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续》

第十五回 邪神门徒

作者:司马紫烟

刘日英叹道:“绝对可能,因为你一直占上风,把我父亲估计得太低了,所以他才将计就计,给你一个当上上!”

金蒲孤万分不信,走过去检查一下尸体,刘田英用手一拦道:“别看了,反正这个人不是我父亲!”

金蒲孤道:“我不信,我看得很准!”

刘日英叹道:“你还是这样倔强,无怪乎会上我父亲的当了,这样下去,你非一败涂地不可!”

金蒲孤不禁愕然,刘田英又朝黄莺道:“小妹妹!你本来是个天真朴实的人,为什么也学得这么坏?”

黄莺愕然道:“我怎么坏了?”

刘日英低声叹道:“你与金郎一搭一档演假戏,装得那么像,这是很不好的现象!”

黄莺怔了一怔才道:“起初我只知道金大哥是假死,后来他直挺挺地躺在床上;一动都不动,连身体都硬了,我才着了急;那绝不是假装的!”

刘日英叹道:“希望你不是假装的,否则我与金郎的罪过就更大了!”

黄莺不解道:“刘姊姊!你究竟说些什么?”

刘日莫道:“我父亲对我说,你是块来经雕琢的噗玉,让我们给教坏了,我自问没有教过你什么!”

金蒲孤一叹道:“这应该怪我,虽然我也没有教她什么,却让她参入这种勾心斗角的场合,无形中使她学坏了!”

说着又要动手去翻尸体,刘日英再度拦阻道:“金郎,我求你不要看!”

金蒲孤道:“为什么呢?”

刘田英道:“因为他绝对不是我父亲,请你相信我!”

金蒲孤想想道:“我相信你的话,可是我仍然要仔细看一下,你父亲用什么方法制造这个替身的!”

刘日英道:“父亲博学广能,易容化装之术精擅之极,找个人化装成他的模样并不困难!”

金蒲孤苦笑道:“我知道,第一次在崇明岛上,他还化装成一个女的呢!可是我详细研究过他的行动举止,声音笑貌,确定是他本人后,我才下的手!”

刘日英叹道:“不错!那时的确是他本人,可是你那个时候出手也杀不了他!”

金蒲孤道:“我晓得,有莫大哥在旁边……”

刘日英摇头道:“莫恨天不在旁边也没有用,我父亲绝不会把安全整个寄托在他身上,即使莫恨天想出手杀他也不会得手,我父亲除了自己之外,对谁都不放心!”

金蒲孤怔了片刻才道:“我知道,第一次下来的是你父亲本人,第二次送食物下来的才是替身!”

刘日英叹道:“应该是替死鬼才对,父亲算准了你会在第二次对他出手,所以送个人下来让你杀死,叫你也伤心一下...”

说到这儿,她连忙住口,金蒲孤已经听见了,急声问道:“你说什么?什么事会叫我伤心一下?”

刘日英发觉自己失言,忙加以掩饰道:“照你的心性为人,特别人错当我父亲杀死了,一定会伤心的,所以我劝你不必再看尸体,以免增加心中的不安!”

金蒲孤迟疑片刻道:“这话是你父亲说的吗?”

刘日英摇头道:“不!是我自己的意思!”

金蒲孤沉重地道:“日英!你别骗我了,我知道这一定是你父亲说的,他告诉你这替身是谁吗?”

刘日英无可奈何地道:“没有!不过我相信一定是你认识的人,父亲要借这个机会打击你!”

金蒲孤的脸色变为铁青道:“我也明白他的意思,可是我非看一下不可,我也要叫你父亲知道,我不是个轻易受打击的人,不管被杀的是谁,我心里都不会难过,因为你父亲才是真正的凶手!”

刘日英一叹道:“好吧!我希望你能坚持这个意念,不过我还是劝你别看!”

金蒲孤不理她,蹲下身去,扶起尸体,看了半天,仍然是刘素客的形貌,胸前穿洞,血流得不多,人的确是死了,身体还有点余温,也没有僵硬!

刘日英一叹道:“看就看个彻底吧!这人的脸上蒙着人皮的面具,必须撕下来才能知道本相!”

金蒲孤伸手在脸上一摸,果然里面还有一层,可是他的手却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先前的勇气也没有了!

黄莺蹲下帮忙,伸手揭开了面具,一张憔悴将而苍老的脸呈现在他们面前,金蒲孤大叫一声,胸前热血翻涌,一口鲜血喷出来,溅在尸体的脸上!

这个人竟是他恩同再造,一手将他扶育成人,教他武功,祝他如子的师父天山逸叟!

刘日英也大感意外,嘤然惊呼:“萧老爷子……”

想起她与天山逸叟同处僻村的一段岁月,难禁热泪盈眶,颤着声哭叫道:“爹!你太狠了……”

金蒲孤愤然起立,将黄莺手中的面具抢过来扯得粉碎,咬着牙厉声叫道:“刘素客!你好!”

说着又是一口热血喷出,脸色大变,身子也摇晃不定,刘日英知道他是悲急过度,连忙拉住他哭叫道:“金郎!你冷静一点!这不是你的错!”

黄莺也帮着劝道:“是啊!金大哥,你刚才还说过,刘素客才是真正的凶手!”

金蒲孤努力镇定下来,泪珠如雨而落,伸手摸尝着天山逸叟脸上,细心地擦拭喷上去的血迹,然后又翻过尸体,解开上衣,伸手去挖那个箭孔,黄莺忙道:“金大哥!你这是干什么?”

金蒲孤沉声道:“我要把那支箭取出来!”

刘日英含泪道:“萧老爷子已经死了,你何苦再去惊动他的遗体,再说那支箭你也不该再用了!”

金蒲孤瞪大了眼睛道:“你怕我会用那支箭自杀?”

刘日英没有回答,可是她含泪的眼睛却充分地显露出她的忧虑,金蒲孤咬咬牙道:

“照我平时的行事准则,照你们父女对我的看法,我一定会这样做!”

刘日英低声道:“金郎!这是我父亲的意愿,可不是我的意愿,我希望你能勇敢地活下去!”

金蒲孤道:“我还有活下去的理由吗?”

黄莺叫道:“自然有了,你在发箭的时候,只知道是刘素客,并没有想到是你的师父!”

金蒲孤摇摇头道:“不!我应该想到,我踉刘素客斗了这么久,应该想到他不会那么容易被杀死,所以师父之死,我应该负全责,没有理由去怪别人!”

刘日英也蹲下身子;帮他挖取短箭,低声道:“你说得不错!萧老爷子是死在你的自作聪明与过分自信之上,为了赎回你的罪想,你应该用那箭自殉!”

黄莺大急道:“刘姊姊!你怎么这样劝他呢产”

刘日英一叹道:“一切都在我父亲的意料之中,斗心计我们都比父亲差多了,我既然无力帮助他对抗父亲,倒不如帮父亲促成他一死以全孝道了!”

说着探指将那支灭绝短箭挨了出来,交在金蒲孤的手上道:“你拿去吧!”

金蒲孤接箭在手,仍有点踌躇不定,刘田英道:“我父亲唯恐你殉师之念不坚,还作了一个促成你决心的安排,先前我因为无此必要,还不想拿出来……”

金蒲孤茫然地道:“他还有什么安排?”

刘日英从身边取出一封纸笺道:“我不知道,父亲是叫我交给小妹妹,由她转告的!”

说着把纸笺交给黄莺,黄莺展开看了道:“是一首诗!”

金蒲孤沉声道:“念出来!”

黄莺望望刘日英,却从她的眼中得到一个肯定而有力的暗示,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只得低声念道:“曾以铁肩担道义,曾以大义觉痴迷,亲仇何如亲恩重,不许碧血染古稀……

这是什么意思呀?”

刘日英道:“金大哥在天台山曾经以大义相责,叫你信遵伦常,不准你为了替母亲报仇而杀祖,碧血古稀,就是这个比喻,你再念下去好了!”

黄莺乃接着念道:“青莲庄上现侠踪,慷慨一耳报广琪,今日重演穿杨箭,问将何语释我疑?”

金蒲孤听完后沉吟不语,黄营特字笺合拢道:“这首诗尽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刘日英正色道:“一点也不莫名其妙,金大哥一向以仁义为师,他的金仆姑长箭专诛不义之徒,今天却用来射死了自己的师父,假如一无表示,何以对天下!”

黄莺道:“这有什么关系呢?这件事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我们不说,谁都不会知道!”

刘日英道:“金大哥不是这种人,他做事不怕别人知道,最要紧的是他如何面对自己的良心!”

黄莺苦着脸道:“这就难了,我们明知道这不是金大哥的错,却无法使他的心里感到平安!”

刘日英道:“他是个大智大慧的人,用不着我们去告诉他,他自己会知道如何求取心安理得的方法!”

金蒲孤闻言,突地神情一振道:“黄莺,把诗笺给我再看一下!”

刘日英劈手夺过道:“不必看了,这是我写的!”

黄莺一怔道:“是你写的?”

刘日美点点头道:“是的!我在下来的时候,心神感到很不宁,却不知是为了什么,可是我总预感到会有一些事情发生,再加上我父亲说得那些话,使我很不安,因此我卜算了一下!”

金蒲孤道:“你算到我师父会遭横死吗?”

刘日英摇摇头道:“没有!我只算到你可能会遭到横死,可是我又预感到这个杀害你的人是你自己,我考虑再三,才写了这一首七律!”

金蒲孤道:“这就奇怪了,你为什么好好会想起写这首诗来规劝我呢?”

刘日英叹道:“从卦象中我知道你今天会杀死一个人,而这个人竟是你自己,我就想到你不会无原无故地自杀,除非是自己感到有背于仁义而无颜偷生,因此我只好写下这首诗,让你对仁义二字多一番了解!”

金蒲孤正容道:“不错!我的思想太偏狭了,所以才有那番不正常的冲动,你这首诗提醒了我,尤其是最后一句,假如我今天平白的杀了自己,永远将落个试师的罪名,九泉之下,也无以释世人之疑!”

说完又举起那支天绝箭道:“等我将这支箭刺进刘素客胸膛之内后,我再对师父的死作个交代!”

刘日英微笑道:“那你现在就该作个交代了,当你发箭之时,你的对象正是我的父亲!”

金蒲孤闻言一怔,片刻才道:“日英!你究竟是什么意思?刚才你用大道理开导我,现才又何苦刺激我!”

刘日英正色道:“我毫无刺激你的意思,我的话十分正经,你不妨仔细地想一想!”

金蒲孤低头寻思;却始终不明白她的意思。黄莺忍不住过;

“刘姊姊,你说话者是吞吞吐吐的急死人,为什么不能明明白白地说出来呢?”

刘日英叹道:“小妹妹!我并不想故意卖关子,这件事的确是不便明说,必须要他自己想通了才行!”

金蒲孤闻言朝黄莺摆摆手,示意叫她不再勉强,默然良久后,他才轻声道:“我大概是想通了!”

刘日英道:“不能大概,你须真正地想通了,我才能说底下的话!”

金蒲孤道:“当我师父被杀的时候,脸上是你父亲的形相;心智丧失,完全受你父亲的控制,他整个成了你父亲的化身,不再是他自己了!”

刘日英摇头道:“不!他的心里是明白的,只是行动无法自主而已!”

金蒲孤神色一扬道:“真的?”

刘日英庄容道:“是的!在父亲的惑心术下,每一个受感的人都是这个情状!”

全蒲孤叫道:“他的武功也是存在的了?”

刘日英点点头道:“不错!父亲自己为惑心术而失去了功力,日此再使用的时候,总是十分小心,尽量保留别人的功力以为他所用!”

金蒲孤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眼泪直淌,黄莺莫明其妙地道:“金大哥!你是怎么了?”

金蒲孤好容易才止住笑声道:“这样看来我师父并未完全失败,至少在他临死前还胜过刘素客一次!”

刘日英道:“我父亲叫他下来就是为了作替死鬼,怎么说是他胜利了呢?”

金蒲孤含笑道:“你恐怕也没想到,你父亲真正的目的不是叫师父下来送死,而是想借此机会套取我天绝箭的秘密,举世间只有师父一人能识得天绝箭的秘密而加以趋近,可是师父并没有泄露出去!”

黄莺一怔道:“他中箭就死,并没有反抗呀!”

金蒲孤又笑道:“不错!师父也是在暗示我举世之间,只有天绝箭才能使刘素客伏诛,所以他老人家情甘一死,以期能保全这个秘密,我相信刘素客想要套取这个秘密已非一日,可是师父保藏很密,一直不曾透露,刘素客无可奈何,只有用这个冒险的方法来一试!”

黄莺道:“那你师父可以先打个招呼,不必死呀!”

金蒲孤摇头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回 邪神门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