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续》

第十六回 弓失人亡

作者:司马紫烟

金蒲孤从黄莺手中接过火把,双腿一纵,身子直拔而上,单臂勾住洞口,将身体翻了上去!

片刻后,他探出头来叫道:“这个洞很大,可以望见天光了,你们快上来吧!”

黄莺连忙蹲下道:“刘姊姊!我背着你上去!”

刘日英虽有缩地之术,却没有飞天之能,要她跳上这么高的距离的确大有困难,幸好黄莺的力气很大,背着一个人,仍是轻松地跳了上去!

这是一个丈余高的圆形甫道,斜斜地通上去,而且洞口透示出一块圆形的蓝天,在地下闷了许久,乍见天光,三个人都十分兴奋。

三人仍是由金蒲孤在前,黄莺背着刘日英,努力向上爬,因为这甫道斜度很陡,以刘日英的脚力仍是无法行走,足足爬了百余丈,才到达洞口,可是金蒲孤又怔住了。

这洞是在一片悬崖的壁上,上面滑不留手,底下则飞瀑急湍。只有长着翅膀的蝙福才能来去无阻!

光是金蒲孤与黄莺二人,或许可以利用修罗刀,借刀慢慢地爬升上去,刘日英却成了问题!

三人对视片刻,刘日英开口说道:“你们先上去吧!我留在这里!”

黄莺立刻叫道:“不行!怎么样我们也要在一起!”

刘日英苦笑道:“这总不是办法,好容易找到这一条通路,何必为了我把大家都陷在此地!”

黄莺想想道:“金大哥,你用这柄修罗刀借力先上去,再设法接我们上去好了!”

金蒲孤摇摇头道:“假如我一个人上去,也许永远也无法接你们了!”

黄莺不解道:“这是怎么说呢?”

金蒲孤道:“蝙幅应该是夜间活动的,刚才我们一阵騒动,赶了一批出来,刘素客见了岂会不起疑,说不定他正安排了圈套等着我们呢?”

黄莺一怔道:“那该怎么办呢?”

金蒲孤想想道:“只有从下面想办法!”

黄莺道:“这一片急流倒是难不住我,可是你跟刘姊姊都不识水性,怎么行得通呢?”

金蒲孤笑道:“只要你能下去,我们就有办法了,你可以砍些大竹竿,扎一个筏子,从上流放下来接应我们!”

黄莺大叫道:“这太简单了,你们等着吧!”

话没说完,她已经跳了出去,像一块石子般,笔直落向波心,立刻又像游鱼般地冲了出来,双臂急撑,几下子就扑到了岸边不见了!

金蒲孤见状一叹道:“这是我们唯一的生路,希望你父亲没有想到这一层上去!”

刘日英却忧形于色地道:“这很难说,我知道这个地方,正在我们万象坪的后面,平常我们都站在上面观赏飞瀑,要想父亲不知道,恐怕是很难的事!”

金蒲孤眉头紧锁道:“那只好听天由命了!”

没有多久,黄莺在上流搭着一张竹筏冲了下来,老远就叫道:“金大哥!你们决准备!”

金蒲孤别无选择,挟起刘日英向外飞纵,刚好落在竹筏上,黄莺用双手搭着竹边,在后面推送着笑道:“这下子终于被我们逃出来了!”

金蒲孤却仰头看着上面,长弓在手,搭上了一支金仆!”长箭,神色十分凝重,竹筏随波而下,飘流了一阵。

忽然金蒲孤叫了一声:“不好!”

长箭嗖的射出,原来岩壁上落下一块大石,正对着他们的竹筏,幸而他发现得早,箭上又用足了劲力!

箭石交触,两下劲力一撞,将那块大石射得粉碎,金蒲孤飞快地又搭上了一支长箭射出去!

因为岩壁上又落下一块大石,就是这样一箭一石,竹筏又飘了一段水程,前面溪床突窄,水流更急。

金蒲孤伸手在箭囊中却摸了一个空,原来他那一囊长箭在不知不觉中已经用完了,而上面却落下一块更大的巨石,由于那片刻的耽误,他想掏取怀中的天绝箭都来不及了,巨石挟电霆万钧之力直压下来!

金蒲孤在万分无奈中,只得伸出宝弓,对准巨石上挑去,口中大叫道:“黄驾!救你刘姊姊!”

叫声方落,巨石已压了下来,被他的宝弓一挑,虽然没有正中竹筏,可是那巨大的压力却将竹筏的一头压得直翘起来,筏上的刘田英飞落急流之中,金蒲孤自己也同时翻落了下去!

黄莺听见金蒲孤的招呼后,倒是奋不顾身,窜出去在水中托住了刘日英,随着急流漂下去,一面手脚用力抽水,好不容易才把刘日美拖上了岸,她已经灌了好几口水,昏迷不省人事!

黄莺对于溺水的急救倒是很内行,立刻将她俯伏在自己的膝盖上,把肚子里的水压了出来!

然后双手在她的胸前推拿着,片刻后,刘日英悠悠地醒了过来,第一句话就问道:

“金大哥呢?”

黄莺不禁一怔,她急着救援刘日英,已经把金蒲孤忘记了,被她一问,才想了起来,呆呆地道:“不晓得!”

刘日英大急道:“你怎么会不晓得呢?”

黄莺道:“竹筏翻的时候,他叫我救你,我想他自己或许会有自救之策……”

刘日英神色大变问道:“他会游水吗?”

黄莺摇摇头,刘日英不禁哭了出来叫道:“这条急流有十几里长呢,一个木会游水的人掉下去还能活吗?”

黄莺苦着脸道:“金大哥虽然不会水,可是他学过武功,懂得闭气,随水冲一阵,等水势平缓后,他自然就能浮起来了!”

刘日英哭着道:“你知道什么,这水底下全是尖锐如刀的石块,碰上去还有命吗?”

黄莺也急了,但是还设法安慰自己道:“不要紧!金大哥身上穿着软甲,不会受伤的!”

刘日英叫道:“软甲只能保护身体,他的头脸四肢仍是会受伤的,再说这水流又急,就算他不被石锋所伤,可是在水底被石块卡住了,又为水力所阻,无法行动……”

黄莺一急道:“我找他去!”

刘日英忙叫道:“你上哪儿去找他?”

黄莺道:“我从他落水的地方开始,一路找下来,绝对会找到他的!”

刘日英泪如雨下,便咽地道:“你恐怕只能找到他的尸体了!你真傻,为什么救我呢?你应该救他才对!”

黄莺也哭了起来道:“当时我哪里会想到这么多,听见他叫我救你,我就照着做了!”

刘日英低头暖泣,黄莺顿了一顿脚才哭着道:“不管!就是他死了,我也要把他的尸首捞出来!”

刘日英泪眼婆婆地道:“别去了!你的水性再好,也抵不过这么长的急流,别把你的命也送了!”

黄莺倔强地道:“金大哥死了,我还活着干么?”

刘日英擦擦泪珠正色道:“假如要以一死相殉,我比你更该死,因为他是被我害死的,没有我,他可以用别的方法脱身,不会死在水里了!”

黄莺道:“这不对!他不是说过你父亲会在上面……”

刘日英垂泪道:“可是我父亲并不想杀死他,而且要不是为了我,他还可以得到你的帮助而逃生……”

黄莺哭着道:“那我们都死了吧!”

刘日英庄容道:“是的!他牺牲自己而救我,我是应该为他死的,可是我们现在都不能死!”

黄莺哽咽着问道:“为什么?”

刘日英道:“他不能白白地死,我们应该替他报了仇,然后才有脸在九泉之下与他相见!”

黄莺道:“他是被你父亲害死的,你为了替他报仇而与你父亲作对,他一定不会同意!”

刘日英摇头道:“不!最后用飞石暗算的一定不是我父亲,所以我才要为他报仇!”

黄莺叫道:“不是你父亲还有谁?”.

刘日英道:“第一:我父亲并不想杀死他,否则在石室之中,他就有无数的机会可以下手,第二:我父亲不会武功,无力举石伤人!”,

黄莺道:“他在上面可以用各种方法把石块推下来!”

刘田英仍是摇头道:“不可能,这些石块投掷得很准,一块都不落空,必然是一个武功极高的人用手法推下来的,因此我敢断定此人必非我父亲,而且我父亲定然不在场,否则他会阻止,父亲不想杀死金蒲孤,只想使他就范,因为天下没有他能看得中的人了……”

黄莺呆了一呆才道:“那么这个人是谁呢?”

刘日英道:“我想孟石生的可能最大!”

黄莺想想才道:“好吧!我们要如何替金大哥报仇呢?”

刘日英沉声道:“回万象别府去,找父亲问问明白那个人是谁,然后尽我此生的余力,为金蒲孤报仇,一定要使得那个人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

黄莺道:“那个人若是你父亲呢?”

刘日英凄然道:“那我只有一死以谢,报仇的事只好由你去负责了!”

黄莺略感犹豫地道:“我斗得过你父亲吗?”

刘日英道:“你还可以找骆季芳帮忙,此外还有许多人会帮助你的,只要坚定决心,天下无不可成之事!”

黄莺咬咬牙道:“就这么说定了,我们走吧!”

刘日英艰难地站了起来,扶着黄莺的手,慢慢地向前走去,行不了几步,前面山石后转出一人大笑道:“你们不必再上去了,我就在此地让你们一了心愿如何?”

二人抬头一看,却见孟石生浮着一脸阴沉的笑意,黄莺立刻怒声叫道:“是你!”

孟石生哈哈大笑道:“不错!是我,刘大小姐你真聪明,居然能猜出是我下的手,只是你还没有猜到我会在此地等候你们吧!”

黄莺怒叫一声,就想冲上去找他拼命,刘日英把她拉住了道:“小妹妹!忍耐一点!”

黄莺叫道:“杀死金大哥的仇人就在眼前,你还要我忍耐?”

刘日英点点头道:“木错!假如你的能力足够替金大哥报仇了,自然不必忍耐,如果你对付不了他,冲动的结果只不过地上多一具伏尸而已!”

黄莺咬牙道:“我就是被他杀死了,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他的!”

刘日英一叹道:“小妹妹!你这是说的孩子话,如若鬼魂能报仇,金大哥自己也办得到,何必要我们多事呢?”

黄莺又要讲话,刘日英温和地阻止她道:“别说了!即使你自己不顾性命,也得替我想一想,要替金大哥报仇,两个人的力量总比一个人强!”

黄莺总算忍了下去,刘日英却转为十分平静,向孟石生一笑道:“你下来干什么?”

孟石生听她们的谈话时,脸色一直阴晴不定,直到刘日英问他时,才哈哈一笑道:

“我虽然把金蒲孤打落了水,却不敢相信他一定会死,所以才下来看看,正好听见了你们的谈话,倒是使我大为放心!”

刘日英淡淡地道:“我认为你还没有到放心的时候!”

孟石生笑道:“你说金蒲孤还会死而复活吗?”

刘日英摇头道:“不!我对这里的水势十分熟悉,金郎不过略解水性,在这种激流下,绝无生望!”

孟石生大笑道:“我对这里也十分清楚,因此才守在上面送他的终,只要他一死,我就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了!”

刘日英道:“你既然听见我们的谈话,自然也知道我们要替金郎复仇的决心!”

孟石生得意地笑道:“当然听见了,所以我才自己送上来,免得你们费事,你们打算如何报仇呢?”

刘日英轻轻地一叹道:“目前我还没有想出来!”

孟石生不禁一怔,想不透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因为刘日英的聪明才智不逊于她的父亲,定然不会说出这种幼稚的话,刘日英却依然平静地道:

“不过迟早我总会想出一个法子来对付你,叫你为金郎的死付出相当的代价!”

孟石生哈哈大笑道:“抱歉得很,我恐怕没有耐心等你慢慢地想,金蒲孤虽死,我对他的恨意还没有消除,因此我准备在你们身上取得一点补偿!”

刘日英淡然道:“我晓得,这正是我所期待的!”

孟石生异道:“你晓得我将如何补偿?”

刘日英道:“是的!金郎夺取了你的妻子,你也想夺走他的妻子!”

孟石生的目中射出凶光,大声叫道:“对!非此不足解我心中之恨!”

刘日英笑笑道:“骆秀芳连身心都一起交给金郎了,而你却只能对金郎的妻子施以疯狂的兽慾作为发泄……”

孟石生厉叫道:“唯有这样做才能叫金蒲孤死不瞑目!”

刘田英摇摇头道:“这只是你自己骗自己而已,这种报复的方法反而显得你是多么可怜…”

孟石生好像失去了理智,狂吼道:“我不管可怜不可怜,这是我解恨唯一的方法?”

刘日英笑道:“你还有更好的方法,比如说,你也可以叫他的妻子心甘情愿地改嫁给你!”

孟石生一怔道:“有这可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回 弓失人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