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续》

第十八回 雄霸天下

作者:司马紫烟

万象别府中呈现着一片平静,刘素客似乎因为金蒲孤之死而感到很悲哀,竟然开放了万象别府为金蒲孤举丧。

莫恨天与袁靖姑两夫妇赶回来了,他们出去追索浮云上人尚无结果,却因为听见金蒲孤的死讯而赶了回来!

消息传到杭城的四海镖局时,曾经引起极大的震动,聚集在那儿的武林同道莫不以这位豪侠夭于英年而感到哀伤叹惜,骆秀芳哀值慾绝,布衣缩素,立刻作成孀妇的打扮,而且率众到万象别府主持丧仪。

固然这是刘素客的邀请,何以大家会化除成见,到万象别府奔丧呢?这有着好几个原因。

第一是刘素客宣布杀死金蒲孤的凶手孟石生被他羁留在万象别府,准备用来作为祭典上的牺牲。这个提议使得许多与金蒲孤有关系的人无法拒绝,为了要替金蒲孤报仇,他们都恨不得手刃孟石生。

其次万象别府是金蒲孤的丧生之处,尸骨还留在那激流中未曾捞获,只有那个地方最适合作祭堂。

最大一个原因是刘素客本人,他为了一送雄霸天下的野心,与武林中人作对,才引起金蒲孤出头反抗,结果金蒲孤死在那里之后,他似乎改变了,大家要去看看他是否真的改变。

假如刘素客的确能从此革面洗心,这将是天下最大的喜讯,金蒲孤之死似乎也有了代价。

如若刘素客的改变只是一个姿态,大家也想利用这个机会除去了他,否则金蒲孤死后,再也没有一个人能在智力上与他抗衡了,与其目后受他的茶毒利用,倒不如硬拼一下,邵使死在他手中,也省了许多麻烦。

黄莺与刘日英是半路上碰到大家的,经过她们二人的叙述,金蒲孤的死讯更证实了。

最奇怪的是刘日英,她放弃了一个可以报仇的机会,留下了孟石生的性命,以为大家继续生存下去的理由,现在居然又改变了心意,伴随大家一起回到万象别府去。

成群的人,组成浩荡的行列,几乎是天下的武林精英人物的大集合,每个人都是素衣白袍,为金蒲孤示哀。

人群中只有耿不取是金蒲孤的长辈,可是他一样地穿着了素装,那是为着他的老友天山逸臾而服丧。

人群中还有着刘素客的另两个女儿,月美与星美,她们不见容于老父,原是打算投到大姐那儿去的,现在又参加了奔丧的行列,回到万象别府来了。

一行人到达万象别府的时候,是莫恨天在门口接待的,他见到了骆秀芳自不免有一番啼嘘慰问。

骆季芳淡淡地道:“莫大哥!恭喜你,听说你已经找到了一个如花美眷,得到了称心如意的终身伴侣!”

莫恨天红着脸,不知该怎么说,骆季芳继续道:“听说这还是刘素客做的媒!”

莫恨天忙道:“是刘先生出力取多,但我仍是要多谢你们,尤其要感谢那……”

骆季芳飞快地接口道:“那死去的金蒲孤!”

莫恨天低下头来道:“是的!像我这样一个丑八怪绝不会有人肯下嫁的,靖姑所以肯嫁给我,完全还是为着金兄弟的原故!”

骆季芳微感意外地道:“这是怎么说呢?”

莫恨天迟疑片刻才道:“说出来不怕你们生气,靖姑真正看上的人是金兄弟!”

刘日英忙道:“莫先生,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呢?”

莫恨天苦笑一下道:“这本来就是事实,那天在袁家作客时,情形你也该看得出来,靖姑对于金兄弟处处都流露着情意,可是她知道金兄弟已经有了你与季芳妹两房妻室,自度才姿俱不堪与你们相争,失望之余,才赌气嫁给了我!”

刘日英道:“金郎已经死了,袁靖姑还活着,无论如何你也木该存有这种想法来侮辱那两个人!”

莫恨天道:“金兄弟对靖姑毫无情意可言,或许他根本不知道靖姑对他有好感,这怎么能说是对他的侮辱呢?”

刘日英道:“那你也不该侮辱袁靖姑!”

莫恨天苦笑道:“靖姑!这更不是侮辱,她自己亲口对我说过这种话!”

刘日英道:“胡说!我知道是你与我父亲合谋,用迷神大法惑乱她的心智才得到了她……”

莫恨天神色一正道:“刘小姐!你误会我了,你父亲虽然用迷神大法将她困住了,可是我不愿这样得到她,在我见到她之后,立刻将迷神法解除了,正式向她求婚的!”

刘日英道:“是她真心答应你的吗?”

莫恨天庄容道:“不错!她在答应我之前,曾经公开表示过她想嫁的人是金兄弟,可是她也明白这是痴心妄想,绝无可能,于是才赌气嫁给了我。”

黄莺听得不顺耳道:“她赌的哪门子气?”

莫恨天一叹道:“她说若是无法嫁给一个天下第一的美男子,就干脆嫁给一个天下第一的丑八怪,这一点我倒是很合适的人选!”

众人都大感意外,莫恨天苦笑道:“还有一个原因是为了她的哥哥,一方面她希望我会因她的原故不跟她哥哥为难,更希望她的哥哥为了亲戚关系而不跟我作对!”

黄莺问道:“袁余生是否跟你化除成见了呢?”

莫恨天苦笑道:“这恐怕很难,袁余生知道她的妹妹嫁给我之后,不但没有改变仇意,反而恨我更深,连他的妹妹都不认了,幸好刘先生能制住他,不准他胡闹厂

黄莺怒声道:“袁家的人都是混蛋!”

莫恨天苦笑道:“我并不怕袁余生,真要打起来,只有他吃亏的份,靖姑之所以肯委身下嫁,大概是希望我能原谅她的哥哥,不跟他一般见识!”

黄莺冷冷地道:“莫大哥!你现在好了,坐拥娇妻,成双作对,可是我们的金大哥呢?”

莫恨天黯然道:“这一点我很抱歉,我知道刘素客绝不会伤害金兄弟的性命,所以放心地离开他们,谁知道孟石生那个畜牧会干出这种事呢!”

黄莺道:“我认为孟石生不是杀死金大哥的凶手,你知道你走了之后,刘素客又作了些什么吗?”

莫恨天道:“我知道,刘素客全跟我说了,我相信他说的是真话!”

黄莺抢着道:“鬼话,他敢讲真话?”

莫恨天道:“的确是真话,他甚至于重新带我到地下秘室去过,拿出秘室的样图给我过目,证明他绝没有害人之心,只是他没想到你们会找到那条出路…”

黄莺道:“我们不另找出路,难道就困死在里面不成!”

莫恨天苦笑道:“不会的!他只想困住你们以求自保,因为他怕金兄弟不肯放过他,尤其是他将金兄弟的师父化装易容下来试探过一次,结果挨了金兄弟一箭而送掉了老命,使他更不敢放你们出来了,这倒是不能怪他!”

黄莺不禁为之语塞,莫恨天又叹道:“反正人已经死了,尽提往事徒伤人意,好在元凶孟石生被捉住了,我们还是用他来活祭金兄弟在天之灵吧!”

骆季芳摆摆手止住黄莺再开口,朝莫恨天一敛任道:“莫大哥!请你带我们到灵堂去吧!”

莫恨天点点头,然后又轻叹道:“对于金兄之死,刘素客才是真正伤心的人,这些日子来,他把自己关在一间斗室之中,整天长吁短叹,愁容满面!”

黄莺冷笑道:“也许他又在打什么害人的主意了!”

莫恨天低声道:“小妹妹!你对刘先生的成见太深了!”

黄莺怒声道:“金大哥是为着他而死的,我怎么会不恨他!”

莫恨天道:“你恨他也好,想杀他也好,我再也不会多管闲事了!”

黄莺叫道:“假如不是你在中间多管闲事,阻止我们杀死刘素客,金大哥怎会死得这么惨!”

莫恨天苦笑道:“刘素客自己也这么说,他今天还埋怨我,怪我多事,他自己情愿被金兄弟杀死,也不愿意看着金兄弟先他而死,所以他决定了,等金兄弟的丧仪完后,他也无意再生于人世!你们谁想杀死他,他一定引颈就戮,即使没有人动手,他自己也作了一死的安排!”

众人都感意外,连黄莺都表示不信道:“真的吗?”

莫恨天道:“我何必替他骗人呢?”

黄莺一呆道:“我倒要看看他如何安排!”

大家都不开口,默默地前进着,万象别府这次倒是门户洞开,一切的埋伏禁制都关闭了。

众人中刘家姊妹是自幼生长在这儿的,自然相当熟悉,可是她们竟发现有许多布置是从所未见的,不禁神色微异,莫恨天似乎知道她们的心思,轻叹着道:

“令尊大人这次的确是灰心世事了,他准备把这个地方交给你们姊妹,作为你们今后的归宿!”

刘日英道:“我们的六位姨娘呢?怎么都不见了?”

莫恨天道:“你父亲无意于人世,已经在昨天把她们都打发走了!”

刘日英不信道:“打发走了?她们怎么肯走的?”

莫恨夭一叹道:“你父亲的心事只告诉我一个,她们并不知道,还以为是派她们出去办事呢!”

刘日英问道:“她们上哪儿去了?”

莫恨天道:“这可不晓得,回头你可以问问你的父亲,我相信他对你们必然还有一番交代的!”

骆秀芳道:“我还有一个侄女儿跟一个侍女……”

莫恨天道:“骆洛仙与阿芳都跟着令兄走了。令兄对金蒲孤似乎尚有余恨,他也不好意思在此地跟你们见面!”

骆季芳道:“‘洛仙没有必要跟着走呀!”

莫恨天摇摇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他们三人也是昨天离开的,只有陈金城留在此地帮忙靖姑布置灵堂,袁余生守着孟石生,这么大的一片地方,只有寥寥几个人,实在太冷清了,我真为此地感到难过!”

慢慢地走到了后山,灵堂正设立在金蒲孤堕水处的那片高岩之上,素帷白烛,香烟线绕,供着一万灵碑。

看到“故义侠金蒲孤之灵位”几个字后,骆季芬第一个撑不住,扑到灵前痛哭起来,其次是刘日美与黄莺,再后面是刘月英与刘星英姊妹。

同来的豪侠们一个个也凄然垂泪,陈金城把预备好的麻衣取出来,其中刘日英与骆季芳是未亡人的身分,装扮自然与别人不同,她们必须服重孝,黄莺视金蒲孤如兄,她要以幼妹的身分服丧,刘月英与刘星英选择了同样的服装,其余的人则都在胸前佩了一朵白绸的素花!

好容易把痛哭的人劝住了,刘素客拄着一根木棍,神容憔悴,慢慢地走了过来!

面对着这只手掀起巨涛的魔头,每个人都闪露出浓重的仇意,尤其是十大门派的代表,想到掌门人在他手中所受的折辱与惨杀,都恨不得咬他两口!‘

可是他们毕竟是重视身分的知多之士,处在这场合下,不便有所动作,只是眼睁睁地盯着他!”

刘素客慢慢地走到灵前,上了三桂清香,喃喃默祷了片刻;然后转身面向群众,环顾一眼道:“刘某在各位的心目中是众矢之的,各位想到刘某项上这颗脑袋不止一日了,今天可是个好机会,谁有兴趣,就请上前动手吧!”

说也奇怪,尽管每个人都想杀他千万刀,他自己提出这个请求后,居然没有一个人上前。

刘素客等了一会儿,见大家都没有动作,不禁夷然一笑道:“你们这些人无怪乎能被刘某玩弄于股掌之上,刘某答应把性命交给你们,居然没有人敢上前拿了去!”

武当元妙真人不禁愠然造:“刘素客!你不必如此卖狂,我们并非不敢杀你,而是不愿意在这种情形下杀死你!”

刘素客仰天哈哈一笑道:“好说!好说!你们就是想动手,只怕刘某的脑袋还没有那么容易拿走!”

一句话将大家都激怒了,有几个人忍不住就想拔出武器上前,莫恨天连忙拦在中间道:

“刘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刘素客冷哼一声道:“我只是告诉他们一声,刘某除了自己不想活,别的人要想杀死我恐怕都没有这个本事,莫兄尽管叫他们上前试一试好了!”

莫恨天不禁有点愠色道:“刘先生,你昨天跟我是怎么说的?我已经把那番话转告大家,还在大家面前极力担保你的诚意,现在你这种态度,岂不是存心在拆我的台!’”

刘素客苍凉地一笑道:“刘某平生唯一眼膺的古人是曹孟德,这位一世的来雄在弃世前分香散履,道尽英雄末路的心情,所以刘某在昨天也将姬妾遣散,以坚必死之心,何曾有欺瞒莫兄之意?”

莫恨天愕然造:“那你方才对大家说些什么呢?”

刘素客睑现傲色道:“刘某此生最服膺的个人只有一个金蒲孤,先哲未能重生,今人又已作古,刘某才感到此生落寞,愿赴泉下以伴知己,可是刘某称雄一世,姑且不论成败,总不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回 雄霸天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