脸道:“我们已经结成夫妇了!”

黄莺鼻子一酸道:“恭喜你们了,我跟金大哥似乎听说过这件事…”

袁靖姑微愠道:“那是我落入他们的算计……”

莫恨天连忙解释道:“靖姑!请你相信我绝没有欺侮你的意思,而且这也是跟你哥哥消除仇恨的唯一办法,我不想杀死他,也不想被他杀死……”

刘素客淡淡地道:“这个大媒是兄弟一手促成的,而且兄弟认为天下唯袁姑娘才堪为莫兄匹配!”

袁靖姑一哼道:“当然了,就因为我有了丑八怪的哥哥,才不会被他这副丑像吓死!”

刘素客一笑道:“话木是这么说,兄弟是想唯有袁靖!”才能领略到丑人心中的美好之处,兄弟敢担保莫兄是天下最温柔体贴称职的丈夫!”

袁靖姑脸上微现怨色道:“一个丑八怪的哥哥坑了我半幸事.再嫁个丑鬼丈夫,我这一生都与丑人结上缘了!”

莫恨天尴尬地苦笑着不敢答话,黄莺本来想笑的,可是金蒲孤之死使她失去了笑的心情!

刘素容这才走近金蒲孤叹道:“一代奇才,盖世豪侠,却残于英年,大概是天妒其寿吧!”

刘素客说时拿起他尸旁的宝弓摩娑着叹道:“这柄弓再也没有人能使了,金仆姑神箭也永远在世上约传了!”

黄莺忙叫道:“不许你动他的东西!金大哥此生最大的恨事就是没有杀死你!”

刘素客忙放下宝弓道:“我只是伤感斯人早夭,并没有污蔑他的意思!”

黄莺忽然又举起修罗刀叫道:“你活在世上,金大哥也是死不瞑目的!”

刘素客做然不惧道:“黄姑娘!你若是想杀我,我倒很欢迎,金蒲孤一死,我比谁都伤心”

黄莺不信道:“胡说,你高兴都来不及…”

刘素客一叹道:“我才是真正伤心的人,尘世之间,他是唯一的对手,虽然我们一直如同冰炭不能相容,我却引他为此生最莫逆的知己,他死了,我的生活还有什么乐趣,我们真希望你能杀了我,使我与他併尸于此!”

黄莺却放下了手道:“我才不要你跟金大哥死在一起呢!要杀你也得在别的地方!”

刘素客负手叹道:“随便什么地方,只要你想动手,我一定引颈就戳,唉!知己长别,生复何趣!”

刘素客神情异常落寂,黄莺反不知如何是好,片刻后.刘素客才道:“这石室极为干燥;而且越有一种特殊的作用,金蒲孤的遗体留在这里,可以永远保持现状!”

黄莺道:“我才不肯把金大哥留在这里呢!”

莫恨天忙道:“黄姑娘!这一点请你无论如何要接受,金兄弟虽死了,他永远活在我们心里,把他的遗体留在这里,我们也可以经常来瞻仰追悼一番!”

黄莺有点心动地道:“这里真能将遗体永保不坏吗?”

刘素客道:“此地原是我自留作归骨之所的,你看我这些书册用具,从来不加清扫,却永保洁净,一尘木染,多少年来,连一点湿气都没有!”

黄莺想了一下道:“好!我就把金大哥暂时放在这里,不过若是有一点损坏,我就唯你是问!”

刘素客点点头道:“行!我以性命作保!”

莫恨天又朝金蒲孤看了一眼道:“我们走吧!找那老秃于偿命去!”

黄莺忙问道:“你们知道上哪儿找他吗?”

莫恨天道:“他穿着排云宝衣,我们追不上他,不过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回 弦箭机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